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9)      新書上傳啦(01-29)      后記下(01-29)     

朱門風流278 千古艱難唯一死千古艱難唯求存


   大清早,青州城南門外便等候了好些進城的人,大多]4垛擔子或是自家新鮮菜蔬,抑或是進城采買東西的莊戶人家。因為稅丁門卒剛剛到值,通行速度極慢,一群人只得排隊耐著性子等候。盡管時辰還早,但早早冒頭的太陽還是頗有些勁頭,曬得人人頭上冒汗。幾個光著頭的樵夫一把把拿著布巾擦汗,幾個賣瓜的老漢則是坐在大車上搖著蒲扇,閑來無事少不得拉家常閑聊了起來。
    
    了大半輩子,殺人也看過好些回了,就昨兒個那場面最嚇人。”
    
    “老叔你就甭提了,我到現在想起那情形腿還是軟的!造反造反,還真是造他娘的頭!”
    
    “聽說還有好些流放遼鎮戍邊的,自己死了還要牽連家人,造孽啊!”
    
    位小張大人從前看著是慈和人,想不到竟是如此好殺的主。我昨兒個可是在下頭看見了,四百多顆人頭落地,人家愣是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一群農人鄉漢七嘴八舌正聒噪著,卻聽見背后馬蹄聲陣陣。幾個人回頭一看,卻見煙塵之中有數十騎疾馳而來,雖說看不清頭臉,但那腰間佩刀和穿戴卻能隱約瞧見。忽然,一個眼尖的失聲驚呼道:“仿佛是那些京營的兵大爺!”
    
    一句話出口,城門處頓時一片嘩然。一時間,挑擔子的挑擔子,推車子的推車子,鬧哄哄擁擠不堪的城門口一下子讓出了老大一塊空地來。稅丁和城門守卒還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待抬頭看見那風馳電掣進城的一行,這才慌忙去挪開了柵欄和拒馬頭頭則是乍著膽子上前迎候。畢竟,他的職責是上前查驗,就算為著查驗挨了鞭子也是活該。
    
    到得近前,看見領頭那人的裝束,那守卒的頭頭剛剛鼓起的勇氣頓時全都丟到了爪哇國,慌忙退到了一邊連聲都不敢吭。他倒不怕挨了貴人的鞭子,但他可怕掉了腦袋!
    
    縱馬馳近的張越放慢了速度,見城門口空空蕩蕩,幾個稅丁門卒都如同泥雕木塑一般站在那兒,周遭的百姓沒一個敢正對自己的目光,他哪里還不知道自己如今算是兇名在外。他也懶得多做思量,吩咐隨從的彭十三去驗了憑證,隨即就帶著隨從軍士護衛進了城,卻是所到之處無人不退避三舍,就算有大膽瞅上他一眼的,那目光中不是驚懼就是慌張。
    
    一行人到了府衙門前,數十個京營軍士立刻齊齊下馬一個百戶甚至疾步上前給張越牽馬執鐙。他們都是京里人,自然知道掌管京營的安遠侯柳升和張家即將是姻親,軍官們無不希望借此能夠入了上頭人的眼緣。張越最初還不習慣,久而久之也就任憑他們獻殷勤。下馬之后,見迎候的差役一溜跪在門前,他只覺又好氣又好笑。
    
    他如今還真成煞星了?
    
    須臾。知府凌華和其他官員也都迎了出來。
    
    昔日同僚一下子變成了如今地格局。眾人都有些不習慣。但那些不習慣卻抵不住昨日四百多顆腦袋落地之事帶來地驚悸。昨天回去之后。鬧胃疼地不少。嘔吐地也不少。而且幾乎所有人都不曾睡上一個囫圇覺。不是睜著眼睛到天亮就是到天明方才稍微合了合眼。盡管他們都用涼毛巾敷了又敷。但這會兒張越一眼看去。赫然看到眾多黑眼圈和血絲眼恰是和他一模一樣。
    
    府衙雖說也有推官管刑名。但由于各縣都有縣衙。需要府衙過問地案子算不得太多。這每日事務多半都是處理各縣文書和布政司分派下來地公事。張越在這兒呆了大半年。對于這些自然心知肚明。和眾官員說了一會話就笑著讓他們自去辦事。自己則是徑直去花廳見人。然而。如今他走到哪里。身后那三十個健碩軍士就跟到哪里。那動靜卻是不小。沿路好些小吏差役駐足觀望。還未到地頭就驚動了里頭人。
    
    衙門自古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雖說世上之事并不那么絕對。但要是擱在以往。徐二這一群人在府衙門前硬是咬求見。那就該亂棒打出。或是干脆下獄治罪。念在如今是非常時刻。凌華又不知道張越對他們究竟是怎樣一個章程說法。這才吩咐把人都領到了花廳。
    
    自從那一日剿滅卸石棚寨之后。張越就不曾再見過這些人。最有印象地也不過是老楊頭地外甥徐二。然而即便如此。這會兒見到他們。他仍是不禁皺了皺眉。八個人衣裳倒還穿得潔凈。但面色都是憔悴著瘦了一大圈。甚至還有好幾人鼻青臉腫一瘸一拐。
    
    “你們這是……”
    
    徐二還算囫圇完整,回頭瞅了一眼同伴,他轉過頭后就忽然屈膝跪了下去,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方才直起腰:“大人,先頭是咱們不懂事不識好人心,直到昨天有人進城看了這么一遭,大伙兒才真的怕了。只不過昨兒個這么一殺,咱們在鄉間原本就難捱,如今再也呆不下去……其實之前咱們也受了好些冷言冷語,那些人的家人常常不忿鬧上門來,就是鄉鄰也覺得咱們懦弱。雖說蒙大人恩典,咱們僥幸逃得性命,可現如今還不如死了強!”
    
    他這么一說,其它人也紛紛跪伏于地。有的說
    
    話是軟蛋,有的說被小孩子用泥塊追打,更有的說是t最后張越心里分明了然魯人淳樸豪爽,雖說懼死乃是人之本性,但對于背叛都有某種切齒痛恨只是不知道若是換成痛恨本人做下了這種勾當,這些人是否還會用同樣的程度來痛恨自己。
    
    “都起來說話吧。”
    
    然而,盡管張越這么說,八條大漢卻誰也不肯起來。七尺昂藏男兒,即便都還怕死,更怕連累家人,可血性終究仍在,誰也不愿意在鄉間抬不起頭來。
    
    徐二本就是今天領頭的,這會兒便索性站起身來深深一揖,咬咬牙說道:“大人先頭救了咱們一回,咱們心中至今感念,但如今這遍地冷眼四處罵聲,咱們實在是受不得了。只是大伙在賦役黃冊上,所以此來就是想求一求大人,能否設法讓咱們遷到別處去……若實在不行,咱們寧愿去投軍,哪怕民戶變軍戶,也好過在這兒一輩子受人嘲笑譏諷。”
    
    當初不過是一念之仁想保全眾人性命,如今聽得這些,張越不禁眉頭緊鎖。明朝為了屯邊,對于軍戶倒是來不拒,但一入軍門深似海,子子孫孫就再也難以脫籍,等閑民戶視投軍若畏途。這些人如今一時意氣,將來卻又如何?再說,賦役黃冊豈是能隨便改的?
    
    思來想去,張越始終心中為難。雖說在職責人情上他都可以袖手,但當初網開一面,現在撒手不管他實在是做不到。思來想去,他忽然覺得腦際靈光一閃,隨即有了主意。
    
    “你們的意思本官明白了。惡名善名都是名聲,有些事情眼下別人都記在心里,時間長了興許就會淡忘了。府衙那位劉大匠最近要回去閩東謀劃一樁產業,正好需要可靠人手,愿意用第一年管吃管住六兩銀子的工錢,聘幾個人隨他南下。你們若是愿意離開山東到閩東去幫上幾年,倒是可以試試。幾年之后衣錦還鄉,總好過一輩子背井離鄉不是?”
    
    “若真有這樣的好事,就算不得工錢,只要管吃管住,我頭一個樂意!”
    
    “我也愿意去,與其留在這兒受人恥笑,還不如出去闖一闖!”
    
    “一年工錢六兩銀子,我寧可不要……咱以后回來還是一條好漢!”
    
    倏忽間一群人便打定了主意,徐二更是第一個開口應承的。他今天帶來的是鄰近村里的幾個人,都知道劉達這位瘸腿大叔的名聲,再加上又是張越開口,想來騙人絕無可能。七嘴八舌地答應之后,見張越伸手虛扶,眾人中有好些卻是又磕了幾個頭,這才站起身來,原本的愁眉這會兒都變成了笑臉,一馬當先的徐二卻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當初在舅舅家遇上人家的時候還說了大話,結果出了事情卻還是張越網開一面這才逃得了性命,這會厚著臉皮上門求懇竟又是又得了一條明路……算來算去,徐二愈慚愧,于是便領頭上前說:“大人待咱們的恩德咱們這輩子算是還不清了。其實咱們在鄉間呆不下去,也是因為怕那些死心踏地的家伙跟咱們過不去。昨兒個刑殺的事情一鬧,咱們明白這并非出于大人本心,可別人卻不知道。如今四鄉里好多人都在破口大罵,大人還真是冤枉!”
    
    其他人一聽徐二這么說,頓時也連連點頭附和。見此情,張越心中了然,便安撫了眾人一番,又吩咐他們明日到城西的客棧去見劉達。
    
    等到他把徐二等人打正值府衙早堂結束,凌華帶著幾個屬官趕了過來,笑呵呵地說之前幾日忙于公事,如今幾個同僚一塊在府衙東邊的水榭設了私宴。忖度無事,張越便爽快地答應了下來。到了水榭賓主座位和桌案早已擺設妥當,不禁朝凌華看了一眼:“若是我剛剛不答應要來,凌大人莫非是準備聚集了眾官在這兒小酌?”
    
    因南陽水正好穿青州城而過,當初修府衙的時候便引水修了一個池子,但這水榭用來待客卻還是出身江南水鄉的凌華方才搗騰出來的名堂。此時張越入席,眾人也各自入座,面前都是一椅一幾,每張幾上都設著自斟壺和梅花盒子。
    
    最后一個入座的凌華聽張越這一問,卻笑道:“不瞞你說,昨兒個回來之后大伙兒全都是心驚肉跳,沒一個人能睡得好,可即便如此,咱們卻還是高興的。因為自打這幫教匪下獄之后,四鄉里就常常鬧事,不殺人還真鎮不住。咱們青州不鬧倭寇,也不像交趾得提防土人叛亂,最怕的就是民變。這會兒天大的禍事一瞬間消弭,誰都松了一口氣。就算今天你不答應留下來,大伙也打算在這兒喝一杯慶賀一番。
    
    自然,還有要緊事和小張大人你商量。”
    
    近身體總算是好些,喉嚨也不再梗得難受了。之前書評區都是托管給水蘭m天晚上我才現書評區多了新功能,然后現精華就不夠用了!!大家使勁幫幫忙點擊推薦,否則每周加精數字太少,根本不夠加的。嗯;事如何,請登陸節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閱讀!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