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342 危在旦夕


   朱門風流第三百四十二章危在旦夕?
    
    于昨天的晚宴不歡而散。因此陸豐這天并沒有出門呆在了屋子中冥思苦想想要殺人滅口又怕強龍難壓的頭蛇。反而被汪大榮抓住更大的把柄;想要暫時妥協拖延以后再想辦法。他卻又咽不下這口氣。于是。他手中的那支狼毫筆就遭了殃。最后硬生被拗成了兩截。然而。當程九一陣風似的沖進來。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之后。他登時愣住了。
    
    張越不聲不響到了寧波府?他居然在路上遇上了汪大榮。還無巧不巧的正好遇刺?最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天子劍斷了?
    
    臉上陰晴不定了一子。他忽然劈手丟出了手上兩截筆。拍了拍雙手站起身來。皮笑肉不笑的說:“幸好咱家今天沒跟著汪大榮出去。否則不但要受這么一場驚嚇。而且還的擔著天大的干系。不過話說回來。皇上賜了隨身多年的佩劍給張越。除了咱家這個親自去頒賜傳話的人。其他人知道該不多。這汪大榮卻一嗓子喊出什么天子劍斷了。”
    
    一旁的程九立時恍然大悟。旋即湊趣似的說:“甭管他什么用心。總之是壞了小張大人的事。只不過。既然是貨真價實的天子劍。這回劍斷了。汪大榮這一嗓子吼的人盡皆知。小張大人這一道關坎只怕是不好過去呢。”
    
    “誰說不是?”陸豐笑著整理了一下衣冠。隨即慢條斯理的點了點頭。“皇上多疑。而且還喜怒無常。喜歡一個人的時候能把他捧到天上。討厭一個人的時候卻能把人踩在泥里。解就是最好的例子。當然。除此之外還有用完了就殺比如說紀綱。不過這事情也沒準。皇上擺明了是不喜歡張越太過于文所以才會讓他去殺人。那次從青州回來。張越命人懸硝制的首級于旗桿。彈劾的人那么多。皇上偏偏就喜歡。若是知道前一次他力阻倭寇的事情只怕會更高興。說不定這次的事情也就一笑過去了。畢竟誰能料到他遇刺。”
    
    說到這里見程瞪著眼睛聽仔細。還在那兒不停的點頭。他不禁沒好氣的在那腦瓜子上頭一拍:“多學著一點。如今還年輕。十二監頭頭的位子以后說不定還有希望。不說這些了。汪大榮既然已經殷勤的把人請了過來。咱家和張越的交情。怎么也的去好好瞧一瞧安慰一番順便督促的方官員好好追查。”
    
    在這么一場如其的刺殺中。朱瞻基派來的四個護衛都只是受了一點皮肉傷。滑溜的胡七更是毫發未損。只有張越被震裂了虎口。相形之下。汪大榮的八個衛竟是死了人重傷兩人。其余都是輕傷。
    
    所有人是在最近的藥堂中處理傷口上了藥方才來到汪府休整少不又有人往范家報信畢竟。傷勢最嚴重的是背上了兩枚手里劍的范妍。
    
    汪府西院廂中。那位特的請來的傷科名醫仔仔細細把著脈那眉頭成了一個結。最后竟是連連搖頭。看到他這個光景張越不禁心中一沉。
    
    “真的無從?”
    
    既然是提督市舶司的公公請人。嚴厲警告說事關重大。那大夫哪里不盡心竭力。此連忙解釋說:“大人。這暗上淬了很厲害的毒。我雖然精于傷科。但對于這毒實在是沒什么研究。如今看這位姑娘的脈象體內佛有兩種毒我是無從下手這用毒的法子千變萬化。若不是真正精通的人亂用藥反而更糟糕。”
    
    兩種毒?張越猛的想起自己給范兮吃過的那一顆黑色丸藥。正想拿出那個錦囊時卻又改主意。當下便問道:“既然此。你先想個辦法蘇醒過來。還有。這寧波府內有什么擅長解毒的大夫。你告訴汪公公。讓他派人去請。”
    
    雖然不藥到病除。但讓人蘇醒來的手段這位夫卻有大把。此時少不的精心選擇了一樣損害最小的盡管他認為不管怎樣床上的這位姑娘都希望不大等看到她悠悠醒轉了過來。越告誡他不的說出范兮妍已經蘇醒的事實。對外只說她仍舊昏迷不醒命在旦夕。他連忙滿口答應。知機的告了出去。免的自己無意間聽到什么有的沒的。于是。在臨出房門前他很是納悶的看了一眼侍立一旁的某個小廝。
    
    蘇醒過來的范兮妍發現自己俯臥,。背上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心里不禁有些黯然。瞥了一眼站在床的張越。她的目光又落在了他背后的那個丫頭身上。想起那時候清清楚楚的看到這三個丫頭義無反顧的擋在了張越身前。搖搖頭竭力擺脫了這些亂七八糟的量。她艱難的伸出右手輕輕搭了搭左手腕脈。良久。她那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漸漸變成了一種難看的死灰色。旋即死死咬住了嘴唇。
    
    “張。請幫我記一下”
    
    “你說。”
    
    見張越只有這短短兩個字。她不禁愣了一愣。但隨即就把心一橫:“丁蘿卜三錢萬年青二錢青木香三錢七葉一枝花二錢。”報完了一長串藥名之后。她頓了一頓又說道。“除了先前敷的金瘡藥之外。再取散血魚腥研末和豬苦膽汁調敷在傷口。”
    
    見張越點點頭就出了門。而那個丫頭則是留了下來。范兮妍不禁微微失神。忽然。她感到冰涼的腳邊多了一個溫暖的腳婆子。這才發現那個丫頭正在忙忙碌碌。不消一會兒她的腰腿上又多了一床厚厚的被子。而裸露在外的背部和肩部也被人細包裹好了。只有露出兩處可怖的傷最后手中也被人塞進了一個的銅制湯婆子。
    
    好容易忙完了。秋看見范兮妍正盯著自己瞧。不禁嘆了一口氣。
    
    雖說討厭這個止浮的范家小姐。但這會兒人家身受重傷的性命也未必能保住。她何必人家過不去想到這里。她在床沿上坐了下來。口道:“這南方沒有火炕就是不方便。能用這湯婆子暖著。若是冷了還請范小姐告訴我。別傷好了卻凍病了可不值的。少爺已經讓那位汪公公去請最好的大夫。你盡管放心。”
    
    聽著這關切慰。范兮妍只覺冷的身子稍稍有了些暖意。隨即低聲說道:“多謝姑娘了。若是我待會服藥之后沒法過來。請你告訴你家少爺。市舶司東邊啟圣街有一座三進小院。里頭的大槐樹底下埋著一只木箱子。里頭那東西興許是他要的。”
    
    說到這。她也不看秋痕那大驚失色的表情。自失笑了一聲。她就是太自以為是了。心以為自己捏著人家的痛腳人家就奈何不的。卻沒想到她自己的身份也就是一個棋子。并不比那個飯桶高貴到哪兒去。這樣一箭雙雕的事情。就怕上頭知道了想必也是樂見其成?只是。迷迷糊糊間看到的那驚天一箭。他為什么要干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張越到堂屋咐靈和琥珀守在里不許任何人去。隨即寫好了藥方吩咐田文親自去抓藥。正打算回身進門。一個小廝一溜煙跑上前來報說陸公公范大人都到了。和自老爺一起正在廳坐等。他方才跟著其往那邊行去。心里仍在思量這次詭異的刺殺。想到如今人人都知道他那把天子劍斷了。不禁皺了眉頭。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真是晦氣。
    
    盡管汪府里頭住的乃是一位太監。豪奢軒敞絕遜色于范家大院。出了二門順道來到正廳。他便看見中間懸著金字大。其上寫著“富貴堂”三個字。旁邊一行“兩淮都轉運鹽使司都轉運使王勛亮書”。廳堂中書案桌椅字畫齊備。但那引路的小廝卻腳下不停。只帶著他左邊側門走。掀開門簾卻是鵝卵石鋪就的小徑。恰是一個的花園。到了盡頭方才一排三間廳。掛著厚厚的大夾簾子。
    
    “范大人,然讓令金鞍前馬后的跟著。獻殷勤獻到這上還真稀罕。”
    
    “我那女兒至今還生死未卜。汪`公你這風涼話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你在任上惹來仇家。累了我女和小張大人。怎會鬧出這樣大的禍事。還弄斷了皇上欽的天子劍?”
    
    “好了。你們兩位都消停些。如今要緊的是追查。是善后。既然知道那是天子劍。就該知這不是輕易能糊弄過去的事。小張大人過不去這坎。我們也全都危在旦夕。”
    
    尚未進門。張越就聽到里頭傳來了陣陣爭吵聲。發覺這一字一句都是沖著所謂的天子劍。他不禁哂然一笑。隨即打起門簾徑直入內。口中卻淡的說:“有勞三位擔心了。弄斷了皇上欽賜的乃是我的疏失。若是有怪罪也自然是我一人承擔。當務之急是追刺客來源。無論是否倭人。都的好好清楚才行。”
    
    說話的同時。他少中留心三人的面色。果然。話音剛落。汪大榮便松了一口大氣。即便陪笑著說一定讓寧波府官員好生追查。而陸豐則是愣了一愣。若有所思的皺了皺眉。惟有范的反應最是激烈。他竟是一下子從椅子上蹦了起來。br/  
    “大人。聽女勢危重。她留在這里卻是妥。不如我將人接回去?”
    
    見范通朝自己連連打眼色。張越卻仿佛沒看見似。嘆了一口氣:“范小姐如今身受重傷。這命在旦夕之時。還是先不要挪動的好。大夫已經開了藥方。說是只要不動。她興許還能拖延幾天。但對于那劇毒卻是沒有法子。所以她至今尚未蘇醒。”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