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288 風風光光把家回


   怎么還沒有消息!”
    
    張家北院正房之中,即便是一向沉穩的顧氏,這會兒臉上也流露出了難以掩飾的憂慮。雖說當初是張越求懇,但她也是深思熟慮方才開口求親,心中亦有自己的算計。
    
    她如今已經年近六旬,如今還在的時候固然能維持住這偌大一個家,可一旦走了,誰知道將來如何?交趾連年叛亂,常常聽說有朝廷派去的官員蒙難被殺,若是長子張信有什么萬一,長房轉眼便是孤兒寡母。雖說張攸和張超張起父子并不是薄情寡義的性子,但以后的事情卻說不準,更何況東方氏又不是省心的人。因此,她最能指望的自然是重情義的張越。
    
    顧氏這點小心思別人自然無從得知。東方氏奈何不了方水心,于是少不得將火氣撒在別人頭上,剛剛在小議事廳給了一個做事怠慢的媳婦二十大板,才一進來就聽到顧氏這么一句話,心中頓時深有不忿。論自身品級論妻子家世,張超哪一點不及張越,就是論父親,張攸也比張出息得多,偏生老太太竟是這樣偏心,這些天一顆心只放在張越身上忙前顧后。
    
    當下她就款款走上前去,滿臉笑容地說:“老太太不用擔心,不就是皇上召見么?越哥兒又不是第一次面圣,這其中關節當然掌握得好,不會有事的。”
    
    “你懂什么!”
    
    這會兒顧氏心情正不好,聽到東方氏這話頓時惱了:“面圣若是那么容易,外頭那些官員何至于戰戰兢兢?別看超哥兒如今一步步走得穩當,他單獨見過皇上幾回?你去問問他,見皇上的時候是不是腿肚子抽筋背上冒冷汗,生怕說錯了一句話?面見天顏,還要懇求那么要緊的事,若稍有差池,那可不是玩笑!”
    
    被顧氏聲色俱厲地這么一斥,東方氏頓時有些拉不下臉。這會兒不但馮氏在,而且就連媳婦李蕓也正在旁邊伺候,屋子里更是有一堆大小丫頭。她以前在家里說一不二,駱姨娘被她壓得從來不敢說話,大小丫頭更是老老實實,如今好容易盼來了丈夫,卻多了個動不得的姨娘,在婆婆面前更是常常受排,她哪里還忍得住?
    
    當下她就不滿地嘟說:“這婚事素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杜家如今都成了那個樣子,又不是什么頂尖的家世背景,越哥兒何必非得挑他們家?為了這事情還得讓全家人擔驚受怕,冒著那種風險,何必呢!”
    
    她自作聰明地把全家人一塊掃了進去,說完這話,待到四周鴉雀無聲,她方才感到有些不對勁。抬頭一看顧氏那眼神陌生得緊,那目光更是如同刀子似的,仿佛是氣得狠了。
    
    這時候,她便有些驚慌,忙訕訕地說:“老太太別見怪,我就是頭長見識短,不過是隨口那么一說罷了!”
    
    就在顧氏面沉如水仿佛隨時要子里亦充斥著一股讓人窒息地僵硬氣氛時。外頭忽然傳來了一聲又驚又喜地嚷嚷:“老太太。三少爺打人回來了!”
    
    這一聲之后。正坐在炕上生氣地顧氏頓時一個激靈站了起來。也不要丫頭伸手攙扶。竟是疾步來到門前親自打起了簾子。見一個管事媳婦滿臉喜色地站在下頭。她立刻明白這一回事情定然辦得妥貼。心頭頓時一塊大石頭落地。
    
    那媳婦原本就是報喜地。見老太太竟親自出來。一驚之后連忙屈膝行禮。隨即急急忙忙地說:“老太太。三少爺剛剛打了連生回來。說是一切順遂。皇上還賞賜了他十匹遍地金緞子。因皇上派了幾位公公去宮中庫房取東西。所以他要在宮門那兒等候一會。生怕老太太擔心。就先讓連生回來報個信。”
    
    跟出來地眾人一聽見這么一番話。大多是大喜過望。只有東方氏又驚又妒。而自打張信貶謫交趾。馮氏低調了許多。再加上又有顧氏提點關系利害。她此時竟是比誰都高興。上前扶了顧氏地胳膊。她就笑說道:“越哥兒果然是有福之人。這事情辦利索了不說。而且還得了賞賜。昨兒個我去探望英國公夫人。她正好說江南貢緞前幾天剛到北京。皇上還不及賞賜。誰料想越哥兒這就拔了頭籌!”
    
    “老太太。您打剛才起就是坐立不安地。如今既然三少爺有了準信。您也該放心了。”白芳自恃如今是顧氏身邊最有頭有臉地丫頭。也笑吟吟地攙扶了顧氏另一邊地胳膊。“剛剛廚下送來了大奶奶親自做地點心。您恰巧沒胃口。這會兒也該好好嘗一嘗。畢竟是大奶奶忙碌了一早上地心意呢。”
    
    如今已經是七月末。雖說已近正午。日頭也不如酷暑地時候炎熱。可站在太陽底下曬了這么一小會。顧氏也頗覺得陽光刺眼。聽了馮氏和白芳地話便返身回了屋子。到了炕上欣然坐下。她就對李蕓笑道:“提心吊膽一早上。差點辜負了你地孝心。如今這天氣雖說漸漸涼快了。但你在廚房忙碌一遭也著實不好受。就算孝心也不用那么費神。”
    
    說話間白
    
    捧上了一個已經揭了蓋子的填漆纏枝花捧盒,里頭整樣點心,蝦仁水晶餃、黃米棗糕、玫瑰松花餅、糯米燒麥。顧氏笑著嘗了兩樣,自是贊口不絕,又讓白芳拿著捧盒去讓馮氏東方氏品嘗,自然是人人都說好。嚼著燒賣,東方氏斜睨了一眼紅了臉面露微笑的李蕓,肚里卻微微有些不滿。
    
    只知道巴結老太太,怎生就不見她特意給自己做吃食?
    
    “估摸著時辰,越哥兒大約還得再過一會才能回來,你們各自回房去用飯,不用在我這兒立規矩。老大媳婦告訴赳哥兒,讓他下午好好讀書就成,不用惦記著我。”
    
    顧氏將媳婦孫媳婦一塊打對白芳吩咐說:“去傳話,讓靈犀秋痕琥珀過來一趟,我有事情要吩咐她們。對了,告訴二門外頭的小廝們,越哥兒回來讓他直接到我這兒來,囑咐小廚房多準備幾個他愛吃的菜。今兒個入宮面圣,還不知道是怎樣的境況,正好壓一壓。”
    
    晌午時分,張越方才回到家里。他出門的時候帶了四個隨從,回來的時候隨從變成了三個,但身后卻跟了一輛大車。西角門的兩個門房早就得了消息,這時候連忙上來幫著搬東西。十匹遍地金緞子都搬下了車,跟車的兩個小太監自是準備回轉,這時候,管家高泉親自帶著人出來,一人打了一個上等的賞封,兩個小太監頓時喜上眉梢,遂千恩萬謝地去了。
    
    “高管家實在是太仔細了。”
    
    聽到這一聲,高泉連忙轉過身去,見張越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他連忙垂手陪笑道:“畢竟是宮里頭的人,總不能讓人空手回去。老太太吩咐了,這遍地金緞子暫時不要收到公中的庫房,先送到她那邊的屋子里收著,少爺這回成婚裁衣裳正好用得上,我已經打人送進去了。說起來三少爺這回還真是得了大體面,滿北京城可是頭一份呢!”
    
    問題是受的驚嚇那也是頭一份!
    
    張越心底苦笑了一聲,正打算往內院去的時候,一個管事忙出口提醒道:“三少爺,老太太剛剛吩咐了,說是您回來之后先請去北院一趟,大約是預備留飯。”
    
    聽到這口信,低頭瞅瞅自己那身被汗浸透的衣裳,張越只得打消了回房先換衣裳的打算,進了西角門就順著甬道往二門行去。他前腳剛走,后腳這幾個剛剛出來忙活的管事就彼此議論了起來,有的說三少爺這回因禍得福,有的說皇帝畢竟還是看重英國公愛屋及烏,還有人說皇帝終究是體恤張家數代忠良,最后還是旁邊的高泉非沒好氣地插了一句話。
    
    “張家人多了,英國公更有嫡親的弟弟和侄兒,若不是三少爺事情辦得好,奏對時又合皇上心意,怎么也不至于越過那么多公侯伯文武大臣!別羅嗦了,這回三少爺的婚事大約算是定了,回頭有無數事情要忙,還不趕緊各自干各自的活?”
    
    一踏入北院,張越就聽到小丫頭的通傳聲,連忙緊趕幾步上臺階進了屋子。他前頭就已經是通身大汗,外頭還算有風,但這屋子里卻更感悶熱,那身濕透的衣服完全貼在了身上,油膩膩的異常難受。只是今天這事情異常要緊,他只能打起精神一件件對顧氏仔細分說。
    
    “成了就好!”聽完張越的話,顧氏長長舒了一口氣,見他額頭上全都是細密的汗珠,那紗衫隱隱約約也能看出水痕,不禁笑著把手中帕子遞了過去,“就是比你年紀大一倍的人見了皇上也常常兩股打戰,難為你應對周全,不但辦成了事情,還得了賞賜回來。我原是要留著你用午飯的,看你這一身汗,先回去沐浴換衣裳,我打人把午飯裝盒送過去。”
    br/  張越也覺得這樣陪坐著反而不恭,連忙笑著應了,遂起身預備告退。才到門口時,他卻聽到身后傳來顧氏的聲音,連忙又轉過身去。
    
    “差點忘了,先前我已經讓人捎信去南京,你爹官職在身沒法回來,你娘卻肯定會回來幫忙操辦。若是成親,西院那邊就太小了。我這院子西頭有一個小跨院,離著西院也才幾步路,讓人修整布置一下,就作為你的新房。剛剛我已經吩咐過了靈犀她們三個,讓她們再挑幾個穩妥的小丫頭和粗使婆子使喚,你若是有什么看中的人吩咐她們就好。”
    
    晚上和人討論昨晚上的那一章,嘿嘿,很得意。雖說朱棣這個皇帝有各種各樣的缺點,說是屠夫也不為過,但寫起他來的感覺很順手很過癮……昨天檢視了一下我從最初到現在整理的這本書的資料,累計十二個文件夾,官員、地理、服飾、官制、社會風情、科舉、建筑、黃冊…這么多書寫下來,也真是學到了不少東西_
    
    求推薦票,月票留在月底二十八號給我好不,那時候正好雙倍,打滾……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