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318 摩拳擦掌志在必得


   連兩天的比試之后終過五關斬六將被挑出來的人于二十人,這登時讓不少為自己捏著一把汗的漢子們松了一口氣然而,其中八人被李捕頭領著兜兜轉轉一大圈,卻是到了一處僻靜的宅子里。當聽說自己進不了應天府衙,而是要調到其他衙門的時候,人群中頓時炸開了鍋。
    
    “哪有這道理,咱們哪點及不上另外那些人,憑什么單單挑了咱們出來?”
    
    “就是,辛辛苦苦打了這么多場,如今忽然改主意也得有個說法!”
    
    “其他人都是咱們的手下敗將,再不行咱們重新打過!”
    
    面對這些吵吵鬧鬧的家伙,李捕頭心中既羨慕又嫉妒,見他們實在鬧騰得像話,他擔心惹火了隔壁屋子里的貴人,頓時在旁邊的高幾上狠狠一拍,怒氣沖沖地喝道:“吵什么吵,你們可知道是什么衙門征調你們公干?是錦衣衛北鎮撫司!”
    
    撂下這話,見剛剛還吵鬧不已的人們個個呆若木雞,他方才疾步來到隔壁那扇門前,恭恭敬敬地彎下了腰:“大人,這幫人都是粗魯不文的性子,也不懂規矩,還請不要見怪。
    
    這里一共是八個人,身家底細會隨后一一查探明白。”
    
    這天底下混公門吃飯的人,誰不樂意干錦衣衛?甭說是別人,就是他自己,也恨不得卸下這捕頭的差事去投奔人家錦衣衛,可人家卻偏要這些什么都不懂的家伙!
    
    直到這時候,一群人方才從呆滯中清醒了過來,一時間都是心中狂喜,慌忙轉過身來亂糟糟地跪在地上,個個都是滿臉惶恐,哪里還有剛剛和李捕頭爭論時的盛氣?就連幾個比武時下手最狠辣最不容情這會兒也都變成了小貓似的溫順。直到里頭傳來了一聲咳嗽,他們方才安靜了下來,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李捕頭,你把他們領到寧東街那邊的路口,到時候自然會有馬車把他們拉走。”那沉悶的聲音微微一頓,隨即聲線中流露出了一絲陰狠,“你們全都記著,錦衣衛里頭是最講規矩的地方,倘若還有像今天這樣大吵大嚷地,必定重責不饒!”
    
    這話說得極重。但這群平日好勇斗狠地角色卻都是唯唯諾諾地答應了。又老老實實地跟著李捕頭出門。果然。等到了街口。他們就看到那兒停著兩輛黑油平頭馬車。趕車地都是罩著灰色大斗篷。根本看不清頭臉。眼看人一個不拉都上去了。那厚厚地棉簾子放下來。兩個車夫方才一甩馬鞭驅動了馬車。而李捕頭一直等到兩輛馬車跑得沒了影。方才一溜煙回到了剛才地地方。卻仍是不敢進門。只在前頭躬身站著。
    
    “大人。人都送走了。”
    
    須臾。那兩扇緊閉地門方才徐徐打開。內中走出了一個身穿連帽斗篷地人。他隨手將一包東西拋了過去。沉聲吩咐道:“這次地事情你做得。里頭一百兩銀子是賞給你地!這少了地八個人你應當知道該怎么解釋。到時候若是外頭傳出什么話。我可唯你是問!”
    
    盡管平日在應天府地地頭上跺一腳就能震懾眾多三教九流。但這會兒地李捕頭卻是連頭都不敢抬。只憑風聲接住了那一包沉甸甸地銀子。他連忙點頭哈腰地答應道:“大人放心。小地一個字也不會泄露出去。這些人平素也都是一年半載不著家地。到時候小地只放出風聲說他們都被刷了下來。一氣之下出走。誰也不會知道他們地去向。不會耽誤大人地機密差事。”
    
    得知打北京來地兩位欽差一個正在死命督促賬房查帳。一個正病得七死八活連皇太孫都賜了藥。南京城地官員中間少不得議論了一陣子。不少人都存著看笑話地心思。縱使仍然留心馬府街那兒地欽差行轅。但也不再時時刻刻盯著。于是。除了寥寥數人。誰都不知道內中地眼線們全都被牢牢看住了。更不知道那兩位欽差已經悄無聲息地轉到了城郊一座空屋內。這會兒正預備赴松江事宜。
    
    “黃儼你這個老貨。要是讓咱家抓著你地把柄。到時候看怎么收拾你!”
    
    又是緊張又是興奮陸豐正來來回回在屋子里踱著步子,摩拳擦掌準備大干一場。忽然,他聽到外頭傳來了咚咚咚的叩門聲,立時本能地開口喚程九,話到嘴邊才想起程九被他打到灶下去催茶水了。親自上前打開了門,他就看見站在外頭的赫然是張越。
    
    “陸公公,你要的人都到齊了。”
    
    一句“你要的人”頓時讓陸豐眉開眼笑。回身到房里隨手拿了一件織金妝花絨錦袍往身上一披,他就跟著張越出門下了臺階。匆匆進了另一邊院子,他一眼就瞧見那邊站著八個健碩壯偉的漢子,腳下步子頓時又輕快了幾分。待轉到跟前一瞧,
    
    正是自己親眼挑中的人,一個不多一個不少,那個自己時甚至大驚失色,他頓時覺得異常滿足。
    
    “小張大人做事果然是不同凡響,動作快不人也是一個不差!”
    
    張越想起自己輕輕巧巧就安插進來三個人,當下便笑道:“陸公公滿意就好。接下來便是公公自己的勾當,我還是先回避一下。”
    
    “這是什么話,咱家的人就是你的人,還用什么回避?”
    
    除了三個原本就心知肚明的人,其余五個平日里見到最大的官也就是縣丞縣令,這會兒已經被面前陸豐的錦袍晃花了眼睛無論是那上頭的大團花還是織金線,都是他們平日里從來見不著的。
    
    然而讓他們感到驚詫得還是陸豐的模樣。
    
    那不是第一天在茶棚里喝茶等候時見過的那個家伙么?這竟然是錦衣衛的大人物?
    
    轉過頭打量著這些臉上陡然間露出無窮敬畏的家伙,陸豐一下子斂去了剛剛面對張越時的笑容,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居高臨下的表情:“想必你們來的時候也聽說了,這次是錦衣衛征調你們辦事。不過,咱家告訴你們,這回征調你們辦事的不是錦衣衛,而是東廠!你們沒聽過東廠沒關系,你們只需記著,等到明年,哪怕是錦衣衛,以后也得聽東廠轄制辦事!你們是東廠的第一批人,也是跟著咱家的第一批人,只要忠心,咱家絕不會虧待你們!”
    
    見自己的一番話激起了好一陣驚嘆,他頓時感到志得意滿,當下又指著張越說道:“這位是小張大人,這回咱們是和小張大人一同去辦事。以后他話就是咱家話,你們務必仔細聽仔細辦,不得有半點違逆失誤!等到事情辦成了,皇上有賞賜的時候,咱家少不得為你們請功受賞!”
    
    能夠站在這兒的人都是那次比試中悍的角色,素來在應天府地頭也有些名氣,但名氣再大,又怎么比得上錦衣衛的赫赫兇名?聽說錦衣衛以后也要受東廠轄制,又聽了陸豐這樣一席話,一群人頓時渾身熱,二話不說都跪了下來,一個個頭重重磕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番情景,張越不禁在心里嘆了一口氣。袁方的根底畢竟是在錦衣衛,先頭一手培養的人大多已經都有了安排,如胡七這般沒法從候補轉正的終究有限,而且像那三人一樣武藝高則更少。否則,這會兒的八個人要是都變成自己人,日后東廠的一舉一動豈不是都在監視之中?當然,這一切還得陸豐能夠坐穩東廠的位子才行。
    
    暗地里算了算日子,他心中更是有了底。他這次從北京出只帶了胡七和幾個身手敏捷的家丁,另外三個早一步就打他們下了江南。有了先期這些謀劃,他也不怕陸豐到了地頭打草驚蛇,把事情搞砸了。他倒是希望此人把事情鬧的越打越好。
    
    “小張大人,他的武藝我親眼見識過。咱們之后一個上松江一個去寧波,你身邊人少,他這一路上便護衛你吧!”
    
    乍聽得這話,張越登時回過神,見陸豐笑吟吟地指著一個小個子對自己說話。他故作漫不經心地朝胡七掃了一眼,見其打了個眼色,他連忙擺擺手笑道:“我還好歹還有皇太孫調派的幾個人幫忙,陸公公的人卻都留在了欽差行轅,這些人當然該當隨行保護你。”
    
    “咱家也不和你客氣,你以后要人盡管說!”
    
    陸豐爽快地一揮手,隨即方才想起了一件事,信手從袖子中掏出一個錦囊,慢條斯理地對八人“你們都是頭一回著咱家做事,這里頭的錢是咱家賞給你們的。這可不是不中用的寶鈔,是貨真價實的銀子!另外,咱家已經讓人去成衣鋪給你們每人置辦了兩套行頭,庫里頭也調出了人手一口寶刀,以后給咱家爭口氣!”
    
    剛剛許了前程,這會兒又得了銀子行頭兵器,倘若初磕頭時還有那么一絲猶豫,現如今這些人便全都死心塌地,接過那錦囊當著面就瓜分干干凈凈,又謝了恩。等到他們心滿意足地退下之后,陸豐方才走到了張越身前。
    
    “小張大人,咱們明日就該啟程了,就是先前的安排,你去松江府,我去寧波府。只希望能夠馬到功成,也不枉咱們這天寒地凍跑一場。等到那時候,你回到北京之后,那些聒噪不休的文官就該閉嘴了。”
    
    “只要馬到功成,公公回到北京,這御用監少監的名頭也要變一變了!”
    
    兩人對視一笑,拱拱手便各自歸那臉上的笑容一模一樣,心中的心思卻截然不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