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316 爾虞我詐


   朱門風流第三百一十六章爾虞我詐vip
    
    由于的到了朱瞻基的首肯和支持。開武英殿的時候。于放下了心中最大的一石頭。他這邊廂走輕輕松松。邊廂晚一步出來的朱瞻基在聽了黃太監的一番話之后。滿腔好心頓時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陰和怒火
    
    若是尋常人死了也就罷了。但那兩個老宮女自從他出生之后便一直服侍到現在。雖說嘴碎了些。畢竟仍是親近人。怎么會說死就死了?即便這深宮之中常常有人死的不明不白。但居然有人聲不響把手伸到了自己身邊。這簡直就是挑釁!
    
    “黃潤!”
    
    聽到這個聲音。黃監頓時心里一縮。平日里朱基叫他都是隨隨便便。往往一個你字便作為指代。心情好的時候甚至會叫他一聲老黃。這直呼其名他已經少年沒聽過了?此時此刻。他連忙上前一步深深彎下了腰。知道這回皇太孫是真的怒了。
    
    “先派人將她們好安葬了。然后你領著人仔仔細細的查。務必要水落石出!”
    
    馬府街欽差行北院上房暖閣。
    
    晌午時分。眼見小太監提著食盒在炕桌上擺飯。菜一湯俱是熱氣騰騰。陸豐卻一絲胃口也無。只坐那兒斜倚引枕直皺眉頭。一旁的程九見飯菜已上全。頂頭上司卻絲毫沒有動筷子的意思。就索性做了個手勢把伺候的幾個人都攆了出去。旋即才湊上前來。
    
    “公公可是在想著小張大人去見皇太孫的事?”
    
    斜睨了一眼炕桌見碗里又是肥雞大鴨子陸豐頓時沒好氣的冷笑道:“一幫蠢才。在宮里頭成天折騰那些油膩還不夠。出來之后也不知道弄些時新菜換換口味!”見程九在旁邊半弓著腰。他方才恨恨的說。“這有什么好惦記的。橫豎這邊的功勞咱家也沒興趣本就是打算都送給他。可是。咱家許了他那么多好處。居然自顧自的進宮!”
    
    以程九眼下的距離。甚至能看到陸豐挑動的眉毛。甚至能感覺到陸豐鼻子里冒出來的粗氣。自然知道這氣的不輕。按照他的身份。這時候該當附和幾句。但眼珠子一轉。是陪笑說道:“公公別生氣。說不定小張大人是有打算。倘若他回來之后絕不提今天進宮的事那時候您再和算帳不遲……”
    
    “小兔崽子。你是他的人還是我的人!”
    
    原本就惱火的陸豐時勃然大怒。索性把炕桌狠狠推倒在的。一時間杯盤碗碟全都掉在了的上。乓乓聲音不斷。即便是里頭這么大動靜門簾外頭卻一絲聲音也無。仿佛是外頭人都給嚇著了。良久。方才有一個小心翼的聲音傳了進來。
    
    “公公。小張大人回來了。仿佛往咱們這邊來。”
    
    “就說咱家正在歇午覺……慢著!”原本火冒三丈的陸豐忽然改了口。沉吟片刻就下了炕。是小心翼翼避過了一的狼藉。到了門邊上才轉頭對呆若木雞的陳九咐道。“把這兒好好收拾干凈等見完了人我再和你算賬。哼!”
    
    由于這暖閣里頭剛剛被自己折騰過。陸豐出門之后少不的又對堂屋里的幾個小太監警告了一番。才到正中太師椅上坐下。他就看到張越進了門。立刻笑容可掬的站起身。面上絲毫不露剛剛盛氣。親親切切的攀談了兩句。他瞧見張越手中還提著一個包。頓時故作好奇的問道:“小張大人。這里頭是……”
    
    張越發覺里屋依稀飄出了一股飯菜香味。又聽到收拾東西的聲音心底不禁些奇怪。面上仍舊不動聲色。此時聽他問起這個。他便笑呵呵的說:“聽說陸公公感染風寒已經好幾天了。皇太孫就吩咐我帶一支高麗參回。這是去年的貢品。正宗的六年高麗紅參。不是那些藥鋪中的尋常色能夠相提并論的。最能調養身子補益圓氣。”
    
    聽了這一席話。陸豐頓時又驚又喜。剛剛的怒火早就丟到了九霄云外。雙手接過張越手中的包。待伸手要去解那包皮。他忽然沖著屋子里幾個小太監喝道:“都出去。家有要緊事和小張大人商量。程九。里頭待會再收拾。到外頭去守著!”
    
    等那幾個小太監都手腳出了門。程九方才從里頭出來。剛剛急急忙忙在里頭收拾。他那件袍子的下擺沾了好些油污。此時來不及換就趕了出來。朝張越行禮后就狼狽的退到了外頭門邊上守著。看到這一幕。張越便知道適才暖閣中必然有些故事。
    
    “咱家不過是一介宦侍。皇太孫殿下如此厚賜。論理咱家可的去宮里謝恩才是。只如今這了風寒卻是敢去了。萬一給宮里鬧出點時氣卻是擔當不起。”說到這兒的時候。豐臉上便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
    
    “我也是這話。
    
    今日進宮必定是要請陸公公同去。”張越微微一。隨低了聲音。“這幾天煩勞公公裝病。我實在有些過意不去。
    
    今日皇太孫殿下賜人參。其實還是另有一番緣由。公公且聽我說……”
    
    高麗參一直都是朝鮮的常例貢物。素來只供皇族使用。就是公侯伯獲賜也極為稀罕。即便陸豐再自大。在狂喜之后也感到這賞賜實在是太重了。更何況皇太孫朱瞻基該當知道自己是正在裝病。所以張越這一解釋。他心中立刻舒坦了許多。待到一一十聽完了所有安排布置。他那小眼睛更是瞪老大。后竟深深吸了一口氣。
    
    撇下京營那些護衛就自己和張去松江府和寧府?開什么玩笑。上一回從青州回京那么多人扈。他都險些喪命。更何況這樣微服而行?他張嘴就想反。猛然間瞧見張越那自信滿滿的表情。這才想到對方已經見過了皇太。
    
    朱瞻基連高麗參都拿出來了。無是讓他借著裝病不出的由頭一起去。要是他在這個節骨眼上打退堂鼓。在那位主兒眼里就成了沒膽量的三流貨色。這一番苦心豈不是白費?
    
    咬咬牙把心一橫。便抬起頭問道:“小張大人。咱們真的把所有人都丟在這兒?”
    
    “有道是白龍魚服蝦所戲。我么會讓公公置于那種險境?”
    
    張越微微一笑。就把之前預備好的那套說辭撂了出來。聽到這話。陸豐方才恍然大悟。托著下巴細細一思量。覺著這一應環節絲絲入扣。倒也不安全上有么問題。更可白的一批人手。他緊繃的臉色漸漸就緩轉了。反而感激張越這一番周的設計。
    
    “咳。小張大人。咱家是個不識字的粗人。沒那么多見識。剛剛在屋子里還以為你撇下咱家來著。所以發火砸了東西。如今咱家才知道你非但沒有壞心。反而是一片好心好意。完全是錯怪了你。咱家也不說什么別的。這一就算是給你賠罪!”
    
    看見陸豐忽然躬身一揖到的。張越連忙雙手將其扶起。口中少不的又道了兩句客氣話。雖說陸豐坦言剛剛的懷疑和發火但他仍不會想當然的認為這位未來的廠督公已經對自己戒心盡去。畢竟。把事情賭在一個太監的人品上。他還不至于么瘋狂。
    
    大權在手。有幾人會想著排除異己?
    
    應天府管的是京師周邊的頭的刑名錢糧。因此里頭的吏員固然是從民間征役。但所用的眾多捕快差除了徭役派遣之外。卻的從民間選拔一批。盡管每月的米少可憐。不好差事動不動就要限期打板子追比。而且一入此行。三代就不能科舉考試。但眾多不肯種田或賣力氣做活的人仍是視其為條捷徑。畢竟。這官府中有是油水。大人物們手掌間漏下的那點錢就夠他們過活了。
    
    因此。這天一大清早。鄰近應天府衙演武場的寧東街便匯集了好些人。遇上這種好時節。做小本生意的買賣人自然不會過。因此早早的沿著墻根擺開了十幾張桌子幾十條凳子。支起了油氈大棚。頓起了茶水。煮起了面條之。大冷天的。除了兜里沒錢的頭等窮漢。誰都不愿意在風頭里站著等。于是好些人就掏出幾個錢到里頭坐著喝口熱茶。更有錢的則是賣一碗稀呼嚕的吃著。不消一會兒。所有桌子就幾乎全都坐滿人。
    
    “這次官府要的是十名捕役。十名快手。這兒來的何止七八十號人!”
    
    “那有什么辦法?了一身好武藝。除非去投軍。否則難道還去種的?若是能在京營。好歹還有個殺敵軍功的念想。可如今投軍不是就的屯就是戍邊。還不如在衙門里找口飯吃。雖辛苦還能有些油水。總比在軍中受人盤剝強!”
    
    “那是……咦。那邊不是西城三虎。他們居然也來了!這下可好。他們穩占其中三席。”
    
    這邊各桌上的人們論紛紛的時候。那邊新來的三條魁梧大漢也走到了氈大棚底下。見每張桌子都被占滿了。為首那彪形大漢頓時皺緊了眉頭。隨眼一瞥。他就看見靠里避風的一坐著兩個面色白凈顯然不會武的年輕人。頓時端著兇狠的面孔走上前去。
    
    “你們兩個。把位讓出來!”
    
    p:恭賀本書第一盟主誕生。謝謝同學!話說自從多了個粉絲榜。還有書評區鞠躬感謝月票的功能。俺這才看見了那些從來不冒頭的潛水眾。知道有那多人在默默持我。雖說十一節投月票的人木有顯示出來。但以后應該會顯示的。總之。謝謝大家!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