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349 家人


   朱門風流第三百四十九章家人
    
    然孫氏不曾依著王夫人的話大剌剌搬進閑置的國。但由于原先那座宅子實在是小了。于是便暫時借了英國公府的西院。留守的管家起先就是過咐的。自是說府中一應開銷均由公帳上支出。但孫氏哪里肯占這種便宜。硬是每月貼補銀錢。她素不是苛嚴人。眼看年關將近。少不的又給撥過來使用的下人添了一個月月例。于是自然人人說好。
    
    這會兒坐在。她一面逗弄小女兒。一面對杜笑道:“皇上還真是體恤臣下。知道越這回下來馬不停蹄公不顧私。竟是說讓他在南京過了年再走。
    
    自從三年多前開始。咱們一家就曾一塊過年。一年他是在南京英國公府過的。第二年是到北京照料英國公。第三年就去了青州。菁兒都已經三歲了。他這個當哥哥的竟沒好好親近過。”
    
    見張菁朝自己晃動小手叫了一聲嫂嫂抱。杜頓時笑了。伸出雙手就將她抱了過來。小丫頭自小就是孫氏親自奶大的。是極其喜歡沾人。此時便膩在杜懷中咯吱咯吱的笑著。全然沒聽懂母親剛剛的話。瞧著她那張喜人的臉蛋。從小沒有兄弟姐妹的杜越看越愛。忍不住在她胖嘟嘟的臉上親了一口。
    
    “趁著越兒回來。你們也趕緊生一個。不管孫子孫女都好。”
    
    “嫂嫂個。”
    
    聽到張菁童言忌的嚷嚷了一聲。杜不禁面上一紅。一旁的珍珠覷著這光景便笑打趣道:“少大約這兩天就能回來了。到時候太太不妨提點一下少爺。少爺和少奶奶這么恩愛。說不定沒過多久就能有好信。到頭來家里更熱鬧了。”
    
    到南京這些日杜早就和珍珠藥這兩個大丫頭混熟了。時便沒好氣的瞪過去一眼。隨即便對孫氏說:“娘。先前你不是和我說過珍珠和藥年紀大了。該許配人了么?前頭的男仆小廝雖說有幾個。但隨便拉一個配了卻不,委屈了她倆。我看不妨讓她自己挑選。太太若割舍的下。就是外頭人也未嘗不可只要敦厚老實能待她們好就行了。”
    
    珍珠沒料話題一下子繞到了自己身上。拉起藥就想避開。結果才到門邊就聽到孫氏喝了一聲:“都是終身大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難不成你們就在我屋里熬上一輩子?學學你們少奶奶。該大方的時候就大方。就是在太子妃面前也是進退自如。太子妃樣嚴正的人。卻還賞了她一幅親筆題字的畫。”
    
    “咱們是什么牌名的人。么能和少奶奶比?”
    
    藥嘟囔了一聲和珍珠交換了一下眼色這才轉身挪上前來。卻在炕前雙雙跪了。仍是生性爽利的珍珠先開了口:“太太和少奶奶既然體恤咱們也索性說實話。雖說咱們三房的人并沒有那些奸猾狡詐的。但要說真正能托付終生的卻也難找。至于外頭的人咱們卻也見不著。更不知道人品好壞。若是眼下貪圖不做奴婢讓外人聘了作正頭夫妻。日后興許會后悔一輩子。所以并是奴婢和藥拖著不想嫁人。實在是嫁錯人一輩子苦。”
    
    兩個丫頭都是自己一手揀選教出來的。孫氏一向她們當成外人相待此時聽見這么一番話不禁連點頭又對杜嘆道:“她實在是看的透徹。若像是那些糊涂的只圖脫籍虛名尋一個殷實人家嫁了。以后如何卻也難說。前頭那些男仆單身的只有兩三個。品行容貌也確實配不上他們。兒你可有什么主意?”
    
    杜曾經聽張越說過公公在外頭頗有些產業。此禁心中一動:“外頭的人事咱們清楚。娘不妨問一問爹的意。想必他也想讓珍珠藥找個好人家。”
    
    “對啊。我竟然忘了你公公。”孫氏當即眼睛一亮。當下就不假思索的拉起了珍珠和藥。著胸脯打了保票。“你們倆盡管放心。到時候我會讓老爺給你們留心。一定找兩年紀相合又有上進心的小伙子。”
    
    張外頭回來。在門口只站了一會就聽到這么一番話。即便他心中還擱著一件要緊懸心的事。也不禁啞然失笑。旋即就挑了簾子進來。看見屋子里主仆幾個其樂融融。他便輕咳了一聲:“們娘兒倆不聲不響。就又給我派了一件差事。好了好了。她們的婚事我會留心。一定給她們找個好人家。”
    
    珍珠和藥不曾料到張竟然這時候回來了。不都有些尷尬。聽到這番許諾方才大喜。連忙雙雙上磕頭謝恩。孫氏和杜也站起身來。張菁更是直接撲到了父親的身上。一番鬧騰之后。藥
    
    給張脫下了身上那一襲厚厚的灰鼠披風。掛在了屋里的云頭立柱雕漆衣架上。跟去了里屋。而珍珠則是接過張手中的紙包擱在了炕桌上。
    
    不消一會兒。脫去了外頭大衣裳的張便從里屋來。先前的烏紗帽和官袍自然都扒了。身上穿了一半舊不新的黑青色盤領緞襖。下頭靴子也換成了家常棉鞋。見孫氏已經讓了位子坐到杜身邊。他便在炕上東頭坐了。隨即動手解那紙包。
    
    “今兒了一新鮮東西。所以帶回來讓你們看看。”
    
    一句話說的屋子里眾人都來了興致。珍珠藥也忙湊了過來。等到那一層層紙打開。露出里頭雪白的霜狀物體。孫氏不禁滿心奇怪的問道:“老爺。這是什么?”
    
    “是白糖。”
    
    孫氏這時候貨價糊涂了:“這白糖算什么稀罕物。廚下多的是。”
    
    杜見張菁出手頭沾了一點霜末子往嘴里放。連忙哄著她擦了手。隨即若有所思的說:“我記廚房里頭用的糖其實是黃片糖。絕不樣晶瑩雪白。這還是咱們這樣的大戶人。聽說尋常百姓使的糖幾乎都是黑青色的。更貧苦的一等人家則是根本用不起。”
    
    張原以杜并不怎么通廚藝。也未必知道。此時不禁刮目相看。因笑道:“還是兒有眼力。
    
    之前越兒不是打發過一撥人到南京么。這就是他們在福建搗鼓出來的東西。這天下如今還沒有的方能制這樣白凈的糖來。就是進貢上用的也不如這個。我今兒個讓人送去了成國公府一包。回頭若是好。今后達官貴人自然都會改用這個。不愛顏色好?”
    
    “這是越兒派去的那些人弄出來?”
    
    孫氏這才恍然大悟。看那白霜的神便不一樣了。雖說她也知道丈夫在外的那些產業勾當。但張越竟然能想到這些。她卻是打心眼里高興。當下自是喜笑顏開。正打算吩咐珠拿著這包糖廚下做碗甜羹試一試。外頭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老爺。太太。少奶奶。跟少爺犀姑娘她們回來了。”
    
    猛聽這一聲。屋眾人無不是一愣。不過一會兒。靈犀秋痕和琥珀便從門外進來。上前行禮。心中疑惑的孫氏也顧不的其他。忙吩咐三人起身。旋即便一氣問了一連串問題。待的知張越去皇宮拜見皇太子和皇太孫。因此要晚些時候回來。她這才釋然。旁邊的張這時候便笑道:“先公后私。他倒是精乖。如此也省的別人挑毛病。既如此。吩咐廚房去好好預-幾個菜。晚咱們一家人好好團聚。”
    
    “一家人?那要不要叫上紅鸞和赴哥兒?”孫氏沒好氣的撇了撇嘴。見張面上一僵。這才哼了一聲。“罷了罷了。她也未必愿意過來立規矩。讓廚房做好了依原樣給她送一份。讓她不必過來了。在那兒自己快活受用就是。還有。別忘了給馮大夫準備一些清淡飲食。”
    
    見公婆兩個仿佛有些別樣氣象。杜不會杵那兒礙事。連忙借口說去廚房便站起身告退。少不把靈犀三個也拉了出來。她這幾個人前腳出門。珍珠和藥也緊跟著溜了。幾個人院子里你眼看我眼不禁各自爾。
    
    當下珍珠和藥便把去廚房傳話看的活計給攬杜自帶著靈她們回屋。還沒坐下小五就撞開門簾興沖沖闖了進來。手里還拿著一根亮晃晃的銀針。
    
    “小姐。今兒個師傅又夸我能干。說那么多位一天就記住了。下針又穩又準。”
    
    一這個。即便在太子妃面前能鎮定自若的杜。這時候也不禁頭痛了起來。搶在秋開口問話之前就笑著夸獎道:“好好好。咱們的小五自然是天才。瞧你這大冷天還滿頭大汗的。趕緊進屋去換一身衣。相公待會就要回來。”
    
    直到小五喜滋滋的進了里屋。她方才對靈犀三人低聲警告道:“她如今是馮大夫的關門弟。這些天正是學醫術的興頭。內院幾個丫頭眼都怕了她。珍珠藥更是見了就躲。你們可別惹上她。否則到時候少不的拿你們試針。”
    
    馮大夫的關門弟子?靈犀琥珀和痕面面相覷了一。同時想起了這一次的驚險經歷。漸漸的臉上就有些古怪。要知。那位馮大夫的第一個弟子可是貨真實的白蓮教教主。那小五以后會有什么樣的前程?還有。馮大夫什么時候上自己家來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