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372 蛇鼠一窩


   城胡同位于北京城西,原本只是一條尋尋常常的巷朱將這里的一大塊地賜給了豐城侯李彬,這條胡同便自然而然地被豐城侯府的人叫做了豐城胡同,就比如南京城有徐府街鄧府巷等等。于是,等到永平公主在這里造好了府邸之后,哪怕是想將這條豐城胡同改名為永平胡同或是富陽胡同,卻也已經是無力回天。
    
    老百姓都已經口耳相傳叫開了,難道能為了這些許小事讓皇帝下旨?好在公主府規制素來超過侯爵府,從大門到里頭,她這座府邸造得富麗堂皇,遠遠蓋過了豐城侯府,而豐城侯李彬出征在外,更沒有人和她別苗頭,總算也出了她一口氣。
    
    盡管并非嫡出,夫婿過世得又早,但由于永安公主兩年前過世,永平公主在如今四位公主當中居長,再加上唯一的兒子又早早襲封了侯爵,因此尊榮自然不遜于其他公主。逢年過節賞賜時,朱棣憐她英年喪偶,頒賜的東西往往比別人更豐厚些。然而,盡管俸祿賞賜多,可她實在抵不住兒子李茂芳的一擲千金,因此以公主之尊卻落下個摟錢貪婪的名聲。
    
    公主府七間五架綠油銅環大門平日里都是緊緊關著,進出都是東西角門。這天傍晚,李茂芳帶著數十個隨從風馳電掣地進了巷子,穩穩當當地停在了西角門前。聽得動靜,門內很快便有兩個門房迎了出來,一個一溜煙奔上前牽馬,另一個則是上前跪下墊腳。
    
    等到李茂芳下馬,那人方才站起身來,絲毫不顧肩膀上那個污黑的腳印,緊趕兩步追上了李茂芳。
    
    “侯爺,您總算回來了,公主已經一連催問過好幾次……”
    
    “我這不是回來了么!”
    
    由于如今算不上國喪,因此李茂芳在服飾上頭只是稍稍收斂了些,不用大紅大紫這樣的顏色,但仍然額上勒著滾珠金冠,穿一件金線竹牡丹花錦袍,腰間束了玉帶,不肯丟了身份。從甬道匆匆來到二門,見一個看到自己的丫頭正匆匆跑去里頭報信,他眉頭一皺,不禁想起今天和別人吃酒時聽到的幾句戲言,更覺得心煩意亂,隨即便緊趕兩步一路到了上房。
    
    見到兒子上前行禮,永平公主忙把他拉了起來,看到那一身裝扮不禁眉頭一皺:“如今雖不是國喪,可畢竟還犯著忌諱,你穿衣裳也該小心些,要是萬一讓對頭抓了把柄可怎么好?皇上如今向來是一怒之下當面作,你大姨父襲封侯爵多年,結果說停祿就停祿,說杖責就杖責,你難道也想嘗嘗大棍子的滋味?”
    
    李茂芳自打生下來便是父母疼愛,家中除了一個已嫁的庶出姐姐,再沒有別的兄弟姊妹,平日里自是嬌生慣養任性使氣,直到數年前一直疼愛自己的舅舅漢王朱高煦幾乎丟掉了王爵,又被打到了樂安,他這才有了些收斂。這會兒雖不以為然,但他仍是低頭應是。
    
    永平公主只有這么一個兒子。自然不會一味教訓。使了個眼色便把屋子里地丫頭都打了出去。把李茂芳拉到身旁坐下。又親自為其解下了束金冠。她這才嗔道:“若不是正好出了這么一樁喪事。你都是要娶妻地人了。也該好好收心。不拘是讀書還是謀一個武職。總比在家當一個閑散地侯爺強。也可以在其他事情上幫幫你二舅舅。”
    
    一聽到娶妻兩個字。李茂芳頓時惱了上來。他霍地站起身。卻是瞪眼睛看著母親:“娘親既然說娶妻。那么我想問一句。您是金枝玉葉地公主。我也是世襲侯爵。京城地公侯伯那么多。為什么我非得娶一個小小地神策衛指揮使地女兒?憑咱們家地身份地位。就算要娶。也只有英國公地嫡千金方才般配。外頭人如今都在笑話我!”
    
    “誰敢笑話你?”永平公主臉色倏地一沉。一字一句地說。“身份高貴有什么用?我這個公主在父皇面前也是想罵就罵。說打就打。那一點尊榮體面不過是給別人看地!你永樂二年才三歲就襲封了這個富陽侯。可到如今你有什么正經職司?你就連神策衛指揮使這樣地職銜都沒有!眼下是我在。若是我死了。你說你會不會變成你大姨父那般光景?”
    
    想起原本張揚跋扈地大姨父袁容如今卻是好一幅謹小慎微地模樣。李茂芳頓時啞口無言。可即便如此。他卻仍是有些不服氣。只是在母親地鐵青臉色下選擇了一聲不吭。
    
    “若不是張輔地嫡女如今兩歲不到。你以為我不想替你聘下那一門親事?”永平公主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兒子一眼。旋即深深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是因為上次冒犯過你地那個人如今反而得了機緣。但我那回都碰了釘子。你就不能暫且忍忍?”
    
    “可張分明和三舅舅過從甚密……”
    
    “你三舅舅我也討厭,但我要的就是他們的過從甚密!”
    
    此時此刻,永平公主索性也站起身來,拉著李茂芳來到了里
    
    乃是她平日閑來無事寫寫畫畫地書房,四壁上掛些格調的山水,只有正中央的那幅筆法拙劣。然而,比起其他幾幅畫,這一幅卻是裝裱得極其精美,紫竹桿綾邊象牙軸頭,單單這些便是價值不菲,而且,那畫上更有兩方極其顯眼的大印。
    
    指著墻上的那幅畫,永平公主便沉聲對李茂芳說:“你看看,這是你二舅舅畫的畫,你三舅舅題的詞,上頭兩方大印便是他們的親王大印。
    
    就是因為他們單個人沒法撼動東宮之位,這才常常會有同氣連枝之舉。你以為我不知道張和你三舅舅走得近?可是你別忘了,你二舅舅那兒,還死死攥著張的要緊把柄!其實,誰在乎他們倆,人人盯著地都是張輔!”
    
    李茂芳自然知道張輔這兩個字在朝中意味著什么。洪武朝的國公都已經是老皇歷了,如今永樂朝曾經封過的三位國公里頭,淇國公丘福已經是過眼黃花,成國公朱勇完全都是靠的父親朱能的功勞方才坐上了如今的位子,唯有張輔是既有家世又有戰功。這樣一個人,哪怕不在五軍都督府任職,他說一句話卻能代表一多半的勛貴!
    
    “再說,我親自讓人去看過那丫頭,花容月貌亭亭玉立,也不怎么辱沒你。再說了,你喜歡女人,以后多多納妾在屋里,難道她還敢二話?再說一句不好聽地,十年八年后若是她死了,那時候大事已定,你再娶年輕貌美家世好地也不是難事,如今鬧什么別扭!”
    
    “要說這個,娘你當初不是答應過把雨卿給我,結果轉手就讓她去姓范的身邊窩著,白白送了她性命,我還不曾上過手呢!”
    
    一聽到這話,永平公主不禁狠狠瞪了兒子一眼:“以后不許提這個范字!我看那丫頭能讀書認字,對她抱有那么大的期望,結果她竟是被范通那個蠢才給殺了。別成天惦記女人,你身邊的女人還不夠多?趕明兒我把芙月給你,這總行了吧?”
    
    李茂芳自從懂事起就幾乎沒見過父親,因此對母親言聽計從慣了,此時有了這樣地饒頭,剛剛一時情急下說的那番話頓時被他忘在了腦后,連忙點頭答應,那點火氣早就平了。想到家門外頭那綠油大門,想到公侯伯府地金漆大門,他的嘴角漸漸就翹了起來。
    
    大明制度,朱門方為至尊至貴,什么時候門前若是涂上朱漆,那才是揚眉吐氣!
    
    從里間出來,永平公主就打李茂芳回房去沐浴換衣服,自己又回到了炕上坐下。然而,廚房地晚飯尚未送來,一個丫頭卻進來報說,她先前派去樂安的一個信使有了回音。聽到這個消息,她立刻把其他事情都丟在了腦后,忙吩咐把人領到前頭外書房等候,自己換了一件大衣裳便匆匆趕了過去。
    
    由于母子倆都不是喜讀書地性子,這外書房不過是公主府的一處擺設,平日也就是用來接見一些見不得光的要緊人。此時吩咐兩個心腹媽媽在外頭守著,永樂公主便推門走了進去,一眼就看到了里頭書案邊上正站著一個身穿灰褐色衣裳的中年人。
    
    “小的叩見公主。”
    
    永平公主也不理會這個跪下的人,徑直來到書案后頭,在那張黃花梨交椅上坐了,這才問道:“漢王那兒怎么說?”
    
    “漢王聽說此事后大怒,說是手下并沒有岳長天這樣一個人,是有人冒用名義欺騙了公主。”盡管跪在地上低垂著頭,但話才出口,那中年人便感到了一股深切的寒意,忙解釋說,“小地生怕搞錯了,設法又見了一趟世子殿下,結果世子殿下愣了一會,告訴小的說,那個人和漢王無關,當初卻曾經為他做過事情。”
    
    得知自己竟然錯信了人,永平公主頓時又驚又怒,悔不該當初看他有漢王府金牌便信以為真。而且,由于樂安到北京這一路素來是錦衣衛監視的重點,她一直都沒有派人過去查證,誰知道竟然是冒牌貨。
    
    “朱瞻坦竟然這么大膽子,背著他父親搗鬼?”
    
    “回稟公主,世子殿下病得極重,小的聽說就是這幾個月的光景。”那中年人又磕了一個頭,這才低聲解釋說,“世子殿下還讓小的帶話回來,說是那個人膽大包天,說不定還會再來找公主,公主還請伺機格殺,不可容情。此人武藝高強,心計也頗多,留不得。”
    
    “他做出的好事情卻讓我來收尾!”
    
    永平公主怒不可遏地重重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想到朱瞻坦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卻也沒法和他一般計較。朱瞻坦若是死了,朱瞻幽禁,難道漢王世子之位會落到一群庶子手里?
    
    ps:看來這個月月票是希望不大了……話說回來,晚上那一章還是時間不定,因為今天高爾夫還在進行中,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