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323 屠夫的惡名


   小松江府有不少名門大戶,因此小橋流水的園林宅子楊家大院位于上海縣西南,三面臨街,宅墻高聳門戶森嚴。盡管是祖上傳下來的老宅,但自從這一代主人楊善達之后,便請了能工巧匠翻修設計,內中院子套院子,又精心建造了亭臺樓閣,花園中還引入了活水,取江南奇石為假山,倒是有了大宅門的氣派。
    
    由于并非品官,因此這大門只能用一間兩扇之數,乃是鐵環黑油大門。只平日這正門除非婚娶或是有貴客官員等臨,等閑并不開啟,這會兒方青便是帶張越從東角門而入。雖說屋宇陳設不能逾越制度,但除了在屋脊檐不能用彩色雕飾之外,其他如窗格等等地方依舊是極盡精致華麗,房前屋后必定種樹,看上去頗為賞心悅目。
    
    張越自然不會因為方青一句話就真的從客棧搬到楊家大宅來住方青作為女婿,自己都是外人,隨便做這種主自然不妥,而且,他也并不想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和楊家走得太近這也讓喜來客棧的老板褚云松了一口大氣。此時,走在那鵝卵石鋪就的小徑上,他倒是留心了一下那些下人,現人人都是各走各的路,根本沒人注意他,頓時微微皺了皺眉。
    
    這仿佛不是單純的訓練有素,而是心中有事的模樣。看來,楊家的分產確實鬧得不小。
    
    盡管內院輕易不接待外客,但方青既然說是自己的至交好友,二門的婆子便不敢攔阻,可仍是在張越臉上打量了好一陣。一面讓路,她口中還笑道:“這兩天家里還真是熱鬧,昨兒個二少爺回來還帶了一位朋友安置在他的梅苑,三姑爺您就又有朋友來拜訪,好在竹苑有的是空屋子,正好安置。”
    
    方青隨口應了那婆子,等到領著張越上了繞過影壁,從東門走上了一條夾道,他方才低聲說:“自從老爺子前幾年身體不好,海上的事情就一向歸我那位二舅哥掌管。
    
    他昨晚上剛剛回來,大約是送走了新一批海船。雖說具體地情形我不清楚,但如今朝廷對海岸一帶管得很緊,縱使要出海,大約也就在附近的幾個小島上。”
    
    張越先頭已經對楊家上下人等有了大致的了解,此時便微微點了點頭。大約走了幾十步,又拐了個彎進了一扇門,等繞過大理石照壁出了另一邊的月亮門,他就現這是一處掩映在竹林中的院子。院中正屋門口掛著一幅手竹翠竹棉簾子,門口站著一個身穿對襟小的年輕丫頭。她倒是機靈得緊,一瞥見有人連忙朝里頭通報了一聲,旋即立刻打起了簾子。
    
    “小姐,姑爺帶了客人回來!”
    
    這年頭已出嫁的女子等閑不見外客,但方青仍是徑直將張越引進了門。見妻子楊琳打扮得齊齊整整迎了上來,他便暗示地眨了眨眼睛,看到她垂上來見禮,他一面將張越往正中的座上讓,一面解釋說:“這是內子楊氏。”
    
    張越答了楊琳地禮。擺擺手便閑適地在下第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因笑道:“不用客氣了。客再大也不能占主座。這是正理。嫂夫人。因為方兄急急忙忙把我拉來。我這初次登門竟是兩手空空不曾備上見面禮。還請你不要見怪。趕明兒再來拜訪地時候。我一定補上一份。今日就只能失禮了。”
    
    楊琳早就聽方青說過張越地事。更知道張越在青州府造就地惡名。還以為這位少年得志地貴公子極其不好相處。此時見他說話隨和并不居高臨下。頓時有些納罕。心想是不是傳言過分了。旁邊地方青瞥見妻子這一愣神地表情。不禁在心底苦笑了一聲。
    
    “琳娘。我出門地時候讓你去見岳父。事情究竟怎么樣了?”
    
    “我沒見著爹爹。”楊琳見方青面色一沉。就連張越也皺了皺眉。忙解釋說。“是我沒說清楚。不是沒見著。而是父親根本不曾醒過來。我在爹爹地床前等了足足一個時辰。他卻一直都在熟睡。兩個伺候地丫頭說。他昨兒個晚上很晚才睡著。我不好吵醒他……”
    
    “這都什么時候了!”盡管平素和妻子感情極好。從來沒有紅過臉。但這時候方青卻實在露不出好臉色。氣急敗壞地說。“岳父地病固然是因為老邁體虛所致。可最根本地緣由你也應當知道!我好容易才請了小張大人過來。難道要讓小張大人等著岳父睡飽了醒過來?你……算了。我親自去蘭苑見岳父!”
    
    雖說并不是閉門只管家事地婦人。也頗懂得一些外頭地道理。但楊琳并不完全明白其中地利害關系。此時看到丈夫惱怒地站起身就往外走。她頓時愣住了。眼睜睜看著那厚厚地棉簾子高高打起又重重落下。她方才醒悟到方青竟是在外人面前給了自己臉色看。頓時
    
    惱,好容易方才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
    
    “大人見諒,我年輕識淺,不知道事情究竟有多重要,所以才耽擱了……”不等張越答話,她就急急忙忙地說,“只顧著說話竟是忘了奉茶,我這就去吩咐小青。煩請大人在屋子里暫且坐坐,我再去前頭看看有什么點心可供待客。”
    
    眼見楊琳一陣風地急匆匆出門,外間又傳來了一陣囑咐聲,張越不禁然一笑,情知這位楊家千金是擔心丈夫和父親之間有什么沖突,這才找借口離開。
    
    略坐了一會,他就看到外頭的簾子再次高高挑起,卻是剛剛侍立在門前的那個丫頭捧著茶盤進來。
    
    “公子請用茶。”
    
    剛才聽說姑爺領了客人進來,小青就被自家小姐攆到了外頭等候,吹了好一陣子冷風方才接著了人。乍一相見,她只是覺得張越年輕得很,別的倒也沒什么,待到在外頭聽到里頭地聲音陡然之間大了,隨即姑爺摔門出來急匆匆走了,不多時小姐也找借口追了上去,她不禁感到有些奇怪。這會兒奉茶之后,她少不得細細打量起了張越。
    
    兩只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看上去倒是隨和得很的一個人,怎么會一來就惹出了姑爺那么大火氣?剛剛倒是聽見姑爺叫什么小張大人,他瞧上去那么年輕,料想也不是什么大官……等等,小張大人這個稱呼怎么那么熟悉?
    
    一瞬間,她那還算紅潤地臉色變得死白一片,人更是踉踉蹌蹌后退了好幾步,直到最后貼上墻的時候,她方才使勁吞了一口唾沫,但那顆心卻跳砰砰飛快。
    
    難道這就是上回在青州彈指一揮間掉下四百多顆腦袋地那位小張大人?雖說她當初沒能去刑場觀刑,但方家有不少族人和下人都去看了熱鬧,結果一個個都是興高采烈地去,戰戰兢兢地回,一個膽大的仆婦事后對她形容那種血流成河地光景時,她這個沒有親眼看見的都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寒噤,那個晚上還做了惡夢。
    
    張越低頭呷了一口茶,一抬起頭就看到面前沒了人影,四下里一找方才現那個身穿藕色對襟小的丫頭已經是躲到了墻角,不禁眉頭一挑,信口問道:“你認識我?”
    
    “奴婢認識……您是小張大人……啊啊,奴婢不認識您!”
    
    小青一瞬間想到了張越屠夫的名聲,更感到這間屋子里全都是寒氣,連說話也有些結結巴巴,恨不得立刻就插上翅膀飛出這個鬼地方。見張越饒有興致地打量著自己,她忍不住想到了當初聽過的無數種說法,這會兒竟是連頭皮都麻了。
    
    “既然你認識我,那么我倒想問你一個問題。”張越微微一笑,隨手擱下了茶盞,仿佛沒意識到自己這笑容在別人眼中有多么恐怖,“你的小姐和姑爺這次到楊家來,楊家上上下下的人對他們如何?”
    
    “老爺子和兩位少爺當然對小姐和姑爺很好……”小青本能地迸出一句話,見張越那目光始終不離自己身上左右,她頓時惶惑至極。想到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她干脆咬咬牙說,“老爺和大少爺很高興,但二少爺不高興……其實小姐又不能分家產,也知道二少爺究竟在擔心什么,結果就連家里好些下人都在背后嘀嘀咕咕的。”
    
    張越隨口又問了幾句,見小青雖說有些抗拒,但還是一一答了,索性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她說起了話。見她始終是小心翼翼離著自己老遠,他不禁莞爾,心想自己這惡名倒還有些幫助。他倒無所謂,但這就苦了小青,一面要思量自己說出來的話會不會害了小姐和姑爺,一面還要面對那兩道“陰森森”的目光。無知無覺間,她也不知道被套出了多少話。就在她快要虛脫的時候,那門簾再一次被人高高挑了起來,進來的人恰是方青。
    
    “小張大人,岳父已經醒了。說您來了,他原本想親自到這兒來拜見,但生怕走漏風聲暴露了您的身份,再加上行動不便,所以只能請您到蘭苑一晤。”
    
    張越這才站起身來,臨出門前卻對小青再次微微笑了笑:“適才多謝小青姑娘替我答疑解惑,至于我的身份,還請你守口如**。”
    
    看到方青投來一個警告的眼神,等到門簾放下的時候,小青頓時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吸了兩口氣之后,她方才迷茫地看著屋頂的梁柱。這個屠夫終于走了……等等,他怎么知道自己叫小青?她剛剛都對他說了什么……該死,他循循善誘問了不少七拐八繞的問題,除了小姐和姑爺之間的私密事,她仿佛把楊家的不少事情都抖露出去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