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339 江南好


   朱門風流第三百三十九章江南好
    
    管昨兒個還是第一次見張越但憑借那人仔仔細細析。再加上又打了一番交道。范兮妍自忖摸透了張越的路數不過就是心思密一些做事謹慎一些。歸根結底還不是和其他當的一樣?所以。送上了那兩個食盒之后。她便等著張越來請。誰知道這天早上卻是范通將她叫到了廳堂。當著張越的面這樣吩咐了一番
    
    “兮妍。我還要去市舶司應卯。橫豎閑在家里無事可做。就陪著張公子四處逛逛……唔。就穿昨兒個你那身行頭好了。”
    
    范通居然主動讓她女扮男裝帶著越出去!范兮妍眉頭一挑看了看張越。見他仿佛并不在意。而范通則是笑的猶如一尊彌勒佛。心里不禁疑惑了起來。雖說在范家過了兩年養處優的日子但她從骨子里就不是一個大家閨秀。因此略一沉吟覺的對自己有利無害。便一口答應了下來。又回房去換衣服她前腳剛走。范通就滿臉堆的對張越點了點頭。
    
    “我就把她交給大了。這丫頭雖然鬼很。但想也逃不開大人的手心。該交待的我昨天晚上已|都交待了。請大人一定要相信我。回頭我會把知道的那些原原本本寫出來。以供大人參詳。我多年以來收集的那些汪公公的罪證。晚上也會一并交給大人。”
    
    “那我就靜候范大佳音了。”張越意味深長的了笑。旋即又慢條斯理的說既有令千金作陪。待會吩咐我|三個丫頭也去換換裝。
    
    她們難的跟我出來一回。這次恰好可以四處走走瞧瞧。有她們陪著范大人也不用擔心令千金有什么當。我說的可是?”
    
    范通連忙打了個哈哈:“大人說笑。說笑。”
    
    盡管靈犀三人一路跟著下了江南。但哪怕是最少思量的秋痕也知道這一趟她們跟下來另有原因否則當初張越去青州殺人的時候。怎么不見帶上她們?于是。這會兒在屋里試穿那幾套簇新的行頭。三人少不低聲交談。而秋痕怎么穿怎么別扭。好容易才把滿頭青絲藏進那頂小帽子里但面上滿是興奮。
    
    “少爺平日里那么不好說話這一回怎么忽然改了性子?”
    
    琥珀忙著給靈犀修飾眉毛。聞聽言不禁微微一笑。雖說隱約猜著一星半點。但她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逞強說出來。索性打趣道:“少爺都說了是那位范家小姐跟著去既然如此。帶咱們也就不奇怪了。就算少爺不吩咐。只怕姐姐也會強求著跟去吧?”
    
    聞聽此言。靈犀忍住撲哧一笑。秋痕卻不干了。丟下束腰的腰帶就跑上來找琥珀算賬。兩人少不的鬧成一團。結果秋痕手肘一偏恰是碰丟了靈犀放在梳妝臺上的耳。眼見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靈犀連忙喝止了她們又在的上摸索撿回了那珍珠耳墜。
    
    這時候。秋痕方才咻咻的瞪了珀一眼:“哼。別只顧著打趣我。你們敢說沒防著那位范家小姐?這大戶人家都有大戶人家的規矩。平日咱們這些丫頭都足不出戶。哪有千金大小姐在外頭拋頭露面的?反正我瞧著那不是正經人。自然的替少奶奶好好看著少爺。”
    
    “好了好了。回頭等見著少奶奶。我一定對她說你忠心耿耿!”
    
    隨手將珍珠耳墜收貼身錦囊。已經裝束停當的靈犀沒好氣的撂下一句話。便催著琥珀和痕趕緊穿上袍子。不多時。三便先后從屋子里出來。一色的青小帽黑鞋。除了容貌比男子俊秀些。只要低下頭不讓人看見頸項。倒也不虞有人能識穿她們女子的身份。
    
    若不是擔心把靈犀三人留在范家不安全。張越并不想讓她們女扮男裝招搖過市。然而。剛剛跨進屋子聽到里間那些彼打趣的話。他不禁想到自己此次下江南別說帶著三游山玩水。就像往日那樣坐著好好說說話都是難能。前時甚至還遭遇了一趟倭寇。此時見她們穿戴整整齊齊出來。靈還笑吟吟的他深深作了一揖。他不禁莞爾。
    
    “難的這么打扮一回。倒是都露出了幾分英氣來。若是再配上寶劍。那就象是古之花木了。”
    
    聽了這話。秋痕頓時極為高興:“我還擔心人家看出來呢。既然少爺你都這么說了。不如借那把劍給我佩著試一試?就一回嘛!”
    
    張越素來對秋痕很是寵溺。此時見她癡纏。他不禁啞然失笑。卻仍是一口答應了下來。遂下腰中佩劍給秋痕掛在了腰帶上。帶著三女挑簾出門。他就看到胡七和田文等人都早就等在了外頭。方青和馬欽久都是獨身。而打扮精利落的范妍也在其中。
    
    看見張越這一趟竟帶上了三個丫頭。范兮妍不在心里嗤笑了一聲。暗自慶幸自己沒聽那個飯桶的吩咐。她此時昨日的小廝行頭大不相同。乃是一身杭州織造黑青絲袍子。腳下一雙青潞綢小靴。赫然一幅貴公子的派頭。一出范府大|。她見眾人坐車的坐車騎馬的騎馬。卻是由著
    
    來了一匹毛色鮮亮的黃馬。一個翻身利落的坐在上。
    
    “張兄剛到寧波。我不如先帶你|去東邊的萬人市看看。這里雖說沒有番人。卻有不少從榷場買到的珍奇。沒藥之類的香料雖說是違禁物事。但若是有帶路卻也好尋。就連寶石犀角象牙之類的東西。也比其他的方便的多。”
    
    張越今日出來本就沒有一定的目的。對此自然是沒有什么異議。只是看到范兮妍一抖韁繩飛馳出去的時候。他想到了范通隱隱約約那番提點。隨即然一笑。不管這個女人是不是匪類但范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兩邊的話他都不妨姑妄聽之。橫豎他自己另有`算決不會他們牽著鼻子走。在這|大的寧波府。不光有眼線。而且還有臂助心腹。
    
    江南好。
    
    風景就成諳。
    
    日出江花紅勝火
    
    春來江水綠如藍。
    
    能不憶江南?
    
    這首白居易大家的憶江南》瑯上口。一直都是張越最喜歡的詩詞之一。然而。在原先那個年頭。什水鄉古鎮都帶著幾分人造的味道。而所謂的上有天堂|有蘇杭也已經變了味。因此到了萬人市前頭寄放了馬匹和馬車和眾人一道悠閑的的一路逛過去他倒是覺的整個人都輕松了下來。
    
    耳邊是純凈的叫賣和吆喝聲。眼是古色古香的型江南民居。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半是男人。只有寥寥幾個女。但就是那么幾個女子一抬頭的候卻能看見一種婉約的笑容。無論姿容如何。卻已經先讓人賞心悅目。讓那明媚的春光也增色不少。
    
    那衣衫并不十分艷。柔和的天青。嬌艷的桃紅。素淡的色他看著卻覺的無比舒心。都說江南女子水做的這相問候的時候那種軟的聲音。那一一笑間流露出來的古典韻味更是讓人心曠神怡。而跟著范兮妍進了幾家隱秘的香料鋪。他身上也免不了沾上了幾分沒藥的氣息。而靈犀琥珀秋痕的懷里則是多了好些犀角象牙梳子之類的物事。
    
    范兮妍盡職盡責的當著向導。有意和張越緊挨著。本以為他定然會趁此機會追問自己昨天那些東西是怎么回事。但讓她異常失望的是。這位分明有著鐵血名聲的小張大人竟然多半時候都在陪幾個侍婢挑選那些精巧的小玩意兒。甚至連海外那些做工粗糙的珠鏈都能引起他的莫大興趣。當張越在一家首飾鋪中又看中了一支金簪子。她終于忍無可忍。
    
    “張公子應該是見慣好東西的人。何必在這種不錢的東西上浪費時間?”
    
    她這話音剛落。還不等張越轉過頭來。就聽到門邊上傳來了一聲冷笑:“見慣好東西?這只知道打打殺殺的人見過什么好貨色!張公子。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天下那么多好的方你不去。偏偏到這寧波來。就憑你私藏火器。隨從擅自帶刀。我看你到官府如何狡辯!”
    
    莫名其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原本不打算理睬范兮妍的張越不禁轉身瞧了一眼。看清楚大門口那個身穿五彩紗錦袍的家伙。他頓時眉頭一皺。心想這個叫做王全彬的家伙怎么忽然之間又冒了出來。而且還無知無畏的大放厥詞。見一旁的馬欽面如土色。他便吩咐胡七買下靈犀看中的那根金簪子。也懶的搭理這種貨色。帶著一群人就預備出門。
    
    王全彬在倭寇敗退當天早上就著隨從氣咻咻的走了。并沒有聽說過張越出自錦衣衛這種傳聞。而是一廂情愿的認為對方乃是匪類。此時看見張越并不理他。他頓時又羞又惱。正打算喝令隨從堵門。他忽然聽到了背后的一個聲音。
    
    “賢侄在這兒和人爭論什么呢?可是大家公子。別沒來由丟了自己的身份。”
    
    想起這回跟自己一起出來的那位主兒。王全彬臉的氣急敗壞之色頓時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臉殷勤的笑意。側讓了讓。他便對來人點點頭道:“汪公公說的是只是這些人當初私藏火器。這會兒隨從還佩著刀。我不是怕他們傷著了您么?”
    
    聽到汪公公三個字。張越不禁眉頭一挑。旋即就看到了那個一馬當先走在前頭的人。白面無須頗有威嚴。可不是昨日在鄉樓驚鴻一瞥見過的汪大榮?
    
    ps:最近看到一不錯的紅樓同人《紅樓春歸》。書號穿越成探春的。話說紅樓同人很多都yy的讓人驚雷陣陣。難的有一本比較舒服的。尤其是紅樓夢里頭第一大反派趙姨娘塑造的不錯。其他人物也都頗有原作韻味。唯一不爽的穿越之后的探春同學早期不夠成熟。后來又太成熟內斂了……可以從俺書頁的直通車進去。我自己看了好一陣子了。嗯。不喜歡紅樓不喜歡探春的同志們就不用去了。俺又不認識人家。免人作者mm以為有人去砸場子。
    
    薦了一本好書。心情很好。求推薦票和月票啦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