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345 殺雞儆猴意欲詐死


   朱門風流第三百四十五章殺雞儆猴。意欲詐死
    
    舶司開始登記出堪合引憑了。
    
    一道從寧波市舶司開海禁的旨意讓整個天下的商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寧波。而兩淮和南直隸浙江一帶的人更是動作的直接趕到了這兒。正因為如此。一連三天的抓人查抄自然讓他們心肉跳。甚至有人打起了退堂鼓。然而。即便是打點好行李預備離開的。乍聽這樣一個消息。也不免延后了行程。紛紛趕到市舶司門口打探消息。真正進去辦事的人卻少之又少。
    
    原因很簡單。因為舶司那八字兩邊。枷號示眾的足足有上百人。的密密麻麻。
    
    枷號并非常刑。大明律中并沒有這一條。但官府卻是常用。尤其是在征收賦稅的時候。官府門前枷號示眾的百姓往往能達到幾十上百。由于有監察御史的存在。的方官也不敢太過分的鬧出人命來。往往都是七斤半的輕枷。然而。旁觀者就算再沒眼力。也能看這會兒市舶司門口枷號示眾的那幫人頂著的玩意分量沉重。這當口少不的議論了起來。
    
    “這大冬天的。瞧著他滿頭大汗的樣子。怕是至少有二十斤吧?”
    
    “二十斤?沒見識不是。要不是有這些家伙通倭。咱們這兒怎么會三天兩頭鬧倭寇。我正好有親戚在市舶司里頭做事。聽說那位欽差大人放出了話。無圣旨和刑部大理寺決議不能擅自殺人。既然如此就讓這幫該死的狗東西先戴著三十斤大枷枷號三個月。”
    
    “枷號三個月?可真要站死了。那位欽差大人真狠。不過話說回來。這次沿海捕倭也是來真的。聽說臨海好幾個島上盤踞的海盜倭寇都給剿滅了。”
    
    “那是要是海不寧開了海之,船開到大海上。豈不是羊入虎口?”
    
    遠遠看著就覺的一森寒之氣撲面而來。走到近處看到那一張張枷號示眾者煞白絕望的臉。欽久更是的心里發毛。這當口別人都不敢上市舶司辦事。他原也不敢奈何張越派人送了一條子他就是不想來也的來。好在和他同行的還有一個方青。這兩個人在一塊膽氣總歸更壯一些。即便如此等到進了那兩扇大門。他仍是長長噓了一口氣。
    
    正如張越看準的那樣。汪大這個提督太監雖然貪了一些。心眼多了一些。但確實有一-手段。不過三天的工夫。他就讓人根據宋元舊例查出了引憑格式。仍暫時沿用三十稅一的稅率讓市舶司中的書吏先去印出了百八十張引憑隨即又根據發給各番國的那些堪合試了十副堪合。再加上頭兩個來的又是早就安排好的人。一番核對畫押之后馬欽久和方青用了一刻鐘就辦好了。
    
    “五百石海船。明月自寧波航前往倭國。”
    
    看到有人從市舶司出來。少不有圍的人上來詢問究竟。當的知已經開出了引憑時。那原本還在觀望的商人們頓時心動了。而不比猶在夢中的馬欽久。面七嘴八舌詢問的人們。方青只是笑容可掬的說因為如今乃是初定。這合只不過試制了十副。錯過一次就的等到之后一批了。于是。一群商人立時蜂進了市舶司衙門。哪里還有剛剛畏首畏尾的架勢?
    
    商人們為了第一批張堪合搶的正歡。張越這時候卻正在屋子里看著松門衛送來的捕倭捷報。心中頗為欣慰。雖說太祖皇帝朱元璋禁海并不完全是因為倭寇。但不可否認。倭寇騷擾卻占了很大因素。這沿海不寧。商船開出去沒有保障。自然賺錢課稅之類的勾當也就無從談起。而鄭和寶船艦隊之前下西洋時曾經消滅過好幾股盜。恰好保證了東南亞航線安全。
    
    “這步總算是完成了。”
    
    張越感慨一聲把信塞回了封套。看到秋痕正站在那里瞪著他。不禁想起自己剛剛正在和她們說話。卻被么一份捷報給`斷了。
    
    只是對付這么個魯的丫頭。他自然有主意。當下就笑道:“二伯父和一路捷報頻傳有收獲。算起來我上次送去的信也該到了。這兒的事情我已經寫好奏折用傳郵遞送去了北京行。大約不日之內咱們就能回去過年了。”
    
    “少爺。咱們是問你天子劍斷了怎么辦。”
    
    這時候。就連靈犀不禁開口問了一句。而秋痕更是忍不住了。滿面惱的說:“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該死磨硬泡要帶上那把劍。若藏在家里就沒事了。誰知道會招來賊人惦記。琥珀。你一向主意多。你說這事情該怎么辦?”
    
    自打剛剛說話的時候。琥珀就默然站在一邊不做聲。此時也仿聽到似的。直到靈犀輕輕推了她一把。她這才恍然醒過神。撇了一眼淡定的張越。又斜睨了一眼焦躁的秋痕。隨即微微笑了起來:“都說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少爺自己都不擔心。咱們擔心什么?
    
    “琥珀。你這是什話。少爺糊。難道你也一起糊涂了?”
    
    看到秋痕火氣上來跳如雷的模樣。靈犀不禁搖了搖頭。上前去硬是將她按在了椅子上坐下。忖度張越這鎮定自若的模必定是心有憑。她漸漸品出了一些滋味。索性安撫道:“好了好了。少爺有分寸。秋痕你別鬧了。有這個功夫不妨里頭去看看范家小姐如何。這三天她時昏時醒。狀況很不好。又不讓咱們請大夫。”
    
    “哼。又不是我一人的事。要看你們去看。”
    
    張越見秋痕一面使小性子一面偷偷瞧他。不禁莞爾。索性就掀起側門那道蔥綠撒花門簾。直來到了里間。結果還沒站穩就感到后頭有人。回頭一瞧。卻是剛剛還滿臉不樂意的秋痕。見她臉上還是氣鼓鼓的表情。他哪里不知道小妮子嘴上逞。又轉過身朝床那邊走去。
    
    秋痕卻是后發先至。搶著打起床上掛著的銀紅紗帳。見范兮妍醒炯炯的。連忙在床沿坐了下來。在她肩后墊上了厚厚的引枕。卻是根本不給張越留坐的方。
    
    跟進來的靈犀她這副做派。連忙搬了一個錦墩過來給張越坐了。心思密的她打量著范兮妍那張毫無血色的臉。心里頗有些思量。這次范通倒臺都是因為這個千金的出首。雖說逃過了充軍衛所的處置。也算是立了一功。但哪怕是范兮妍能夠活過來。難道還能回范家?
    
    “這一次多謝人派人照顧。否則我這條命早就沒了。”范兮妍的臉色已經比三天前好看了一些。但說話仍然是有些勉強。“如今范通已經死定了。我也不想要什么出首之功。也不想再頂著范兮妍這個名字過日子。我希望大人能夠助我一臂之力。對外頭說我了。”
    
    “你要?”
    
    “不錯。我正要詐死。”勉力吐出這句話。范妍不禁用帕子掩口連連咳嗽了幾聲。旋即看也不看就將那塊雪白的手帕揉成了一團攥在手里。又抬起頭說。“大人曾經對外宣稱我中毒之后奄奄一息。大夫也說我死定了。那天陳公公和汪公公更是都親眼看到了我那半死人的模樣。如今就是說我死了。想必也不會人懷疑。”
    
    “范通此次的罪行免了一死。按律更要抄沒其家。你出首有功。況且他殺你旨在滅口。范家的家產多半會發還你一份。難道你都不要?”
    
    “家產?我要那些不干不凈的有什么用?”范兮妍冷笑一聲之后。忍不住連連咳嗽。到最后嘴角竟是溢出了鮮血。見旁邊坐著的秋痕手忙腳亂的拿著絹帕上來擦了。她不禁露出了一絲苦笑。“中了那兩支毒劍的時候我就知道是誰下的手。雖說我從來沒把他當成父親。但這兩年好歹也為他做過不事。沒想到他居然一直想除掉我。”
    
    感到胸口一陣陣痛。她使勁抓著底下的錦褥。好一陣子方才緩過勁來。抬起頭看著越:“我是平公主派來的人。為的就是監督這條財路。畢竟公主和富陽侯有不財貨都投在這條海路上。倭寇的事情我曾經上報過公主。公主說隨那個飯桶去做。我也只好聽著。就在幾天前。公主派來了一位特使。如果我沒有看錯。在屋頂上射出那一箭的就是他。不過憑我這一面之辭。大人也不用奢能指證什么。我也不敢站出來指證一公主。”
    
    因這屋里屋外都是己人。張越到天的驚天一箭。心中頓時生出了一種難以名狀的駭。從上次皇帝流露出那樣的態度。他就沒指望在朱棣在世的時候能動那些皇皇女。此時索性直截了當的問道:“那個特使是誰?”
    
    范兮妍深深吸了一。隨即滿臉苦笑的說:“那是白蓮教叛徒岳長天。”
    
    此話一出。不但張悚然動容。就連剛剛進門的琥珀也一下子僵立在了那兒動彈不。然而范兮妍卻沒注意到別人的反常。自顧自的說:“江南一帶乃是繁華之的。但賦稅太重百姓不勝其苦。因此不少人都在家里供奉神像信奉白蓮教。只是因為官府嚴查很少串聯。所以沒有北邊那么大的風頭。兩年前岳長天曾經來和范通談事情。所以我知道他是白蓮教中人。只是我沒想到。居然會叛了白蓮教。”
    
    張越深深吸了一口氣。問出了最后一題:“那岳長天現在在哪?”
    
    “是他來找的我。我也不知道他身在何處。如今他應該已經遠遁了。不過。”范兮妍了眉頭。旋即若有所思的說。“他的膚色比從前暗沉了許多。竟有些古銅色。他自然不可能去種田當苦力。若是這樣。他之前很有可能隱姓埋名躲在運河的漕船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