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221 情之一物


   春水街正對著知府衙門后門,各家公廨中的不少官員小吏都走的是此門,家眷的轎子車馬也都是從此進出,小廝丫頭買東西也大多往這走,久而久之,白天這臨街一溜就擺開了各式各樣的攤子,飲食、胭脂水粉、面人泥人、新鮮瓜果應有盡有。千載提供該小說閱讀街東頭盡處有幾座民居,多是衙門官吏租住的吏舍,西頭有幾處雅靜的小院,乃是通判推官之類的官員宅第。
    
    張越的那座院子也在西頭,乃是他上任未久就買下的,原本是準備收幾房投靠的家人,誰知道事情一忙就顧不上這些,竟是空關了好久。這天傍晚,一輛馬車將仍在昏睡中的吳夫人和孟敏一同載到了這兒。得了信的張家家仆早就把正屋打掃得干干凈凈,換上了簇新的被褥,還燒好了暖炕。直到將母親在暖閣中安置妥了,見她并未醒來,孟敏方才松了一口氣,心中也不知道是慶幸還是悲痛。
    
    盡管有杜綰和靈犀幫忙,張越又從家里調來了家丁壓陣,但孟家的這次匆忙搬家仍是和潰退差不多。遺落下的東西、生出異心的仆人、零亂的包袱和箱籠……若不是靈犀在賬房盯著緊,那最后的一點錢只怕也剩不下來。平日的精干都化作了此時的猙獰,平日的忠心都化作了此時的盤算,甚至在半路上就有希望解了投身文書投奔別處的。看到這林林總總一幕幕,張越只覺得心中冷,不禁想到當初大伯父張信在南京的那座宅子和散去的奴仆。
    
    亂哄哄折騰到半夜,最后一個箱子方才搬進了這座院子。原來頂多容納二十多人的宅院一下子塞進來四十多號人,頓時顯得頗為擁擠嘈雜。埋怨不休的有之,扼腕嘆息的人有之,惶惶不安的人有之,暗謀脫身的人更有之。胡七帶著一群家丁四下里轉了一圈狠狠呵斥了之后,那喧嘩聲終于都壓了下去,但卻禁不住人心中的思量。
    
    其他各處屋里的炕一時半會還是涼地,正屋的暖閣之中卻還溫暖。身心俱疲的孟敏已經是伏在炕沿上睡著了。杜綰生怕吵醒了她,便將一件貂鼠披風輕輕蓋在了她的身上,又吩咐紅袖在旁邊好好看著,自己掀簾出了屋子。因見張越正坐在左邊的那張椅子上出神,靈犀站在下頭只不作聲,她便明白張越應該知道了孟家的另一重窘境。
    
    當下她便直截了當地說道:“孟家之前的精干家丁都讓孟大人帶走了,留下的除了女流,便都是些后來投靠地家人。沒剩下幾個世仆。如今這些人吃喝嚼用,一天十兩銀子都未必夠用。而且人心既然亂了,小則是偷雞摸狗,大則是勾結外人引狼入室,你得和敏妹妹商量一下。趁早打一些人走。這些人留著沒用,反而是禍害。”
    
    靈犀見張越面色很不好看,忖度片刻也說道:“少爺,別說下人,其實自打孟大人下獄的消息傳開之后,我看那兩位不曾生養地姨娘也動了別的心思。若真是像老爺說的那樣保定侯怕了事撒手不管,只怕……”
    
    “別說了,我明白。”張越深深吸了一口氣。使勁用雙手揉搓著臉和眼睛。旋即方才抬起了頭,“明日我和四妹妹分說。那些粗使的仆役仆婦想走地都打他們走,臨走時讓他們摁手印具保。防著他們出去胡說八道。至于那些世仆姬妾通房之類全都先留著,這時候打出去是添亂。墻倒眾人推。今天人家能逼著孟家搬出來,明日說不定還會找其他把柄!”
    
    堂屋中的擺設極其簡陋,墻上貼著一幅八仙過海圖,底下則是一張紅漆大案,兩邊的交椅都是半舊不新。杜綰上前在張越右手邊的椅子坐了下來,心里猶在沉吟之前的猜想該說不該說。靈犀見此光景,便悄悄閃進了里間,留著地方給他們說話。
    
    “爹爹送來的那帶鉤,我有了些揣測,你可要聽聽?”
    
    “唔。”
    
    “其實很簡單。便是那帶鉤和穗子地顏色。一個是銀地一個是紅地。由不得人往那一頭想。銀白也。紅朱也。也不知道是爹爹這啞謎編得粗劣。還是我猜得粗劣。”
    
    張越本有些心不在焉。剎那間反應過來。立刻抬頭看去。見杜綰那眼睛正好瞧著自己。面上毫無一絲一毫玩笑表情。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雖說不知道杜楨是哪兒來地消息哪兒來地判斷。但想到那萬分之一地可能性。他便有些失神。
    
    “還有你那位三叔。我聽姚少師提過。當初榮國公張玉地三子中。長子也就是如今地英國公最賢。次子莽且貪。三子聰明卻狡猾。都指揮同知和都指揮僉事素來無定額。山東都司多一個或是少一個都不打緊。何必派他這個英國公地嫡親弟弟來?他說是自動請纓而來。不多時就要回去。還說皇上對山東都司不滿。聽這口氣實在是怪得很。”
    
    苦笑一聲。張越使勁搖了搖頭。他前幾天派人去過錦衣衛那座院子。早就聽沐寧提過皇帝要派一個勛貴來禁錮壽光王朱瞻圻。然后削漢王地天策護衛。他原本以為至少也應該是一位侯爵或是伯爵。誰能想到竟然是張。只沐寧居然沒告訴他英國公張輔去了宣府練兵。這才奇怪!思量片刻。他索性就對杜綰道明了這件事。只隱去消息來自錦衣衛。
    
    “這沒什么好奇怪地。皇上派了大堂伯去宣府用兵。如今又派了他來。定然是因為要給漢王壽光王一個處置!”
    
    “榮國公英國公兩代和漢王都是袍澤至交。派了你那位三叔倒也說得過去。可是這事情牽涉非小。他真地能辦妥當?還有。今天你忤了他地心意。雖說你和他不相統屬。但你以后還得小心些。畢竟孟家地事情究竟如何。如今還難說得很。”
    
    “難說好說都以后再說吧,已經很晚了,你先去睡吧。”張越站起身來,見杜綰臉色憔悴,便又加了一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雖說這是唐朝狂生本色,我如今卻也想學這么一遭!不都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么,明日大家一覺醒來再合計合計,先把難關頂過去,如今先好好睡個大頭覺再說!”
    
    見張越大大伸了個懶腰朝自己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杜綰不禁搖了搖頭,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挑簾出屋自去安歇。而張越卻沒有立刻就走,而是再次進了里頭的屋子。擺擺手示意紅袖和靈犀先行退下,他便在炕邊上坐了下來,細細端詳著已經睡著了的孟敏。
    
    “敏敏。”
    
    他輕輕喚了一聲,見她并未醒來,他不禁啞然失笑。
    
    第一眼看到她時,只覺得那是一個落落大方的貴千金,并無其他感受;文會上的她并不是最出色的,眉眼間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自信;北京城遇上她時,她輕聲慢語提醒告誡,言笑盈盈;同路前來山東時,她規行矩步并未和他多說話;王家莊同傘避雨時,他看到她憂心忡忡牽掛著母親;只有那一天晚上她痛哭失聲的時候,他方才現,她其實只有十五歲……
    
    前一世他掙扎求存,不曾有工夫往茫茫人海中尋覓紅顏;這一世雖然甫一睜眼便是在脂粉群中,但脂粉仿佛只是脂粉,大多猶如風吹水面須臾無痕,只有秋痕琥珀這么多年陪伴之后,讓他生出了一種微妙的情愫。再往后,他則是在一次奇特的遇合下遇上了陳留郡主和杜綰,之后又在孟賢和張晴的特意安排下見到了孟敏。
    
    沒有什么一見鐘情,最初的時候,大概彼此都不過是好奇罷了。但人終究不是草木,他終究還是有了那么一絲動心,漸漸的,一絲一縷變成了千絲萬縷,盡管知道她的父親別有用心,盡管知道他和她興許有些干礙,但他終究還是很喜歡她。
    
    “娘……”
    
    孟敏嘟囔一聲挪動了一下胳膊,那件蓋在她背上的貂鼠披風立時滑落在地。見此情形,張越連忙站起身撿拾了起來,輕輕拍了拍便小心翼翼地又為她蓋在了肩頭。正準備走的時候,他卻忽然現那炕上的吳夫人已經是醒得炯炯的,那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怔怔地盯著他。
    
    張越嚇了一跳,剛要出聲,卻見吳夫人艱難地搖了搖頭,嘴唇微微蠕動了一陣。他本以為她是在說話,屈一膝正要上炕,旁邊卻忽然傳來一聲響動,竟是孟敏揉著眼睛坐直了身子。還不等他開口說什么,孟敏便撲在了吳夫人身上,又驚又喜地叫了一聲。
    
    “娘,你醒了!”
    
    “我早就醒了,只是想你再睡一會!”
    
    雖說聲音極低,但吳夫人一個個字卻仍是說得連貫。那無限慈藹的目光看了女兒一會,她便端詳起了重新站起身的張越,心中又是喜歡又是失望。上馬車的時候她就醒了,周遭的說話聲她都聽得清清楚楚,可為了不讓女兒再擔憂,她只能一直佯裝昏睡。她原本還想一直裝下去,可剛剛一睜眼瞥見張越那目光表情,她終于有些忍不住了。
    
    可是,好好的一個家都已經成了這個樣子,她還能說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她在還有一口氣的時候將女兒托付給張越,那又有什么用?張越的背后是一個諾大的家,他就算為了安慰自己而承諾了,那又有什么用?
    
    她張了張口,終究還是什么都沒說,卻緊緊握住了女兒的手,隨即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順著高高的顴骨流了下來,須臾就沁得冰涼。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