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352 剎那煙花


   想舒適,從北京到南京最好的選擇自然是坐船,但就只能選擇從北京、州、德州、徐州再到南京的驛道。盡管是南下,但這天寒地凍的天氣,策馬狂奔卻是異常遭罪的勾當,即便是榮善一直打熬得好筋骨,趕到南京的時候也是渾身猶如散了架子。這會兒隨行的四個家仆安置下了,他由人服侍著洗臉換了衣裳,就坐在東耳房暖烘烘的炕上。一碗滾燙的姜茶下肚,他已經凍僵的身子總算是活絡了過來,只有一雙腳仍是的。
    
    就在這時候,卻有一個年輕小廝端了銅盆進門,在他腳底下放好了,便半跪著要扒他的鞋襪。見此情形,不敢托大的他連忙推辭,待聽得是張越的吩咐,只得又坐了下來。
    
    拖了鞋襪之后,那小廝卻是用雙手替他揉搓活絡了血脈,搓到腳背發紅,這才將雙腳浸沒在熱水中,繼續揉搓按捏,又一連兌了三次熱水。等擦干之后,他在幾處凍傷上小心翼翼地涂了油膏,旋即拿來了新襪子和新鞋子給他換,又解釋道:“太太說,這鞋子未必合腳,請榮管家先暫時將就一下。那棉靴卻是暫時不能穿了,回頭得曬過了才行。”
    
    盡管在英國公府也素來炙手可熱,但被人如此經心地服侍了一回,榮善自是感到心里頭滾燙妥貼。不多時,他就聽到了外頭傳來了一陣說話聲,緊跟著又見張越挑簾進了屋子。這時候,他連忙站起身來,極其恭敬地彎下腰去。
    
    “管家不用多禮。”
    
    張越大步上前,一把托住了他的胳膊,旋即就將其按著坐下。見其眼中血絲密布面容憔悴,又想起剛剛那小廝說他腳上凍傷了好幾處,他便真心實意地說:“你這大冷天的匆匆趕路,從北京到南京才走了五天,實在是辛苦了。明天就是正月,索性在這里過完春節,和我一起回京,也好將養幾日。”
    
    “多謝越少爺的體恤,但留卻不成,夫人那兒還等著我回話。”
    
    因見張越炕上對面坐了,榮善這才斜簽著身子坐下,見屋子里別無外人,他便拿起了身后地包袱,鄭而重之地雙手遞了過去。“夫人說,不想事情會鬧得如此地步,仔細想想都是她當初一時大意疏于管教所致。夫人曾經秘密尋過善于織補的能工巧匠,先是找了幾件同樣用刀戳破的狐貍皮銀鼠皮衣裳讓人去補,結果那巧匠手藝倒不錯,但卻一定得要有皮子方才能完全補好,可紫貂皮難找,夫人只好死了心,如今只能尋了一件差不多的。”
    
    英國公府就是真讓人送節禮,也必善這個管外事的管家親自出馬,因此張越早料到就是為了那樁紫貂皮大的公案。接過那個包袱,他卻不忙著打開,因問道:“紫貂皮向來都是貢品,所制皮裘也幾乎都是宮中物件,大伯娘這件大氅是從哪里來的?”
    
    見張越眼神炯炯地,原本想推說不的榮善只得嘆了一口氣,實話實說道:“這是皇上先頭賜給老爺的,已經有些年頭了,老爺這等物件多,此物沒穿上身幾遭。
    
    夫人。盡管樣式有些差別。但時半會蒙混過去應該不要緊。以后地事情以后再想辦法。”
    
    “大伯娘雖然是一好意。但這事情莽撞不得。否則一旦被人識破。反而連累了英國公府。”張越擺了擺手示意榮善不用勸說。卻是看也不看就將那包袱遞了回去。“你一路奔波緊趕慢趕送來了這件東西。我很感激。但別人既然有意勾起了皇上想起這件事。自然會死死盯著英國公府。到頭來若是讓皇上以為英國公府也是蓄意欺君。那就是弄巧成拙了。”
    
    “可
    
    “此事我自然會寫向大伯娘說明。她絕不會怪罪你地。”
    
    當日地事情榮善也聽說過一絲風聲。雖說只是杖斃了一個丫頭。死了一個妾。但對于一向寬和地王夫人來說卻是頭一遭。給內院地震懾極大。這次奉命出來。他心中實有些擔憂這固然是英國公府出地事。但若是按照王夫人這樣地布置。萬一有事牽累更大然而。他更知道如果英國公張輔在北京。說不定會徑直入宮請罪。因此也沒敢開口勸王夫人。卻不想年紀輕輕地張越竟然看得這么透徹。毫不猶豫地推卻了這件可以暫時救命地東西。
    
    思來想去。五味雜陳地他便又抬起頭來:“夫人先頭悄悄地打探過。那一年關外建州女真總共貢了三百余塊紫貂皮。皇上命御用工匠一共做了四件。一件自己服用。賜了皇太孫和趙王一人一件。剩下地那件便一直放在庫中。直到上回聽說了越少爺地事情之后。一時心血來潮。這才賞賜了出來。之前幾年雖然也有關外貢紫貂制成大氅地。但除了賞賜秦王晉王齊王等等親王。就只有英國公和成國公。其余勛戚幾乎沒得過這種賞賜。”
    
    張先前只告訴張越這相同的三件大
    
    在誰身上,并沒有說這竟然是王公專有,即便如此,多大區別。哪怕內庫中有,難道他還能指使誰將其偷出來不成?皇帝和其它親王是不用指望了,即便是朱瞻基,這種事也是萬萬不能去求的。否則那位年輕聰穎地皇太孫必定會想,今日你能蒙騙天子,翌日難道不會騙我?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滿心嘆息的榮善搖了搖頭,手無意間碰到旁邊一個包袱,連忙將其拿上了炕桌,又動手解開了那藍綾包袱皮,將里頭那件衣裳給抖開了:“這件破損的夫人也讓我一起了,上次遭了人惦記,所以夫人一直都壓在自己的箱子里,唯恐再被人給做了手腳。”
    
    當日這件大氅遭劫之,張越就沒有拿回來,而是一直收在英國公府,此時接過之后展開一看,端詳著上頭那些難以彌補的破損,他不由得恨得牙癢癢地就算他也能像賈寶玉那樣有勇晴雯相助,奈何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皮子地破損就是織補功夫再好也白搭。
    
    老是糾纏這件糟心地事情自然讓人心情不好,因此榮善見張越默然將破爛不堪的大氅疊好放回了包袱里頭,只得干咳一聲岔開了話題:“夫人這一回中年得子,實在是高興壞了,先頭洗三地時候就極其熱鬧,這一次滿月酒更是連擺了三日,就連皇上也賞賜了不少東西。只希望老天爺這回能開眼保佑,讓夫人這一雙兒女能平平安安。”
    
    “以大堂伯和大娘的為人,老天爺一定會保佑小堂弟。”
    
    張越雖說笑著這么說,心卻半點都不相信,要是真有老天開眼這回事,為什么天底下還有這么多惡貫滿盈地人,還有好人遭難?然而,盡管自己家里后院就有一個醫術高明的大夫,但他一來不好做人家地主,二來知道醫術這種勾當沒什么保票可打,因此就暫時隱過不提,預備回京之后再作打算。然而,當榮善說起香給張超添了個兒子,方水心卻不幸小產時,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盡管對于伯母東方氏和那個方水心都談不上好感,但二伯父張攸素來豪爽大方,對他也一向不錯,他對其倒是比大伯父信更加親近。只是,張攸張超父子領兵出征的這當口,家中兩個妾侍卻是一個喜得貴子一個不幸小產,也不知道父子倆回去之后會是什么滋味。
    
    得知英國公府派了榮善過來,傍晚從門封印回來的張少不得親自見了一趟,見廚房已經將年夜飯送來廂房讓榮善和幾個隨從受用,屋里柴炭俱是充足,他方才放下了心,又站著說了一會話,隨即徑直回了上房。
    
    難得全家都聚在了一塊,這一晚地夜飯自然是極其熱鬧。屋內點著粗大如椽的守歲燭,照耀得整間屋子亮如白晝,主人們全都坐在炕上,的圓桌子旁則是坐著一群丫頭,這當口哪里還有平素的規矩,歡聲笑語不斷。即便是孫氏也沒計較坐在角落里的紅鸞,一面哄著活潑愛笑的女兒,一面顧著難得在身邊的兒子,那笑容竟是比平常任何時候都多,一杯杯滾燙地酒喝下了肚,到最后自是臉色酡紅煞是嬌艷。
    
    待到一餐熱熱鬧鬧的晚飯吃完,一家人便齊齊出去放鞭炮煙花。張越一手拉了杜綰,一手牽了張菁,一來到后門口,幾個眼尖的男仆便嚷嚷了起來,一個小廝連忙用紙媒兒點燃了早就在巷子里擺好了鞭炮,那鞭炮頓時噼噼啪啪地炸響了開來。盡管戴著貂皮暖耳,但最怕響聲的張菁仍是嚇了一跳,想要和往常那樣找嫂嫂的時候,卻發現張越正攬著杜綰站在一邊,才一愣神就被孫氏一把抱了起來。
    
    “小菁兒,別打了嫂嫂的好事!”
    
    相比那熱鬧的鞭炮,各式各樣的煙花更是讓人稱奇。盡管張家平日向來不講排場,這一次卻在空地上擺開了不少煙火盒子,既有旗花、桶子花,又有地老鼠、盒子火,但只聽炸響如轟雷,花卉魚蟲飛禽走獸競相爭艷,夜空中現出無數絢爛多姿地影,那黑夜竟是仿若白晝。最引人注目的乃是成國公府贈送的一座長明塔,那架子高達五層,每層煙火盡皆不同,有樓閣,有人物。最上一層更是吐出漫天飛花,那晶瑩輝耀之處讓人目不暇接。恰是絲繡肉聲不辨拍煞,光影五色照人無妍。
    
    張越見杜仿佛有些冷,便替她拉緊了身上那件大袖披風,又指著多彩多姿的煙火笑道:“今晚的煙花比咱們在青州放地更漂亮,怪不得人說恨不得日日過年!”
    
    “若這煙花不是剎那該有多好?”杜綰睜大眼睛望著那絢爛景象,發覺張越的臂膀忽然僵硬了一下,隨即轉頭笑道,“以后能不能年年看煙花,爹娘和我可全都指望你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