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333 強龍不壓地頭蛇


   波市舶司設提舉、副提舉以及吏目等官,所有官員的都是些朝貢的番人,雖要解決各式各樣的爭端,稍有不慎便是殺頭的大罪過,但論好處油水卻也是一等一的。提舉范通官居從五品,自打永樂元年復市舶司開始就在這兒任職,一步一個腳印穩步上升,其實原出身不過是一介監生。他原本應當是整個市舶司的土皇帝,但自從那位奉旨提督市舶司的汪公公來臨,他就失去了說一不二的權力。
    
    好在范通畢竟不是飯桶,在最初的飽受壓制之后,他還是琢磨出了一些法子。既然天子最信任的是宦官,然后是勛貴,再接著方才是文官,那么他惹不起那閹宦,設法通通路子結交幾個貴人總可以吧?于是,原本已經靠邊范通范大人漸漸地奪回了自己的半邊天,在這市舶司中雖說不能和鎮守太監汪大榮分庭抗禮,但小日子也漸漸滋潤了起來。
    
    然而范通這幾天卻很煩不出的煩,那張臉簡直就如同是暴雨前的天空,黑壓壓的仿佛隨時就能電閃雷鳴。從下屬到小吏再到雜役管事等等,哪怕是在那些外國番使面前,他那張臉也絲毫沒有解凍過。這天氣咻咻地回到家里,他一在正房的太師椅上坐下,等了老半天沒見人,頓時氣急敗壞地喝斥了一句。
    
    “人都死哪里去了,兮妍那個丫頭人呢!”
    
    好半晌,門外才傳來了一個驚慌地聲音:“老爺,兮妍姑娘出去了!”
    
    “出去……這個死丫頭,成天就知道往外頭跑,怎么就脫不了那種鄉下脾氣!我還指望她給我幫忙,可她除了花我的錢,還知道干什么!快去幾個人,趕緊把人給我找回來,半個時辰內要是見不著人部家法伺候!”
    
    話音剛落,那門簾就被人高高挑起,隨即便進來了一個年輕的女子。她頂多不過二八年華,面若圓月唇似丹蔻眼如晨星,舉手投足之間透出一股精明妖媚的氣息來。
    
    盡管生得但她打扮得卻也是富貴喜氣,頭戴珍珠簪,上著玉色緯羅滾金邊對襟小,下穿紫銷翠紋裙,耳垂上兩只小巧玲瓏地紅寶石墜子熠熠生輝。\
    
    “爹你可好生沒道理,人家出門去辦正事,你卻還編排這么一通話來,還說當人家是嫡親女兒,嫡親女兒你會這么編排?”她一上來便嗔了一句,旋即便盈盈在范通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因笑道,“這一次皇上悄無聲息地派了大軍巡海捕倭,聽說海上哀鴻遍野呢!那些個平日兇狠絕倫的角色,如今都成了喪家之犬些人連視若生命的船都不要了,都溜上了岸來躲避風頭……”
    
    “你說夠了沒有!”
    
    范通原本因為這事而心煩。此時更是覺得那張姣好地臉蛋看著令人生厭。本能地揚起了右手。卻最終還是放了下來。說是養女。但這個女子卻不是他那些任打任罵地姬妾。他這一巴掌打下去。到頭來還是他倒霉。想到這里。只得勉強按捺下了火氣。
    
    “汪太監這些天忙著趨奉一個客人。忙得腳不沾地連撈油水都忘了。我估摸著這事情不尋常。所以讓人去打聽了一下。竟然是那個應該在南京地欽差陸豐。這會兒人家大約正在天香閣宴客。一個太監就已經應付得我手忙腳亂。這下子還來一個更惹不起地。我剛剛是一時氣急。但阿妍。哪怕是看在你好歹當了我幾年名義上地女兒。別在這當口再添!”
    
    范兮妍嘲弄地看著這個名義上地父親。嘴角漸漸綻放出了一絲笑容。旋即柔聲“這當口我知道爹爹心亂。自然不會無緣無故上外頭亂跑。好教爹爹得知。這會兒不單單是來了一個你惹不起地。而是來了兩個。”她伸出手指比劃了一個手勢。面上地笑意更深了。“陸公公既然是和那位小張大人一同到地南京。他都來了寧波。那一位怎么可能不來?”
    
    盡管范通早就習慣了范兮妍說話半真半假地習慣。但這會兒聞言仍是倒吸一口涼氣。竟是一下子從椅子上蹦了起來。緊張地問道:“他真地來了?”
    
    “我親眼看見地……唔。你別皺眉頭。我可不認識小張大人。但自然有別人認識。可別說我不告訴你消息。這會兒那位汪公公正在天香閣宴客。他可正巧在對面地醉鄉樓吃飯。你若是這時候趕過去。興許還能碰到。強龍不壓地頭蛇。那位陸公公也沒對汪太監怎么樣。小張大人初來乍到總得要一個熟悉內情地人幫著。這可不是爹爹你地機。他身上穿一件石青色地盤領袍子。年輕得很。|認錯了……”
    
    話還沒說完,她就看見范通二話不說就往門外趕,竟是直接撞開了門簾到了外頭。聽到那大呼小叫吩咐備馬車的聲音,她不禁哂然一笑,心想自己這個便宜父親待會定然是死磨硬泡把人帶回家里。畢竟,開海禁乃是從寧波市舶司開始試行,一年稅銀也許就不是一個小數目不用提其他地進項,如今市舶司的一個位子也不知道引來了多少覬覦地目光。
    
    想到這里,范兮妍便從袖中取出了那張字條,再次細細看了一遍琢磨了一遍,便苦笑著將其揉成一團塞進了嘴中,面色如常地吞了下去,仿佛做過一千遍一萬遍那么自然。比起還能剩下灰燼的燒毀,這自然是最安穩妥地法子。
    
    冬日的夜晚來得格外早,甚至不到酉時二刻,天空就已經完全暗了。百姓家中固然未必舍得點燈,但市舶司附近的酒樓飯莊客棧卻都高高掛起了燈籠,迎來了一天最熱鬧的時候。醉鄉樓中原本空著的一小半位子此時都已經坐滿了人,而張越眼看桌上酒菜所剩無幾,那邊天香閣仍是大門緊閉性站起身來。
    
    他這一方青和馬欽久也不敢再坐著,而坐在隔壁一桌的胡七忙起身結賬,娃娃臉護衛田文更是一溜煙下樓去牽馬。眾人一起下了樓梯,剛剛來到大門口,就只見一輛馬車堪堪停在了大門口。盡管那馬車尚未停穩,一個人影卻迫不及待地跳了下來,使人難以置信那臃腫的身軀能做出那么敏捷的動作。
    
    那矮胖的中年人正是范通,這一路急趕,他顯得頗有些狼狽,此時站定之后便急忙整理了一下前襟。正要入內時,他忽然瞧見了預備出門的張越一行,不禁想起了女兒的那幾句描述。盡管吃不準,但本著寧可認錯不可錯過的原則,他還是笑呵呵地迎了上去。
    
    “敢問這位可是張公子?”
    
    張越初來乍到,此時這一聲張公子來得突兀,他不禁疑惑地打量了一番來人。綢大鹿皮靴子,配合那矮胖肥碩的身軀和憨實的笑臉,看上去仿佛只是個尋常人。然而就在這時候,旁邊忽然傳來了一個又驚又喜的聲音。
    
    “范大人,您怎得有空光臨小店,這位是您的客人?咳,您別看這人多,三樓雅座可是一直給您留著,趕緊樓上請,我立刻去吩咐廚房里整治一桌酒菜!”
    
    話頭偏給人插出來給截了,范通不禁有些惱火,看到張越略有些明白,他哪有功夫理會那殷勤的掌柜,忙笑說道:“張公子,我這市舶司提舉實在是忙得很,若不是小女回來的時候提了一句,我竟是不知道老尚公子到了寧波。既然來了,家里已經備辦了酒菜,您可得讓我略盡地主之誼才行。”
    
    一聽到市舶司提舉這五個字,張越自然不會認為對方是失心瘋認錯了人。雖說對于有人識穿自己的身份頗為惱火,但此時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因此他也就客套兩句點了點頭,跟著范通上了馬車。其他人對此情形并不奇怪,而馬欽久卻差點沒咬著舌頭,跟上的時候更是心不在焉險些摔了一跤,直到馬車開始行駛的時候他心里還在犯迷糊。
    
    那些差役不都說張越是錦衣衛么,這會兒怎么成了老尚公子?還有,這位寧波市舶司赫赫有名的飯桶大人居然會跑到這里來接人,消息也太靈通了些吧?
    
    范家大院在市舶司西頭,外頭看上去尋常樸素,內中卻是五進的院子,越往里走越敞亮大氣。范通原以為跟來的人全是隨從,等進門之后拐彎抹角開口一問,這才知道中年商人是有名的淮商,另一個年輕人不但是山東方家的族長,還是松江府楊家的女婿。這時候,他愈摸不清張越這一回到寧波要干什么,只能硬著頭皮把人往花廳那邊領。
    
    眾人快到花廳門口的時候,里邊卻有一個俊秀小廝高高打起了八仙過海紋樣的棉簾子出來在門口深深行禮。領頭的范通瞧見那小廝眼熟得緊,府中卻分明沒有這樣一個人,頓時納悶得很,等到懵懵懂懂進門之后彼此讓座,他方才猛然之間驚醒了過來。
    
    那哪里是什么小廝,分明是范兮妍女扮男裝!她重新修飾了眉毛鬢角和額角,他剛剛竟是沒有認出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