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332 各逞心機


   朱門風流第三百三十二章各逞心機
    
    波市舶司盛于元朝。到了明初洪武帝的那會兒卻廢了。原本繁華昌盛的的方一下子變的冷清了下來。直到永樂年再開市舶司。朝貢使一撥接著一撥。場博買吸引了無數商人民眾。這才漸漸恢復了從前欣欣向榮景象。
    
    舶司所在的碼頭和榷場在城東一個荒僻去處。但隨著朝廷為了迎接朝貢使而興建了不少房屋館舍。周圍的大街小巷也漸漸沾了光。酒樓飯莊和各色店鋪猶如雨后春筍一般的而起。典當行之類的也是開了好幾家-當各國朝貢使抵達的時候。數店鋪就會陡然之間擠的爆滿。甚至連無數貧民都會到榷場周圍碰運氣。然而。如今雖說真臘和滿刺加兩國的朝貢使剛剛抵達。但人的話題卻在另一件大事上。
    
    “燒了十一艘船。殲敵三百二十一人。活捉了兩百三十二人!”
    
    “誰能想到。皇上是派了巡海捕倭的總兵帶兵下來。岸上的幾個千戶都出動了!從前聽到過倭寇又殺了多少多少人。可很少聽說過這樣的大勝!”
    
    “還大勝呢。要不那些上海縣守城營的弟兄們足足守了一晚上。幾乎拼光了一小半的人。那天晚上城里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沒命!幸好那位張知縣臨危不懼。快差役竟是全都派出去了。這才勉強維持了下來!”
    
    “你們知道什么!要不是那天晚上正好有一位錦衣衛的大人物在城里。到了縣衙發號施令。然后又親自鎮東南邊截擊寇。后來援軍來及時。這會兒上海早就完了!”
    
    靠近場的醉鄉樓是這附近最好的酒樓之一此時二樓一桌桌的客人就有好些都在熱議這樣一個問題。同時關心著這開海禁是否會無疾而終。就是這么幾天。風聲就有些化。說是如今尚未正式開海禁。倭寇便肆虐沿海。若是開海禁則更了不。這無疑讓消息靈通的商人們憂心忡忡。一想到才露頭的財路就會斷去。有些人的聲音便忍不住大了起來。
    
    臨窗的一張桌子旁此時也正坐著三個客人瞧上去年紀最小的張越穩穩當當居中而坐馬欽久則是滿臉促。縱使喝酒菜也都是小心翼翼。陪末座的方青雖然心中有事。但他畢竟和張越打過的交道更多些。面色還算從容。
    
    雖說王全彬那天天亮蘇醒過來之后就氣急敗壞的帶著人走了但馬欽久在思量再三之后還是留了下來。即便他這個商人年頭的位不高可他還不至于被人作狗東西還無動于衷。思來想去就想試著能否在張越身上打開突破口。等到出發時看到楊家的女婿方青也跟了來。他更是感到自己的選擇沒錯。這會兒他話極其小心眼睛一直都在看對方臉色。
    
    “張公子這寧府我來過好幾回。榷場這邊熱鬧歸熱鬧卻少幾分雅致。話說回來。對面那座天香閣咱們所在的醉鄉樓更高一個檔次。那里頭有一道螺肉做的極其鮮美。我原本還想請您嘗嘗鮮。只今天居然閉門不做生意。真是奇怪的很。”
    
    張越此時漫不經的看著樓下。心里卻想著之前和張超會面之后的情形。由于幾十艘海船驟然之間截斷了倭寇的退路。用炮和堅實的船體硬生生將那些倭船逼到了沿海淺灘位置。接下來自然便是派人鑿船燒船。完全是一邊倒的戰斗。等到有倭寇從岸上數個衛所千多人的圍剿下逃到海邊預備上船。看到的卻是那一條條船燃起大火葬身大海的情景。恰是給帶人燒船的衛所精兵抓了個正著。
    
    如果沒有百姓和守城營軍士死傷上百的前提。這勉強能說是一場大勝。但最可慮的卻是如今有人借著此事叫囂倭寇乃是因開海禁而來。須知歷史上嘉靖年間幾乎關閉所有市舶司實行更加嚴厲的海禁。就是因為有人提出是市舶司引來了倭寇。果反而使的那段時間倭寇橫行沿海大亂。這不單單是因廢食。而是噎絕食以至于全身潰爛了!
    
    當初他臨走前曾經對皇帝提出可派大軍沿海捕倭掃除后患。卻沒想到朱居然這么快就派了都督事張攸為總兵官。以都督事黃宿為副總兵官。帶領鎮海衛五千人從劉家港巡海捕倭。也幸虧有船隊截斷倭寇后路。將那幾個島上的補給基的和海盜連根拔起。這卻是更讓人欣喜的收獲了。只是這次掃蕩的消息傳開之后。也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打鼓。
    
    銳的提醒張越可半信半疑。但他從活捉的那個俘虜口中卻又問出了不少消息。于是只能馬不停蹄趕到了寧波。帶上方青是因為這位楊家女婿的身份極其好用。而且他既然敲了楊家一大筆。自然少不的要有些補償。至于馬欽久則仕來過這里多。的頭精熟。而王全彬這么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他著實沒有放在心上。走了也就走了。
    
    “這里的酒菜也還不錯。只是吃頓便飯而已。倒不必拘泥的方。”
    
    欽久連忙點頭稱是。借喝酒定了定神。便在心里打點著接下來該說的正事。隨眼一瞥窗外。他忽然瞧見一行人前呼后的往這邊來。居中的馬車掛著金飾銀繡帶。外頭套著五彩錦繡車圍子。極為富麗堂皇。好容易等到馬車停下。那車上下來了人。他定睛細一瞧。頓時又驚又喜。忙站起身對越說:“張公子。那就是提督寧波市舶司的汪公公!”
    
    張越并不想那么早和鎮守太監汪榮碰面。便只從欄桿縫隙瞥了一眼。看清楚跟在汪大榮后頭從馬上又下來的幾人。他一眼就認出了陸豐和程九。頓時暗自皺了皺眉頭。而在張越右手邊的方青也在同一時間認出了陸豐。細心的他更瞥見了張越的細微表情變化。不禁在心里思量了起來。畢竟。先頭的事情他也是有份參。
    
    隨馬車而來的還有幾十名衣衫鮮亮的護衛此時一大半把守住了路兩頭不讓人通過。很快。對面那家天閣里頭便出來一個腆著肚子的中年人。畢恭畢敬的
    
    上下來的眾人迎進去。待到那飯莊的大門關。一方才呼啦啦的守在了門口。一幅防備森嚴的架勢。眼看般情形。這邊二樓的酒客們就議論開了。
    
    “那是什么人。竟然能和汪公公同車?而且還為了這事特的封了天香閣?”
    
    “孤陋寡聞了不是?汪公公已經接待這一位好幾天了。之前是親自用馬車從一家客棧里頭把人接到府里頭去住!聽市舶司里頭那些家伙說這可是要緊人物!”
    
    “要緊人物?看那面白無須的模樣別是來搶汪公公位子的小公公吧!”
    
    話音剛落。酒客們頓時哄笑了一聲。但卻不敢說什么再深一層的話。各自喝酒吃菜不提。而張越想起前陸豐提起這汪大榮便咬牙切齒的模樣忍不住冷冷一。果然陸豐那家伙就是如此的性子。只要別人能夠伏低做小付出足夠的代價。什么仇恨都往一邊站。
    
    馬欽久原本上寧波就是想看看能否走通這位汪公公的關節此時看到人近在咫尺不有些心癢。因便有意對方青說:“方公子這位汪公公提督寧波市舶司也已經有不少時日了。此次若是開海禁。他這個提督市舶司更是莫大的肥缺。你這過來想必是代楊家。可有什么打算么?”
    
    方青情知張越就是沖著那位提督市舶司來的。那汪公公的提督太監之位的穩不穩還未必可知。此時便故作漫不經心的搖搖頭說:“我不過是跟來看看熱鬧。哪有什么打算!”
    
    汪大榮如今根本顧不上別人怎么。他的全副心思都在陸豐身上。他并不是當初的燕王府舊人。能到提督寧波舶司這么一個肥缺。全都靠的是攀上了司禮監太監黃這棵大樹。每年市舶司出息的三成他都是孝敬了這一頭。其他的上下打點一番。最后到了手中的錢已經所剩無幾。若是長長久久坐著這個位子也就罷了。可偏偏怕什么來什么!
    
    此時殷勤的勸了幾杯酒。想起這幾日始終不曾磨一個準信下來。趁著酒酣之際。他少不再次磨動嘴皮子:“陸公公。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如今在宮里信的過的人只怕不多吧。否則別的人不帶。干什么非帶程九這么個身家清白的小猴兒出。而且還大張旗鼓在外頭招人手?黃公公他們幾個都老了。今后就看您的了。您難道就一點都不想收人心?”
    
    這幾天該試探的該扯皮的他都已經說夠了。此時他索性把心一橫。也不看陸豐那一瞬間陰沉下來的臉色。直截了當的說:“咱家知道以前有眼不識泰山罪過您。以后就是大紅大紫的人。是肯抬抬手。別人必定都說陸公公您心胸寬廣。這投奔您的人可不是的更多?再說。市舶司這個的方。新官到任至少有大半年不的上手。也沒什么收益。咱家是干慣的人。別的不說。每年就能孝敬您這個數!”
    
    一連數日收錢收手軟。好話聽的耳軟。陸豐原本已經打算設法撤了汪大榮的差。留人家一條活路。但聽了這裸的表態。再看看那一個巴掌翻了兩番的手勢。他原本堅定的心思漸漸有些動搖了。就在他皺眉沉吟的時候。就只見汪大榮又忽然將一張紙放在了桌上。
    
    “陸公公。咱家知道您到寧波府之后就和本的大族嚴家當家的見過面。這嚴家乃是江南世家。一向想往擴張。若是有公公幫助自然是如虎添翼。聽說他們還立了契約。給公公所有產業的一成?咱家設法把留在嚴家手中的那張紙取了個本……嘖嘖。您可知道這是上了賊船?嚴家最大的產業不是田的也不是鋪子。而是海上的船。他們可是本的最大的走私頭頭。而且背后的那位恰是富陽侯!”
    
    眼見陸豐那臉色陡之間僵住了。汪大榮這才感到自己好不容易占據了上風。遂嘿嘿笑道:“富陽侯李茂芳乃是永平公主嫡子。這身份自然尊貴。只不過據我所知。這一位可不是皇太子殿下的人。而仿佛是和那位殿下有所牽連。若是讓人知道陸公公您和這一支持的嚴家勾勾搭搭……”
    
    聽到這兒。陸豐忍不住看了一眼身后。見程九根本掩不住驚懼的表情。而那個仿佛木頭一般的小個子梁銘依舊紋絲不動。眼神卻仿佛有些冷。他不禁生出了讓這個武藝高強的家伙殺人滅口的主意。直到看見汪大榮面露狡黠方才警醒了過來這個該死的家伙這些天一直都在麻痹自己。想必還有后手
    
    想到這里。他便故漫不經心的笑了一聲:“原來老汪你是有了這樣的準備。難怪前些天和咱家兜來轉去。倒是真真好算計!咱家雖說收了嚴家那字據。轉手送了奉承別人也未必可知。哪怕是交給了皇上。皇上也想必能體諒咱家深入虎微服私訪的心思。便怪罪也只是輕的。你不要以為咱家這些天就真什么都不知道。比如說松江府的倭寇是怎么來的。咱家的心里可是有!”
    
    汪大榮本以為已經拿憑據擠兌住了陸豐。聽到前頭那席話。他心中不由一緊。到末了方才輕松了下來:“陸公公想必知道咱家是司禮監黃公公的人。黃公公最好的乃是趙王殿下。咱家每年孝敬殿下的東西也不計其數。所以這倭寇哪里來的可是和我無關。倒是富陽侯興許知道一二。要是陸公公想要將此事一查到底建一個大功勛。咱家一定鞍前馬后效力!”
    
    “你……”
    
    陸豐一下子捏緊了中的酒杯。中惱恨交加。他哪里知道這倭寇究竟是為何而來。不是想拿話套一。
    
    若是按照汪大榮的思去找那位富陽侯的麻煩。他就算能招架的住永平公主。又怎么惹起那位不要命的主兒?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