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287 皇帝翻臉如變天


   獲封燕王之后鎮守北平,數次抗擊過蒙元侵襲,到隱t起兵靖難席卷天下,再到丘福率兵全軍覆沒之后先后三次北征,朱棣平生最自負的就是赫赫武功。此時此刻,他穩穩地拿著手中那柄寶劍,劍尖在日頭底下閃動著一汪耀眼的光輝。
    
    盯著張越看了一會,他方才垂下了手中寶劍,淡淡地說:“膽子果然不小,利刃到了面前還能面不改色。你當年對朕說武藝稀松尋常,須知有志事竟成,若是你肯花功夫練武,單憑你這膽色,何愁武藝不成?何用羨慕你大哥?”
    
    盡管有七成把握皇帝只是一時興起試一試自己,但剛剛那劍鋒拂過的時候,張越仍是感到了那種撲面而來的寒意,這會兒自然已經驚出了一身冷汗。聽朱這一番話,他臉上立刻露出了回過神的模樣,慌忙退后兩步下拜行禮。
    
    “啟稟皇上,并非臣膽大包天,而是那一瞬間根本挪不開步子。”
    
    盡管張越不曾說是嚇得挪不開步子,還是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因而不敢挪動步子,但這個回答至少讓朱棣很滿意。倘若此時張越耿著脖子說看破了劍勢知道皇上只不過是順手而為試一試,那他此時根本就不想再看這小子第二眼,直接就把人掃地出門了。
    
    “跟朕進來。”
    
    瞧見皇帝隨手將劍扔給了一邊的隨侍禁衛轉身就走,張越松了一口大氣,知道今兒個第一關算是過了。待聽得那隨風飄來的吩咐,他連忙起身上前跟在朱棣身后。
    
    雖說處在他這個位置該當亦步亦趨地看朱棣龍行虎步,但他眼角余光卻不住往四處打量。
    
    這仁壽殿位于西宮東北隅,四周掩映著不少柳樹,但樹與樹之間的距離極大,枝條亦是經過精心修剪,看上去疏落有致,絕藏不住一個人。仁壽宮門前有石獅子兩座,正中金邊藍底牌匾,上書仁壽二字。進門便是一道黃琉璃瓦照壁,第一進院子瞧著卻不覺奢華,直到看見有幾個太監躬身從幾間屋子中出來叩拜,他方才醒悟到這多半是太監的值房。
    
    北面正中那道門亦是黃琉璃瓦門樓,進門卻是紫檀木大照壁,繞過照壁,只見一處軒昂正殿映入眼簾,比涼殿更顯大氣恢宏。兩旁的游廊中隔數步就站著一個目不斜視腰挎刨刀的衛士,而小太監則是俯伏于廊下,在這種莊重的氛圍中,一股天家威嚴撲面而來。
    
    等到他踏入正殿,那種猶如芒刺在背的感覺方才消失。這大殿極其軒敝,正中寶座上方高懸一塊牌匾,上頭的字卻不是什么正大光明之類冠冕堂皇的言語,赫然只有兩個字文武。一眼看去,那酣暢淋漓的筆跡竟仿佛是近日方才提筆書就,透出一種難以名狀的氣勢。
    
    朱棣轉身地時候恰好看見張越正抬頭寶座上頭地牌匾。見他面露驚訝。他不禁眉頭一挑。旋即意味深長地問道:“你臨過沈度沈粲兄弟地字帖。在書法上頭造詣也算是不錯。怎么。是認為這牌匾上地字寫得不好?”
    
    “臣只是臨過兩位沈學士地楷體。對于書法上頭并沒有什么見識。臣并不是在看那字。而是在琢磨這兩個字地意思。”張越深深打了一躬。干脆老老實實地說。“臣也看過不少宅邸正堂地字。也曾經進過皇上地涼殿。卻從未看到過這么直接地題法。這文武既能解釋成皇上地文治武功。又可以認為是國之文武大臣。還能解釋成《禮記武之道。一張一弛’地文王武王。解說成天下大道。所以臣一眼望去不明其意。就多看了兩眼。”
    
    正如張越猜測地那樣。如今是一陣秋雨一陣涼。因此朱棣已經打算搬出涼殿。雖說西宮之中宮殿不少。他要住哪兒都行。但他偏偏選中了這地處偏僻地仁壽宮。預備遷來這里。這塊牌匾恰恰是三天前寫就。他素來乾綱獨斷圣心獨運。就連這牌匾上也不肯因循守舊。赫然直書了文武兩個字上去。此時張越說不明其意。他不禁哂然一笑。
    
    “你才多大。不明其意地東西還多著呢!”施施然到了御座前坐下。他瞥了一眼這空空落落四面不靠地位子。隨口說道。“不過你倒是好人緣。皇太孫人都到了南京。不知怎地聽說了你在山東和杜宜山一同攪和出來地事。竟是特地上書給朕為你求情。說是想要你去他那兒侍讀。朕回文說你已經去了山東殺人。他方才不情不愿地罷了手。”
    
    得知朱瞻基竟是如此“有情有義”。張越那吃驚就別提了。盡管朱瞻基比他大不了兩歲。但那卻是自幼便占據了皇長孫之位。隨即又被冊封為
    
    地主兒。比之皇太子朱高熾這儲君不遜多讓。這求情)(于私。那都是極其難得了。覷著朱臉上似笑非笑。他只覺得這位皇帝地心思極其難測。索性借此把心一橫。一撩袍角跪了下來。
    
    “皇上既然說起山東的事,臣不得不大膽進言。臣先前往山東一行,奉圣命斬殺白蓮教匪四百余人,回程時遇襲,將士用命又殺了數十人。先頭四百多顆人頭落地,青州府百姓大多都為天威震懾,但還有人敢大膽襲擊欽差,足可見白蓮教在山東已經深入人心。若沒有先前杜大人一舉端了數個巢,一旦事則是不可收拾。還請皇上念在杜大人一片公心……”
    
    “還沒娶你老師的女兒,這就為他說話了,朕之前的話你都忘了?”
    
    朱棣一口打斷了張越的話,見他俯伏于地不吭聲,頓時氣惱地狠狠一拍桌子,冷笑一聲道:“杜宜山倒是教導了一個好學生,和他一樣膽大包天,而且還知道如何鉆空子!這會兒杜宜山還在錦衣衛詔獄待罪,你們兩家倒好,你那位祖母親自提親,你師母滿口答應,這是做給誰看,莫非是給朕瞧?男子漢大丈夫,大可先立業后成家,沒出息!”
    
    聲色俱厲地訓斥時,他完全忘記了自己也是在洪武九年十七歲的時候迎娶了徐氏為燕王妃,之后方才北上開府鎮守北平,那赫赫功勛中也有徐氏一半的功勞。大罵了一通之后,盛怒之下的他甚至劈手扔出了桌上的一塊硯臺。眼看那硯臺擦著張越左邊一尺遠處滾了出去,他這才感到心頭怒火稍解,旋即深深吸了一口氣。
    
    “身為布政使,理一省民政管一省百姓,自然需要有擔當的人,這一點杜宜山還算做得不錯,只是他太過頑直,朕給了他直奏之權,關鍵時刻他為何不奏?先斬后奏……要是天底下的封疆大吏都像他這樣直截了當,豈不是天下都亂了套,朕寧可那幫教匪舉兵造反,到時候大軍平定又有何難?事涉藩王就該謹慎機密,他倒好,直接讓都司衙門派兵進去拿人!瞧著他那張萬年不變的冷臉還以為謹慎小心,誰知道事到臨頭倒是魯直莽撞!”
    
    罵完了張越又痛罵了一頓人都不在這里的杜,朱棣總算是宣泄了心頭那股子邪火。見御案左手赫然是一疊玉版紙,他就隨手拿過一張,看清楚上頭的字跡和內容之后,他不禁愣了一愣。由于這幾天都謀劃搬到這里來,他倒是不曾注意杜在牢獄中寫的字已經送到了這兒。那字跡還是和當初草詔的時候一樣,盡管不如沈度的秀潤華美,但卻有一種別樣風骨。
    
    看完那一沓抄得工工整整的禮記,他也不看張越,揚聲問道:“今日有誰送過東西來?”
    
    雖說此時伺候的太監都在門外不敢入內,但這些人素來就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話音剛落,殿外就有人在門檻外跪下磕頭,那聲音又高又飄:“啟稟皇上,錦衣衛指揮使袁方應皇上吩咐轉移機要文書,今日只有他帶人來過,又說應皇上旨意送上了詔獄中犯人之物。”
    
    朱棣倒沒有感慨為何這么巧,只是火之后看到《禮記-王制第五記-月令第六》,他漸漸想起了杜的好處。自然,他絕不肯承認這是張越剛剛那番話的緣故,見地上那人赫然仍是最初的姿勢,他這才冷哼了一聲:“皇太孫還贊你溫潤如玉滴水不漏,要是讓他看到你剛剛的樣子…回去給朕工工整整抄一遍論語,婚書等杜宜山回去之后再說!”
    
    當聽到這最后一句時,已經等得頭昏眼花的張越頓時欣喜若狂,連忙恭聲答應。起身正要退去的時候,他卻聽到上頭又傳來了一個聲音。
    
    “這是杜宜山手寫的禮記,帶回去好好讀一讀!”見張越躬身上前,朱棣揚手將那一疊玉版紙遞給了他。
    
    想起此次錦衣衛奏報張越到山東的一應經歷,他于是又緩和了語氣說,“雖說你是文官,但張家世代為將,有空了也該好好讀讀兵書。”
    
    言罷他又高聲吩咐道:“記檔,賜張越江南貢遍地金緞十匹。”
    
    饒是張心思機敏,此時也覺得今日際遇實在是神奇先是被劍指著鼻子,然后聽聞朱瞻基為自己求情,繼而被罵得狗血淋頭,最后竟不但得到了杜即將開釋的好消息,更是獲賜遍地金緞十匹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皇帝翻臉如變天?
    
    啥都往狗血的方面想呢……求推薦票啦!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