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280 半路上的火星


   華等人拜托張越的要緊事很簡單,那就是讓張越帶上]7t到青州府各縣轉上一圈,看看稅賦的征收情況如何。雖說如今不是年關時分,但恰是征收夏稅的要緊時節。即便是剛剛殺過那么多人,這稅丁和里甲收稅只怕不那么容易。于是,盡管知道人家是借自己這欽差大臣的惡名嚇唬人,張越沒好氣地笑罵之后,終究還是答應了。
    
    于是,陸豐是收錢收到手軟,張越是跑腿跑到腳軟。一邊要和諸多商人你來我往唇槍舌劍,一邊時不時遇到些抗稅的百姓。每天晚上回到青州驛的時候,兩人都是倒頭就睡,第二天卻是精神抖擻地起來,一起出門的時候還熱絡地打招呼。看到這一幕驛丞徐三勝和雜役們都以為兩位欽差大人是齊心協力辦事,根本想不到兩人是出門之后就分道揚。
    
    八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張越期間抽個空子送走了劉達和徐二等人,又派了一個家人隨他們南下,以便捎帶一封信給父親張。當在青州一應官員的歡送下踏上回程的時候,張越瞥了瞥陸豐那張曬得發黑卻得意洋洋的臉,不禁輕輕捏了捏袖子中那一疊東西。
    
    都說中官愛財,這家伙陸陸續續收受的銀錢,只怕抵得上一個縣的夏稅了!
    
    這一回京營五百人出動雖說是皇帝朱棣的旨意安遠侯柳升的調派,但將官兵士少不得也想撈些油水。好在此事自然有善解人意的商賈代勞,回程時一眾人等即便不是撈得盆滿缽滿,但那干癟的腰包好歹是鼓鼓囊囊有了些貨色。于是,離開青州城之后,當張越對此次領軍的周百齡吩咐一路上派出哨探多加小心時,對方立刻不假思索地應承了下來。
    
    “卑職知道如今該當提防什么,大人放心,這五百人都是當初北征時隨皇上打過阿魯臺的,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好漢。安遠侯事先就吩咐過務必保護大人周全,要是有歹人要對大人不利,咱們決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不是卑職夸口,那些泥腿子就是來個三五千也不在話下!”
    
    前頭一輛車上的陸豐這會兒從車窗中探出腦袋,恰好聽到這一番話,頓時撇了撇嘴,心底頗有些氣悶。盡管如今的太監比起洪武朝建文朝不可同日而語,但那些公侯伯卻不曾真正把太監放在眼里,否則這番話就該那周百齡對自己說。想到這里,他放下車簾,心中忽地生出了一絲惡意。
    
    那千戶如此夸口,要是路上真遇到三五千的泥腿子造反,看他該如何是好!
    
    山東境內多水多山,即便官道也多半要翻山越嶺過橋。由于此次隨行軍士都是京營精銳,刀牌手槍手火銃兵弓箭手等一應俱全,前后斥候亦是配備得足,再加上馬背上的旗手大旗招展,一路上自然是見者退避通行無阻。當翻過商山時,即便是最初有些警惕的張越亦是放下了心思,心想自己帶的畢竟是京營精兵,應該不至于有人不自量力輕攖其鋒。
    
    孝萌水乃是小清河支流,如今乃是夏日旱季,這條小河幾乎露出了河床里的礫石。過橋之后就是濟南府地界,從石橋這一頭望去,隱約可見河對岸的官道蜿蜒穿過對面的一片密林。趕了一天的路,周百齡一直兩人一組地派斥候往前方探路,此時也不例外。
    
    此時已近正午,因附近并無村莊,晚上又要趕到章丘住宿,眾人便在河旁停下,人則是吃些干糧填肚子。陸豐臨走時忙著摟錢,竟是忘記了準備點心,此時惟有吃兩個小太監預備的煎餅,啃了幾口就沒了胃口,遂跳下馬車活絡腿腳。緩步來到張越車前,他忽地心中一動,竟是伸手就揭開了車簾,結果頭一眼就瞥見了張越腿上擱著的那個捧盒。
    
    “小張大人果真是講究多。這歲寒三友圖樣地剔彩捧盒仿佛是宮中出來地東西。我也就是在王娘娘那兒瞧見過。想不到你出門在外還帶著一個。”
    
    張越這一世用慣了好東西。什么螺鈿大床青花瓷器官窯蓋碗雕漆桌椅。如今已經渾然沒把器具擺設當一回事。聞聽此言不禁愣了一愣。隨即便然笑道:“這捧盒還是臨行前英國公夫人所贈。我倒是不知道竟如此珍貴。只是搭配著一同送來地那只紅漆描金食盒一塊用。
    
    這盒子里是我兩個書童特意買來地山棗酥。陸公公用幾塊嘗嘗?”
    
    看到張越那捧盒里頭那些色澤金黃地點心。陸豐不禁想到自己那兩個忠心卻派不上用場地小太監。不禁暗自咒罵了兩句。隨即上前取過一塊。說笑一番就往回走。他還沒來得及將這塊山棗酥放進口中。忽地只聽到不遠處傳來一聲砰然響聲。頓時茫然四顧。還沒等他弄明白發生什么事。背后忽地傳來一股大力。猝不及防地他當即就被撲倒在地。鼻子撞
    
    地地面。那一瞬間地劇痛差點沒讓他哀嚎起來。
    
    大怒之下。他頓時高聲喝罵了一句。然而下一刻。他就聽到了好些砰砰砰地聲音。于是。那驚怒頓時變成了驚惶。驚惶又轉而變成了恐懼。
    
    混亂之中,陸豐只感到背后一輕,仿佛是壓著自己的某個人挪開了去。
    
    然而他卻絲毫不敢挪動,即使身下是硌人的碎石,盡管手心擦破了皮,盡管下巴正擱在一塊石頭的尖銳部分上,但歸根結底卻是小命最重要。他只聽到好些軍士拔刀出鞘的聲音,間或還能聽到依稀是火器打出去的聲音,雜亂的腳步聲和嚷嚷聲……直到有人伸手拽住了他的胳膊,他方才本能地往胸前掏,這一掏沒摸到匕首,只摸到厚厚一沓票子。
    
    那一瞬間他差點把腸子給悔青了,先頭上路的時候,他嫌那匕首累贅,已經收好了放在行李里頭,怎生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陸公公,沒事了,剛剛林中有人打火銃,錢百戶已經帶著人追了上去。我瞅見有火星亮光就隨手把你按倒了,你可曾傷到了哪里?”
    
    直到分辨出這是張越的聲音,陸豐這才支撐著胳膊肘抬起了頭。見一排排兵器不一的軍士已經是列成半圓形陣勢,河對岸的小樹林中猶有廝殺聲,他這才松了一口氣,借著張越的手拽著方才站起身,但腿已經是完全軟了。
    
    看見張越的馬車上的一處凹陷以及自己趴下不遠處那碎石,看見張越那身衣裳也是狼狽不堪,烏紗帽也歪了,他不禁心有余悸地使勁吞了一口唾沫,生出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覺。怔怔站了一會,他漸漸想起了張越說的話和剛剛那一遭,慌忙深深一躬。
    
    “小張大人,剛才實在是多謝了!”
    
    張越斜睨了一眼彭十三,見某人赫然是沒事人模樣,他哪里會說破剛剛自己是被人推了一下,順勢撲倒了陸豐當肉墊。只是對于這場意料之外的遭遇戰,他著實有些發怵。他雖說并非武將,但家里頭有張輔張攸這樣久經沙場的老將,對于大明軍制卻不陌生。
    
    依照大明軍制,每一百戶銃手十名、刀牌手二十名、箭手三十、槍手四十。民間嚴禁私藏長兵器和火器,有功名的士子許佩劍,不禁短刀短劍和尋常軟弓。然而,剛剛那分明是火銃,而且距離高達百步,顯然是軍中器物。然而,此時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因此見陸豐朝自己深深一揖,他少不得上前將人扶起,又安慰了幾句。
    
    眾人嚴陣以待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率人追擊的錢百戶方才氣急敗壞地帶了人回來,一同回來的還有兩個重傷的斥候并七名俘虜,麾下還有十數人帶著輕傷。
    
    他面沉如水地向張越行了軍禮,這才粗聲粗氣地稟報說:“大人,先頭第一槍是受傷的尤大牛打的,他遭襲之后第一時間打了一槍,為著提醒咱們有埋伏,之后就是這些狗東西想要圖謀行刺,只可惜他們里頭好些人不會用火銃,倒是有幾把爆膛傷了人,只打出了兩槍。我帶人追上去的時候正好攆著了他們的尾巴,火銃弓箭打了一陣,很是殺了十幾個人,又抓了這些個活口,有幾個都朝北邊跑了。只可惜咱們沒有騎兵,否則非追上去殺他娘的!”
    
    掃了一眼被一串繩子抓回來的那幾個俘虜,張越又上前看了看那兩個受傷的斥候,再見幾個帶傷的軍士都是滿臉煞氣,其余也是個個殺氣騰騰,他頓時深深吸了一口氣,便對千戶周百齡問道:“當初你們打仗的時候,若是抓了俘虜或是砍殺敵虜后如何處置?”
    
    “若是蒙元貴人,那就交由上官處置,其余的哪里有糧食養他們,直接砍了腦袋報功!”周百齡沒料到這回險些在陰溝里翻了船,此時臉上便露出了咬牙切齒的戾色,“那幫狗東西的火銃錢百戶已經帶回來了,到時候一查就知道是誰做的耗!要是讓老子知道是哪個衛所竟敢資敵,老子活剝了他!”
    
     見那幾個俘虜全都用憤恨的目光瞪著自己,張越一瞬間就下定了決心,當即吩咐道:“既然你們以前都是砍了腦袋報功,那就把你們之前殺的那些人腦袋砍下來,懸在旗桿上開路,捆上這些家伙,到了濟南府后再責成官府去查,回京之后我給你們請功!”
    
    ps:看病看不起啊,俺病好了,家里老爹老娘輪流上醫院,從上個月月底開始到現在,醫藥費就去掉小兩千……三個人里頭就俺老娘有一份互助醫保,俺和老爹都是自費,唉!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了,否則精華不夠加哩,都已經下旬了,求幾張月票使……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