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230 騷亂


   古村莊的名字素來是天馬行空。靠山的以山為名。靠水的以水為名。出了名人的往往干脆打出了名人的旗號當名號。但更多的卻是趙家莊、李家屯、王氏村等等。這些帶了姓氏的村子大多就是點明了那個勢力最強的宗族。畢竟。在這些莊子里。里甲這些朝廷攤派的鄉吏比不上族長的一聲吼。而村里那幾個德高望重的里老。說話也同樣比官府還有效用。
    
    從初春的時候。官府又是墾荒又是屯田又是借牛又是貸種子。行了種種善政以來。在地里賣力氣的人頓時多了起來。然而。人力架不住天意。這旱災的跡象一露頭。鄉間難免是著了慌。曾經開了溝渠的還好些。不曾開溝渠的便只能捶胸頓足。于是。村與村、族與族之間由族長里老帶領的爭水奪渠就愈發嚴重。
    
    壽光縣境內的小河莊和高山屯為了兩村之間直通巨洋水的一條溝渠。兩位德高望重的里老振臂一呼。結果把往年那些陳谷子爛芝麻的往事統統翻出來。短短七天內竟是一連三場械斗。雖說還沒鬧出人命。但好些人卻已經是打得頭破血流動彈不得。
    
    這天一大早張越帶人來到時。一眼就看到不少原本該綠油油的地里被睬得亂七八糟。由于好些天沒下雨。土地上甚至還能看到一片片暗紅色的痕跡。仿佛昭示著這兒曾經發生過的廝殺。張越吩咐人去找里正。旋即便臉色鐵青地站在那條溝渠邊。
    
    那并不是一條寬闊的水渠。而且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頗有些淤塞地光景。往日雨水充沛的時候不要緊。如今天一干旱。這條原本的命脈頓時成了導火索。
    
    “大人。里甲們都已經來了。”
    
    這年頭的里甲都是按照賦役輪流平攤。若是強勢能通官府的人物。那是不但油水充足。在鄉間威權也重。然而小河莊和高山屯的這幾位里正保甲只是輪到這個職位。在各村里頭都是晚輩。去年收夏稅秋糧的時候求爺爺告奶奶差點沒把嘴皮子磨破膝蓋跪破。如今發生這種事情更是沒轍。
    
    前些天壽光縣的那位典史來了一趟。看到兩村械斗的場景立刻溜之大吉。如今他們得知竟然把知府衙門地上官驚動了下來。幾個人都是滿臉不可思議。
    
    “這條引水的渠修了多少年了?”
    
    高山屯的張里正連忙賠笑躬身答道:“回稟大人。這條引水地溝渠直通巨洋水。專為村里取水灌溉方便。是咱們村里二十年前修的。”
    
    旁邊小河莊一個里甲當即臉紅脖子粗地反駁道:“胡說八道。這分明是咱們村里修地。和你們什么相干!當初不過是可憐你們村里的青苗都要枯死了。這才讓你們分了一星半點。誰知道你們竟然那么不要臉!”
    
    “是誰不要臉!要是這條渠真是你們村修的。那就讓天上打雷把咱們村的都劈死!”
    
    “別吵了!本官不管這條渠是哪個村修的。本官只看到這條渠年久失修!既然現在為了水不夠爭執不下。當初怎么就不知道報官府帶人好好休整!”
    
    眼見這兩邊爭執不下。竟是捋起袖子在己面前就要下手。張越當下發起了火。兩邊頓時都不吭聲。就在這時候。他身后的連生眼尖。遠遠就看到有兩撥手拿鋤頭的人氣咻咻地往這里趕來。忙上前提醒了一聲。
    
    那幾個里正保甲張望著瞧了一眼。那張里正面色大變。忙上前賠笑道:“大人。兩個村子地里老又帶人一塊來評理了。您且離著遠些。免得到時候他們有所沖撞。小的得過去盯著。否則非出了人命不可!”
    
    他這話一說完就帶著幾個人一溜煙跑了。剩下另一個村子里的里甲也都撂下同樣的話。忙不迭地回歸了本村的隊伍。不多時。那兩撥人就在離著張越幾十步遠的地方對峙了起來。先是扯起嗓門大聲對罵。到最后便是示威地揮舞著鋤頭和其他農具。眼看又是一場惡斗。
    
    “上去看看!”
    
    胡七四人萬事都聽吩咐。然沒有二話。連生連虎當初卻是破落莊戶人家出身。他們兄弟倆之所以跟著舅舅投靠張家當了奴仆。就是因為類似的情景鬧出好幾條人命。村子上好些人被抓了坐牢。地也被發賣充公。這會兒又看到這一幕。兒時的恐怖記憶立刻冒了出來。
    
    “少爺。不能上去。那些泥腿子一發起狠來什么理都不講!”
    
    “少爺。由得他們去打。若是出了事情總該壽光縣衙擔著。到時候抓了人打一頓板子坐牢。這些刁民就都消停了!”
    
    “放屁!”一向溫文和煦很少發火地張越這會兒卻破天荒吐了臟話。沖著這一對苦苦阻攔的兄弟厲聲罵道。“眼看就要到農忙的時候。那些壯丁全都打了板子坐牢。誰來收麥子誰來修水利?事后人都死了事情也鬧大了。打板子坐牢有什么用!不曉事的家伙。滾開!”
    
    撥開連生連虎。張越就帶著胡七等人大步往那邊爭執的人群走去。雖說越走越近。但那邊人多嘴雜都是嚷嚷著山東本地話。他聽著頗有些吃力。然而即便如此。兩邊一觸即發的態勢他卻能看出來。這時候只要一桿鋤頭落下去。到時候死幾個人都是沒準的事!
    
    “全都住手!”
    
    兩個村子的里老都是六十出頭白發蒼蒼的老者。然而這時候滿面通紅最最激動的也恰恰是他們。聽到這一聲。眼睛里仿佛正在噴火地兩人同時轉過頭來。打量著這一撥不速之客。此時。剛剛那幾個里正保甲大驚失色。忙擠上來向兩位長輩嘀咕了幾句。
    
    得知是府衙中來地人。其中一個里老便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大人。這是咱們兩個村子的家務事。不用大人操心。這水渠不是姓張就是姓李。今天一定要有個結果!咱們小河莊都給他們欺負到頭上了。若是不討個公道。人家以后都以為咱們村是孬種!”
    
    “說得好!咱們兩村是得有個結果。這條渠要是沒個歸屬。大家都得餓死!今兒個大伙拼了這條命命。也好讓咱們地子子孫孫都有條活路!”
    
    這要是換成往常。只要沾上了一個官字。百姓立刻都會畏縮退卻。但今天這光景乃是為了爭明日的活路。因此兩村里老一發話。其他人也顧不上那個上前阻攔的少年究竟是官府的什么人。一個個都狠狠攥緊了手中的鋤頭農具。
    
    要是再沒有水灌溉。好容易長了一冬一春的麥子就要在地里枯了。到時候大家都得餓死!
    
    “你們有力氣在這兒拼死拼活。難道就沒力氣好好修修水利!就算今年這水渠有了主。瞧瞧這破敗的樣子也用不了兩三年。兩三年之后怎么辦。就別提子子孫孫了!”
    
    張越見那兩個領頭的里老高舉的手漸漸放了下來。他陡然又提高了嗓門:“這條渠當初既然是夠你們兩個村子公用。足可見當初足夠澆兩村的地。可你們看看現在成了什么樣子?沒人清淤沒人整修沒人管。如今非要兩村分個死活。不把力氣放在該用的地方!”
    
    “你這狗官說什么廢話。咱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張越這話音剛落。人群中忽然飛出了一把鐮刀。當頭朝他飛了下來。千鈞一發之際。他只覺己一下子被人攬住躍到了旁邊。待落地轉頭去看時。卻見那把明晃晃的鐮刀深深扎在了他剛剛站著的地方。那刀柄還在微微顫動。那一瞬間。別說他背后的隨從沒了聲音。正在劍拔弩張的兩村人竟也是悄無聲息。
    
    這把鐮刀誰扔出來的!
    
    望著那磨得雪亮的刀鋒。驚魂未定的張越第一時間想到。若不是彭十三一走。他天天帶著老爹送己的那四個人寸步不離。剛剛那會兒他未必能反應過來!倉促之間。他剛剛只瞧見有人扔出了鐮刀。其他的什么都沒瞧見。
    
    胡七剛剛下意識地挾著張越躲開。這會兒仍在后怕。一揚手吩咐其他三人上來護住了張越。他就沉聲喝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襲擊朝廷命官。你們好大的膽子!這是青州府同知小張大人!”
    
    本來還面紅脖子粗的兩村里老此時不禁呆了一呆。旋即面如土色。這打傷了鄰村的農人不要緊。這位官員若蹭破了一點皮。那可是抄家滅族的罪過!從來就是冤家對頭的兩個里老對視了一眼。同時吞了一口唾沫。正要開口解釋時。人群中卻傳出了一聲嚷嚷。
    
    “鄉親們。圍住他們。不能讓他們跑了!官府的人從來不講理。要是讓他們回去帶了兵來報復。到時候咱們兩個村子都保不住!這老天爺不給咱們活路。官府也不給咱們活路。和他們拼了。咱們己建一個干干凈凈的佛國!”
    
    此話一出。不但張越勃然色變。就連那兩個里老亦是面色慘變。剛剛鴉雀無聲給嚇住了的農人們這會兒全都反應了過來。有的畏懼。有的激憤。有的騷動。有的驚駭……在幾個挑頭的人大叫大嚷之后。漸漸有人蠢蠢欲動了起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