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351 春宵苦短童言無忌


   朱門風流第三百五十一章苦短。童言無忌
    
    菁兒如今都三歲了。平素最喜歡纏人。今兒個你抱她還差點嚇著她。看你這個哥哥當的。她倒越來越可愛。成天膩在我懷里叫嫂嫂。讓人放都放不。”
    
    “既然喜歡。咱們生一個比她可愛的。妹。你喜歡男孩還是女孩?”
    
    “你還說。今兒個在大庭廣眾之下。你還那么肆無忌憚。要是讓爹娘看見了。”
    
    “爹娘看見也必定是欣喜咱們恩愛。心里只有高興。決不會說什么二話。”
    
    杜被張越兩句堵了回去。頓時恨的牙癢癢的她正想翻身過去不理他。偏偏張越卻忽然湊了過來。兩張臉竟是幾乎毫無距離的貼在了一起。見他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她不禁沒好氣的道:“別鬧了。她們都睡在外間。都已經不早了。小心明天爬不起來。”
    
    “她們知道咱們妻倆新婚燕爾卻一別就是兩個月。早就睡到對面暖去了。這會兒就咱們鬧的再大聲。也驚動不了她們。至于明天…好容易偷的浮生半日閑。我非的睡到日上三竿不可。怎么能輕易放過你。”
    
    原本還懶洋的張越說出最后一句話時。突然猝不及防的吻住了她那一抹芬芳。隨即翻身,了上去。又拉上了錦被。當個人親密無間的緊貼在一起的時候。他只覺的心中一片火熱。忍不住吻了吻那嬌俏的鼻子和修長的睫毛。
    
    “以后咱們寶寶一定是世上最漂亮的。”
    
    不論是新婚之夜還后的那些夜晚。張越素來體貼的很杜更不是意癲狂的人。這男女之事都只是淺嘗輒止。因此她完全沒料到這一夜的張越竟然如此需索無度。臨到后。緊緊攬在懷里她雖然渾身疲軟無力但卻的異常安心。些白日里的煩惱不安全都丟開了去。寂靜的夜里。伴隨著油燈偶爾發出的噼啪聲。她漸漸睡著了。
    
    次日一大清早。睡堂屋對暖閣中的靈犀和琥珀早早爬了起來瞧見秋痕和小五睡的正香她們便索輕手輕腳。生吵醒了她們。梳洗過后。靈犀便來到堂屋里小翼翼的掀起那門簾一角往里頭望了望。見那張花木雕-螺大床上掛著的雨過天青色紗帳子垂落于的。床上的兩個人仿都沒有動靜。這才又輕輕放下門簾。
    
    “琥珀。什么時辰了?”
    
    “已經卯時了。”
    
    兩人面面相覷了一會。想起這時該是去上房請安的時候。雖說都是謹慎人。但想到昨兒個晚上張越杜指不定怎么纏綿她們誰也不想到里頭打擾他們的好睡。于是靈犀就索性留下珀在房間里頭看著。自己徑直往西院上房去了。
    
    她才進院子就看到正房那兒門簾一。卻是珍珠端了一盆水來。隨手倒在了一旁的溝里。見此情景。她緊趕上前步。因問道:“珍珠。老爺太太都已經起了?”
    
    “原來是靈犀姐姐。”珍珠這才看見靈。笑著點了點頭。“老爺太都已經起了。剛剛漱之后吩咐藥去傳早飯。怎么就你一個過來。少爺和少奶奶。咳。我明白了。姐姐和我進來吧。這又不是在北京。遲了一次老爺太不會在意。”
    
    見珍珠打起那梅蘭竹三君子紋樣的厚緞子門簾。靈犀連忙上了臺階跨過門檻進門。正巧這時候張和孫氏從內室中出來。剛剛聽見外間那番話。又見只有靈犀身而來。夫-倆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張啞然失笑。孫氏卻是笑吟吟的說:“越兒平素從來不犯錯的人。這回卻難放恣一回。還帶累了媳婦。今天的請安就罷了。由他們倆好好睡一覺。橫豎也是難的的。”
    
    “奴只是想著太太昨日那番話。以才乍著膽子沒去叫起。”靈犀上前行過,。這笑道。“好教老爺太太的知。昨兒個晚上奴婢和琥珀她們一起歇在了屋對面的暖里頭。全都怠慢了沒去上夜。若是少奶奶怪罪下來。還請太太給咱們幾個轉圜轉圜。”
    
    聽了這話。就連張也笑了起來:“好你個靈犀。以前跟著老太太的時候也沒見你這么伶俐。罷了。既然越兒和他媳婦沒來。你便在這伺候吧。回頭等他們兩個起了。你就傳我的話。讓他們去各處該去的長輩親朋那里走一趟。把禮數盡了。其余的讓太太斟酌就是了。雖說是難休息幾天。但人情竟不能忘了。”
    
    靈犀連忙答應了。等藥帶人上來擺飯。她又站在旁邊安布讓伺候。不多時紅也來請過了安。卻是略站了一站就被孫氏打發了回去。而猶在中的張赴因實在太小。為免進進出出感染風寒。孫氏一早就命乳母和保母仔細看護。不許隨便來-倆對坐炕上正用著早飯。張菁就牽著保母羅媽媽的手進了門。她乖巧的上前行了禮。緊跟著就四下里張望了起來。可東看西看找不到自己要找的人。她便奇怪的問道:“嫂嫂呢?”
    
    瞧見珍珠和藥都是忍俊不禁的模樣。孫氏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你哥哥回來了。你嫂嫂難的偷一回懶。自然要等著他一塊過來。今兒個怎么這么早就起了?”
    
    后頭這話卻是沖著羅說的。然而。羅媽媽還不及回答。小不點的張就嘟囔了起來:“哥哥
    
    就和我搶嫂嫂。哥真壞。嫂嫂是我的。”
    
    此話一出。不單單張和孫氏呆住了。一眾丫頭也都愣了神。好半晌。這屋子里方才爆發出一陣笑聲。張大樂之下失手落下了筷子。借咳嗽蒙混了過去。孫氏用力過猛。果背后的大紅織錦炕椅靠背一下子翻了那姜辣蘿的味兒一股沖到了喉嚨口。珍珠和藥笑蹲了身子。就連捧著茶的犀這時候也差點拿捏不住。險些將兩個茶盅翻在了炕上。
    
    媽媽拼命忍著笑。隨即才解釋說:“小姐可不是喜歡少奶奶?雖說也就是想出了這兩個愣是常常叨這是嫂嫂說的那是嫂嫂說的。有時候若是不肯睡。我把少奶奶搬出來她就聽了。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那不是嫂嫂而是娘了。”
    
    “這個不省心的小丫頭。”孫氏這才起身將張菁抱起來坐在炕上。又沒好氣的捏了捏她的鼻子這都是家里人你胡說八道不緊。讓外人聽到可不的笑話死?來。你爹要去衙門了還不趕緊向爹爹告別?”
    
    亂哄哄鬧騰了一陣。張便笑吟吟的出了門。孫氏留下女兒說話。逗著她吃了一塊糕。到算著時間差不。便打發靈犀回房去服侍。又吩咐廚房額外做一碗甜羹。約過了兩刻鐘工夫。她才看到張越和杜穿戴了整齊進門精神氣都不錯。身后跟著的是秋痕和琥珀卻不見靈犀。想來是在屋子里收拾。
    
    正扭來扭去要嫂的張菁一看到杜立刻便爬下了炕。等到張越杜行過禮后。便緊趕著上去拽住了杜的手。死活把人拉到了一邊。卻是拿小眼睛氣鼓鼓的瞪著張越。面對這種情形。張自是莫名其妙。等依著母親的話在炕上坐下。這才的知是怎么回事。不禁哭笑不自己的妹妹偏愛黏著自己的妻子。這算是怎么回事?
    
    雖說名義上奉旨南京過年。但張越自然不可能真的閉門不出。成國公府的去拜訪。楊奇那里也的抽空去拜見。皇太孫妃胡氏甚至也召見了杜一回。夫妻倆輪流轉了這么一圈。再加上要應付登門拜訪的其他客人。竟是一直忙到除夕。
    
    當然。忙碌也有忙碌的價值。成國公朱勇和幾家勛貴合計在一起。挑選了一個精干家人預備辦貨下海。而之前送去的白糖更是讓這位-的國公為之大喜。是。遠從福建送來的兩車白糖竟是一掃而空。雖都是送人。但兩車白糖換來的好處卻難以計數。
    
    眼看著杜正按照厚一摞禮單分類入庫。張越不禁感到這年頭的當家主婦也不是好當的。他正想開口說些什么。杜卻信手遞過來一份禮單子。他拿過來瞧了瞧。卻不甚明白。
    
    “這是之前陳留郡主特意派應媽媽從開封送的禮。東西不過是尋常土產。但卻說起了祖那兒留守家人的事。以前老太太在的時候還能約束族人。如今少了約束。漸漸就些作奸犯科的事情。單單這些也就罷了。據說有好幾個還和周王的幾位郡王交往甚。郡主說如今周王的病是憂懼而生。唯恐皇上容不下。這當口若是張家有人不檢點。只怕會麻煩不小。”
    
    朱棣這個皇帝是著削藩舉旗造反的。但登基之后卻是大刀闊斧的削藩。張越自然知道王憂懼何在畢竟。的位尊榮隆寵不衰未必是真心實意。也可能是做給別人看正因為如此。對于陳留郡主朱寧的這好意。他不能領情。br/  
    “回頭若是見著郡主。真是要好好謝謝。否則等闖了大禍就來不及了。不過。依照此前幾位親王的舊例。倘若周王交還三護衛應該就能保全。郡主冰雪聰明。的不勸周?”
    
    “周王殿下在建文年間被遠遷云南。受少苦。如今一直患的患失。唯恐交了兵權翌日再無抗拒之力。所以一直在猶。再者。郡主也說了。要交三護衛也的有時機。貿然提出若是皇上堅拒。更認為周王殿下是別有用心。那就弄巧成拙了。”
    
    想起朱寧身為金枝葉卻無法自自己的命運。杜不禁有些黯然。而張越亦想到了這一層。不禁輕握住了她的手。旋即便對上了她略有些迷離的目光。
    
    “少爺。少奶奶。`夫人派了榮管家過來送節禮呢。”
    
    就在這時候。秋痕然撞進了門。嚷嚷完了方發現這幅光景。頓時瞪大了眼睛。尷尬的后退了兩步就腳底抹油溜了出去。
    
    “我去吩咐他們好招待榮管家。您遲一會也不要緊。”
    
    ps:書評區那個種馬的舊帖子又翻出來了。真是。就像我在那兒留的言一樣。我很喜歡江山美色這本書。非常喜歡。但是。如果按照多一女人就算種馬論斷。那么它豈不也是種馬?可哪個讀者甚至于作者會認為那是種馬?金庸的雕里頭。楊過和小龍女的深情很讓人著迷。但我一直記著一位女作對我說的話。金庸其實很大男子主義。否則憑什么那么多好女子。一見楊過誤終身?不否認。程英陸無雙乃至于郭襄這些人。全都一輩子寂寥。亂發牢騷。勿念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