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252 人心


   夏忙的時節是一年到頭農人們最快樂的時節,雖說忙碌些,但眼看黃澄澄的麥子從田里上了曬場入了倉房,這心里頭總是安定了不少。這種地的勾當講究的是指望老天爺吃飯,老天爺若是風調雨順還好,若是一會兒洪災一會兒旱災一會兒蝗災,那一年到頭就是花再多力氣也是白搭。因此,盡管也有人對官府大肆清繳白蓮教的行動頗有微詞,但到手的收成方才是實實在在的,這當口放下手頭的鐮刀去尋官府說理那就是傻瓜了。
    
    尤其是那些個親人以盲從之名被放回來的鄉民們,如今是家家戶戶都在燒高香。畢竟,能逃脫掉腦袋的大罪,這福分可非同小可。河店的老楊頭就對外甥徐二的好運氣嗟嘆不已,沒少對兒子楊狗兒嘮叨。
    
    眼看自家的麥子收了一小半,那位手藝精巧的匠人劉達又來找他商量接下來種大豆的勾當,他這才把心思轉了個方向。
    
    “這時候種下大豆,乃是晚秋收獲,這就錯過了下一年的麥子,那明年種什么?”
    
    “明年自然是種高粱或者棉花。”劉達樂呵呵地看著淘籮中黃澄澄的麥粒,因笑道,“放心,我不會坑你。我且問你,你這地要是連續幾年種小麥,產量可是上不去,地里可是要多多地漚肥?這兩季之間多種一季大豆,這地里的肥料可就省下了,而且還平白賺了大豆錢,又肥了地,豈不是一舉兩得?人家是兩年收兩季,你可是兩年收三季!”
    
    老楊頭雖種了一輩子的地,倒并不是拘泥成法的人,聽聽也覺得有道理。但一想到如今夏稅收的是麥子,秋糧收的是粟,少不得有些埋怨。畢竟,如今他還開了兩畝地的荒,那兩畝地自然是任憑自己怎么折騰。等到五年之后要收稅的時候,少不得也得按照朝廷規定的田畝種麥種木棉種桑樹。
    
    “說起來還有另一條生財的路子,那就是養蠶。”劉達如今在這河店村說話簡直比里老還管用,漸漸就有了些底氣,“我說的這蠶不是吃桑葉的家蠶,而是山蠶。咱們青州府這山多坡地多,平常要利用起來著實不容易,但放山蠶卻使得。只要可種植槲樹之處均可放養,不需墾荒即可獲厚利。”
    
    “哎呀,可不是,劉老哥你這可是提醒我了!”
    
    老楊頭一拍大腿,臉上露出了難以抑制的喜色:“這法子你得趕緊對小張大人提一提,咱們這兒的荒山要多少有多少,這要養山蠶最是便利。對了,劉老哥你懂得養山蠶?”
    
    “我這人就是半吊子,這也懂一點,那也懂一點,要說專精怕還是得讓小張大人去好好尋訪幾個高手。”雖說謙遜了一番,但劉達還是面露得色,“不過小張大人似乎也是看中了這荒山,他說什么可以種棗梨、種柿子核桃……總而言之咱們這青州府山地多,浪費了可惜!”
    
    兩個老頭兒說得正起勁,外頭那布簾子卻被人輕輕揭開,一個姿容俏麗的丫頭拿著粗木條盤捧了兩大碗涼茶上來。老楊頭隨手拿起一碗咕嘟咕嘟地一飲而盡,劉達卻盯著她看了一會,隨即嘆了一口氣:“喜兒,你如今這嗓子也好了,成天陪著我這個瘸腿老家伙四處走也不是法子。你若是再不回去,你爺爺那兒也該著急了。”
    
    “劉大叔,大人早就讓人送了信去給爺爺,結果爺爺只捎帶了一個的口信,連看都不曾來看過我一眼。我就是回去,村里頭的人還能容下我么?”喜兒將那條盤擱在木桌上,旋即又苦笑道,“我不想回去聽那些閑言碎語,劉大叔若是不要我照顧,我以后在府衙或是其他地方尋一份活計干就是了。”
    
    “你這個丫頭就是倔,一個女兒家,偏生那么多想法!”
    
    劉達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卻也不好再說什么。倒是旁邊的老楊頭仰起頭打量了一會這個成天跟著劉達進進出出的少女,頗有些心動。正在他暗地里尋思的時候,那布簾子忽然被人風風火火地撞了開來,三兩步沖進屋的不是別人,恰是他的外甥徐二。
    
    舅,不好了!”
    
    老楊頭隨手擱下了手中的粗瓷碗,把手在腰間的衣服上抹了抹,這才站起身問道:“什么不好了?是有人爭農具,還是爭地界?還是哪家人爭強斗狠鬧得頭破血流……等等,總不會是你當初那什么會里頭又鬧事了吧?這些人怎么就不知道消停一下!”
    
    “都不是!”徐二氣急敗壞地搶過劉達那碗還來不及喝的涼茶,一口氣全都灌進了嘴里,末了方才一抹嘴道,“我剛剛從青州回來,聽說那位布政使杜大人被錦衣衛抓了,說是要解送北京!這還不算,聽說就連小張大人……”
    
    “小張大人怎么了?”
    
    見屋子里的三個人竟是異口同聲地問了這么一句,徐二微微一愣,隨即也顧不上多想,解釋道:“今兒個早上我進城去賣菜,我娘說該好好去謝謝小張大人,我就去府衙走了一趟,誰知道正好在正門口看到錦衣衛的人把那位杜大人押上了馬車。
    
    聽圍觀的人說,是有人在御前告了刁狀,所以杜大人才會被押去北京,就連小張大人似乎也因此受了牽連,聽說要被傳到北京問罪。”
    
    老楊頭頓時有些糊涂了:“那回你們在卸石棚寨,不是聽說一個人都沒跑掉,官軍大獲全勝么?仔細算下來,這怎么也是功勞不是罪過,怎么平白無故還要受牽連?”
    
    徐二不禁想起了在衙門里頭挨的那二十大板,那時候還覺得這頓打挨得冤枉,如今想想這和掉腦袋相比,竟是已經輕得不能再輕了。因此,面對老楊頭的疑問,他囁嚅了一陣子,這才垂頭喪氣地說:“聽說是因為小張大人過堂之后就放了我們這些人的緣故。”
    
    “造孽啊,原來是你們這些沒腦子的家伙害的!”
    
    老楊頭頓時捶胸頓足,嘆了好一陣子氣,他再也無心和劉達討論什么種大豆養山蠶,趕緊把焦慮的劉達和喜兒送出了門。等回到屋子里的時候發現兒子楊狗兒也已經干完了活回來,正在和外甥說話,他索性就蹲在門口生悶氣,連家里養的那只大黃狗搖頭擺尾都喚不回他的心思。
    
    “舅舅,我知道先頭錯了,可那時候……那時候信這個的人不是多得很么?”
    
    “要不是你們這次遇著貴人,你的腦袋都掉了,知道錯了又有什么用?小張大人放了一大批人,杜大人一面抓一面放,又是好大一批人,要是他們狠狠心,你們早就全都沒命了!那位佛母娘娘當初倒是神奇,可出了事情之后連人都沒影了!”
    
    徐二面上漲得通紅,旋即干脆直截了當地問道:“那舅舅你說我應該怎么辦?”
    
    楊頭著實回答不出這個問題,他能做的只是把厚實的巴掌握成拳往土墻上捶了捶,長嘆了一聲,“杜大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既然先頭那些墾荒貸種子借耕牛之類的善政都是他提出的,/文員怎么也是一個好官。小張大人就更不用說了,上任以后沒少做好事,為什么好官就當不長呢?剛剛你們劉大叔說了好些種地生財的法子,真希望小張大人能繼續留下!”
    
    他說著便站直了身子,旋即回頭沖著兒子和侄兒說:“打聽好日子,若是小張大人真的要回京,咱們總得去送一程。”
    
    這邊的幾個人正在為此扼腕嘆息,那邊更有人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訊息而拍手稱快。唐賽兒完全沒料到青州府那么多崇山峻嶺賓鴻不去躲,卻偏偏躲到了自己留著有用的卸石棚寨,更沒料到官兵一不做二不休,將那個寨子和附近的兩個石頭寨子用火燒砍伐的方式全部燒毀。但更狠辣的還是那個杜,若不是他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番進擊,她也不至于連應對的功夫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看著四鄉里的據點被一個個連根拔起。
    
    “最好狗皇帝把他們都殺了,那才解氣!”唐青霜在屋子里來來回回走了好幾趟,忽然停下步子看著堂姐說,“三姐,大家如今都在等著咱們看著咱們呢!你又不讓我們去救那些被下獄的弟兄,又不讓我們在鄉間活動,再這么下去,大伙兒對咱們的信心就都沒了!官府只會一步步地逼上來,咱們沒路可退了!”
    
    “賓鴻怎么會知道卸石棚寨的事?咱們囤積的兵器怎么會藏在漢王府的田莊?還有,什么時候咱們白蓮教竟需要蒙騙人入伙?”
    
    唐賽兒連珠炮似的問出了三個問題,見唐青霜愣在那兒,她的目光陡然之間變得無比銳利:“卸石棚寨的事情只有我最親近的人才知道,也就是說,這個地方是有人泄露了出去!咱們囤積的兵器藏在漢王府田莊,那自然能夠說是燈下黑,可我卻覺得是有人和王府的人眉來眼去!
    
    至于蒙騙人入伙……那些教首一心一意只惦記著擴充自己的實力,完全忘了咱們的宗旨!連咱們教內都不穩,你還說什么別人在等著咱們看著咱們!”
    
    “三姐!”
    
    “你去找岳長天來!”唐賽兒深深吸了一口氣,看也不看唐青霜那震驚的樣子,“第三件事和他無關,但前頭兩件事他恰好都是知情者,除了他之外,我實在想不出還能有別人泄露出了其中隱情。”
    
    果然,唐青霜跌跌撞撞出了門去,不到一刻鐘便轉了回來,那張清秀的臉上全無半點血色。在唐賽兒的目光逼視下,她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話:“岳大哥……岳大哥不見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