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242 鳩占鵲巢


   都說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鄉下人不比城里,傍晚吃了晚飯,大多數人家都不舍得點油燈,因此都養成了早早上床睡覺的習慣,畢竟第二天還要起來耕作,耗到太晚第二天沒精神。可已經是亥時,應該打鼾聲放屁聲夾雜著磨牙聲一片嘈雜的屋子里,如今卻安靜得很。
    
    這間四面透風的茅屋中住著十二個新鮮出爐的護教勇士,原本應選的時候都是個個爭先再踴躍不過,如今一下子落得睡大通鋪的地步,不少人便有些想不通畢竟,農忙在即,要不是因為大伙兒都一心追隨教主,怎么會拋下那些田地到這兒來應募?如今倒好,教首賓鴻一句話,竟是要立功才能見著教主!
    
    大通鋪上鋪著的都是曬干的麥秸稈,睡在上頭著實有些硌得慌。角落中的徐二終于忍不住了,一個鯉魚打挺就坐了起來。想到先前舅舅老楊頭說的那些話,他此時此刻終于有些后悔了。報答教主對家里的恩德那是應該的,可給別人做牛做馬算怎么回事?
    
    “小老弟,睡不著?”
    
    聽到旁邊那個年紀最大的漢子低沉的聲音,徐二便沒好氣地說道:“說好了是隨侍教主,這會兒竟然變了卦,這算是怎么回事!咱們在家里雖說苦些窮些,可比眼下的地步卻要好得多吧,憑什么跑到這兒他這話聲音極大,其他人也一多半都是沒睡著的,這會兒頓時有好些坐了起來。都是不識字的莊稼漢,平日都大嗓門慣了,這會兒罵起人來誰也不客氣。有的說自己是受騙上當,有的說自己是豬油蒙了心聽人瞎蠱惑,還有的則是捶胸頓足想起了家里的地。
    
    “眼下后悔有什么用!要說如今的官府好歹有些人模人樣地家伙,至少去年雪災知道賑濟。今年開春又能貸種子,還獎勵墾荒!聽說那位小張大人可是雷公化身,咱們拼死拼活,不就是求一個公正的世道,為什么非要和官府作對!”
    
    話音剛落,外頭就響起了一個兇狠的聲音:“這么晚了。都在胡說八道什么,全都好好睡覺,明天還要做大事!一朝入教。以后就都是教里的人,別惦記著官府的好處!跟著咱們教首大人好好干,翌日也能有個前程!睡覺睡覺。要是再出聲小心棍不情不愿地閉上了嘴,然而,眼下誰能睡得著?徐二此時憋著一肚子火氣,遂膽大地悄悄溜下了地,到門口張望了一番,發現那個巡查的人走了。這才調轉身回來,低聲說道:“說話輕點就成,那個人已經走了!”
    
    屋子里都是來自各鄉各村地人,平日沒其他的優點,就力氣。否則也當不起這勇士兩個字。然而,最初的那種躊躇滿志早就被這茅屋草鋪給消磨得精光,倘若讓他們見著了能施展神技妙手回春地教主,那么興許他們還能忍受,可眼下呢?
    
    “那位賓教首在樂安劫了人,官府肯定正在追查,會不會牽連到咱們?”
    
    “廢話,官府是省油的燈?這會兒人肯定都派到四鄉去了……咱們這回可真是傻瓜!”
    
    “為了教主,一切咱們都甘心情愿,可賓教首為什么不讓咱們見教主?”
    
    “雖說我是一個人吃飽一家人不餓。可這回他娘的也太寒磣人了。哪里當咱們是勇士?”
    
    一群人地聲音漸漸又大了起來,徐二頗有些擔心。趕緊噓了一聲示意小聲些。直到瞅見外頭并沒有動靜,也并不見巡查的人回來,他便唉聲嘆氣地說:
    
    “當初我還不知道咱們這佛母會就是白蓮教,也不知道教主就是佛母娘娘。可我舅舅曾經說過,咱們這教主只是行醫救人,在外頭做主的都是那些教首,教主興許是給他們架空了供著。我還不信,眼下看來竟是真的。”
    
    此話一出,屋子里頓時鴉雀無聲,甚至能聽到外頭的蟲鳴聲。好一會兒,角落里那個年紀最大的漢子又開腔了:“這位小老弟只怕沒猜錯,此宣傳自己在樂安劫人,可曾提到教主一個字?選什么勇士說不定也不是教主之命,咱們只是給他們騙了!大家想一想,咱們眼下的日子還過得,若是真地被那位教首大人指使做了什么事而連累家人……”
    
    民間信教的多半都只是講究一個形式,信神固然是一條,但信人又是一條。若不是那位佛母娘娘醫術高明活人無數,民間也不至于如此信奉,這些漢子們也不至于如此信服他們這些人都或多或少受到過那只回春妙手的幫助,自然將教主奉作了神明。//當越來越多的懷疑和擔心一下子匯聚在了一起的時候,他們頓時有些著慌。
    
    商議了一會,那個年紀最大地白凈臉漢子自告奮勇出去打探,其他人只商議了一會就答應了。于是,月光下頭,一個人影悄悄地從四面透風的茅屋中閃了出來,貓著腰在陰影中小心翼翼地潛行。當他自忖完全脫離了茅屋中那些人的視線時,那身形腳步頓時靈活了許多。
    
    由于當初被帶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頭上蒙著黑布,因此他此時也無法斷定這兒是什么地方,只能大致判斷這是一個山寨,他試著往下頭走,結果卻看到下山的路有巡查,有哨卡,竟是部署得頗為嚴密。除了他們那間草屋之外,旁邊還有三四間草屋,而更高處則說,單單他能看到的地方就至少住著上百號人。
    
    彭十三終究不是哨探斥候出身,轉了一大圈就有些頭暈。生怕迷失了方向,他正打算悄悄溜回去的時候,卻發覺地勢最高處的木屋里亮起了燈光。//忖度片刻,他便一路悄悄摸了上去,好在經過的兩個哨卡竟然都沒安排人。見木屋門口也沒有半個守衛,他連忙繞到了后邊,見那兒有一扇支起的小窗戶,頓時大喜,連忙蹲下身子屏息細聽。
    
    “虧得教主那么相信那個姓岳地,結果不過是多給了些好處,這地方就歸了咱們。只是咱們到這兒地日子才幾天,如今有了新補充的那些家伙,只要一個月這兒就會大變樣子。”
    
    “要是讓青霜丫頭知道自己看中地男人居然吃里爬外,肯定會氣死!嘖嘖,就算教主想到這地方,哪里能料到我已經帶人先占了?這卸石棚寨四面絕壁的好地方,若不是他指點了這么一手,我帶著那么多人也不好躲藏!可惜,教主沒聽他的話到這兒來,否則她來了便出不去,有了教主在手,以后這教中還有誰不聽我的?”
    
    “以后教首大人只要一聲令下,以后趙、董還有其他人還不是奉您為主?唐教主這教主之位,遲早也會乖乖奉上。最重要的是,官府就算發瘋似的在民間搜索,也絕對找不到根毫毛,誰會想到這個已經被廢棄好些年的地方?到時候咱們不妨坐看漢王府和那幾個衙門打擂臺,還可以看著官府抓其他各位教首的人,待到兩敗俱傷的時候便趁機舉事,那時候大事可成矣!”
    
    真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強自按捺繼續偷聽下去的打算,彭十三悄悄退了幾步,然后朝那茅屋的方向原路返回。快到地頭時,他還留心聽了聽其他幾間茅屋的動靜,發現發牢騷有怨言的遠遠不止他們那一撥,心里自然更有了底。
    
    回到自己那伙人的茅屋中,他便半真半假編了一套話,什么賓鴻越過教主自立門戶,什么干了大事稱霸一方,什么趁勢進擊王圖霸業可待,一群新鮮出爐的勇士哪里經得起這番言語,頓時都呆住了,繼而更是義憤填膺。
    
    雖說有人建議趁夜逃走甭替人胡亂賣命,但彭十三哪里肯由得眾人打草驚蛇,少不得說外頭防衛嚴密諸如此類的話,這才激起了眾人的懼意。然而,經過這么一番折騰,這一晚上沒幾個人睡得好覺,四處都是嘆息聲,而他自個兒在草鋪上尋思了一番,最后還是決定暫時按兵不動,等他安排下的人來接應了再說。
    
    直到快天明的時候,他方才迷迷糊糊睡著了,可沒合眼多久就有人進來扯起嗓門叫里憋著一肚子火氣,但此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只得慢吞吞爬了起來。見同住一個茅屋里的同伴也都是個個眼睛布滿血絲,更多的則是面露兇光,他不禁想到了和他們算是一撥,如今安置在其他幾個草屋中的新人。
    
    擒賊先擒王固然是一條路子,但從內部打垮這么一伙人也是一條路子。要想做到這一點,他首先就得把自己這邊十二個人都給打通了,隨后還得看看是否能打動其他那幾十個“護教勇士”。他昨天看到賓鴻身邊的那些人也不像是什么武藝高強的貨色,而自己這幫人既然是勇士,他闖過的關卡其他人也一樣經歷過,料想本事總還過得去。
    
    “呸,害得老子裝了幾個月孫子,這回非得好好大干一場不可!”
    
    他自然不是單身來的,劉忠那幾個家丁一直在明里暗里接應。到時候里應外合了這個地方,他幾個月來的辛苦也就算沒白費。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