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274 蜜桃天上來偏心幾何多


   月盛夏乃是北京最熱的時節,各富貴人家的下人一日t|澆地,更在各上房書房中用冰盆降溫,就連采買的瓜果也比往日翻了好幾倍。這一日,朱賜五軍都督府武官新鮮瓜果,如今在左軍都督府任職的張攸正好有份,因此下午便有小中官將兩簍蜜桃送到了張府。盡管門上的門子平日里逢著送禮都是見有份,但遇上宮中賞賜卻不敢雁過拔毛,幾個人一塊小心翼翼地將東西送進了垂花門,稟報說是御賜。
    
    顧氏的病已經好了一多半,如今胃口尚好,可由于年紀大了,雖暑日亦不敢用冰,瓜果之類只能用井水湃過之后食用。這會兒白芳切好了一盤甜瓜捧上來,聽到正好來回稟的管事媳婦說皇上賜了蜜桃,她便湊趣地笑道:“老太太昨兒個還說江南蜜桃好吃,這會兒居然就送來了,足可見是心想事成!”
    
    “什么心想事成,那是托你二老爺的福分!剛剛來喜媳婦也說了,除了公侯伯之外,五軍都督府三品以上的武官方才有兩簍,其他的也就沒了,幾乎都是賞功臣子弟。畢竟這桃子是打江南送過來,這一路陸路水路實在是不好送,也不知道路上損耗了多少。”
    
    顧氏說著便自個笑了,又吩咐那管事媳婦說:“讓人把桃子送進來,把大太太二太太她們都請來,既然是御賜的瓜果,大伙兒都嘗個鮮。”
    
    不多時,那兩簍桃子就送到了北院上房。
    
    白芳帶著幾個小丫頭親自將桃子挑揀了出來,一一擱在朱紅雕漆托盤上,兩簍竟是只得二十個,其中還有四個已經爛了一小塊。所有桃子都是碗口大小,皮色鮮亮,看著煞是討喜。見顧氏瞧著那幾個爛了的桃子頗為可惜,一旁的白芳連忙說道:“那爛了的果肉只要挖去就好,剩下的還能吃。老太太不如將這幾個不中看的賞給咱們屋里幾個嘗嘗鮮,也好讓大伙兒沾沾皇上的恩典。”
    
    “這可是御賜的蜜桃,白芳你可真會挑東西!”
    
    說話間外頭那簾子已經是被人高高打起,卻是東方氏跨過門檻進來,身后還跟著怯生生的張怡。因婚事漸近,又是嫁的世家,她生怕丟臉,因此這些天一直把庶女帶在身邊敲打調理,平生還是頭一次那么盡心盡力。剛剛在門外聽到白芳這么一席話,她立時想起上次顧氏正是派的這丫頭來送東西,讓她好端端的立威半途而廢,故而說話就有幾分不客氣。
    
    進門之后,東方氏看也不看白芳一眼,笑吟吟地向顧氏請了安。瞧見馮氏還沒到,她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討好賣乖的機會,在顧氏左下手站定之后就笑道:“聽說這是江南那邊今年特貢的貢品,送到宮里總共也才十車,要不是老爺如今在都督府當差,這就是花錢也沒處買去。再說御賜的東西,即便爛了分給下人,被人知道難免要說不恭敬。”
    
    盡管剛剛才夸過張攸,但這會兒東方氏畫蛇添足又說了這么一番話,顧氏心里難免有些不痛快。而白芳本不在乎區區幾個蜜桃,不過是為了討顧氏的喜歡,這會兒聽東方氏口口聲聲說什么下人,又是一口一個不恭敬,她心里頓時惱火得緊,面上還只能賠笑。
    
    “幾個蜜桃而已,有什么不恭敬的?”
    
    這會兒卻是馮氏牽著張赳一塊進來。她施禮過后。見東方氏面色不好。她哂然一笑。旋即就將張赳推去了顧氏身邊坐著。這才淡淡地說:“我剛剛打外頭回來時聽幾個管事媳婦說。送蜜桃來地中官沒讓家里人出去叩頭謝恩。足可見皇上是真正體恤武臣辛苦。更不會禁著大伙兒均沾恩典。我先頭去地就是英國公府。恰好那邊宮里也賞賜了四簍蜜桃。英國公夫人雖說喜歡。但不敢多吃。只留著兩簍。剩下地兩簍就讓我帶回來了。”
    
    由于剛剛出門拜客。馮氏此時尚未換下身上地大衣裳。那大紅遍地金地顏色光澤晃得人眼睛方氏原本地盛氣頓時熄了一半。盡管她如今也是二品夫人。但英國公府卻很少去。原因很簡單。王夫人每次見她都是神色淡淡疏離得很。她根本尋不出什么話好說。因此。這時候馮氏把英國公夫人搬出來。她就是不高興也只能忍著。
    
    馮氏笑著出門吩咐了一聲。外頭管事媳婦就又搬來了兩簍蜜桃。自然也是二十個。這一回卻是個個完好無損。別說爛地。就連破皮地都沒有。顯然是有人精心挑選過。
    
    既然多了這么一些。長媳又開口說了這么一番話。顧氏自然心里有數。當下就吩咐白芳把那四個爛了半邊地蜜桃拿出去讓幾個小丫頭一塊分了。
    
    吩咐完這些。她就對馮氏說:“這蜜桃雖說是溫性。但還是適合寒性體質地人吃。赳哥兒一向熱性大。上次我還瞧見嘴角起了一溜水泡。少吃些蜜桃為好。你帶
    
    去。只許給他吃兩個。其他地瞧著分就是。不過是嘗t
    
    見東方氏站在那兒揪著手帕,她哪里不知道這老二媳婦心里又犯了別扭。
    
    以前她還覺得東方氏精明乖巧,如今瞧著卻總覺得不省心,敲打幾回不起效用,她也就懶得多羅嗦:“你也帶一簍回去,超哥兒起哥兒素來不喜歡這些,超哥媳婦保不準喜歡,還有老二房里那個害喜的,給她送兩個。”
    
    顧氏如今是連方水心的名字都不想提起,分派完長房二房,見白芳和幾個小丫頭笑吟吟地一塊進門,她便沒好氣地笑罵道:“一個個猴急成什么似的,讓人看見還以為沒見過好東西!挑三個送去西院給靈犀她們,我這兒留兩個就夠了,其他的湊一簍送去杜家。那位杜夫人畢竟是越哥兒的師母,杜大人不在,少不得我這個作祖母的照應一下。”
    
    白芳瞧見東方氏那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心中異常痛快,忙屈膝答應了,又和三個小丫頭一起把桃子重新整理裝簍。眼看馮氏和東方氏陪著說了一會話就各自帶著東西走了,她便又收拾了一個三層食盒,在底下放上三個蜜桃之后,她覷著顧氏的臉色,又在第一層第二層裝了幾樣中午送來顧氏卻不曾動過的點心,不過是玫瑰酥、杏仁餅、水晶糕、瓜仁烙四樣。
    
    “你這丫頭,就惦記著靈犀!”顧氏自然看見了白芳的“小動作”,嗔了一句,心里頭也著實惦記著西院,“你且慢些,越哥兒一走,她們那兒難免有人會怠慢。前幾天你二太太還說過晚些放月錢的事,這樣,你到里頭我那個匣子里頭翻找翻找,把上回那包銀子給她們送過去。還有你們做不完的幾色針線,一并送過去,讓她們三個一塊幫忙做一做。”
    
    白芳和靈犀以前就要好,聽見這吩咐自然樂意,連忙親自去取了東西。等出來后吩咐一個小丫頭提了食盒,她便出了北院往西院去。由于心里頭高興,走在路上她甚至感到腳下步子都是飄的,一進西院大門就嚷嚷了起來。
    
    “靈犀,秋痕,琥珀,快出來,看我給你們帶什么好東西了!”
    
    話音剛落,正房那竹簾子就被人掀了開來,探出腦袋的恰是秋痕。瞧見是白芳,她一溜煙出了屋子跑下了臺階,瞅了瞅后頭一個小丫頭拿著的食盒,她不禁笑道:“少爺一走咱們就沒人理會了,白芳你居然還記得咱們!這幾天日日都是純素,最多加一碗燉蛋,吃得我嘴都淡了,這食盒里頭什么好東西?”
    
    秋痕一向手快,一下子便揭開了第一層,瞧見是兩色精致點心就喜笑顏開。白芳和她性子仿佛,此時沒好氣地搶過蓋子蓋上,一把將人拉進了堂屋。見靈犀和琥珀不在,她連忙開口詢問,得知是去領一襲新帳子,她就撇了撇嘴。
    
    “二太太以前管家還公允,如今是身份水漲船高,花錢卻越精明小氣。今兒個還為了幾個桃子排了我一頓,幸好有大太太在旁邊說了幾句公道話。對了,這食盒中的四色點心是老太太讓我送來的,底下三個桃子是宮里賜下的,老太太說讓你們留著嘗個新鮮。”
    
    她說著又放下了手中包袱,先從里頭拿出了一對暖額和暖耳,還有各色絲線和繡樣圖紙,這才解釋道:“老太太那兒最近在預備過冬的東西,還有送給英國公府未來少爺或是千金的繡品和衣裳,所以要做的針線太多,得讓你們幫個忙。”
    
    “咱們三個都閑得要慌了,有事情做那是最好。”秋痕滿口就答應了下來,因見那包袱里頭還有東西,她不由得嗔道,“你有什么東西就一塊拿出來,藏著掖著算怎么回事?”
    
    “那是老太太體恤你們仨,讓我特意送來的二十兩銀子!”白芳這才道出了實情,因見秋痕便不無殷羨地說,“老太太生怕三少爺一走你們沒錢使,額外吩咐了我這么一遭。說起來自從搬到北京,進項雖多,但開銷也大,眼瞅著七月就是太子千秋節,聽說二太太為了預備這一趟,把先頭莊子里那些出息都搭上去了!”
    
    就在皇帝賜武臣蜜桃,就在眾多人都盤算著七月丙寅皇太子千秋節的這一天,宮中卻忽然傳來了朱棣的旨意皇太子千秋節免賀禮。這已經是連續三年皇太子千秋節免賀禮,盡管這條旨意為文武官員功臣世家省去了好大一筆開銷,但人們不得不有所猜測。
    
    從來皇太子千秋節都是文華殿大宴,如今百官大多轉到了北京,難不成皇太子千秋節除了免賀禮,還要罷賀不成?
    
    中估計大家月票也不多,除了月票之外,使勁召喚免費的推薦票……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