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5)      新書上傳啦(01-25)      后記下(01-25)     

朱門風流343 算無遺策


   朱門風流第三百四十三章算無遺策
    
    汪大榮和范通一個市舶司提督太監。w一個是市舶司提舉面上還能打個哈哈。實際上卻是水火不容。因此。張越說居然要把那個奄奄一息的范家千金留在自己家。汪大榮不禁很有些想不。而且更不樂意。然而。看到范通爭了兩句便唉聲嘆氣。他心中不一動。漸漸覺察到了今天這檔子事的古怪。
    
    刺客總共死了七個。衛之中各有死傷。但要說正差點沒命的就只是范家那個丫頭話說回來。范通怎么說也是讀書人。居然就放任女女扮男裝跟著張越逛街。這些書人不是最重禮教的么?再算下來。損失最大的就是張越。畢竟。據禮監太監黃儼派人傳來的信說。那天子劍可是貨真價實的天子佩劍。皇帝從靖難到兩次北征都是帶著它。
    
    這樣心愛的物事若折斷了……后果他簡直不堪設想!當然。甭管張越此時口的如何好聽。總之他今天既然是在路上碰著了。那么誰也說不好人家究竟是沖著張越。還是根本沖著他來。總之第三倒霉的就是他自個了!
    
    于是。陪著范通去范兮妍時。汪大榮不禁多留了一個心眼。見對方甚至伸手去試了試鼻息。那端詳臉色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古怪。他更是犯了嘀咕。不止是汪大榮。陸豐也在宮中廝混了二-人。著這情形總覺的有些不對勁。目光便始終在無甚表情的張越身上打轉。等到張越送了怔怔地范通出去這兩身體殘缺心計卻不殘缺的家伙方才對視了一眼。然后便出了里屋到了外間卻是一就在左右太師椅上坐下了。
    
    由于張越并不是此地主人。因此代為送客的他送到二門就打算止步。然而轉身還來不及走。他就聽到后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大人。這丫頭我就交托您了!我的家人老家。唯有她跟在我身邊。這次她極有可是代我受過。若是可以。大人能否把外頭兩個護衛借給我些東西我已經整好了。只是不敢輕易來……”
    
    二門有兩個正在打掃庭院的粗使丫頭。外頭正好等著兩個小廝。此時聽到這位赫赫有名的飯桶大人說出了這樣一話。那兩個粗使丫頭手腳往后頭出老遠。而兩個小廝則是一味低著頭。張越仿佛沒注意到這些人。絲毫沒有猶豫點頭答應了。等遠遠望著范通和那兩個小廝遠去他才轉過身來原路返回。進門之后。他卻只對太師椅上坐著的那兩個大太監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徑直入了里間。
    
    靈犀琥珀和秋痕這會兒全都在這一見著張越進來。秋痕立從錦上跳了起來。一煙奔上前。一把拽張越地袖子。低聲將范兮妍那番話重復了一遍。隨即才緊張地問道:“范小姐剛剛喝了那服藥之后就吐了血。然后就一直昏睡不醒難道真的救不她么?”
    
    “就連大也束-策。能否活下來就要看她自己了。”
    
    張越自忖對范兮妍的傷勢已經盡了力。此時到床頭看了看之后。見她依舊昏迷不醒。深嘆了一口氣之后便出了外間。當著汪大榮和陸豐的面。他直接把胡七叫了過來。語氣淡然地將事情交待了下去。一回頭就看見座上兩人的表情不相同。
    
    陸豐是然大悟中帶著幸災樂禍。而汪大榮則是某種惱羞成怒的表情。此時屋子里只有他們這三個人。此張越也不彎抹角在左手邊第一張椅子上坐下。直截了當地說:“今天的事情來的蹊蹺。我初來乍到。論理沒多少人知道。更不會莫名其妙引來刺客。汪公公應該是見到我地時候才知道我來了。陸公公顯然也是今天才知道。而且這次首當其沖受害的乃是范家小姐。若沒有那驚天一箭。大約所有人都會當成那撥刺客和范家有仇。”
    
    汪大榮此時面色鐵青。正在尋思所謂藏在大槐樹下的箱子是不是有不利于自己地證據。張越這么一說。心思立刻收了回來。抬頭看了張越一眼。他便重重哼了一聲:“要是那家伙存殺人。小張大人確實會沒命。可你也不能因為這個緣由。就以為是咱家做的。那個飯桶是和咱家不合。但咱家可沒必要沖著他的女兒下手。更沒必要沖著你的天子劍去。要知道天子劍斷了。咱當時在場。一的連帶倒霉!”
    
    原本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這會兒陸豐漸漸品出了一些滋味來。刺客看著像是倭人。但倘若是倭人。那這回開海禁的反對聲音就要更大了。他這個
    
    下來徒勞無功。回程的時候少不的就會灰頭土臉。到頭來鐵板釘釘的新職務也會化成泡影。而倘不是倭人。就的好好追。說不定還有別樣好處。
    
    想到這兒。原本翹足而坐閑適自如地他立刻換了一個正危坐的姿勢。笑嘻嘻地沖著張問道:“看張大人你這胸有成竹的勢頭。仿佛是心里有底了。汪公公那句話咱家可是不認同。萬一你是聽了司禮監黃公公的話。成心想要陷害小張大人一遭呢?”
    
    “你……陸公公。不要血口噴人!別忘了我手里有……”
    
    汪大榮霍地站了起來。陸豐也絲毫不客氣。一拍那黃花梨大案也索性站起。皮笑肉不笑地說:“就算你拿著那字據又有什么用?咱家乃是暗訪。那字據就是嚴家證。只要咱家往皇上手里頭一遞。咱家不但無過而且還有功!”
    
    “兩位爭了!”
    
    看見這兩位你眼瞪我臉紅脖子粗的模樣。張越哪里還不知道原以為的兩相勾結卻原來是彼此提防。當下便輕一聲。正想開口說什么。他卻看到旁邊門里的蔥綠撒花簾子一掀。隨即竟是秋痕探出頭來:“少爺。范家小姐醒了。想見見少爺汪公公陸公公!”
    
    “人都了。汪公公請吧。咱們一起進去聽聽這位范家小姐怎么說。”
    
    搶在張越前頭。陸卻是似笑非笑撂下了一句話。旋即自顧自地第一個彎腰進了門里頭。
    
    此時此。汪大榮心里轉了無數念頭。從殺人滅口到死不承認再到毀滅。最后他猛然想起陸豐原本就打算把自己趕出市舶司。這多一個把柄少一個把柄無甚區別。而即這當口找借口溜走。頂多也就是倉皇逃亡海外。到頭天子一怒之下。說不定他死的更慘。于是。想到張越剛才說話的口氣仿佛大有余地。他索性把心一橫跟了進去。
    
    張越最后一個進屋。發現范兮妍已經坐了起來。身上捂著厚厚的被子。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頓時明白她這不過是強撐著而已。
    
    “這撥刺應該是我爹派的。”范兮妍并不理會,子里眾人此時此刻是什么表情。只是用沙啞地嗓子不管不顧地繼續往下說。“那些不是倭人。是中原人。什么八方手里劍之類的東西都是他通過倭寇從倭國弄來的……嚴家背后是富陽侯沒錯。但他們和富陽侯中間還有一個我爹。富陽侯則是事事仰漢王世子鼻息……這次的倭寇是我爹傳遞的訊息。他和沿海各島上的倭寇海盜都有聯絡。所以聽說皇上突然派船派兵沿海掃蕩。方才亂了方……”
    
    一口氣說了這么多。范兮妍只覺胸口一陣-悶。那股`的暈眩感又來勢洶洶地襲來。狠狠咬了一記舌尖。她掙扎著又說出了一句話。
    
    “要是沿海各島乃至于東番不掃除干凈。這海禁就是開了。以后也會禍患連連!”
    
    當天傍晚。兩個護從范家拉回一個大箱子。緊跟著。胡七和田文又從啟圣街拉回來了另一個木箱子。所有這些都徑直送到了市舶司。即便是提督市舶司多年的汪大榮。面對忽然出現在這里的五百精銳軍士和二十名服色鮮的錦衣衛。不由的瞠目結舌。盡管兩個箱子中的證據大相徑庭甚至彼此矛盾。但是。當自打離開北京就不見蹤影的趙虎三人也將整整一箱證據送到這兒的時候。縱使是陸豐也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小張大人。你這是……”
    
    “別人給的證據自然不如自己的。但若是單單靠我收集的那些。自然也需要一些佐證。”張越意味深長地看著陸豐。頓了一頓方才繼續說。“陸公公。開海禁最大的攔路虎無異于倭寇。若是能除了里通倭寇的害群之馬以效尤。以后應該就會有再敢向倭寇通風報信的人了。這張名單還請陸公公過目。若是認為可以。我眼下便派兵出去抓人。”
    
    雖然心里別有打算。但此時看到張越這笑吟吟的模樣。原本打算攛張越把汪大榮一同拿問罪的陸豐然有些猶疑了來。到最后干脆打了個哈哈一概點頭。決定作壁上觀當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種場面話他不會吝嗇。到了這份上。他心里已經有了準數。
    
    要說張越已經準備的夠了。倘若不是忽然斷了子劍。這趟事情必定是辦的滴水不漏只可惜。這一招被人所趁。有可能滿盤皆輸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