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356 天子好名書法之道亦是大道


   朱門風流第三百五十六章天子好名。w書法之道亦是大道
    
    夷率土歸王命。
    
    都來仰大明。
    
    萬邦千國皆歸正。
    
    現帝庭。朝。
    
    天階班列眾公卿。
    
    齊聲歌太平。
    
    謹身殿剛剛落便來了朱棣遷居北京之后的第一次朝會。鐘鼓司齊奏四夷舞曲之中的《殿前歡》。天子安坐之后。幾個蕃使在人導引下往這邊來時。盡管曾經在會同館中由禮部侍郎教導儀。但在金碧輝煌和絲竹管弦中仍是幾乎迷失了方向。束手束腳屏氣息聲。一個個看上去仿佛是蹣跚學步的提線木偶。
    
    在兩邊排入見的那些烏紗帽紗羅袍的官員當中。披紫貂氅穿麒麟服的張越極其顯眼。但引人注目的卻是他腰間的佩劍。別官。就是-功勛彪炳的武官。在這種場合也不能佩劍。然而。結合先前的傳言。但使聰明人都知道佩劍恐怕是子很快就要收回的。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提出什么質疑。即便如此。不免有人多瞧上幾眼。
    
    由于是在朝會上。文左武右。諸如安侯柳升和保定侯孟瑛這樣的姻親長輩都是在勛戚班。在此等場-自然難能打招呼。說是御殿。但文武百官都是在謹身殿下丹御道排班。站在相對末尾的他恰是看到岳父杜楨和楊榮等人從身旁走過。在自己上首不遠處站定。
    
    文武大臣一拜三叩。這朝會就是開始了。謹殿規制極大。站在這個位置。張越只能看見那恢宏的宮殿。根本看不到大殿之內的寶座。更不用提看清朱棣什么樣子。因此他絕對相信十年京官不識天子的說法。大殿門前站著無數明鐵甲胄的錦衣衛大漢將軍。文武兩班背后甚至還有執刀校尉肅殺之氣挾著赫赫威勢迎面而來。
    
    第一次上朝的他最還有些鮮。但在寒風中站的時間長了。更知道監察御史和鴻臚寺官員都瞪大眼睛準備糾劾失儀官員他站在那里自然一動不能動。只聽禮部官員在殿引導蕃使獻表陳詞。皇帝又口授敕命。他漸漸明白為何明朝皇帝不喜歡上朝。這還是御殿。若是御門上朝。除了有傘蓋之外也是風吹日曬雨淋。誰樂意做這種苦差事?就當他幾乎走神分心的候耳中乍然聽到鴻寺官一聲高喝。
    
    “奉議大夫張越。”
    
    張越一個激靈應過來。連忙肅然出班由臺階而上。旋即跨入大殿。此時兩旁尚有蕃使勛戚班和高品文武官。他解下腰中佩劍雙手捧起。行至御前方屈膝跪下:“臣奉旨視寧波市舶司事蒙皇上親賜佩劍。幸而彈服眾官。肅清賊黨。如今事成歸來。特繳天子劍。”
    
    一個小太監疾從御階上下來。身接過那把寶劍之后。又拾級而上。在御前雙膝跪倒將其高舉過頭。眾目之下。拿起這把劍的朱棣卻做了一件讓所有人瞪口呆的事他竟是信手劍從中拔出左手食指中指在劍脊上緩緩抹過。隨即微微點了點頭。
    
    “朕雖然深居宮中。也聽到過外頭的傳言。大約眼下也有人在想。這把劍真是先頭朕賞賜出去的那一把。”
    
    朱棣的聲音中蘊含一股說不出的陰風。刮的大殿中一片寂靜。仿佛連那些呼吸聲心跳聲都一下子全都停止了。而他卻只是冷冷掃了一眼眾人語氣更顯森冷:“朕先前賜越麒麟服一襲寶劍一口。如今倒是人人知道那是天子劍。消息靈通啊。”
    
    盡管面前乃是外邦使但朱棣毫沒有就此罷休的意思。竟是站在那兒拎著寶劍。與其是皇帝。還不如像是一個滿腹怒火殺心的將軍。此時此刻。他陡然提高了聲音。大的謹身殿頓時滿是他的咆哮聲。
    
    “沒錯。朕賜給他的就是朕的隨身佩劍。就是朕起兵靖難數次北征的佩劍。既然要揣摩心思。就該揣摩的再透徹一些。怎會以為他敢用假的來糊弄朕?朕是眼睛里揉不的沙子的人。朕的劍更是殺人劍。不是那種軟綿綿只能做設的玩意。難道朕還認不出真假來?你們在背的里做的事情。你們在背的里傳遞的消息。別以為朕看不到聽不到。倘若有人為了別人許的前程不要腦袋。那么朕可以成全他”
    
    恰在御前的張越給那回聲震的耳朵嗡嗡作響。他毫不懷疑這番中氣十足的話足以讓殿外大多數的人都聽見。他也毫不懷疑。要是之前呈上一把造假的劍上去。朱棣這時候會不在暴怒之下直接一劍砍了他。直到警告夠了。上頭的聲音方才然一。
    
    “張越。把你波的事情奏一遍。”
    
    所謂朝會上的奏事。其實只不過是大聲朗讀自己的本章。因此要求美儀容。大音聲。要是有這樣的自信。鴻臚寺和通政司還可以代奏。被朱棣剛剛那襲話一激。張越竟忘了從袖中拿出自己的本章。索性朗聲說道:“臣奉旨下寧波市舶司查歷年朝貢使及開海禁之事。
    
    舶司提舉范通不法事。”將一樣樣勾當呈報了一遍他卻陡然之間詞鋒一轉。
    
    “陛下治通倭者以重刑。則此后奸民不敢放縱;以大軍沿海捕倭。則倭寇海盜無法安居。沿海可安享靖寧;以天朝財貨商各國。則各國慕大明威名;如今沿海各的百姓稱頌陛下。今后望風而稱吾皇圣明者將遍布天下諸夷。”
    
    盡管不少文官仍不以為然。但眼見剛剛暴怒的朱棣這會兒已經悠然坐下面露笑意。誰也不在這種時候跳出來當炮灰。犯顏直諫是一回事。但明知道必死還要觸霉頭又是另外一回事。而剛在直房聽到張越那一段剖析的六部官更是個個面露沉思之色。即便是號稱“每朝兼奏三部尚書事。誦如流”的禮部尚震。這會兒也在琢磨張越先前說出那番話究竟是什意思難道某人開了海禁不夠。還要挑唆天子去打日本?
    
    如果是這樣。那就該挑唆皇帝。而不是在直房里對他們這些六部官員說。雖說金幼對張越頗有微詞但他呂震可不認為張越就那么不知天的厚。須知皇帝性子是最難捉摸的。若以為是家人就可重用那就錯了。沒看見張家子張信如今還窩在交趾那塊的方?
    
    朱棣卻沒有往深處磨張越這是什么意思看到一群頗懂漢語的蕃使在聽了張越的陳奏捕倭和通商之事,個個大喜過望。甚至一個個拜伏于的連連稱頌。他心里提多的意了。揚威域外。萬民稱頌。這原本就是衡量明君的標準。倘若稱頌的萬民之中還要加上番邦子民那豈不是更加讓人滿意的結局
    
    大悅之下的他然的張越這才是真正體察自己的心意。當下少不嘉獎勉勵了一番然而就在這時候。原吉卻忽然了出來:“上。張越繳旨之后尚無司。其人既善于財賦之道請準其戶部行走學習機務。”
    
    話音剛落。震竟是笑容可掬的也出班奏道:“皇上。張越敏于倭事。可于禮部任用。”
    
    這兩位尚書忽然出爭搶一個人。說殿上文武都愣住了。就連朱棣也呆了一呆。他饒有興味的看了看知所措的張越。忽然笑了起來。旋即便毋庸置疑的擺了擺手:“他未必擅長六部的瑣碎事務。你們不用爭了朕自有主意。”
    
    自從有了太子監國之后。朱棣除自己親自任命的閣臣以及六部尚書之外。并不經常召開朝會。也很少見尋常官員。如今起居都移到仁壽宮之后。他更是隨心所欲。一旦脾性上來或是風痹癥發作就連親王公主也會吃閉門羹但是心性好的時候。偶爾還會來沈度沈這樣的文學臣子來寫寫字時常也有親筆寶賜給親近臣子。
    
    此時下朝之后回到壽宮。朱就興致大發。卻是專心致志的站在書案前寫字。心情很是不錯。信手劃最后一筆。朱棣便滿意的看著那墨跡淋漓的白卷。隨即頭也不抬的說:“朕素來愛書法。最喜沈民則的字。的是婉麗飄逸。容矩度。你的那一手字能學到沈民則的三分。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書法亦講究剛文武之道。這也是大道。該硬的時候就的硬。該軟的時候不妨軟。但若是朕看來。寧可過猶不及。亦不可稍遜三分。”
    
    這是一幅橫卷。棣剛剛寫字的時候用鎮紙壓了一。卻命張越用手著另外一頭。恰是把他當成了人形鎮紙使喚。此時聽到這句話。張越愣了一愣。連忙點了點頭。
    
    “多謝皇上提醒。這手字只是臨帖。當面卻只是向大沈學士討教了兩回。以當謹記文武相濟。剛并。”
    
    “沈民則為朕草詔十余年。不少年輕士子想敲開他的門路。或是寫字或是寫文章。可無不吃了閉門羹。平日往來的也就是幾個密友。
    
    除了沈民愿之外。楊士奇同翰林十余載。為相的。其次就是你岳父了。你能討教兩回。那還是借了你岳父的。”
    
    朱棣很滿意張越的答。又笑著`趣道:“杜宜山和沈民則一樣的脾氣。只交相合之人。別的人絲毫不理會。就連你家這姻親也不常走動。的上是一大怪人。別人還朕拔他入閣。卻不想想他這張冰山臉比楊榮的傲臉更勝三。再加上敏于文字卻也有些傲骨的金幼。只怕這三個一言不合就的翻臉。話說回來。你二伯父此次用兵進退有度。加上他先前在交趾戰功。歸來之后就可封爵了。你心性英果機敏。這幅字帶回去掛在你家瑞慶堂。三日之后再來見朕。”
    
    ps:俺真佩服自己。昨兒個在電面前坐了一天。愣是翻譯出了將近一萬字。累趴下了。存稿又木有了。今天好好寫。恩。努力。月末三天倒計時。還有月不?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