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309 寒風料峭暖意融融


   管后世的東北三省乃是赫赫有名的糧倉,然而大明朝對于朝廷和百姓來說卻是一個危險的地方,再加上北方地廣人稀糧食產量不足,因此如今天子以北京為行在,一下子為北邊帶去了數萬人以及數十萬的軍隊,溝通南北的運河就成了隆冬最忙碌的地方。好在今年雖冷,運河卻不曾封凍,來來往往的糧船民船商船絡繹不絕。
    
    這天寒地凍的時節素來多是南方往北方的船,少有北方往南方的船,因此,運河上那四艘巨艦自是極其顯眼。寬闊的河面上,四艘船兩前兩后,清一色的六桅大船,兩側船舷上一溜十幾個槳孔,那一只只船槳整齊劃一地入水出水,激起浪花飛濺。若是單單論這船和人工,那些豪商大戶自然也置辦得起,但那大船上的旗幟卻足以讓往來所有官民船只退避三舍。
    
    此時此刻,一艘商船上的水手便仰望著那高高的巨舟,拍了拍身上的雪就沖著船老大嚷嚷道:“老大,你認識幾個字,那一面龍旗我認得,但那另兩面旗上頭寫的什么字?”
    
    那船老大三十出頭,仿佛是因為長年在運河上謀生計,他那臉龐赫然是深深的古銅色。雖然是天寒地凍,但他身上仍只是傳著一件薄薄的坎肩,絲毫無懼呼嘯的寒風。站起身盯著那幾艘大船看了好一會兒,他方才平平淡淡地說:“一個是陸字,一個是張字,想來是皇上又派了什么大官下江南。”
    
    “嘖嘖,平常那些大官都是春暖花開方才下江南,這一回卻是大冷天出行,真奇怪!”那水手滿臉殷羨地瞧了一會,旋即就急忙搓了搓被冷風凍得麻木的雙手,又沒好氣地埋怨說,“這大冷天出船真是活受罪,人家那船上肯定是擺著十幾個暖爐子,哪里像咱們……呃,老大你例外,憑你這身子板,下水游一圈都不在話下……”
    
    盡管那水手嘟嘟好一陣牢騷,但船老大的眼睛卻只是一味瞄著船上的旗幟,古銅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恨意,但旋即便完全掩飾了起來,又貓著腰鉆進了船艙。
    
    運河上的天寒地凍對于官船上的人來說并沒有太多影響。為那艘船上,船艙中除了結實的大門之外,還掛著一副襯有夾板的紅藍方格棉圍子,雖說不至于真的在船艙中擺上十幾個暖爐,但四個角落里都安放著燒銀霜炭的炭盆。身穿皮袍子的陸豐坐在太師椅上,擱腳的腳踏下頭還設有暖爐,再加上那厚厚的鹿皮靴子,絲毫感覺不到寒意。這是他第二回奉旨出宮,為的是所謂的緝查夏糧入倉事,而所用身份仍然是御用監少監。
    
    聽到陸豐悠悠嘆了一口氣,旁邊的程九忙湊上去笑道:“公公還惦記著這一次的名頭?”
    
    “咱家哪有那么膚淺!”陸豐沒好氣地白了一眼,這才懶洋洋地說,“這東廠還沒建起來呢,貿貿然打出名頭讓人提防著有什么意思?頂多就是少幾個趨奉的人,少兩個錢使喚,反正將來遲早能收回來,不急在一時!黃儼那個老貨這回硬塞了好幾個人過來,絕對是沒安好心,你給咱家好好盯著,別讓他們壞了事。這次的事情辦好了,咱家回頭好好提拔你。”
    
    程九頓時大喜過望,連忙雙膝跪下磕頭:“多謝公公!”
    
    比起這邊的豪奢氣派,張越那艘船上卻是眾人團團圍坐烤火。中央的炭盆上用支架支起了一個寬大的銅盤,里頭的年糕正烤得滋滋作響,一股香氣撲面而來,令人食欲大動。看見一塊年糕的火候差不多了,眼疾手快的張越立刻伸出了筷子,卻是挾到了琥珀托著的那個瓷碟中。秋痕見著正懊惱,誰知碟子里頭隨即也多了一塊,頓時露出了又驚又喜的笑容。
    
    靈犀伸出瓷碟接了自己地。這才笑道:“少爺還真是主意多。又烤了火又不誤吃東西。而且團團坐著更熱鬧。秋痕原本還說大冷天地坐船沒趣。今天怎么不叫冷了?”
    
    “大冷天地只能悶在船艙里頭。自然沒什么趣味。”秋痕嘴里正咬著熱氣騰騰地年糕。燙得臉都紅了。說話也就有些含含糊糊。好容易把年糕吞了下去。她方才滿臉遺憾地說。“可惜少奶奶和小五先走了。不然這船上豈不是更加熱鬧?”
    
    琥珀掰著手指頭算了算。旋即說道:“剛剛外頭說。再過小半日就該到濟寧州了。少奶奶畢竟比咱們早動身三天。應該快到徐州了。說起來去年春節是在青州過地。少爺今年和老爺太太聚在一塊。說不定能在南京過個團圓年呢!”
    
    被琥珀這么一說。張越頓時想起了那回在青州眾人圍坐炕上過年地情景。那時候杜還是客。如今不知不覺過了大半年。她卻已經成了自己地妻子。他正回憶著那時候在炕上吃團圓飯時自己都說了些什么話。
    
    響起了砰砰砰地敲門聲。
    
    “元節!”
    
    聽出那是房陵的聲音,靈犀連忙站起身去開門。她打起簾子,才將艙門推開一條縫,外頭的寒風就迫不及待地鉆了進來,那熱身子一吹冷風,她竟是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將人讓進來之后就緊趕著關門。身子滿是雪珠子的房陵瞧見屋子里這么一番光景,不禁沒好氣地撇撇嘴道:“你倒是好命,圍爐烤火俏婢相隨美食果腹,外頭的事情任事不管。那位陸公公吩咐,今晚要停靠濟寧州,你有什么章程?”
    
    此時琥珀用銀**倒了茶奉上,就和秋痕靈犀一起避到了里間。張越隨手拿起一件銀鼠皮半袖披風遞給了房陵,一聽這話便笑道:“你這個百戶還真夠盡職盡責,只不過這章程自然有那位陸公公去定,咱們如今什么都不用管。”
    
    脫下那件被雪濡濕的鶴氅,換上這件暖烘烘的披風,房陵著實覺得這些天的際遇很有些離奇。自己一個微不足道的無名小卒竟然讓天子下旨恩蔭百戶,一下子從爹爹不疼姥姥不愛變成了家里的紅人,那會兒他幾乎懵了。等到安遠侯柳升召見,命他隨行護持張越和陸豐這一行,他方才恍然大悟。
    
    因為是庶子,他自小就比兄長更用功更賣力,兼通文武并非是虛言,可李茂芳輕飄飄一句話,就全盤抹煞了自己的多年努力。原本已經被踏在泥里,可他竟然又因為一個機緣而重新站了起來。盡管不知道張越用什么法子讓天子注意到了自己,但他心里早就認準了這一切都是張越的幫助,于是更想利用此次的機會好好盡一盡心力。
    
    “元節,難道你一直打算讓那位陸公公擋在前頭?這些太監權閹素來都是裝模作樣裝腔作勢的人,你越是顯得好性子,他越是騎在你頭上。你既然有天子劍,到時候也得在人面前露一露臉,至少讓他們知道這次并非陸豐一個人做主。”
    
    張越也不答話,笑呵呵地將房陵拉到了舷窗邊,忽然一下子推開了那扇糊著粗制高麗紙的窗戶。一時間,寒風裹挾著雪粒子兜頭兜臉地撲了過來,房陵一個措手不及,一連打了三個噴嚏。好容易適應了這溫暖到寒冷的轉變,他便氣急敗壞地問道:“你這是做什么?”
    
    “在這溫暖的屋子里呆的時間長了,自然就不會料到外頭的寒風有多么料峭,所以一打開窗子,輕則像你這樣打幾個噴嚏,重則感染風寒甚至重病不起。這種道理對于如今的情形也是一樣。那位陸公公一向認為我是知情識趣的人,若是我一丁點小事也要豁出去和他相爭,他必定會時時提防我,就好比站在窗前一定會披上一件厚衣裳似的。這時候爭一時之氣沒意思,來日方長。”
    
    盡管窗外還是陣陣寒風驟然襲來,但房陵已經忘了那寒冷,只顧著琢磨張越這話,漸漸品出了一些滋味。他當初和富陽侯李茂芳結怨雖然出于偶然,但細細思量,何嘗不是因為他當初太忍不住氣?剛剛他還勸說張越不能被人力壓一頭,敢情還是沒想明白!
    
    房陵素來是爽朗性子,此時想明白之后就拍了拍腦袋笑道:“怪不得皇上對你另眼看待,只你這份心性我就學不來,更不用提見識。成,以后我都聽你的。”
    
    傍晚,四艘官船停在了濟寧州的碼頭上。此次出京,朱棣特旨從京營調撥了五百精兵,為的仍然是當初護送張越和陸豐前往青州的千戶周百齡。和上次一樣,每百人中皆配備刀牌手槍手火銃兵弓箭手,各由一名百戶統領。除了房陵這個功臣子弟并沒有任何從軍經歷,其他人都是之前的老手,安排細密穩妥自不用說。
    
    雖說船上帶足了菜肉果蔬,但既然是靠了岸,陸豐自是額外吩咐人上岸辦置晚飯,又請了張越到自己船上。
    
    不多時,程九就提了食盒進門,一樣樣擺滿了整個桌子。除了中間一盤微山麻鴨之外,旁邊便是醋鯉魚、松花蛋、紅燒羊肉、金針豆芽,最難得的卻是一盤原本該是夏天才有的蓮藕,也不知道是哪家大戶藏冰窖中的反季珍物。
    
    見那些菜依舊熱氣騰騰,張越不禁好奇地問了一句,程九連忙笑呵呵地揭開了夾層,下頭恰是用的一層熱炭。見張越面上訝然,陸豐想起上一回自己還羨慕過張越那個來自英國公府的捧盒,頓時極其得意。等到一頓飯吃完,杯盤碗碟都收拾了下去,他方才屏退了眾人。
    
    “聽說因為先頭青州事,皇太孫為小張大人求過情?”
    
    ps:雙倍月票倒計時,不厭其煩拉月票……話說,感謝各位的慷慨訂閱、打賞和月票,感激不盡!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