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312 夫妻本是同林鳥


   于英國公一家不在南京,偌大的英國公府便空了下來從北京動身前去探望了王夫人,王夫人便念叨宅子空著容易荒廢,提過讓張一家人搬過去的話,但孫氏哪里肯答應。/然而這天剛剛搬過來,賀客又實在太多,不得已之下,她只好將內府家眷暫時都挪到了國公府的西院,而剛剛做完月子的紅鸞也在東廂房安置了下來。
    
    當初那十二個丫頭里,紅鸞并不算最出挑的,然而除了當初跟了張信生下一個兒子的鶯歌,能太太平平生下兒子的也就只有她。孫氏雖說并不是寬厚不妒的性子,惱火使性子的時候也會給她臉色看,但終究比那些明里賢良暗里陰毒的主母強。因此好容易出了月子,她沐浴過后便立刻換了衣裳去向孫氏請安拜謝,倒讓原本滿心不得勁的孫氏沒了出氣的地方。
    
    “天氣冷,你這才出月子,別忙著出屋,多休養幾天沒壞處。”孫氏木著臉掃了掃面色蠟黃的紅鸞,卻仍是忍不住刺了一句,“你可是有福氣的,這孩子滿月恰好逢著老爺和越兒高升,外頭竟是比逢年過節還熱鬧,送來的禮都擺了半屋子!”
    
    “這都是人家瞧著老爺和三少爺的臉面,所以找了個送禮的由頭,哪里能算是我的福氣,該說是太太的福氣才是。”情知孫氏刀子嘴豆腐心,紅鸞連忙恭維了一句,旋即便低眉順眼地說,“我年輕沒見識,太太能把三少爺調理得那樣沉穩出色,以后六少爺有太太的管束無疑是福氣。若是能讓他學到三少爺一星半點,那也是老爺和太太的臉面。”
    
    這火也得有接著的人,孫氏聽紅鸞如此說,心里也舒服了些。雖說這庶子原本就該有她這個太太撫養,但一想到自己全副心思都在三歲大的女兒,她沉吟片刻便索性大方一些:“如今菁兒還小,我一個人忙不過來,這赴哥兒除了乳娘和丫頭之外,你自己也不妨照看照看,免得我有什么遺漏。缺什么短什么你自己和珍珠說,總之菁兒有的,我也不會虧待了他。”
    
    等到紅鸞滿心歡喜地拜謝告退,珍珠便抱著一大摞料子從里頭屋子里出來,笑道:“太太也太好聲氣了,哪家大婦對那些妾不是手段一套套的,偏生您埋怨歸埋怨,該給的東西一分不少。您看看大太太和二太太,大太太把鶯歌整治得服服帖帖一句二話沒有,二太太以前也是死死壓制著駱姨娘,若不是如今這位方姨娘不好對付,她早就收拾上去了。您倒好,還讓她照看六少爺,看把她高興的。”
    
    “算計一套套的有什么意思,老爺還不是心里有數?再說了,她的兒子能及得上越兒?”孫氏接過珍珠手中的料子,隨手選了兩塊撂在炕桌上,哂然笑道,“我平日大度些,偶爾使使小性子,老爺一愧疚,哪里還會上她那兒去。夫妻本是同林鳥,其他的都是外人而已……這兩塊料子厚實細密,又不扎人,回頭送去給裁縫,給赴哥兒做貼身衣裳……珍珠,你也老大不小了,若是有人就對我直說,就是許了人家,以后也能到我跟前來。”
    
    珍珠這邊還思量怎么勸孫氏,結果就聽到最后關于自己的一句,頓時鬧了個大紅臉。然而,她的年紀比張越還大兩歲,這些年一直挑挑揀揀,看中她的她瞧不上,她看中的人家又未必肯要她一個婢女,于是就生生耽擱了下來。
    
    此時,她實在不想提這個讓人煩惱的話題,遂笑道:“太太就別擔心我了,這會兒少奶奶在東院招待那些官眷,您還是操心她那頭吧。”
    
    “不過是些膚淺的婦道人家,綰兒怎么會應付不下來?”
    
    孫氏拿著一塊銀紅縐紗料子在珍珠身上比了比,自信滿滿地說:“那可是書香門第正經讀過書的千金,又不是一天到晚嬌生慣養的,既見過世面又能應付風浪,比我可強多了。咦……外頭是誰藏著,咱們家什么時候養了聽壁角的?”
    
    說時遲那時快。冷不丁瞧見門簾縫隙露出地一絲衣角。孫氏猛地跳下了炕。一個箭步上得前去揭開了門簾。等看清了門外地人。她頓時呆若木雞。眼尖地珍珠瞥見那人影。不禁暗自偷笑。旋即方才出聲提醒道:“三少爺怎么還杵在門外頭?”
    
    張越這才跨進了屋。又放下了門簾攙起了母親地胳膊。見反應過來地孫氏惱火地盯著自己直瞧。他少不得笑吟吟地賠了禮。卻一口咬定自己是剛到。其實。他在門外已經站了好一會兒。聽見里頭孫氏和珍珠一來一去地話語。竟是覺得母親那絲小心眼分外溫馨有趣。
    
    聽張越說張讓他進來換一身喜慶地衣裳。孫氏頓時柳眉倒豎。氣咻咻地冷哼說:“好好地換什么衣裳。這青色原本就最襯你。何必白忙活。真是沒事找事……算了算了。反正那些賓客都是沖著你來地。換一身就換一身。正好之前我按著你地尺寸才叫人做了兩套。預備過年地時候給你送去。偏巧你就來了。珍珠。去里頭把那套>
    
    由著孫氏嘮
    
    為自己換了衣裳。張越方才得知杜綰這會兒正在接待t[官眷。便尋思去瞧一瞧。還不等他提出來。孫氏便披上了一件鴉青色云緞比甲。不由分說地使了他出門。一路走一路問北京地事。尤其是揪著之前地升遷不放。張越也只好含含糊糊應付。
    
    東院里頭恰是燈火輝煌。放眼看去都是些頭面飾金碧輝煌地命婦。個個圍著杜綰問題層出不窮。即便杜綰平日里遇事沉著。但面對這種場面漸漸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旁原本是為了看熱鬧地小五則更是百無聊賴打從剛剛開始就有四五位命婦向杜綰打聽她婚配與否。全都是娶妾納小之類地糟心事。要不是使勁按捺著脾氣。她幾乎就想摔門而去。
    
    就在小五耐不住性子幾乎要暴走的時候,她終于盼來了一個救星。姍姍來遲的孫氏一進來便團團賠禮,旋即便吩咐小五陪著杜綰去廚下看看晚宴備辦得如何。有了這個借口,小五趕緊拉了杜綰開溜。等到好容易出了屋子,放下這一層門簾屏蔽了鼎沸人聲,她不禁松了一口大氣,緊跟著就看到院子中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借著院子中的幾個燈籠,她一下認出那人,連忙拽了拽杜綰的袖子:“小姐,是姑爺!趕緊過去,我給你們望風。”
    
    杜綰原想著張越奉旨辦事未必能回家看看,此時瞧見他又是詫異又是歡喜,可聽到小五這喜滋滋的聲音,她頓時哭笑不得,回頭瞪了她一眼這才疾步下了臺階。才到張越身前,還來不及開口相問,她就吃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來,到屋子里說話。”
    
    眼見張越笑吟吟地拉著杜綰進了那邊亮著燈卻空關著的西廂房,站在臺階下頭的小五不禁歪著腦袋笑了起來。從屋子里出來的珍珠瞧見她笑得如同狐貍似的,再一看那消失在西廂房門口的兩個人影,頓時恍然大悟,少不得上前打趣道:“小妮子思春了?”
    
    “思你個大頭鬼!”小五如今和珍珠芍藥幾個都混熟了,一聽這話就嗤笑道,“這世上能讓我思春的人還沒生出來呢!再說了,男人一個個都是得隴望蜀的性子,今天待你好,誰知道明天如何?郡主有一句話說得最好,與其將來守一輩子,還不如現在守一輩子!”
    
    珍珠聽得又好氣又好笑,當下就啐了一口:“盡說瘋話!少奶奶最疼你,怎么舍得你當老姑娘?就算是那位郡主,這婚姻大事也沒有自個做主的余地,遲早是要許人的。”
    
    杜綰并不知道外間珍珠和小五竟在爭論這種稀奇古怪的問題,被張越拉進屋里,她就趁其不備掙脫了他的手,又給了他一個白眼。敘了一陣離別情,直到張越說待會就要回去,她頓時愣了一愣,面上露出了難以掩飾的關切。
    
    “雖說京師這邊的差事不過是虛應故事,但你也千萬小心,公公婆婆自然有我侍奉。”
    
    “家里有你我自然是放心的,但你也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身上攬。”張越凝視著杜綰清亮的眸子,異常鄭重地囑咐說,“這一次的事情言官們只看到事關祖制,但更多人看到的卻是利益,我那兒的路子若是走不通,興許就會從這兒想辦法。娘是爽利人,不懂這些復雜的事,但爹爹卻警醒得很,你萬一有解不開的大事,直接對他說,不要硬扛。”
    
    “知道了,我的相公!我還不至于那么不自量力!”
    
    杜綰還是頭一次看到張越這般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不禁好笑地答了一句,話一出口,她就覺察到張越的眼神仿佛有些狡黠,才一愣神,一股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一下子封住了她到了嘴邊的下半截話。雖說已經是夫妻,房中什么親密話什么親密動作都有過,但大白天這種驟然襲擊卻還是第一次。最初的驚訝過后,她僵硬的雙肩便緩緩放松了下來。r/  
    良久,張越方才離開了那一抹嫣紅,卻站起身使勁將杜綰攬在了懷中:“綰妹,家里都交給你了。”
    
    那溫熱的懷抱很快就松開了她,見張越轉身頭也不回地出了屋子,想到剛剛那從未有過的情形,杜綰不禁支著腦袋起了呆,亂七八糟的思緒一下子全都竄了出來。
    
    ps:昨天看了看歷史分類在俺上頭的書,無一例外都在爆,再看看俺下頭的書,也大多在爆,反觀俺自己一直都只是一天六千老牛破車。
    
    所以,對于居然還有這么多朋友愿意投月票給俺,甚至卡波卡同學從十一到現在頻頻慷慨打賞破費,其他打賞的書友也很多,甚至有好多一直出現的老面孔,俺實在是慚愧。今天是最后一天月票雙倍,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俺這個從未爆的只能厚著臉皮再來求一下月票,木有的話能否支持一下推薦票?謝謝支持!
    
    另外,推薦七七正在pk的好書《燕歸來》,鏈接就在書簡介下頭。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