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271 人踩人人捧人


   明開國的那會兒,武將帶兵征戰,殺敵之外對百姓也,更有大批幼童被閹割送入宮中。之后天下太平,洪武帝朱元璋嚴禁武將隨意掠幼童,于是就有不少養不起孩子的家里私自閹割。陸豐六歲上頭就被自己的父親閹割之后送入宮來,熬油似的熬了二十幾個年頭,如今乍見宮外花花世界,他漸漸就流露出了本性。
    
    這世道素來便是人踩人,在宮里卑微的時候,他卑躬屈膝伺候著那些大太監,等到飛黃騰達,下頭自然有好些小太監伺候。可之前踩的都是那些和自己一樣扯著公鴨嗓的同類,再滿足也是有限,如今能在那些掌管一地乃至一省的文官面前擺架子,那才是一等一的得意。
    
    此時,站在青州府大牢門口,望著那陰森森黑漆漆的牢房,又聞到那種說不出是餿還是臭的味道,陸豐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雖說是太監,又出身貧寒,但他素來有潔癬,身上收拾得極其干凈,若不是生怕不招皇帝待見,他恨不得在衣服上熏香,蓋下那股揮之不去的尿臊臭。瞧了瞧自己那雙今早剛剛換上的簇新薄底鞋,他便轉頭看著張越。
    
    “小張大人,這趟事情雖是以您為主,可大牢這種地方不是善地,不若交給底下人去核對也就罷了。再說了,人都是杜大人和你抓的,怎么可能有錯?”
    
    “畢竟是殺人大事,還是親自去看看的好。”情知陸豐是不愿意去大牢,張越笑說了這么一句就建議道,“此次的案卷凌大人已經吩咐送去了前頭簽押房,不如陸公公去那兒先審閱審閱?叫上小吏在旁邊誦讀,既省力又省心。”
    
    “那敢情好,咱家聽小張大人分派。”
    
    張越如此一說,陸豐頓時笑得連眼睛都瞇縫了起來,心想跟著這一位做事情還真是沒話說,輕松的活計歸自己,重活人家全都包攬了,這樣的好人打著燈籠也找不著。回頭他一定要好好使勁替張越說一番好話,沒看張謙靠上英國公好處多多么?
    
    等陸豐帶著隨行兩個小太監大搖大擺地走了,張越這才微微一笑,旋即虛手一抬對知府凌華做了個手勢。搭檔了小半年,彼此之間甚有默契,凌華二話不說就先進了門,張越帶著彭十三緊隨其后,其他屬官則是知機地留在了外頭,只有幾個差役跟了進去。
    
    青州府監牢乃是洪武年間新建,為防犯人逃跑,整個監牢造得四四方方極其結實,地上一層,地下還有一層。自然,往地下挖土成本太高,這地牢比起上頭的四十間牢房要小得多,總共只有五間監房。由于大明律重杖刑流刑,徒刑的情形較少,這牢房很少出現人滿為患的狀況,但這一回卻是從地上到地下都塞得滿滿當當。
    
    六月天原本就悶熱,監牢里密不透風,人滿為患地塞了數百人,自然是什么味道都有,地上也是污水橫流。盡管如此,知府凌華也顧不上這些,目光朝柵欄里頭一個個耷拉著腦袋的犯人掃了一掃,他便回頭看了看張越,低聲說:“咱們到里頭去?”
    
    名冊的核對自然有四個差役代理,張越只不過是想找個地方和凌華說話,畢竟有些事情讓人居中代轉實在不方便。有那五百京營軍士隨從,他不用擔心安全問題;有陸豐隨行,他這個欽差更是名正言順;然而,他要私底下見什么人卻難上加難,畢竟走到哪里都有無數雙眼睛盯著。
    
    雖說有一句話叫做慈不掌兵。但凌華這個文官也不是什么心軟地主。
    
    想到這一殺就是那么多人。他只是心里頭稍微有些不舒服。可只要想到如果這些人真正鬧起來死地就是自己。他僅有地猶豫也會如潮水般退去。他甚至感激張越這一回擋了大干系。就連殺人都一手包辦了。
    
    趁著差役逐個牢房核對人地時候。他便和張越一氣走到了前頭差役休息地地方。這里早就清空了地方。沒有一個閑雜人。兼之鼎爐里放了些花花草草之類地葉香。倒是中和了外頭那刺鼻地氣味。和張越面對面地在桌子兩頭坐下。他便不安地問道:“聽說漢王世子請得圣旨。三天之后要親臨刑場。是不是要都司衙門再調些兵來?”
    
    張越心想這是預料之中地事。若漢王府之前被朱棣那一通申飭就此消停。那才是奇哉怪也。當下他便笑道:“這事我早就知道了。劉都帥已經從衛所調了數百人。再加上我隨行地京營精銳。只要在城門口仔細盤查。絕對出不了事。再說了。我昨天剛到。三天后便開刀殺人。縱使有漏網之魚想要營救。急切之間也沒法安排。”
    
    凌華見張越鎮定自若。心頭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氣。又商量了一番三日后地安排。他忽然想到那個怎么看怎么不順眼地太監。忍不住就抱怨了起來:“那個陸公公實在是讓人看著就厭煩。不過是一介閹人而已。偏生常常挑三揀四。說話陰陽怪氣。真不知道你怎么忍下來地。這閹豎不得干政原本乃是太祖鐵律
    
    重用此輩。實在不是好事。”
    
    “這些話你在我面前說說還好,到外頭可不要表露出來。他才三十歲就已經升到了從四品,以后大約還要受重用。”張越輕飄飄一句話岔過了話頭,又問道,“今年夏糧收成如何?這該播種的下一茬是否已經種下去了?我留下的那個劉工匠如今怎樣?”
    
    “夏糧收成還算可觀,大豆好些地方都已經種下了,但大多數地方仍在觀望,畢竟這事情得一步步慢慢來,倒是山蠶不少人家已經開始試著養了,畢竟咱青州府內其它的沒有,就是荒山最多。那位劉工匠成日里在各處鄉間跑,人家都送了他一個大匠的名號,他倒是得意得很。虧得有那位喜兒姑娘在旁搭手,否則他腿腳不便也是難事。”
    
    那丫頭竟然還沒有回高山屯?
    
    張越眉頭一挑,著實有些詫異。而凌華皺了皺眉,忽然想起了一件大事,不禁使勁拍了一下巴掌:“險些忘了一件最要緊的事。之前你和杜大人先后調兵,知府衙門又往四處張貼了你那妙筆生花的榜文,倒是有不少百姓幡然悔悟,衙門陸陸續續又抓了一些人。抓到的人里頭有人出,說是白蓮教教主唐賽兒帶著幾個心腹不知所蹤,如今白蓮教群龍無正亂騰騰的,有不少都躲進深山落草。我尋思讓他們成了匪患那就糟糕了,你可有什么好主意?”
    
    “皇上的宗旨是此等逆黨見一個殺一個,倘若沒有招安,這些人我還真是拿他們沒辦法。山東之地多水多山,他們往哪里一躲,就是派出數千人圍剿也未必能找到,除非是內應……”說到這兒,張越不禁停住了,一下子想到自己設法留下的那幾十條人命,不禁眼睛一亮,“這樣,你榜文下去,再讓人散布消息,若有出愿為內應既往不咎,另賞紋銀百兩。即便這內應一時半會沒有消息,讓他們彼此懷疑,最后說不定內訌之后就散了。”
    
    之前釋放的那幾十個內應已經是名聲在外,故而凌華一聽就明白了張越這主意究竟是什么意思,少不得在心里嘀咕了一聲陰險,面上卻笑呵呵地連連點頭。兩人頭碰頭又商議了一陣,外頭就傳來了彭十三的聲音,卻是差役已經清點完畢。站起身出門接過厚厚一摞名冊,張越隨手一翻,目光掃過那一個個名字,心里忍不住閃過了一句話一家哭好過一路哭。
    
    即便那要哭的一家人絕對不會樂意,但掉幾百顆腦袋總比掉上幾千顆幾萬顆好!他只是秉承圣意來殺雞儆猴的,由不得心軟!
    
    “走吧!”
    
    張越合上名冊,招呼了凌華一聲就往外走。
    
    然而,剛剛差役清點核對的時候,一間間牢房中關著的犯人即便原先正昏昏欲睡的,這會兒也全都擠到了柵欄處,一雙雙手從里頭伸了出來,叫嚷聲此起彼伏。
    
    “狗官不得好死!”
    
    “大人,小的只是受人蒙蔽,小的家里還有七十歲老娘,小的可以戴罪立功!”
    
    “老子就算死了,十八年后還是一條好漢!”
    
    亂糟糟的嚷嚷聲夾雜著差役手持鞭子揮出的尖嘯和喝斥聲,這一切聲音都隨著監牢大門的緩緩關閉而消失得無影無蹤。無論是張越還是凌華,這都是第一次親自踏足這個地方,兩人站定之后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又不約而同地看了對方一眼。
    
    凌華無可奈何地嘆道:“如果可能,我今后絕不想踏進這兒一步!”
    
    “凌大人所說也是我想說的。”張苦笑一聲,旋即打起精神問道,“按察司宋大人三天之后可會趕來?。”
    
    “宋大人前些天病了,但若是身體稍好,應該就會趕過來……”
    
    凌華正想接著再說些什么,一個差役卻忽然一溜小跑沖了過來,近前來也顧不上行禮就急急忙忙嚷嚷道:“大人,好些本地縉紳送來了帖子,說是想要拜見兩位欽差大人,這人都在府衙前邊花廳那兒等著。這該如何打他們,還請大人示下。”
    
    殺人之外還該干什么,這原本就是張越這一回下來時考慮的事情。經此一事,短時間內他只怕要在北京閑置一陣子,越是如此,他就越得作一番安排。想到之前打過交道的方家,想到心思不小的陸豐,他眼睛一轉就有了主意。
    
    “既然人家都上門了,那自然得安撫安撫,你去簽押房請陸公公!”
    
    s:老爸痛風病又犯了,唉,怎么和老朱棣一個病,一大早就去掛水了,前頭燒才剛好啊,55555
    
    今天翻了翻打賞記錄,有好幾位的打賞數目把俺給嚇倒了。俺知道那都是大家血汗錢,謝謝大家的捧場!不過要給還是給些免費的推薦票吧,正好有月票的話給我月票也行,這個打賞實在是高消費,瞅著高興是高興,但還是挺不好意思的……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