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340 小丫頭拜師周王府來人


   管馮遠茗是個執拗性子,但小五卻是更難纏,于是,的他在她每日的嘮叨聲中漸漸打消了要走的心思,暫時住了下來。平日里除了杜綰來看他,小五送來一日三餐,別的下人并不輕易踏入這個院子,日子過得安靜而愜意。他閑來寫寫字,或是在院中打打太極拳,仿佛那些曾經在腦子里根深蒂固的醫術全都忘了個干凈,甚至連那些煩心的太醫院舊事也漸漸拋開了去。
    
    因此,這天當小五拿食盒送來了一品粥的時候,他便若有所思地說:“你家小姐天天讓人變著法子在飲食上頭變花樣,又讓你常常陪我這個老頭子說話,實在是讓她費心了。我老了,其實什么名利都無所謂,只是想隨心所欲地過日子,以后權當沒學過醫術。只不過,在孟家就是被人供著,如今又一直都是這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富貴日子,我實在不習慣。”
    
    “馮大夫,這幾天的飲食都是給你調養身子。當初你在青州可是心寬體胖,如今瘦了十斤不止,總得等你養胖了,以后才好讓你干活,免得你說什么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看見馮遠茗那瞠目結舌的表情,小五不禁撲哧一笑:“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外頭漂泊,難道就很快活?小姐有一句話說得極是,人活一輩子,沒有親人也該有朋友,否則這日子就過得太寂寞了。你在張家這種大宅門里頭確實不習慣,等回京之后不妨去老爺那住一陣子。你們都是面冷心熱的人,一定能湊成一塊去,反正杜家如今缺人手,你去了也不是吃白飯的。”
    
    “小丫頭,我算什么面冷心熱!再說,我若是到杜家去,指不定給杜大人添什么麻煩!”
    
    瞇起眼睛打量著小五的白綾子白綾裙,馮遠茗不禁想起從初見那會兒開始,她就始終是素淡顏色打扮。若不是杜曾經說起過,他怎么也會猜到她竟然是那位被譽為大明第一謀士的和尚撿回來的。跟在那個浸淫在陰謀詭道中一輩子的人身邊,卻還能有這樣的心性,不得不說這丫頭的心天生便是純凈清澈。忽然,他猛地生出了一個念頭。
    
    “小五,你可愿意和我學醫術?”
    
    “學醫術?”
    
    面對這么一個突兀的問題,小五頓時愣住了。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她覺得學好了醫術以后對杜綰大有用處,而且還能夠名正言順將馮遠茗留下來,頓時露出了狡黠地笑容。然而倏忽間,她猛地想起了兒時在街頭遇著笑瞇瞇的老和尚,想起了他就在面前含笑逝去,那笑容漸漸就淡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深深的哀傷。要是她早學會醫術,應該能夠救老和尚吧?
    
    好容易將這千頭萬緒整理好了,她方才抬起頭來,卻是直截了當地問道:“如果我學了,是不是要遵守馮大夫你的規矩?比如說不能隨便給人看病,看病必須要像你那樣收診金?我只想給自己想看的人看病,可不想拘著那么多條條框框。”
    
    “小丫頭。我不是也都是隨著性子給人看病地么?”
    
    聽到這話。小五方才恍然大悟。旋即立刻點了點頭:“我學我學……只不過馮大夫你可別嫌我笨。我寫字寫不好。下棋也下不好。廚藝女紅都學不好。認字還是好容易才認全地。跟你學醫術肯定也是那什么……嗯。事倍功半。總之一句話。我要是笨。你不許罵我!”
    
    馮遠茗剛剛就是又好氣又好笑。聽到這話更是忍不住吹胡子瞪眼:“這世上學什么不難。學什么不要費神?你要是笨沒關系。但你要是入了我地門卻半途而廢叫苦不學。我不但罵你。還要打你!從明兒個開始我教你醫理和認。我也不指望你成什么名醫。但你要是認真學。以后自己有個頭疼腦熱總能醫好。”
    
    “是是是。我就拜了你這個師傅還不行么?”
    
    一個是一時起意起了再次收弟子地心思。一個是靈機一動平生頭一次想認認真真學一樣東西。于是既沒有人見證。也沒有擺酒席請客。就只是小五到了屋子里給坐在圈椅上地馮遠茗認認真真磕了三個頭。這師徒名分就算是定了下來。然而。讓小五瞠目結舌地是。這拜師之后。馮遠茗遞給了她一本書。那竟然是《易經》。
    
    “回去讓你家小姐好好給你講解,你自己也好好研讀。有道是不為良相,便為名醫。醫理位之類的東西能夠死記硬背,但要當好一個真正的大夫,卻不能不讀《易經》,而且更得多多看書。你這個丫頭既然對嫁人沒多大興趣,就好好讀一些書,這對你有好處!”
    
    由于孫氏應邀去了成國公府,這天家里便只有杜綰。年關將近,南京城里如今仍然留著不少勛貴大臣,她少不得要一份一份預備正月初一的節禮。盡管這年頭以簡樸為主,但一些世交通好總不能太
    
    ,這分寸把握拿捏卻是考驗人。畢竟,總不能因為里莊子上剛剛送來的進項全都搭進去。就在她對著賬本在心里細細算帳的時候,卻忽然聽到外頭有動靜,抬頭一瞧就看見小五打起簾子進來,臉上地情古怪得很。
    
    “怎么了,又和馮大夫拌嘴?”杜綰這些天見慣了這一老一小斗嘴斗氣的情景,此時不禁笑道,“今兒個是誰輸誰贏,說來給我聽聽?”
    
    小五沒好氣地將手中那本《易經》往炕桌上一擱,隨即便盯著杜看了一會,最后竟是垂下了頭,無精打采地說:“小姐,我今兒個拜了馮大夫為師,以后要跟他學習醫術。我原本還以為就是學如何把脈如何施針如何開藥方如何看病,誰知道他竟是讓我看《易經》!天哪,難道他就不知道我平生最討厭看書么!”
    
    杜綰原打算打趣一番,但聽了這番原委頓時愣住了。略一沉吟,她便若有所思地說:“讀書人若是讀書不成而改學醫術,原本就比尋常人學醫更容易些。松江府的何家號稱岐黃世家,其實族中人人都是讀書的。小五,既然你拜了馮大夫為師,不拘易經,其他書也確實應當好好看看。又不是要你死記硬背,我天天給你一段就好。”
    
    愁眉苦臉的小五這時候方才轉憂為喜,旋即便站到了杜綰身邊,見那賬本上密密麻麻都是字和符號,她頓時擰起了眉頭,屈一膝在炕上給杜捏起了肩。
    
    “小姐,還是以前在北京的時候好,家里的事情從來不用你操心,如今你成天除了家務就是賬本,要不就是應付那些滿嘴假話的官眷!那些人都什么嘴臉,口口聲聲都是試探,就差沒直接問咱家在這次開海禁里頭是不是落下了好處!”
    
    撇了撇嘴,她又說道:“今兒個馮大夫還對我說起孟小姐呢,他說離開孟家的時候,敏姑娘特意給他預備了四季衣裳鞋襪,孟老爺也很感激他,送了他一千貫寶鈔地路費,另外又送了他二百兩銀子作為酬謝。他只留下衣裳鞋襪,其余的都推辭了。”
    
    見杜沒說話,小五就自顧自地繼續說:“敏姑娘對他說,原本他幫了那樣大的忙該好好報答,但如今家里迭遭大變又正在喪期,所以只能送他走。可他說在孟家辦喪事的那些天,雖然吊拜祭的人不多,但也有幾個神神秘秘的人,敏姑娘送他走是存著好心,生怕他遭了連累。不過,因為孟家太太去世,孟家老爺誓永不續弦,倒真的是難得。”
    
    “孟大人只是太過于熱衷功名前途,性子偏激了。”
    
    杜怔怔地想了一會,旋即答了一句。當初父親和孟賢同下錦衣衛獄,雖則孟賢先放出來,而父親還是張越去求懇方才得釋,但境遇卻截然不同。她和張越成婚之后甚至沒過幾天,父親杜便再次復召入翰林,可說得上是圣眷依舊,而孟賢革職之后竟是沒有任何動作,由此可見天子地心思。孟賢若是此后能記住教訓也就罷了,若是不能,只怕孟家……
    
    “少奶奶,外頭周王府的一位媽媽求見,說是奉了陳留郡主的鈞命來的。”
    
    聞聽此言,沉思中的杜綰立刻回過神,思量片刻就吩咐小五去二門迎接。不消一會兒,小五便帶了一位四十歲左右地中年婦人進來。只見她身穿朱墨色杭絹小,下著深青色緯羅裙,頭用一支銀簪挽起,看上去收拾得樸素利落,進來之后便深深行禮,認出那正是朱寧乳母應媽媽,杜綰忙親自扶了。
    
    應媽媽卻執意不肯上炕,最后便在一張坐墩上坐了,寒暄一番之后便說道:“年關將近,王府派人往北京行在送節禮,也打人往京師這邊皇太子和皇太孫處送一份,郡主惦記杜姑娘……看奴婢這記性,如今該說是杜宜人才對……郡主惦記杜宜人,所以特意讓奴婢跟著下來捎帶幾樣東西。郡主還說,送東西去山東太扎眼,如今周王的身體一日不一日了,她就算不顧著自己,也得為周王著想。”
    
    陳留郡主朱寧那邊地節禮杜綰已經備好了,本打算送一個親自繡的荷包還有幾樣小五在市面上淘來地新鮮玩意,此時見人家更早一步送來了東西,她連忙謝了。然而,后頭那番話卻聽得她心中一震。情知在應媽媽之前不必拐彎抹角,她少不得問了朱寧的狀況。
    
    “年前有人上密折彈劾,周王殿下是硬生生憂慮成疾地。皇上登基以來,齊王官屬爵位盡奪,廢為庶人。岷王和遼王的官屬和護衛也都沒了,晉王寧王那些王爺也個個噤若寒蟬。如今尚保有三護衛的就只有周王殿下……唉,所以郡主的婚事方才遲遲難定。”
    
    ps:拜求推薦票!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