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324 細聽私隱情他鄉遇故知


   說如今還不是紅梅綻放的時節,但比起其他地方的蕭梅苑中的梅樹一株株傲立風中,倒是煞有精神。(這會兒東廂房里頭依稀傳來#籌交錯的聲音、女子的勸酒聲、男子醉醺醺的聲音,正屋里支著窗子側耳傾聽的一個女子不禁沒好氣地哼了一聲。
    
    “這就是少爺說的那個難對付的家伙?只不過是一個雛兒,這么輕易就吃得酩酊大醉,只要那兩個擺出全副手藝,他還不是乖乖拿捏在您手心里?”
    
    楊進才嫡妻去世得早,三房顏色凋零的侍妾如今根本不住在這梅苑里頭,他對她們也冷落不顧,如今他最寵愛的竟只有數年前買來的一個丫頭鳳盈。他不但把梅苑中的事情全交給她打理,就連生意上頭的事情也拿來和她商量。盡管老爺子為此大雷霆,甚至一次擺出家法險些把鳳盈打死,但在他后來撂下狠話之后,家里上下總算是默認了這個女人的存在。
    
    “若是那么容易就好了,我就擔心這小子根本是裝蒜。”
    
    楊進才見鳳盈撇撇嘴,連忙伸手把她攬了過來:“你該知道我的手段,若他只是一個雛兒,那海島上又不是沒有女人,三兩下就把他拿下了。剛剛過去那兩個丫頭固然要姿色有姿色要手藝有手藝,但光把人灌醉了沒用……話說回來,我走的這十幾天,家里人可曾為難過你?我那妹妹和妹夫可還安分?”
    
    “反正出了梅苑,沒人把我當成一回事,有什么好與不好。”鳳盈似笑非笑地往后頭挪了挪,頓時露出了沉香色對襟小上頭那一截雪白的玉頸,隨手捋了捋耳畔的亂,她這才嫣然笑道,“至于說三小姐和三姑爺,他們可不會和我這種人打交道,成天往老爺子那里跑,和大少爺嘀嘀咕咕也不少……哦,今兒個早上三姑爺還出門會客去了,就不知道他初來乍到,在松江府怎么會有什么友人。”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想要從老爺子下手……哼!”楊進才冷笑一聲,面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這分家又不是老爺子說了算,況且明面上那些家產我還不放在眼里,隨他們怎么分我都無所謂!這海上的營生如今都是我掌管,那些船只水手只聽我的號令,就連海上的那些人只要我在一天,他們就一個都使不動!”
    
    見鳳盈笑吟吟地看著自己,美眸中流露出一種極其悅人的神采,他只覺得異常滿足,又得意洋洋地說:“老爺子當初偏心老大,又覺得我這個兒子不聽話,所以分派了我這件事,只怕如今心里頭還在肉痛后悔呢。要是沒有這個把柄捏在手里,我當初也保不下你。什么家法規矩,他能夠為了財路鋌而走險,憑什么我就要規規矩矩什么都讓著老大?如今老爺子插手不了海上的事情,我更是搭上了那位貴人地線。他和老大要是安分還好,要是不安分……”
    
    “要是不安分怎么樣?難道你還能弒父殺兄不成?”
    
    “小妖精,你以為我想被千刀萬剮!”楊進才被鳳盈勾得渾身火起,當下便惡狠狠地在她的翹臀上用力一拍,沒好氣地說道,“橫豎老爺子病得七死八活,老大又是沒用的人,軟禁了他們也就是了!他們兩個只知道治家嚴謹,其實卻刻薄寡恩,你不是替我收買了好些要緊的管事么?到時候我管了家,外頭人都道是大哥讓賢一家人不分彼此,這也就結了!”
    
    “哎呀。少爺還真是好算計!”
    
    這邊一對男女天雷勾地火。眼看就要在床上滾成一團。外間卻忽然響起了一個煞風景地聲音:“二少爺。鳳姑娘。三姑爺剛剛帶著他那個朋友去見老爺了。楚婆子正好看見。所以就來梅苑報訊。
    
    老爺這些天從來沒見過外人。二少爺要不要去看看?”
    
    盡管剛剛還是意亂情迷。但聽到這話。楊進才立刻一個挺身跳了起來。隨手整理了一下凌亂地衣襟和下擺。他便匆匆出了屋子。見那個奏事地年輕媳婦正站在門邊上。他便詳詳細細地問了一番。隨即皺了皺眉。轉身就對屋子里說:“鳳盈。東廂房那邊你看著一點。我去瞅瞅怎么回事。這個節骨眼上不能讓方青那小子壞了滿盤好棋!”
    
    “去吧去吧。這兒有我!”
    
    高聲答了一句。鳳盈也不去整理酥胸半露地前裳。而是站起身支起窗戶看了看。直到確定楊進才確實走了。她方才慢條斯理地束起了腰帶。披上一件避雪地斗篷出了門。待到西廂房門口。她側耳輕輕聽了聽。現此時完全沒有動靜。猶豫片刻就推開了門。然而。當看清了里頭那情形時。她卻不由得呆在了那兒。
    
    所謂蘭苑,顧名思義自然四處都是蘭花。從室外到室內,張越一路看到了好些不知名的品種,若有若無地清香縈繞在鼻尖,倒也沁人心脾。然而,等踏入了那位楊家家長的寢室,滿室藥香就把花香驅散得干干凈凈,竟是平白無故讓人感到心中一沉。
    
    他原本還以為要和一個老狐貍打交道,但那個半坐在床上骨瘦如柴的老人大約是完全了解了他的來意,在相見說了一番客套話之后就直截了當地道:“方青什么都對我說了,大人本是天子信臣,完全不用走這一趟,如今到這里來也不過是給我楊家一個機會。雖說這海上營生我前半生藏著掖著視若珍寶,但如今卻好比是燙手的山芋,只恨甩不掉而已。”
    
    能夠重振慘淡地家業,能夠維持松江富的名頭長達二十年,楊善自然是精于決斷地人,因此在女婿把所有事情攤開到臺面上之后,他立刻就做出了決定。擺擺手示意女兒到門外頭守著,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就開始一條條地說起了海上的勾當。
    
    “大明海禁多年,原有的通商港口悉數都被封了,幾處市舶司碼頭也都是只能進不能出,所以,如今這貨都是用小船運到近岸的小島,再從小島上用船運到附近的大島。出海的港灣都是一些偏僻地去處,從浙江至廣東,大約有幾十條船上千人靠這條線吃飯。每逢寶船出海,沿海各島就會全部清空一次,畢竟遇上寶船那就沒命了。自然,這沿海一帶還有海盜倭寇,船過境碰上的時候也是大麻煩。
    
    “大凡秘密港口,多半在廣東福建,這是宋元時海商繁盛地地方。而浙江一帶,走貨最方便地就是雙嶼、烈港、普陀,雖說船不少,可大多背后都是松江府我們楊家和寧波府嚴家。海船幾乎都來自福建廣州所造,即便是小船也是價格不菲,當初我出海那一艘就幾乎用盡所有家財。自然,這都是極其隱秘地,那些船廠都在島上,尋常人根本找不到也買不到。只不過,朝廷自從寶船出海之后,昭告各屬國凡有私商一律呈報,所以這生意并不好做。常常有此地買貨,然后易地起行的。”
    
    “咱們楊家背后地原本是隆平侯和城伯,還有其他幾位勛貴,因為都是軍中老人,家大業大吃喝嚼用多,再加上在軍中頗有些根底,所以能瞞天過海。而嚴家占據了寧波府的好地頭,卻比咱們手筆更大,他們的后臺乃是富陽侯,就是那位永平公主的兒子!只是如今這些事情是我家老二管,我也不知道他如今究竟倚靠的是誰。”
    
    這都是張越想打聽地消息,即便是在聽到富陽侯那三個字,他的臉上仍舊猶如石頭一般絲毫不為所動。
    
    倒是當楊善誠懇地說楊家有關于西洋和朝鮮倭國一帶地海圖,而且愿意全盤交出來的時候,他才稍稍愣了一愣,旋即意味深長地微微一笑。
    
    “楊老也該知道,如今朝廷正在預備開海禁,若是從一個個地方開港貿易,朝廷正經抽稅,商人也可以正大光明地做生意。那些海上的私港只要派船派兵嚴厲查禁打擊,很快就會灰飛煙滅。我并不是下來查走私的,所以相比這些海圖,我更想知道,如今那些走私的船每年往來海上,是否供不應求,一年總共能做多少生意?”
    
    盡管張越這么說,但方青自打得知張越來到了松江府,就已經知道這位欽差別有重任。楊善活了半輩子,這會兒雖說吃不準,但也只能一五一十地說:“就我所知,前些日子咱家老二出去地船應該是三艘,一年也就是六艘之數。而嚴家比我家略多,但也有限。再加上其他私商,整個浙江頂多一年也就二十來艘船出海。廣東福建等地的私商大約比兩浙多一些,大致算下來一年出去一百艘船地貨頂多了,所帶私貨在各國自然是供不應求……”
    
    正當楊善掐著手指頭預備說出一個大體的銀錢數目時,外頭忽然響起了一陣爭執聲。詫異的他不禁轉過了頭,旋即就瞧見一個人闖進了門。看清了那張滿是冷笑的臉,他頓時感到怒火上涌,捶著床板低斥道:“怎么這么沒規矩,誰讓你進來的!”
    
    這時候,楊琳方才狼狽地跟進了門,而楊進才卻看也不看惱怒的妹妹,昂著頭嗤笑道“老爺子連兒子都不見,還有工夫見外客,妹夫地面子倒是不小啊!咱們的家事若是要外人插手,傳揚出去也是笑話,老爺子還請三思。咱們家當初走了這條道,如今要拋開不是那么容易地,老爺子就算不為咱們著想,也煩請為子孫后代著想,不要聽了外人蠱惑!”
    
    “你……”楊善氣得七竅生煙,猛地重重一拳捶在床板上,怒聲喝道,“這家里還輪不到你做主,滾,趕緊滾!”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楊進才略一躬身就出了門,那臉色已經完全陰了下來。剛剛他往張越的臉上掃了一眼,已經認定那只是個乳臭未干地小子,更是惱火父親只聽外人的話。他越想越覺得不忿,沿著夾道一路埋頭直走,拳頭越攥越緊,最后險些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
    
    “你沒長……”惡狠狠地話語出來半截,他就看清楚了面前的人,連忙硬生生截斷了話頭,又強擠出了一絲笑容,“方管事,你不是在屋子里喝酒聽曲么?”
    
    “酒也喝過,曲也聽過,如今應該辦正事了。”方銳輕輕彈了彈衣角,見楊進才滿臉陰霾,他便哂然笑道,“二公子既然已經覺得主人方可為倚靠,又何必為了家產的事情煩心?帶了我去見你家老爺子,我想他一大把年紀了,定然知道何謂存亡才是。”
    
    楊進才搭上這一條新的線也已經有小三年了,以往打交道的都是些尋常人,因此這一次面對一個性格迥異的對手,他實在不敢輕舉妄動。此時聽方銳這么說,想起在父親那里再次碰了個硬釘子,妹夫甚至帶去了一個外人,他立刻拋開了那些顧慮,含笑點了點頭。
    
    “方管事所言不錯,老爺子年紀大了老糊涂了,是該有人好好給他分說一下利害。”
    
    再次踏入蘭苑的時候,楊進才恰好看到妹妹和妹夫領著剛剛見過的那個年輕人從正房出來,便帶著方銳直闖了進去。待到兩廂打照面的時候,他也懶得打招呼,正要越過他們上臺階進屋,卻瞧見那個年輕人表情很有些古怪。
    
    “方兄?”
    
    方銳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地方遇見張越,心頭頓時巨震。然而,這一年多來他飽嘗世事辛酸,早就不是那個寄人籬下的窮親戚,因此一驚之后便打了個哈哈:“想不到竟然能在這兒遇上元節你,真是人生何處相逢!你對舍弟的照拂我銘記在心,定當厚報,只不過今天我還有要事,以后再和你敘舊。二公子,你還不帶我進去么?”
    
    眼看楊進才笑呵呵地將方銳引入房中,張越漸漸皺緊了眉頭,走出院子之后方才對方青問道:“這就是你那位二舅哥帶回來的朋友?”
    
    “不錯,莫非您認識他?”
    
    “不但認識,還一起參加過會試……”
    
    想到先前在北京方敬透露的那番話,張越漸漸把一條條線串連了起來,什么下江南為一位貴人打理生意,敢情方銳竟是在主持這樣的勾當!心里擱著這么一個疙瘩,臨出楊家之前,他少不得低聲吩咐了方青一番。
    
    縱馬馳出楊家,走了不多遠,他便勒住了馬頭,若有所思地對身旁的胡七說道:“既然今天被人認了出來,難保會遇到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明天咱們到周邊幾個衛所去轉一圈,把該辦的事情一并辦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