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348 下輩子記著不要當漢奸


   朱門風流三百四十八章下輩子記著不要當漢奸
    
    明律:若奸豪勢要及軍民人等。造三以上違式帶違禁貨物下海。前往番國賣。潛通海。同謀結聚。及為向導劫掠良民者。正犯比照己行律:斬。仍梟首示眾。全家發邊衛充軍。其打造前項海船。賣與夷人圖利者。比照將禁軍器下海者。因而走泄軍情律。為首者處斬。為從者發邊充軍。
    
    但凡沿海商民。一被這么一座大山死死壓在頭上幾十年。如今一朝海禁無聲無息的開了一。竟是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好些或服飾光鮮或衣著尋常的人往市舶司里鉆。然后或歡天喜的或滿面愁容的出來發愁的卻也不是為了引憑。而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算開了海禁那也的有船。這么多人都想往海上謀一條財路。可是船呢?
    
    張越自然沒打算把這一條條都給人解決了。他不神仙。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去橫插一杠。既然早年海禁的時候福建廣東沿海一帶都能造出可以出海的小船。下就更不用說了。五百石的船雖然在大海上風險重重。但讓皇帝開海禁就已經極其不易。還能奢望朱棣現在就允準民間造大船?而自從他和汪大榮熬了一晚上敲定了所有章程細節之后。他就覺的這位提督市舶司太監在自己面前的態度改變了許多。至少不再是那種虛偽的恭敬。
    
    轉眼間就過去了小半個月。市舶一下子發出了五十副勘合以及代用引憑。以每副勘合憑需繳鈔一百貫鈔計-也就是五千貫鈔。折銀不過六十多兩。對于那些商戶自然是九牛一毛。反而人人皆大歡喜。由于這么一些大商人的到來原本就在市舶司交易的朝貢使倒是更有了選擇余的好的貨出的精光不說。回程的船上也裝的滿滿的。
    
    萬事俱備只欠東的張越終于等來了北京行在送來的加急圣旨。原以為自己這屠夫的名號極有可能要傳到江南來。但當他仔仔細細看著那圣旨。漸漸舒了一口此次捕倭抓到的走私船。只誅船主余者充軍沿海各衛所以手職將功贖罪;凡寧波府境內罪證確鑿的走私販子如不曾勾結倭寇。與前者一體辦理;前時枷號三月潛通倭寇海賊的所有賊黨著遠枷號市舶司門前示眾;滿城索抓到的刺客斬首示眾。范通及其他可疑人押送南京。
    
    盡管岳長天已無無蹤。但張越卻沒在這件事上大張旗鼓。就算此人仍然在漕船上。問是一條運河的漕船數千。他上哪兒找人?
    
    他眼下忙活便是圣旨行事。在青州監斬殺了數百人。在上海縣外攔截倭寇殺了數十人這一次滿城大索中抓到的七名刺客送上刑場斬首時他卻是已經木了。而對于那些觀刑的百說。斬首根本比不上市舶司門口那永遠枷號的百多號人。由于天氣寒冷那木枷又換成了五十斤重枷。每天都有幾具尸體送往北郊的化人場焚化。端的是讓人不寒而栗。
    
    這一天。幾好事者看到市舶司門口那條寬闊的大街上停了兩輛云頭青幔車。前前后后簇擁著好些服色整齊的軍士。不禁都好奇了起來。
    
    不一會兒。去打探的人一溜跑回來。說是兩位欽差今天動身。知這么一個消息。圍觀的人頓時更多了。當遠遠望見張越出門上車的時候。人群中卻人嘀咕了一聲。
    
    “殺人不眨眼的張,夫總算了。”
    
    忽然。市舶司那八墻兩旁頭戴重枷的兩排人中。有人扯開嗓子大聲嚷嚷了起來:“砍不過頭點的。有種的就殺了老子。老子不想零零碎碎受苦。”
    
    正在上馬車的張越頓時止住了動作。頭一瞧便兩排犯人中找到了說話的那個人。那漢子三十歲出頭的年紀。五短身材。看上去流露出一種精悍的氣息來。別人戴著重枷都是氣息奄奄。惟有他還能勉強站直了。瞧見張越回頭看見了他。他那眸子里頓時冒出一股兇光。緊跟著仍是耿著脖子大喊大叫。
    
    “大人。要不就干干脆脆一刀殺了咱們。要不就給咱們將功贖罪的機會。這人生。不犯個錯處。誰不貪財好利。憑什么就只有咱們該死。那個勾結倭寇的范通。還有其他和海賊眉來眼去的官員。還有那些摟錢無數的貪官。憑什么只有咱們這些人要受這個苦楚。”
    
    這一嗓子吼的聲音極大。圍觀的百姓聽到了。汪大榮自然也聽到了。當下就氣的面紅脖子粗。連忙喝令差役掄鞭子上去打人。然而。那個差役走到近前。高抬起的手還沒揮下去就被人抓住了。回頭正要罵人時方才看清是張越。忙訥訥退了下去。
    
    “你說的沒錯。這人生在世誰不犯個錯處。所以為了生計的事情若是不害人。也就有可恕之道。”
    
    張越淡淡的說了一句。見那漢子眼睛滴溜溜亂轉滿臉喜色-間便沉聲喝道:“但這世上也有犯不的錯處。要是人家挾制你的妻兒家小讓你給倭寇通風報信。若是倭寇走了你們逼著作惡。那至少還算是情有可原。但你們是自愿的。貪圖蠅頭小
    
    食物飲水給倭寇。就給倭寇傳遞訊息。而且不止一次知不知道這害死了多少人。寇所犯之的。連幼兒都不放過。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漢奸。將功罪?你們拿什么功去換那些無辜百姓的性命。你的命是命。難道人家的命就不是命?”
    
    無論是陸豐還是已經上了馬車的靈犀琥珀秋痕。都不曾看到張越這樣大發雷霆的模樣。汪榮更是嚇的腳下一個踉蹌。暗自慶幸自己不曾豬油蒙了心干出勾結倭的勾當。而旁觀的百姓們面相覷了一陣子。有那等親戚友人死在倭寇之亂中的不免喝起采來。
    
    深深凝視了一眼那滿臉死灰的漢子張越冷笑:“下輩子記著不要當漢奸。”
    
    撂下這句話。他就頭也不回的轉身上了馬車。放下車簾便吩咐起程。伴隨著外頭一陣陣車的聲音。聽到了無數叫好聲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水至清則無魚但有些事情可以容忍。有些事情卻容不。今日看到這些人永遠枷號的悲-下場。明日就不會有那么多漢奸。倭寇在沿海一帶就那么容易容。大明就不會被倭亂生生拖進泥潭。
    
    “少爺那些話說真好。”坐張越旁邊的秋痕自然的拉了拉張越的袖子眼睛滿是興奮。“你聽。大伙兒都在叫好呢。下輩子記著不要當漢奸。聽真有氣勢。”
    
    靈犀和琥珀原就都是心思重的人剛剛上馬車的時候看到那兩排頭戴重枷的犯人。心中都有些不忍。是聽到張越剛剛這番話。她們頓時醒悟了過來。于是。秋痕這么一說。靈犀也赧顏的點了點頭:“我原本還在想皇上如懲治是不是太重了。現在才明白他們害了那么多人若不能重懲以效尤民間就有更多人效仿。”
    
    “民不畏死。奈以死懼之。可即便有不怕死的人硬生生只能等死卻是怕的。”
    
    琥珀輕輕囔了一聲。隨即深深嘆了一口氣。張越所說的這番話確實不錯。但她更在意的卻是那一句這世上也有犯不的的錯處須知祖父丘福昔日妄議立太子。之后又北征冒進大敗。這兩件事無一不是犯不的的錯處。甚至沒有補救的機會。她那位兄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豈不也是一錯再錯?
    
    正當她心亂如麻的候。卻感到冰涼的左手忽然被人抓住了。順著那掌心傳來了一股溫熱的感覺。抬頭一瞧她的目光正好對上了張越。頓時怔了一怔。還未來的及說話。一條厚厚的狐貍皮毯子就兜頭兜臉一下子罩了過來。卻把她身上捂的嚴嚴實實。
    
    “心事別這么重。好好蓋著毯一會。等一覺醒來就到定海了。這次咱們坐船從海上繞大江到南京。”
    
    不等琥珀說話。秋便硬是擠在了這同一條毯子下。又笑吟吟的和她咬起了耳朵。
    
    靈犀畢竟年長些。自不好像秋痕那樣鬧。隨手便將一個手爐遞給了張越。又張羅著在他膝蓋上蓋了一件披風。自己也加了一件墨青色絨比甲。即便如此。隨著馬車的行駛。仍然有冷風從棉簾子的縫隙鉆了進來。四人漸漸都蜷縮到了那條狐貍皮毯子底下。腳也伸到了一塊。
    
    “這么冷的天。少爺讓趙大哥他們護送范小姐去南京。不要緊么?”
    
    “她這傷拖延不的。就是再冷的天也只,一試。”見秋痕皺了皺鼻子嘆了一口氣。張越忍不住打趣道。“當初是誰老是死死盯著她。眼下又這么一副關切的模樣?我已經咐趙虎他們三個一路小心護送。范小姐自己也懂一點醫術。不會來的。”
    
    秋痕雖然喜歡張越昵的態度。卻不滿意他這種戲謔的氣。當即就鉆到了靈犀懷里。隨即又哼了一聲:“那把人送到南京之后呢。少爺你拿她怎么辦?還有。既然那些通倭寇的人該死。那永平公主。”
    
    話說了一半。秋痕總算是及時硬生生掐話頭。她自然不能指摘一位金枝玉葉該和庶民一樣論罪。然而。這心里頭不舒服卻也是難免的。
    
    “腿長在人家身上她若是挺過去自然天南海北都能去的。人家的事情何用我做主?再說。永平公主和富陽侯母子已經去北京了。應該不會有人認出她來。”張越懶洋洋的閉上了眼睛。想到馬上就是除夕團圓夜。那些被倭亂禍害的人卻永遠只能躺在冰冷的的下。頓時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那句話也只能在心里而已。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那些通之人。幕,之人也同樣該死。”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