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375 氣定神閑vs來勢洶洶


   朱門風流第三百七十五章氣定神閑vs來勢洶洶
    
    人府和司禮監一擬定的名單總共四十二個人。但的朱寧自然不會把那么多人都記下來。不過是挑了一些身家清白。傳聞中脾性人品還好的。此時對杜說了幾人名家世之類的東西。她忽然想起一件奇事。不禁笑了起來。
    
    “前幾天黃儼那個家伙還笑呵呵的對我說。你們張家的小四不錯。雖說比我小一歲。但人品學問都還使的。那時候差點想照著他的老臉一巴掌打過去。是我真的選了你們張家人。皇上怒我不知好歹不說。就是你們家里也不的太平。這二房才封了伯爵。房就娶郡主。到時候非但不是好。貨真價實要鬧騰的不可開交了。”
    
    “好好的怎么會算上咱們家四弟。這也太離譜了。”
    
    因這是朱寧的房事。所以小五和靈犀等人全都避開了去。此時杜聽了也不由的皺眉。雖說能和朱寧作是好事一樁。可如今看的事情經歷的事情多了。她自也知道這是癡心妄想。皇室和勛貴聯姻不斷是事實。周王的次女蘭陽郡主還是嫁的徐達之孫徐茂可徐家早就不是當初聲名顯赫掌握軍權的徐家了。但張家除了張輔之外。張攸如今亦掌兵權。
    
    朱寧端起茶盞喝了一口潤嗓子。這才把兩只手支上了炕桌。似笑非笑的端詳著杜:“你是也挑不出來。就把我剛剛說的那幾個拈成紙團。到時候抓決定好了。我早就想明白了。千挑萬的金龜婿尚且可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婚姻原就是憑運氣。我也沒什么其他想頭。只求上天賜給我一個健康的孩子。我管那儀賓三妻四妾。只要別領到我面前討嫌就行。”
    
    杜正要答話忽然聽到外頭響動。抬眼一。卻是張越走了進來。察覺到張越臉色有些不對勁她便備站起身來。誰想才一挪動張越便走上了前。輕輕按了按她的雙肩。
    
    “是出了什事么?”朱寧生在皇家。一向最善于察言觀色。張越一去一來的神色變化她自然分辨的出來。眉頭一皺就開口問道是你大哥的事情發了。還是交趾那兒又出了什么事?還是說有人彈劾你或是對杜大人不利?不啊先沒聽到任何風聲。”
    
    她話還沒說完。張越就一字一句沉說道:“有人密告周王殿下謀反。”
    
    乍一聽此話。朱寧還沒反應過來。到明白這短幾個字的意思她頓時面色巨變。她用力一撐炕桌直起腰。隨即卻又緩緩坐了下去。臉上也漸漸恢平靜。沉思了一。她不禁抬起頭來看著張越。又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么大的事情你然不會信開河。”
    
    看了一眼張越面色。她便苦笑道:“我就知道。有些事情你常常能未雨先行布置。總是有你的段。這一次算是見識到了。這種時候你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截了當告訴我。自然是沒有拿我當外人。如此。我也不拿你當外人。咱們周王府在北京不少探子眼線。縱使此時比你的消息晚些。遲一會我也會知道。只不過。”
    
    “這已經是皇上基之四次了。”
    
    朱寧淡然一笑一根根屈下了手指頭:“第一次是永樂四年齊王謀反之后有人告父王謀;第二次是永樂十二年皇上北征回來之后。又有人告父王謀反;第三次是永樂十五年谷王謀反事敗再一次有人出首告發。之前三次雖說皇上每次都不追究。但任何一次父王都是戰戰兢兢上書請罪。隨后少不的病上一場。他不過是對那些藥物本草之類的東西興趣。位從來沒有動過心思。
    
    有時候我替他想想。還不如不要這個親王爵位算了。”
    
    看到張越沒話。杜不禁開口問道:“那寧姐姐你準備怎么辦?”
    
    “怎么辦?”朱寧輕嘆了一口氣。隨即正色道。“在消息沒有泄露之前。我自然是該干什么干什么。裝成什么都不道的沒事人。等到這件不住了。自然是頓首請罪。試探試探皇上究竟是什么章程。按理說。父王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弟。只要這謀仍是借口。那便是不是禍。至少那三護衛可以交出去了。總而言之。這件事情你們幫不上忙。我也不要你們幫忙。你們心里有數就行。”
    
    張越和杜都是明白人。自然知道朱寧說這話并不是為了客氣。而是實實在在的話。而在剛剛驚詫失態之后。朱寧又變回了那個氣定神閑的小郡主。拉扯了一會閑話又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辭。卻是再也不曾提她剛剛調侃過的婚事。張越親自將人到了大門口。眼見朱寧
    
    走了幾步又轉身沖著他沒好氣的擺擺手。吩咐他直接杜。他不禁呆了一呆。
    
    倘若不知道的人看到了眼前一幕。又怎么會認為朱寧知道了那樣驚天動的消息?
    
    由于擱了這么一樁沉甸甸的事情。張越往回走的時候不免是心不在焉。在過了屏門繞過影壁的時候險些和人撞了個滿懷。抬頭一看。他才發現是管家高泉。當便點頭敷衍了他的問安。徑直往里頭走去。而他這邊漸行漸遠。愣片刻的高泉方才族學中尚有一件事要稟告張越。原本準備提腳追上去。但沉吟良久還是打消了這念頭。
    
    看這位主兒仿佛心情很不好。與其這會兒追上去稟報觸了霉頭。還不如趕明兒去稟告杜。橫豎都是杜人的勾當。讓杜尋著那位杜大人出面就行了。
    
    而張越一路回到了自己的西院。挑開簾子進了門。忽然脫口而出道:“不對。”
    
    剛剛避開去的個丫頭這會兒還沒有回來。杜正蓋著毯子倚著引枕發呆。聽到這一聲不禁嚇了一跳。看見張越站在門。手仍是舉著簾子不曾放下。那眉頭緊皺著。仿佛想到了什么要緊的事情。她便連忙問道:“什么不對。你可是想到了什么?”
    
    張越這才下了手中的簾子。快步走了兩步上前。在杜身旁坐下。低聲說道:“郡主說的簡單。但知我的到的消息是說。周王謀反證據確鑿。既然有確鑿兩個字。足見并不是空來風。雖然我不信周王會真的謀反。但此次事情來勢洶洶自不用說。倘若是皇上真的要窮治周王。只怕并會看在周王乃是一母胞弟的情形網開一面。就是郡主。”
    
    “就是郡主以前再的皇上寵愛。這次沒有用?”
    
    即便張越并沒有把說下去。但何等聰明。這下半截自然就續上了。想到朱寧走時仍是和往日一般二的模樣。她不禁揪緊了手中的帕子。繼而憂心:“雖說當初-的谷王和齊王也不過是貶為庶人。但卻禍及子孫一輩子幽禁不的見天日。
    
    郡主一向是剛烈脾性。若真的王有什么好歹。她斷然是不會自恃皇上寵愛獨善其身的。”
    
    “妹。你不覺的次的事情很古怪么?按照剛剛郡主的話來說。第一次有人舉發周王謀是在齊王謀反之后。第二次是北征歸來皇上對皇太子不滿。第三次則皇上治罪谷王。不管是否只有這三次舉發。但擺在明面上的至少就是這三次。足可皇上也有敲山震虎的意思。那么這一次又是為了什么?倘若說是因為王貴妃去世皇上心性大變。可皇上之前召見我的時候分明是仍有條理。不至于隨意遷怒。而且。告發皇族的官員從來沒有好下場。”
    
    說到這里。張越經覺的自己隱隱約約有了一個大致的方向。要知道。自從朱元璋建國以來。大明對于皇族可謂是絕對維護。尋常官員根本不敢干預皇族的舉動。而即便是舉發也要付出大代價哪怕是支持削藩的方孝孺等人。建文帝在北臨城下的時候還不是一樣預備拋出來頂罪?可以說。舉發周王這個皇帝的嫡親弟弟。不是官員能做出來的。
    
    見杜仍在思量。越又站起身。過來正對著她:“你記不記當初郡主曾經給咱們傳過警訊。說張家留在開封的不少子弟中。有不少人和周王底下的幾位郡王過從甚密?我后來稟告過祖母。祖母讓人回去知會了那兒的幾尊長。如果不是皇上的意思。而是別人的算計。別人算計的會不會不單單是周王?如果不單單是周王。也不單單是張家。你說會不會連皇上一并算計在內?”
    
    面對張越提出的這種可能性。杜幾乎是電光石間就明白了他的:“郡主剛剛對我說過當初規勸皇上的事。先是皇后撒手人寰。繼而是權賢妃張貴妃。如今又是王貴妃。皇上身邊如今已經全然沒了知己。就算皇上召見你的時候還有條有。但脾氣比往日更暴躁自然是在所難免。若是他在急怒之下。確實有可能因一時之氣。”
    
     “不止是這個。要知道。皇上的病最忌急怒。若是被人再激怒之下病倒。皇太子和皇孫雖然應召。但南京的事情頭萬緒。他們如今尚未出發。”
    
    ps:再次晚了。不能趕出來我就心滿意足了。話說回來。本月月票好少。看在我緊趕慢趕的趕稿的份上。大家能否頂到兩百票呢?淚奔。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