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8)      新書上傳啦(01-18)      后記下(01-18)     

朱門風流284 取舍得失


   朱門風流第二百八十四章取舍的失
    
    管早料到裘氏必然不會拒絕。但的到了這樣一個答復仍是放下了一樁心事。_-超張起定下的都::功臣世家千金。其一是因為兩人都是武職。其二則是因為張攸前程正好。這自然是門當戶對。_而。在杜孟兩家之中選擇了杜家。她卻完全不是看中杜家有什么背景家世。而是因為杜楨是張越的恩師。而且那位恩師的人品學問乃是一等一的。
    
    見裘氏將目光投了過來。杜亦是瞧著自己。張越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很早就知道家里在安排他的事。非孟即杜。_杜桃花林初見。孟家詩會上再見。再之后就是下山東一路同行和青州那段難忘的經歷。她冰雪聰明。骨子里卻透出一讓人感佩的剛強不折。相處那么久。她幫了他無數大忙。從來沒有二話。從來就不曾猶疑。
    
    他對她確實頗有好感。正是因為如此。他當初才會送了泥金扇。前一次回京苦求祖母。亦是說婚事仍在孟杜兩家之中取舍。其實那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以祖母的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在孟家和杜家之間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現如今。孟賢已經出了大牢。他的恩師杜楨卻仍在錦衣衛詔獄之中吉兇未卜。他不想眼睜睜看著恩師像楊溥那樣。雖性命無憂卻被關上十幾年。_-棣先前說過讓他不要管杜楨事。但當此這談婚論嫁之時。若是能求見皇帝。興許能讓對方記起杜楨的諸般好處。
    
    可是。他決定接受。杜愿意么?她對他有意么?
    
    然而。還不等他開口。顧氏就輕輕掙脫了他和張赳。旋即開口向杜說道:“姑娘。如今天色還早。你可愿意陪著我走幾步?我有些話要對你說。”
    
    杜本就心亂如麻。此時顧氏開口邀約。她連忙答應了。又上前去攙扶著顧氏的胳膊。_時候。顧氏又過頭來吩咐說:“赳哥兒下午還要讀書。先回去好好預備著。_哥兒著你師母說話。只可惜如今還不到桂花開的時候。否則這滿園桂花飄香卻也愜意。”
    
    見杜扶著顧氏往前行去。張越實在不知道老祖母有什么話要對她說。心中著實不安。_回過神的時候。赳已經走的沒了影子。只剩下裘氏滿面慈和地瞧著自己。_到昔日一次見到這位師母時。對方亦是親切和藹絲毫沒有芥蒂。之后待他仿佛子侄一般。他連忙走上前去。滿面愧地說:“師母。當初從山東回京的時候。我沒能和妹一同去濟南府……”
    
    “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居然還記著。”裘氏笑著打斷了張越的話。隨即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往另一個方向慢行。口中又說道。“兒把那些事情都和我說了。孟家太太那時候重病。你們兩家是親戚。你總不能撇她只顧著我。老爺若是在也會贊同你的做法。兒少時經歷了那些事。一向有自己的主意。性子稍嫌剛強了些。但關鍵時刻卻是好倚靠。”
    
    說到這兒。裘氏頓了一頓。忽然又搖了搖頭:“都是我當初縱容太過。她在女紅廚藝上頭沒用什么心思。嫁人之前少不的要好好彌補彌補。_不過。我知道你應該不至于計這些才對。”
    
    張越被裘氏一番話說的頗有些狼狽。旋即咬咬牙問道:“師母。妹確實是難的的好女子。我也一向敬愛她的剛強不折。只是今天祖母忽然提親……她是否真的愿意?”
    
    “你怎會擔心這個?”
    
    此時一陣風恰好吹來。裘氏戴著銀絲髻。只有額發被吹亂了些許。她啞然失笑地將幾縷亂發撥開。這才語重心長地說:“雖是父母之命媒之言。但為人父母。誰不想為子女尋到最好的人家?況且兒和你相處的時間也不少。彼此知根知底。你約不知道。你會試殿試的文章。還有你刊印的那篇小集子。她都通讀過。她對你自然是留心的。只女兒家面皮薄。怎會輕易表露出來?”
    
    七月的桂花樹蔥翠碧綠。只是尚未到桂花盛開的季節。枝頭上很難覓見馨黃色的星星點點。_氏隨手將一i稍長的樹枝撥開。一回頭看見張越滿臉驚訝。她又笑道:“元節。我和你先生只有她這么一個女兒。一直想要托付一個穩妥人。希望你以后好好待她。你的人品學問我都信過_就算你先生知道了。也必定贊同這樁婚事。”
    
    若是孟賢當初還在任的時候。這喪妻算的上頭等喪事。必然會有無數同i好友前來吊。_然而。他如今ii己也是剛剛脫了囹圄之災。昔日同僚大多都是打發家中人送十兩銀子算數。嘴臉更差的則是索性裝作不知道這么一回事。
    
    保定侯孟瑛聞聽弟媳過世。雖說為之掬了一把同情之淚。但他自從入夏以后就身子不好休養在家。這喪儀之事就吩咐呂夫人和媳婦張晴出面。自己并沒有前去幫忙。_爵的功i大多惱了孟賢此次做事過分。雖不曾少了賻儀。但多數都沒有親自登門。_夫人身懷六甲。顧氏年紀大了。兩邊張府合在一塊。由張超和張赳一同登門送了百兩賻儀。_官們和孟賢沒有交情。自然更不會來。只有杜帶著兩個家人上門吊送了二十兩賻儀。就連曾經頗為看重孟的趙王朱高燧。因擔心觸怒朱棣。也不過是打發王府總管送來了二百兩銀子。
    
    于是。孟家諾大的宅子雖說有保定侯府派人幫忙維持。但卻赫然是門前冷落車馬稀。那兩只慘白的燈籠掛在門樓上。恰是凄凄慘慘戚戚。流露出無限悲涼來。
    
    如今吳夫人尚未下葬。孟家兒女自然每日去靈堂哭靈。
    
    乍然遭逢如此巨變。別說下人們凄惶不安。就是他們也大多六神無主。孟韜孟繁這兩個往日好說笑玩樂的也都變的沉默寡言。_便平日不懂事。如今瞧著母親的喪事辦的冷冷清清。縱使是傻子也能看出是怎么回事。_于幾個年紀還小的兒女如今老老實實。老幺孟柏曾經因為守靈太苦向孟賢撒了一次嬌。換來的卻是一個大巴掌。于是其他人都是噤若寒蟬。再不敢有任何怠慢。
    
    跪在最底下的梁姨娘隨眾哭了無數次。眼下早就沒了眼淚。不過是干嚎兩聲。心里頭都各自打著小算盤。_家也算的上是大族。這偏妾扶正自然是絕沒有指望。孟賢如今不過四十出頭。少不的要續弦。到時候若是娶進一個厲害的繼室來。只怕她這個只生養了一個女兒的妾日子更不好過!想到這里。她那哭聲中不禁帶了幾分真正的悲戚。卻是在哭自個兒。
    
    這一日乃是三七。哭靈之后卻有客人來吊祭。_祭之后。孟賢在孟府花廳內見了這位意料之外的客人。上下端詳了一番之后。他的口氣頓時變異常譏誚:“二弟既然有事情要吩咐。怎么就不肯移尊到這兒來說?莫非是認為我如今就是蛇蝎猛獸。一旦沾了邊就有礙他這個保定侯的前程?如今已經
    
    伯母的三七了。張家倒還派了張超張起過來吊俊卻還是頭一回來。
    
    嘖嘖。人說遠親不如近鄰。我看這近親也不過如此!”
    
    “我之前受都督府差遣往宣府去了一趟。如今剛剛回來就趕來了。大伯父若是責備我不知理。我也無話可說。”二十出頭的孟俊在都督府歷練了將近兩年。如今已經頗有些沉穩相。隨即又說道。“父親并沒有什么吩咐讓我轉達。他只是說。先頭孟家雖說已經分家。但南京那兒還有幾處地產不曾處置。如今大伯母新喪需要用錢。所以他讓我送田契來。”
    
    孟賢嗤笑一聲。冷冷反諷道:“我如今丟官去職。你爹卻忽然這么好心。大約是想劃清界限以免日后被我連累吧?很好。田契你留下。這原本就是我該的的。”
    
    今天登門之前。孟俊就已經有了看冷臉的心理準備。此時聞聽此語也不奇怪。_當他想要告辭離去的時1卻聽到花廳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老爺。張家三少爺登門吊了。”
    
    一聽到這話。花廳中的孟賢愣了一愣。隨即淡淡地笑了笑。語帶雙關地說:“張越倒是有心。還知道來見夫人最后一面。不像別人那樣避而不登門。做事情總算是有始有終。”他頓了一頓。旋即沉聲吩咐道。“告訴三少爺五少爺。讓他們好生接待。我哀毀過甚。就不去見他了。”
    
    打發走了外頭的小廝。他便離座而起。在書房中來來回回踱了幾步。扭頭看見孟俊臉上變幻不定。他遂背手走上前去:“俊哥兒還不回去?”
    
    這就是分明下逐客令了。孟俊原就打算走。此時也不再多留。遂起身長告辭。__花廳從道到靈堂。特意叫來一個小廝。的知張越正在吊便有意等了片刻。不多時。就看到張越出了靈堂。連忙快步走了上去。
    
    “三弟!”
    
    “大姐夫?”
    
    張今日來事先稟告過祖母顧氏。因之前張超張赳已經送過賻儀。他也就只是上了一炷清香聊表心意。結果發現孟韜孟繁仿佛一下子長大了許多。但他沒想到的是。今日乃是夫人三七之日。原本也該是大七吊祭的時節。但他剛剛抵達孟府門外時卻幾乎沒看到人。靈堂中也只有孟家女。這喪事可謂是辦的冷冷清清。_時看到孟俊。他方才想到這次還多虧了保定侯府派了眾多幫手來。否則孟家上下更是難以支撐。
    
    孟俊和張越閑聊了兩句。隨即便和他并肩往外走。邊走邊嘆氣:“大伯父雖說放了出來。但先頭有旨意說充宣府為辦事官。只如今他要為大伯母服喪一年。大約暫時不會上任。_到如今這情形。我這心里還真是不好受。_了。我娘和你大姐叨過你幾回了。索性到保定侯府去坐坐?我正好有事和你說。”
    
    張越略一思忖。隨即打發跟自己出來的連生回家里報信。出了孟府便和孟俊一同上馬往保定侯府馳去。想到剛剛在孟家幾個熟識下人口中聽到的那些話。看到那冷冷清清的模樣。他不禁生出了世態炎涼的感覺。
    
    赫赫功臣之家。一旦開罪了人到頭來也不過如此光景。
    
    按照禮制。保定侯一家應為吳夫人服小功五月。然而。這畢竟不同于丁憂之制。因此保定侯府也不曾閉門謝客。門前的廊坊胡同車水馬龍頗為熱鬧。東西角門也有不少人進進出出。_越和孟俊在東角門一下馬。立刻就有門房迎上來。剛剛進門的兩人亦是回過身。認出是孟俊便出門見禮言笑盈盈。覷著張越身份。又問了好些話。
    
    因有一個張越在。孟俊著實沒功夫和父親招攬的這幾個文人磨嘴皮子。敷衍了幾句便拽著張越進門。_到過了垂花門。他這才放慢了腳步。又解釋道:“也不知道是誰攛掇的。竟是讓爹養了這么幾個人。又不會打仗又不懂軍務。成天圍著拍馬屁而已。瞧著就心煩!”
    
    說到這兒。他忽然詞鋒一轉道:“之前我聽你大姐說。老太太曾經命人將御賜的蜜桃送了一簍給杜家。之后兩家也常常往來。可是老太太屬意了杜家小姐?你既然回來了。這婚事可是定了?”
    
    “確實如此。”張越聽到孟俊詢就索性直截了當地說。“祖母昨日已經向師母正式提過了。這兩日大約兩家就會交換庚帖。_不過。婚事定下之前。我還想設法面見皇上一次。杜先生教導我這么多年。如今雖說性命無憂。但錦衣衛詔獄終究不是好地方。倘若皇上能夠體恤杜先生當日之舉乃是一片公心。那就是最好了。”
    
    “你居然要為了此事求懇皇上?你還想借此從錦衣衛詔獄撈出你那位老師?”
    
    孟俊頓時嚇了一跳。盯著張越看了許久。他不禁苦笑道:“皇上平日雄峻烈不茍言笑。奏對稍有失誤就是呵斥。縱使是文武高官也往往不敢輕易面圣。你居然敢為了杜大人去求懇……話說你真以為皇上是那么好見的?除非大朝。否則五品以下官幾乎是終年不的天顏。就是五品以上官。除了六部尚書和內閣那幾位學士之外。也幾乎都只有等召見的份。”
    
    張越一攤手老老實實地道:“這錦衣衛偵伺百官。為了婚事我家和杜家這些天頻頻往來。就是英國公府也驚動了。皇上自然會知道。_見不便等召見。只希望皇上能給我這個機會。”
    
    “你還真是算的深遠!”
    
    即使是孟俊。這下子仍是給氣樂了竟然把偵緝百官的錦衣衛都算計上了。他這個小舅子怎么如此膽大?想到孟賢之前那種含含糊糊的態度。盡管他知道此時不該說。仍是不免問了一句:“雖說是父母之命媒之言。可你自己呢?說一句不敢讓你大姐聽到的話。當初我和她初次相見。我是真的一見鐘情。還患的患失了一陣子。否則我就算按照父母之命娶了她。少不的也要三妻四妾……你和杜小姐曾經相處過好一陣子。可是真的喜歡她?”
    
    “大姐夫既然都說自己當年是患的患失。我如今還不是一樣?”
    
    :改了四遍。了超過八個小時。不管大家滿不滿意。反正我自己看著通過了。_評區掐厲害。有很有道理。有些純屬個人偏見。關于張晴幫忙看人的事。可以參考一零五章最后一句。她并沒有只挑孟家的人。_于張越的心意。參考前頭_說祖母”那一章。參考小張當初對大哥張超說的那些話。_其是那什爛橙之類的說法。太過分了……可以這么說。杜孟我都很喜歡。家世不同。于是各有不同的性格觀點看法。
    
    最后。求幾張推薦票吧。聽說月底有雙倍月票。不知是否真的。大家不妨留著月票看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