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363 察人心性


   朱門風流第三百六十三章察人心性
    
    一天晚上張府自然是熱熱鬧鬧。三間花廳中燈燭煌1人各自按著輩分陪坐下手。使已經好幾年不曾喝酒的顧氏也破了例。雖說今日面圣時未明言。但張攸也已隱約聽說了封爵之議。自是倍感振奮。于是少不的殷勤奉承。到最后筵席散時見顧氏面色酡紅。他便吩咐其他人各自回房。單單叫上了張越左一右攙扶。等出了門。見門外臺階下頭恰是停著一架竹椅。他不禁露出了訝色。
    
    顧氏坐上去之后。張攸猶在好的打量著這竹。便笑著解說道:“這是越哥兒的主意。家里用那繁瑣的肩輿。傳揚出去別人又要說咱們逾制豪奢。不若是這兩根竹子架上竹片做成的躺椅方便。我如今年紀大了。走幾步路便要人扶。在家里就用這個。下頭人也省些力氣。這竹子彈性好。一路晃晃悠悠也舒適。做成滑恰是輕便。”
    
    “原來是越哥兒意。”
    
    張攸不禁微微一笑。旋即上前在顧氏身上蓋好了毯子。兩個小廝穩穩抬起了滑起步。順道一路來到二門。這才垂手退下。旋即就有兩個健婦上來接手。順著夾道了兩三彎。遠遠就能看到北院門前有人打著燈籠。她們連忙加緊了腳步。等到在正房門穩穩落下。張攸便和張越雙雙把顧氏攙著進屋。又扶了她在正中的太師椅上坐下。
    
    顧氏一坐下就吩咐道:“白芳。你把丫頭們都帶下去。”
    
    見白芳帶著大丫頭魚貫退出。又發覺顧氏好似有要緊話對張攸說。張越便也想尋一個借口退下。畢竟自己是晚輩。然而。那一層厚厚的門簾才落下。上頭祖母便開口說了話:“有道是立祖業難守祖業更難。張家守在祥符足足有上百年。先祖當初創下這家業。歷代的長輩又是盡心竭力經營于是方才有張家的今天。只不過。咱們這一支能有今天。其實一都是承榮國公和英國公父子倆的光。所以我一向盼著自家能有撐起門戶的人。”
    
    顧氏的目一下子然一變。竟死死盯著垂下了頭的張攸:“老大自小勤學苦讀。二十出頭就中了解元隨后入朝。又憑著英公的幫襯一路升至工部侍郎我原本一直都將希望放在他身上。卻不想他終究還是行錯一步。好在上天總算顧咱們張家。老二你一刀一槍掙出了自己的前程。越哥也爭氣不弱冠就已經名聞天下。看到張家這欣欣向榮的景象。這個老婆子就是死了也沒什么好遺憾的。”
    
    多年征戰在外。再加上顧氏乃是嫡并非生母。張攸自然是敬多于愛。然而。此時聽到死了這兩個字。他仍是大吃一驚。連忙上前雙膝跪下:“母親何出此`?您如今筋健朗少有病痛。古來壽星活過百歲也是常有的。何必出此不祥之語?大哥雖然不在但我如今總算能夠承歡膝下。一定讓您的封-上一層。”
    
    見張越也默默上前跪了下來。這大的伯侄倆只比高坐太師椅上的她矮了一丁點。顧氏不禁輕輕嘆了一口氣。旋即把手在了兩人的肩膀上。這才語重心長的說:“我不稀罕什么命敕命我只是希望咱們家的子輩孫輩能友愛和睦不要像英國公那兩個弟弟一樣。老大媳婦和哥兒滿心想著老大能回來。我也想可我更知道此如今不可輕提。老二。你們兄弟三個。如今是你官職最高。我要你答應我。不管老大如何。異日能幫的時候幫他一把。”
    
    “母親若真的希。我愿意。”
    
    “什么用前程用性命擔保他回的話就不要提了。”顧氏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三分。右手重重拍在了旁邊的扶手上。“你的前程也是自己辛辛苦苦拼殺來。而這不是你一個人的榮耀。也整個張家的。就是你在皇上面前提了。皇上也不會嘉許你的孝之道。只會認為你不識抬舉。你只要記著。們張道是立身持正。”
    
    “是。記下了”
    
    見張攸深深俯。氏只覺的心中異常疲累。但仍是彎下腰將他扶了起來。隨即又苦笑道:“你和超哥兒遠征在外。我原本該看好你家里的人。超哥兒那個倒是平安產子。只是你的那個二房是。都怪我那時候只想著宛娘。疏了她這一頭。”
    
    “她原本就在路受了驚。即便是家里滑胎小產。也只是下人照應不周。兒子的福分不夠罷了。”張攸低垂著頭-方才抬了起來。面上滿是苦澀。“因輔哥的緣故。黔國公素來對我照拂有加。的知她對我有意。便竭力撮合。更道是的芒市土司之助。云南各部的歸服就更容易。我那時在外多年不近女色。喜她嬌。一時心動就納了她。我不曾告就把人帶了回來教導她家中規矩。多承母親有見罪。”
    
    “男子漢大丈夫。三妻四妾本就是常理。納妾畢竟不同于娶妻。可是。你也為你媳婦想一想。她在家里一守就是幾年。里是容易的?她素來就是精明好的人。如今卻往往好強的過度。竟是欺壓到自己的媳上頭了。罷了。這些是你的事。我也不管。回去吧。不要只顧著安撫你那二房。多多勸勸你媳婦。”
    
    眼見張攸退出。顧氏才嘆了一氣。又對張越:“越哥兒起來吧。過來陪我坐著說說話。我這心里憋的慌。”
    
    張越原以為顧氏剛已經一口氣把心中所思所想都倒了出來。如今聽到祖母仍說憋慌。他不禁大為訝。連忙站起身來。結果腿腳酸麻一不留神卻一個踉蹌。結果卻被一雙手牢牢了。抬頭看見是祖母。他不禁有些訕訕的。連忙穩住了身子站直了。
    
    “都是常常見皇上跪來跪去的人。若是在御前也來上這么一下子。輕則是失儀。重則是大不敬。”顧氏沒好氣的斜了一眼張越。半晌卻又嘆息了一聲。“一都已經四年了。當初你大伯父被錦衣衛拿了那會兒。我才第一次覺著你和其他兄弟不同。剛剛對你二伯父說的那些話你聽過便罷。如今我只問你。你覺的皇上緣何不讓你大伯父回來?”
    
    老祖母這是覺到了什么?
    
    張越微微一怔。見顧氏的臉上滿是惘然。絲毫不見剛剛那個強硬的老祖模樣。頓時打消了勸慰的主意。輕輕咳嗽了一。他便索性把心頭疑惑都倒了出來:“英國公當初曾經說過。大伯父只是因為曾經和漢王走的近而遭了池魚之殃。所以方才從輕發落貶到了交趾。但如今既然已經過去了那么久。上也應該氣消了。為何仍是死死摁著大伯父?”
    
    見顧氏連連點頭。他聲音又低沉了一些:“可若是真的有什么十惡不赦的大罪。皇上便該厭憎了咱們家。當初第一次見我的時候。雖說也有其他緣故。但一聽說我是英國公的兒。他便立刻上了心。之后更是幾次三番提攜。可見并未對咱們家有什么惡。否則二伯父這一次次敘遷升轉也不會這般順利。只看皇上對保定侯一家素來恩寵很。對孟賢伯父則是有苛刻。我總覺的。皇上看人固然有愛屋及烏。但更多的卻是察人心性。”
    
    “你是說你大伯父心性不上喜?”
    
    面對這樣一個答案。氏只覺渾身都似乎要僵了。盡管她很想訓斥張越胡說八道。但她活了一大把年紀。縱使不管外頭的朝政大事。但大道理仍是懂的。無緣無故把人擱置在交趾不放回來。這邊卻提拔張家其他人不遺余力。張赳卻是最后一個被惠及的。那么張越所說極可能就是事實。回憶起從前張信逢年過打發人從南京往開封老家送禮。那些珍玩擺設決不是祿能夠備辦的起的。她越發覺的心中不安。
    
    這么說。張信就是單單和漢王交往甚密。而是還有其他的勾當?定是這樣了。否則當她六十大壽時。漢王怎么可能送來那一尊白玉佛?如今這白玉佛她還供奉在后堂佛龕。
    
    “原來如此。原來上把他放在交趾。除了貶厭-此外也有保全的意思。”
    
    守在外頭的白芳也不知道在院子里轉了多少個圈子。這才聽到里頭傳來了叫聲。連忙帶著幾個小丫頭進了門。見顧氏眼睛微微有些紅腫。不禁嚇了一跳。忍不住瞥了旁邊的張越一眼。心想平日三少爺極討老太太的喜歡。這會兒怎么把老太成了這般模。
    
    直到張越告退出去她方才上前將顧氏攙扶了起來。卻是安頓到了里間一具暖榻上歪著。正張羅著打洗腳水等等事宜她忽然聽到榻上傳來了一聲悠悠嘆息。
    
    這一夜。張家上下好些人沒有睡好。有的是同床異夢各量。有的是獨守空房苦澀難。有的是心焦慮輾轉反側。更有的是數不盡的怨憤道不出的苦楚只有小一輩的三對夫妻糾纏了大半宿。到清晨不的不起身的時候方惱火的各自嘆了一口氣。
    
    要真的是日日飽食終日的紈绔該有多好?
    
    ps:上上個月是分類第四。上個貌似刨掉其他書以后也是分類第四。嗯。小聲的說一句。這個月大家能不能支持俺在月票榜上有所作為?等八號打完匯豐冠賽。俺看看能不能學別人也爆發一下。唉。最近實在是有些廢柴。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