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251 長壽面驚險來


   先生還是不肯見我?”
    
    再一次在書房門口被鳴鏑攔下,張越那張臉貨真價實如同黑炭似的。他素來以為自己已經摸透了杜楨的脾氣,不過是外冷內熱四個字,然而直到現在他方才發現,這外冷兩個字竟是猶如堅冰似的,除非人家愿意,他這個親近的學生也會被隔在千里之外,想前進一步也是難能。
    
    萬般無奈之下,他只得對鳴鏑說:“那先生可曾有什么話讓你轉告的?”
    
    要是換成往常,看見張越這模樣,鳴鏑早就再次進去通融稟報了,這時候卻只能苦著臉搖搖頭道:“三少爺您就別為難小的了,老爺這回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他還是那句老話,如今他到青州乃是為了公務,公務之外不敘私誼,說是您已經做好了份內事,不用牽掛其他。若是有工夫還不如好好下鄉安撫民心,防著白蓮教余孽反撲動亂。”
    
    死死盯著那兩扇關閉得嚴嚴實實的大門,張越仍有些不死心,又問道:“既然先生不肯見我,總該見一見綰妹吧?”
    
    “老爺說,大小姐要見的話還是等回濟南府。”看到張越死沉著一張臉,鳴鏑于心不忍,悄悄回頭看了一眼,上前把張越拉到了一邊,“三少爺,小的斗膽說一句實話,老爺這些天見的人不少,處理的事情也不少,天天晚上拖到三更天都未必能睡下,小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偏老爺從來不對咱們說正事。今兒個一早老爺不是出去了么,結果在山東都司衙門卻被奚落了一通,那些武官仿佛對老爺深有敵意……”
    
    揣著鳴鏑這一席話,張越一整個下午處理公務的時候都頗有些心神不寧。雖然他和知府凌華以及其他屬官聯名的折子已經送去了北京,這一篇他主筆,另一名同進士出身的推官潤色的文章花團錦簇,只是能否糊弄朝中大佬和天子,誰也沒有把握。
    
    若單單是卸石棚寨大捷,那自然是一丁點問題都沒有,可如今事情鬧得太大了!
    
    傍晚時分,張越方才從前衙回到自己的公廨。快到門口的時候,他卻聽到里頭傳來了好些人的說話聲,有男有女,仿佛聚集了一大撥人。心中疑惑的他緊趕兩步,才跨過門檻,就看到院子中兩排男女沖著自己齊刷刷地屈膝行下禮去。
    
    “恭祝少爺福祿歡喜!”
    
    發現自己從北京來的所有下人此時都聚齊了,又聽得這么一句,張越方才恍然大悟這些天真是忙昏頭了,今日可不是他的生日?還不等他開口說話,靈犀便領著一群人鬧哄哄地圍了上來,一時間竟是說了無數吉祥好聽的話,下人們也是各自呈上了早就預備好的禮物。從汗巾子扇絡子到石頭鎮紙之類的東西各色都有,不多時他就抱上了一堆。
    
    見他兩手抱的滿滿當當都是東西,秋痕不禁撲哧一笑,旋即便上前來把張越往屋里推:“這長壽面早就做好了,來賀壽的賓客也都到齊了,就等著少爺您這個壽星翁。雖說不是整壽,可好歹又是年長一歲呢,待會別忘了給大伙兒發賞錢!靈犀姐姐可是早就吩咐人在花廳里頭擺好了三桌酒菜讓大伙兒樂呵樂呵,咱們自己房里也打算擺酒呢!”
    
    所謂的賓客指的是誰,張越心里自然有數。果然,撞開那翠竹簾子進門,他就看到炕上西頭并肩坐著杜綰和孟敏。兩女都是一色式樣的玉色盤領右衽杭絹衫子,沉香色水緯羅裙子,就連發式珠釵耳環都是一模一樣,瞧上去竟仿佛是一對姊妹,看得他不禁一愣。待到她們站起身齊聲賀壽的時候,他方才反應過來,連忙一一廝見過了。
    
    “虧你們還記得我的生日,我自己倒是忘了!”
    
    “我這幾日天天被敏妹妹拉著做針線,這就是想忘也忘不了。”杜斜睨了孟敏一眼,因笑道,“我知道你這幾天心里有事,但就算如此,生日總還得過,否則從里到外都陪著你垂頭喪氣算怎么回事?正好如今伯母的病有些起色,敏妹妹也能抽出空來吃你一碗長壽面。”
    
    “我也沒什么其他東西好送的,就是兩套衣裳鞋襪而已。”孟敏見杜楨滿臉促狹地看著自己,面上不禁微微一紅,隨即就大大方方地說,“這也不是我一個人做的,杜姐姐和小五春盈都有幫忙,否則一時半會也趕不出來。也虧得靈犀姐姐她們幾個找出了你的舊衣裳做樣子,不過你最好還是試一試,若不好,我到時候帶回去再改就是。”
    
    一旁的小五卻在那兒直吐舌頭:“別提我,我盡在那兒幫倒忙,拿竹花針簡直比拿筆桿子還累!小姐也沒幫上多大忙,那針頭線腳的細致活她也不行,倒是小春盈的手藝不錯!”
    
    杜綰雖說自知女紅上頭的功夫極其有限,但也沒料到小五竟然直接揭瘡疤,少不得狠狠瞪了她一眼。而一旁的琥珀則是笑著將衣裳捧了過來,和靈犀一同扒下了張越的那身官袍,一前一后將那件蘇合青紗衫給張越穿上了身,又前前后后擺弄著他看樣子。一旁的秋痕猶嫌不足,索性把那些扇套絳子腰帶之類的瑣碎物件都給配齊了,又彎腰給張越套上那雙小皂靴。最后,幾個年紀相仿的少女更圍在炕前沖著張越左看右看評頭論足,一副嘻嘻哈哈的模樣。
    
    衣服穿在身上,張越覺著極其合身,心中也感念她們一片好意。當下他便先謝過了孟敏和杜綰,少不得又贊了幾個丫頭經心。
    
    其他人倒也罷了,小五卻是神氣活現地擺了擺手說:“你得感謝孟小姐,要不是她細心,小姐指不定就把繡花針拉在里頭忘記拔出來了……哎喲,誰打我!”
    
    抬起頭看見杜綰手中還捏著另一個線團,她連忙抱頭鼠竄躲到了靈犀身后,旋即方才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杜綰作勢欲扔,待瞧見門簾一掀,卻是崔家用桐木條盤捧著熱氣騰騰的幾碗面進來,她方才氣咻咻地放下了手。旁邊的孟敏這才上去拉了她的袖子,笑著說:“杜姐姐要治小五容易得很,以后天天給她派一件針線活,保管她不到三天就老實了!”
    
    “你們可別用這鬼點子欺負我!秋痕姐,我寧可向你學和面包餃子!”
    
    “小五,你還是省省吧,讓你包餃子,誰舍得那么多白面?”
    
    見炕桌上已經擺好了三碗面,而小五和秋痕又鬧成了一團,張越不禁莞爾,索性聽憑這兩個最好玩鬧的在旁邊斗嘴,又請孟敏和杜綰一道趁熱先吃。不多時,其他的面也一一送了過來,眾人少不得在炕上團團圍坐了一圈,面還沒吃完,那嘰嘰喳喳的聲音險些沒把屋頂給掀翻了。
    
    足足鬧了一個時辰,眼見天都黑了,靈犀方才帶著秋痕琥珀收了碗筷,張越又親自送客出門。
    
    到了府衙后門,孟敏瞥了杜綰一眼,忽然開口道:“杜姐姐,我出來之前娘說過想吃嫩豆腐腦,我和紅袖先走一步到那頭去買。如今這天黑得晚,我知道你惦記杜大人,不若多留一陣子,我讓人給你留著門。”她說著便沖張越點了點頭,欣然笑道,“都說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爺一定會保佑好人的,越哥哥也不要太過操心。”
    
    眼見孟敏和紅袖徑直走了,張越不由得在那背影上多看了幾眼,旋即方才轉過了目光。發現杜楨的臉上沒了剛剛輕松的笑容,他便沉聲將白日又吃了閉門羹的情況解說了一遍,旋即憂心忡忡地說:“如果照鳴鏑這么說,先生應該是對未來早有預計,可他卻仍然不計后果一意孤行,我實在是擔心得很。”
    
    他頓了一頓,又解釋道:“皇上是極其念舊的人,武將不單單是功臣,而且還是曾經患難與共風雨同舟的袍澤,無論什么時候都不可丟棄。相形之下,文官不過是來回搖擺的墻頭草,可用卻更得防,自然與武將相去甚遠。先生雖說深得皇上信任,但怎比得上曾經鞍前馬后為皇上出生入死的漢王?”
    
    杜綰不由得輕嘆了一聲:“這話姚少師在信上也曾經說過。其實他在信上還提到,靖難凡武臣封公侯伯無數,而文官因此起家者滿打滿算竟只有他這個和尚。終皇上一世,文官決計無法蓋過武臣,但將來這一情形必定會調轉過來,蓋因定國之后終需安邦。爹爹雖說及不上姚少師深謀遠慮,可這樣的道理不會不知道,既然知道了還這么做……”
    
    春盈和小五早就躡手躡腳躲到了一邊,免得打擾了這一對人的交談。然而,她們有這份心思,別人卻沒有那樣察言觀色的本領。就在張越想要接那話茬的時候,身后忽然響起了一個雄渾有力的聲音。
    
    “少爺,剛剛得到消衣衛奉命拿杜大人進京!少爺恐怕也得到北京走一趟。”
   
    張越霍地轉過身來,見門樓的陰影中赫然站著胡七,頓時醒悟到這消息從何而來。一瞬間的驚駭過后,他立刻恢復了冷靜,當下又沉聲問道:“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晚上消息剛剛到,但要真正動手怕是要等到明天了。”胡七瞥了杜楨一眼,又低聲說,“少爺不必過分憂心,既然有安排,想必是有驚無險之局。”
    
    強算是回歸了,左右手上掛鹽水掛出了三個烏青塊,我真可憐……發燒之后真是痛苦,感覺人像被別人狠狠打過一頓似的,渾身酸痛不已,老天爺,我再也不想發燒了
    
    會員手打奉獻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