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307 麒麟服和天子劍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夫經邦論道,在取用賢才;安國)e於長策。提供最新章節閱讀##>原青州府署理同知張越,勤勉任事,節操清貞,端肅友愛,虛懷若谷,前以建言鹽事,又以數百兵破巨匪,尚未嘉賞,而其人不驕不躁,堪為人臣楷模。今特授正五品奉議大夫,巡查京師夏糧入倉事,奏貪贓不法事以聞,特賜大紅絲羅紗袍一襲,寶劍一口!”
    
    自從沈度沈粲兄弟奉詔入朝為官之后,但凡圣旨,幾乎都不出兩人手筆,今日這道圣旨恰恰是沈粲草擬沈度下筆,大小沈學士算是用齊了。這圣旨的意思自然已經描述得極其清楚,然而聽在張越耳中卻偏偏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連磕頭謝恩的時候都有些懵懵懂懂。
    
    奉議大夫也就罷了,但特賜官服寶劍就有些蹊蹺了,更何況什么巡查南京夏糧入倉,奏貪贓枉法事以聞……他一不是御史,二不是錦衣衛,這算是什么職權?而且他的正職差遣,這詔書之中絲毫不曾提及,那又是怎么回事,內閣就這么眼睜睜看著一道極其不符合情理的詔書頒下?
    
    張越懵懂,陸豐卻不懵懂,這會兒見張越叩頭謝恩,他便合上了那對于他來說好比天書的圣旨,鄭而重之地雙手將圣旨交了過去。待到張越畢恭畢敬地接了,又站起身來,他方才努了努嘴,旁邊的程九立刻將那件疊放得整整齊齊的大紅絲羅紗袍和寶劍一起交給了張越身后的一個侍從。
    
    這一趟公事辦完,張越開口留他瑞慶堂用茶,他自是滿口答應。到了地頭坐下,他方才擺擺手屏退了程九和兩個小太監,見張越亦知機地打走了伺候的小廝,他不禁嘿嘿一笑。
    
    “寶劍贈英雄,昔日皇上賜劍,從來都是給武臣,賜給文官還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小張大人你可是破天荒頭一個。這劍卻不是尋常賜人的劍,曾經是皇上自己佩過的,殺過人見過血,自然不是為了給你在家里頭供著,是讓你帶走的天子劍。剛剛那道圣旨乃是過了內閣和六部明路的明旨,咱家這兒還有密旨一道,也是給你的。””供最新章節閱讀”””
    
    見陸豐從袖子中摸出一張夾片似的東西,張越恍然大悟,少不得又是一番折騰。又一次聽完了宣讀,他只覺心中狂跳,即便攥了那輕飄飄的一張紙在手上,仍有幾分不真實的感覺。直到陸豐又仔仔細細向他解釋了一番,他方才真正明了皇帝的意思。
    
    原以為朱棣是要在這風口浪尖上頭把他打出北京避禍,卻不想皇帝竟然已經下決斷,預備從明州市舶司開始試行開海禁一事。憑借這道密旨和剛剛賜下的那把劍,他竟是可以節制明州市舶司的提督太監,調閱所有檔案賬冊。自然,這權力決不是毫無節制的,因為即將和他同行的便是即將榮升提督東廠太監的陸豐,換言之,這位未來廠公會一路監督自己。
    
    這果然是朱棣用人的手段,一個督一個,端的是讓人沒有生出異心的機會。
    
    自打得到要下江南的消息,陸豐心里那高興勁就甭提了。當初在青州答應那幾家的事情他不過動動嘴皮子就辦好了,那金銀財寶收得心安理得,如今要去的乃是更加富庶的江南,他還不得撈一個盆滿缽滿?上次張越根本不曾管過他的事,這一次想必就更不例外了。
    
    “小張大人盡管放心,咱家這回下江南只帶著眼睛,決不會多嘴,凡事你盡管決斷,有什么人敢挺腰子自然有咱家替你壓下去!”
    
    許是想到了當年受到地欺壓。陸豐臉上地笑容也變得有幾分陰惻惻地。聲線變得更細更尖:“你可別小看了明州市舶司。那兒地提督太監乃是司禮監黃公公從前地心腹汪大榮。每年向老黃奉獻地銀子肯定不在少數。私底下做了什么就更不知道了。好在誰也不知道你是沖著他去。咱們到南京先去拜謁了皇太子皇太孫。然后慢慢收拾他!”
    
    為了炮制那幾篇文章。早在籌備婚事地時候張越就查閱了無數典籍。更向杜請教了眾多本朝制度。明州泉州廣州這三大市舶司在洪武年間悉數關閉。永樂年間方才重開。朱棣一一派了太監提督。所謂地市舶司提舉不過是個提線傀儡。因此見陸豐此時一幅公報私仇地嘴臉。他卻也沒在意。
    
    橫豎是狗咬狗。有什么好奇怪地?
    
    面對張越這種明朗地態度。陸豐極其高興。此時眼珠子一轉便決定把話說開:“小張大人。有件事咱家得告訴你。免得你做了糊涂鬼。你地建言之所以會傳得沸沸揚揚。全是黃儼那老貨使壞。咱家送東西去仁壽宮地時候被他截住翻看了幾張。那老貨在宮里時間長了。未必像咱家這般不識字。應該從中看出了什么名堂。為著這事。皇上遷怒于仁壽宮那些個伺候地小太監。大板子打死了七八個。說來他們不過是替罪羊罷了!”
    
    盡管張越早就得到了確切地消息。但此時立刻
    
    一幅驚訝地表情。裝作急不可耐地樣子詢問了個中t得憤憤然咒罵了一番。旋即又表示了一番心意。等到將心滿意足地陸豐送出大門。他方才長長舒了一口氣。轉身就往里走。
    
    此時此刻,院子當中的香案已經撤去,但來來往往的下人依舊還記得剛剛的盛況,看向張越的目光中自然是充滿了敬畏。心事重重的張越卻沒有在意這些炙熱的目光,只顧低頭走路,一路目不斜視地徑直來到了顧氏的北院。才進院門,幾個尚在總角的小丫頭就齊齊圍了上來,七嘴八舌地恭賀道喜,最后還是白芳挑簾出來喝了一聲。
    
    “老太太還等著三少爺進來回話呢,別只顧著賀喜討賞!”
    
    有了這么一句話,一群小丫頭方才吐吐舌頭一哄而散。張越自不會和一群十二三歲的小丫頭計較,遂從白芳身邊跨過門檻進屋。隨眼一掃,他卻現屋子里并不是自己預想當中的人滿為患。顧氏笑吟吟地坐在東頭,身穿玉色縐紗對襟小銀紅色比甲的杜綰正站在旁邊說著什么,此外就只有后頭跟進來的白芳。
    
    “咱們的天子信臣可是回來了!”
    
    顧氏笑著打趣一句,見張越上前行禮,立刻彎腰拉了他起來,“今天這道旨意一來,也不知道安了多少人的心,剛剛她們還圍在我這里嘰嘰喳喳聒噪個不停,我嫌煩就都打走了。
    
    你留著那位陸公公那么長時間,必定還有其他吩咐,那都是國家大事,老婆子我也不想多問。
    
    我只囑咐你一句,既然是圣恩非常未有前例,你一定要小心謹慎。至于從人隨你要誰要多少,需要錢盡管到帳房支領。你這次下江南也不知要多久,我的意思是,綰兒這新媳婦還不曾見過公公,你索性帶了她一起去南京,你看如何?”
    
    聽到顧氏這話,杜綰不禁抬起了頭,卻正好和張越的目光碰在了一塊兒。見他朝自己頷微笑,她嘴角一挑,卻勸阻說:“老太太,這回是皇上欽派了他去江南,我若是跟著像什么樣子?不如我挑幾個妥當人先去南京,這樣既不顯眼,又盡了孝道。”
    
    “我這不是想著你們新婚燕爾分不開么?”嘴里取笑著,意存試探的顧氏心里卻滿意,遂對張越說,“你這媳婦又孝順又細心,滿心都是為你著想,也不知道你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她那幾天被你使喚得如同書吏似的,手腕子都腫了,在我面前可不曾哼過一聲。你這回擢升也有她一半功勞,回頭可得好好謝謝你這賢妻。”
    
    張越笑著應了,等到從北院回到自己的屋子,他便上前坐在暖意融融的炕上,好奇地抖開了那一襲彩繡輝煌的大紅袍服。辨認出上頭繡的圖案,他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而在對面坐下的杜綰這會兒也看清楚了,不禁眉頭一挑。
    
    “只有四品以上官方才能穿紅,皇上這賞賜是不是太顯眼了?另外,好好的怎么會忽然賜你寶劍?”
    
    這時候秋痕正好從里頭屋子出來,一聽說這話頓時好奇地問道:“少奶奶,這衣服很貴重?奴婢記得之前大少爺校場比武大勝,皇上也賞過大少爺,賞給咱家少爺很奇怪么?”
    
    杜綰見張越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便對秋痕解釋說:“這不是尋常的官袍,而是只有公侯伯方才能穿的多半是真的。而這時候,他終于想起了那種奇特的相似感從何而來。
    
    s:還記得那把劍不……嘿嘿,躬身作揖求月票和推薦票完待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