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249 君子防未然


   四月末五月初原本是磨鐮割稻夏忙的時節,即便是猝然到來的一場潑天大案,尋常百姓也沒功夫理會,全都趁著這晴艷艷的好天氣在田里埋頭苦干。畢竟,這種時節若是忽然來一場雨,那么麥子在田間漚爛了不說,這曬場上的活計更沒法干。于是乎,盡管也有鄉間閑人偶爾交頭接耳議論一番所謂的教匪,但更多的人也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天塌了有高的人頂著呢!
    
    那些曾經篤信佛母的善男信女們倒是曾經上各處衙門請過愿,奈何官府防備森嚴,人員一旦聚集過多,就有差役出來彈壓,卻是拿著那濃濃的臭墨汁兜頭兜臉地沖人潑灑,那顏色味道經久不去,久而久之那聚著的人漸漸就少了。加之官府這次又是出兵清剿,又是張榜公示,又是嚴厲取締,白蓮教費盡苦心經營出來的各處網絡竟是被拔起一多半,縱使是幾個得以幸免的白蓮教中堅也只得選擇暫避鋒芒,等待教主唐賽兒能夠有所反應。
    
    由于這一回抓到的人太多,青州府衙和益都縣衙兩地的監獄加在一塊竟是根本關不下人,因此不少人犯只能暫時羈押在都司衙門。面對不請自來的本省右布政使杜楨,知府凌華心甘情愿地騰了房子搬去和張越同住。眼看這位頂頭大上司雷厲風行,他起初是駭,到了最后那便成了完完全全地給嚇住了。
    
    這天是青州衛大肆搜捕白蓮教黨羽的第三天。眼看耳聽種種狀況,凌華實在是有些抗不住了。待到公堂散去之后便截住了張越,滿臉不安地問道:“張老弟,杜大人就算預備把白蓮教從咱們青州府內連根拔起,也不必搜查到漢王府地田莊上吧?漢王的脾氣你我又不是不知道,若是把事情鬧大了。這恐怕杜大人也未必能討得好去……”
    
    張越那天大獲全勝回來的時候,方才得知自己的恩師大人居然親身來到了青州,之后更親眼見識了那大手筆,要說震驚也已經震驚得麻木了。相比他剿了那么一個小寨子,抓了那么數百人,杜楨出動青州衛軍馬累計數千人次。那下手深得穩準狠三字要訣。
    
    最最重要的是,他那位冰山臉老師絲毫不避諱什么藩王,竟是直接從漢王地兩處田莊抓獲了不少重要人犯,此外還在那兒起獲了源自幾個衛所的制式兵器!他絕對不相信杜楨輕身一個人到達青州就能查出那么多線索,那么這種情形就只有一種可能性。
    
    那后頭必然有海量的情報網絡在支撐著,而放眼整個山東,能做到此事的只有錦衣實話實說。我這幾日除了公杜大人說過話。”
    
    凌華那臉上頓時僵住了,脫口而出道:“這怎么可能!你可是他的學生!”此時此刻,他心里還憋著一句話不曾說你可是他的準女婿!
    
    “他早就說過。公務繁忙,不談私事。”張越苦笑一聲。無可奈何地一攤手道,“別說是我。杜姑娘乃是杜大人地嫡親女兒,這些天也還不曾見過他。他就是這個脾氣。認準了的事情誰也勸不回來。不過如今該抓的都已經抓了,接下來就該是如何呈報朝廷了。”
    
    見張越雖說面露無奈,卻顯然還是什么都不知道,凌華頓時氣急敗壞地一跺腳道:“分巡山東的巡按御史已經把杜大人給告上去了,這是布政司傳來的消息,絕對可靠,聽說連你也捎帶上了!我還以為杜大人既然是右布政使,肯定早就聽說了,你也肯定心里有數,鬧了老半天,你居然真不知道!”
    
    張越確實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當即就怔住了。待反應過來之后。他急忙把凌華拉到了用作休憩地偏堂。仔仔細細詢問了一遍事情原委。待得知是布政司幾個原本就不服杜楨地屬官悄悄向巡按御史露了風聲。那奏折已經送出去好幾天了。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張老弟你做地事情倒是沒什么。放了那些人也能算作民心昭示朝廷仁德。朝廷上頭地大人們兩張嘴皮子一動也就輕輕揭過去了。可是杜大人……”
    
    凌華越想越后悔。心想自己就不該認為張越朝中有人消息靈通。畢竟。那位簡在帝心地英國公張輔如今是上宣府練兵去了。見張越眉頭緊鎖臉色鐵青。他只好把剩下地半截話吞了回去。苦口婆心地勸道:“總之。你得去見見杜大人。這功勞固然要緊。可也沒必要把人都得罪到了死處。就比如這一次抓著漢王地死。朝廷也未必會深究。反而對他有害……”
    
    凌華接下來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張越聽在耳里急在心里。最后只好謝過了他匆匆去后頭官房中尋杜楨。然而。讓他頭痛地是。杜楨那兩位忠心耿耿地書童竟說杜楨已經去了監牢審訊犯人。而他到了監牢卻被擋在了外頭。最后不得不悻悻回到了自己地公廨。
    
    如今已經是初夏。屋子外頭已經換上了襯著夾板地翠竹門簾。隔著那疏疏落落地縫隙。隱約能看到屋子里有人。然而打起門簾入內。張越方才看清炕上西頭坐著地乃是杜綰。她身上穿著余白色紗對襟衫子。底下是銀湘色挑線光絹裙子。烏油油地頭發上用一把銀梳背攏起。收拾得雖利落。但臉上卻別顯焦慮。靈犀琥珀秋痕正陪在下首和她說見張越進來。杜綰便起身相迎道:“師兄。前衙地事情都處理完了?”
    
    “算是處理完了。”張越見杜綰滿臉期冀地模樣。干脆實話實說道。“只不過先生到監牢里去提審犯人了。我單獨求見結果被攔了下來。算起來先生到青州府已經整整五天了。可我愣是沒能和他說上一句私話。平日里除了公務往來。他根本不肯見我。”
    
    “連你都不見……”杜綰終于為之失神,喃喃自語了一句便倒吸一口涼氣,“莫非他有什么事情非得把你撇清出去不成?”
    
    “若先生真是如此想,那他恐怕想錯了。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不但我是這么看,世人也都會這么看,況且,人家已經把他捎帶我一起都告上
    
    張越在炕上主位坐下,將適才凌華轉述之事一五一十道了出來,因苦笑道:“我還想找先生提一提這件事,誰知道根本就見不著人。前幾天也是如此,我到書房,鳴鏑說大人在辦公;等到晚上我再過去,墨玉不是說大人出去了,就是大人不見客,大人在休息……就算如今只談公事不論私誼,這是不是也有些過
    
    無論靈犀還是秋痕琥珀都深知這位杜先生的古怪,先頭還只知道杜楨步步高升,卻不料當了布政使,這性情還是讓人難以捉摸。這會兒秋痕便張嘴想要說話,話還沒出口,她就感到背上被人輕輕掐了一下,微微一愣的時候,左右胳膊卻被人挾住了,竟是不由自主地被架到了外頭。直到那道翠竹門簾放下,她方才醒悟過來,連忙掙脫了那兩雙手。
    
    “靈犀姐姐,就算少爺和杜小姐說的是要緊事,咱們在那兒也不打緊吧?他們眼下都正煩惱著,興許咱們還能出出主意呢。”
    
    “杜大人是少爺的啟蒙老師,是杜小姐的父親,他們倆說這事情,咱們是什么牌名上的人,杵在那兒算怎么回事?”靈犀沒好氣地白了秋痕一眼,這才語重心長地說,“杜小姐平日雖然從來不對咱們拿架子,可咱們也得自己有分寸才行,這種事情少插嘴。”
    
    “我不是什么還沒說么……杜大人都已經是那么大官了,居然還和以前一樣脾氣古怪,有什么事情不和自己的學生商量,也得和自己的女兒商量,一味避開算怎么回事!”
    
    這邊秋痕和靈犀低低地爭執著,那邊琥珀自顧自地去西廂房整理東西,那心緒卻極不安寧。雖說她并不上外頭胡亂打聽,但張越有些事情并不瞞她,她也知道她那位堂兄至今仍下落不明。可眼見杜楨雷厲風行地捕拿白蓮教余孽,安知下一個落網的人就不是他?
    
    杜楨可不是什么法網容情的性子!里的張越和杜綰你眼望我眼,同時生出了深深的擔憂。一邊是老師,一邊是父親,他們自然知道自己所關切的人究竟是什么脾氣,可越是如此他們就越是不安。沉默了半晌,兩人幾乎又同時開口發了話。
    
    “你不要擔心,我再想想法子,先生總不能一味地避而不見。”
    
    “你不要著急,爹應該是心有成算,實在不行我向鳴鏑和墨玉去打探打探。”
    
    話一出口,兩人不禁對視一笑,但那笑意不過是一閃即逝,旋即誰也再笑不出來,都感到心頭壓了一塊沉甸甸的石頭。破釜成舟的典故誰都知道,雖說如今的兇險比起那種血雨腥風的戰場仿佛要遜色許多,但這世上不是有句俗話叫做軟刀子割人不見血么?
    
    而杜楨卻仿佛絲毫不在意自己一手掀起了怎樣的風波,直到日暮時分方才悠然踏出了監牢。他信手將一份文書遞等候在外的鳴鏑,言簡意賅地吩咐了一句話:“連夜把這份本章送去京城通政司。”
    
    ps:今天開始應該能恢復兩更了……繼續去碼字……支持作者,支持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