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8)      新書上傳啦(01-18)      后記下(01-18)     

朱門風流229 悲中作樂笑面將來


   古往今來。赫赫有名的謀士不少。赫赫有名的和尚也不少。但赫赫有名的和尚兼謀士。大約名傳古今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小五口中剛剛坐化在慶壽寺的老和尚。道衍和尚姚廣孝。鼓動輔佐一個藩王以造反的形式席卷整個中原。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功成之后卻不要財富不要美女。甚至連官職也不稀罕。從不插手國事。恰是得了善終。
    
    張越和道衍和尚僅僅見過一次。那時候對方已經是一個風燭殘年垂垂老矣的老和尚。很難想象當初的風采。但詞鋒仍挾帶著一股昔日的銳氣。見杜綰呆若木雞。小五那眼睛已經通紅通紅。他也生出了一種真真切切的悲哀至少。一個傳奇人物已經不在了。
    
    道衍不單單讓小五捎來了一封信。此外還有陪著他大半生的一張棋桌和兩盒黑白云子。外加一本已經殘破不堪的棋譜。生棋的杜綰睹物思人。將東西收好之后便說要在東廂房中靜一靜。而小五則是在正屋之中抽抽嗒嗒。那眼淚就仿佛斷線的珠子一般。
    
    “老和尚坐化前還喃喃語說。這世界上聰明人不甘寂寞。但至少要忍得住寂寞。他就是老來方才得到機會。這一輩子至少沒白活。”
    
    “他還說。雖說姐姐和那些舊友都不肯見他。但他不后悔。”
    
    “皇上特意去探望過他。還聽了他的話釋放了一個和尚。我走的時候。皇上已經追封了老和尚榮國公。大大賞賜了他的侄兒。老和尚留了一塊玉給我。說是謝謝我照顧了他好些年……嗚嗚嗚。我要是沒有他。早就餓死了。他為什么偏偏那么早就死……”
    
    見小五說到最后已經是泣不成聲。張越連忙朝旁邊地靈犀打了個眼色。示意她遞了一塊絹帕過去。正哭得傷心的小五接過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往臉上一抹。隨即又使勁擦了鼻涕。再抬起頭來的時候。那眼睛已經腫得如同核桃似的。臉上也恰是大花臉。見此情景。靈犀只得吩咐了一個小丫頭打了涼水來。親擰了毛巾送上。
    
    好容易哭夠了。小五四下里望了一圈。這才想起剛剛是先找到府衙。然后被琥珀帶到了這兒。可這里是什么地方?想起小姐接過東西之后就進了屋子不曾出來。己坐在這兒呆呆哭了那么久。她面上只微微一紅便沖著張越問道:“小姐怎么會在這
    
    張越想起己分明對杜楨說過孟家的事情。面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微妙:“你來的時候。杜先生沒告訴過你?”
    
    “我直接尋到濟南的布政司衙門。那時候我哭得昏天暗地。什么話都說不出來。老爺正好到鄰近的州縣去了。夫人不敢耽擱。安排了馬車吩咐人帶我過來。哪里來得及說其他?”
    
    小五這里看看那里瞅瞅。發現周遭幾個丫頭都陌生得很。還有一個長相甜美地大家千金。她頓時更疑惑了。杜楨夫婦分明是在濟南府。小姐怎么會跑到這青州府來了?
    
    孟家一下子多了這么一個咋呼呼的丫頭。張越著實有些不放心。直到小半個時辰后。東廂房中雙目微微紅腫的杜綰開了門出來。他方才松了一口氣。一物降一物。至少有了杜綰看著。他也不怕這個小丫頭給已經亂七八糟的孟家添什么麻煩。惦記著這會兒晚堂就快開始。他也來不及多說什么安慰話。匆匆便回到了知府衙門。
    
    南方地春天是陰雨霏霏綿綿不斷。但北方恰是春雨貴如油。雖然之前響過春雷。但打進入三月就不曾下過雨。如今不少地方竟是鬧起了旱情。雖說山東境內大河小河眾多。可遠離河邊的要引水頗為不易。幾處村子都為溝渠引水而發生了械斗。這一日的晚堂。益都縣、樂安縣、壽光縣、諸城縣、安丘縣都報上了類似的案子。結果知府以下幾個屬官一商議。除了凌華坐鎮之外。便決定明日到各縣去看看究竟。否則等釀成民變就來不及了。
    
    對于如今的大明官員來說。最怕地就是天災。報上去了這考評然難免受影響。但若是敢隱匿不報。那就是大處分而不是小處分。若是遇上水旱蝗災等等。布政司可先賑災后上報。算是一項仁政。只仁政卻也得要官員肯實行能實行。若是遇到朝南坐不管事的也沒用。
    
    既然是五個縣都有旱情和械斗。張越這個署理同知和兩個通判都少不得要下去瞧瞧。議定之后。他饑腸轆轆地回到己地公廨。當即吩咐崔家的去傳飯。己徑直掀簾進了正房東頭的耳房。盤膝坐在炕上閉目養神。
    
    不一會兒。靈犀便親捧著丹漆木盤送了飯來。晚飯卻是一盤水餃一碟米醋。見著這個。張越不禁抬起了頭。滿心奇怪地問道:“今兒個家里包水餃吃?”
    
    “是孟小姐看到小五來了。又怕杜小姐想著事情傷心。于是便拉著她們倆和春盈包餃子。結果廚房里頭差點鬧翻了天。”
    
    靈犀一想到剛剛孟家灶下的光景。竟是再端不住平日那幅嚴謹面孔。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那餃子餡是我和秋痕琥珀一塊拌的。因為是難得包一趟餃子。上上下下總不能兩樣吃食。結果用去了十幾二十斤肉。都是我從公廨里頭拿過去的。如今這是孟小姐的手藝。杜小姐包地餃子她死活不肯讓我拿來。”
    
    一聽說包一趟餃子竟然整出來那么大聲勢。張越不禁哭笑不得。見這一盤水餃個個均勻。他便拿起筷子挾了一個蘸了些米醋。一口咬下只覺皮薄餡多。還有一種說不出的鮮味。他不禁朝靈犀豎起了大拇指。因笑道:“我還不知道你們還拌的一手好餡。果然不錯。對了。送一些過去給凌大人。我平日里每每去他那兒蹭飯。有好東西也得想著人家。”
    
    “這個不用少爺您說。我早就送去了。”
    
    聽張越振振有詞地把蹭飯兩個字說得震天響。靈犀不禁好笑。眼看張越一口一個將那盤餃子消滅得干干凈凈。她不禁想起杜綰那一盤杰作。可不管怎么樣。比起稱“心靈手巧”的小五那一盤餃子。杜綰至少已經算是能出師了。想著想著。她索性丟下碗盤置之不理。笑吟吟地讓張越過去看看熱鬧。
    
    孟家上下地四房姨娘兩個小主子一起過了十幾天的苦日子。這天聽說有餃子吃然是高興。就是下人們也滿臉喜色。然而。兩個原管著廚房的媳婦都站在外頭。聽著那廚房里喧嘩陣陣竟是貨真價實的一團亂。她們不禁在外頭面面相覷。
    
    這伙小姑奶奶們不會把鍋碗瓢盆都給打破了吧?
    
    杜綰和小五春盈都是南方人。對于面食勾當素來不熟悉。縱使想要好好出力也是有心無力。首先那和面搟皮實在是難為煞了她們。杜綰小心翼翼也就罷了。小五干脆鬧得滿頭滿臉都是面粉。最后琥珀秋痕干脆接手。不敢讓兩人再干這個。
    
    待到包餃子的時候。雖說孟敏手把手示范了好幾回。但小五手下出來的餃子沒一個能好好站住地。全部是睡倒在盤子里爬不起來。甚至不少用了兩張皮方才包住了餡。杜綰那盤餃子大小不一。搟得均勻地面皮在她手中就是不服帖。急得她手忙腳亂。
    
    孟敏起初還能忍。到后來實在忍不住了就偷笑。漸漸地偷笑變成了輕笑。輕笑變成了大笑。從父親入獄母親重病之后她就鮮少露出歡容。一旁的紅袖見此情景起初還高興。隨即就覺得鼻子酸澀。忍不住轉過了身去。聽到這笑聲。小五卻不服氣地拿手往鼻子上一抹。沖著案板上地面皮發起了狠。
    
    “哼。我連寫字那樣難的事情都學會了。就不信治不了一張小小的面皮!”
    
    張越挑簾進廚房的時候。恰聽到孟敏地大笑聲。此外看到的就是一群鶯鶯燕燕包餃子的情景杜綰正紅著臉向琥珀和秋痕請教。手中那個餃子胖鼓鼓的;孟敏正在手把手地教小五如何讓餃子站起來。額頭上沾了一丁點面粉。發現沒人瞧見他。他不禁咳嗽一聲。
    
    小五如今覺得天下最難的事莫過于包餃子。此時一看到張越那笑容就覺得他是幸災樂禍。遂嚷嚷道:“咳嗽什么咳嗽。有本事你來包個餃子我看看!要是你能包出來。我……我就拜你為師!”
    
    頭上包著帕子系了圍裙地孟敏卻沒想到張越會在這時候闖進來。正想說君子遠庖廚。卻不料杜綰搶先趕人道:“你可別笑。你若是包餃子指不定還及不上小五……咦……”
    
    眾目睽睽之下。張越徑直在旁邊的盆子中洗了手。抹干水珠子就拿起一張餃子皮挑了餡。熟練地一掐一轉。一個餃子便成了型。見四周地小姐丫頭們都是目瞪口呆。他便微微一笑。狡黠地向小五眨了眨眼睛。接下來他卻又洗了手。沖眾人笑道:
    
    “看你們忙活這大半天才包了這么一些。己都顧不上吃一口吧?雖說忙活得開心是大好事。但外頭那兩個媳婦怕是過意不去。還是讓她們來干。你們也該歇一歇了。”
    
    見張越攆了孟敏和杜綰出去。小五只好氣鼓鼓地去洗手。秋痕實在不敢相信。遂用手肘撞了一下旁邊的琥珀:“你和我跟少爺那么多年了。他什么時候學會包的餃子?”
    
    琥珀卻笑說:“少爺的事情。咱們不知道的恐怕還多著呢!”
    
    不多時。外頭那幾個媳婦就進來換班。包好了所有餃子又一批批下了鍋煮熟。恰是人人有份人人管飽。孟敏讓人將煮熟的餃子一盤盤都端到了正屋的炕桌上。又招呼眾人一同上炕吃。小五一時貪吃了幾個。結果直打飽嗝。其他人也忘了食不言寢不語地說法。口中都說著今兒個的趣事。到最后彼此看看臉上頭上的面粉印子。一群人頓時笑得前仰后合。
    
    這一刻雖說無酒。雖說人人心頭都壓著石頭。人人都不知道明日究竟如何。但空氣中卻飄蕩著一股酣然醉意。讓人不覺地樂在其中。那笑聲一直傳到了正屋。吳夫人聽著心中不禁頗為欣慰熬過這段日子。一切就都好了!
    
    p:汗。本月除了頭幾天居然都只更新了兩章。實在對不起大家……快月底了。小聲討幾章月票。這個月看來月票是肯定沒法破千了。痛哭流涕地懺悔……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