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356 規矩方圓


   朱門風流第三百五十六章規矩方圓
    
    輔回來的這一天。武伯府卻正籠罩在一片陰云之
    
    興許是朱寧的一番當頭痛斥把人給罵醒了。興許是難以背負始亂終棄的罵名。興許是咬咬牙下了最后的決心。總而言之。在前一天渾渾噩噩回到家中熬過了一晚上之后。次日一大早。張超來到北院上房向祖母請安之后。就直挺挺跪在那兒把事情一五一十兜了出來。彼時一家老少都正在上房。聽到這話。東方氏險些背過氣去。而張攸更是面色鐵青。
    
    “老二你身上還有職司。去你的左軍都督府做事。別忘了給超哥兒告個假。”
    
    顧氏用不容置疑的口氣吩咐了一句。恰是把張攸到了嘴邊的話給堵了回去。看了一眼房中神情各異的一晚輩。她又不不淡的說道:“超媳婦留下。越哥留下。其他的都散了。該去衙門的去衙門。該去上學的去上學。該家務的去管務。只有一條。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你們自己心里有數。”
    
    張起張了張口想要求情。卻不防張攸拉著他上前禮告退。他只出了屋子。不多時。他就看到其他人也一一退出來。母親東方氏臉上盡是懊惱。大伯母馮氏皺著,頭。自己的媳滿臉幸災樂禍。等到別人都走了。他不禁用助的目光看著父親張攸。
    
    張攸想起顧氏剛不輕不重的一句話。剛剛在胸膛中翻騰的那股火氣頓時消減了許多。他能怪誰?怪自沒管教兒子?妻子寵溺?怪兒媳沒用?他自己年紀一把都曾經荒唐糊涂過。教-兒子也是名不正言不順。也難怪顧氏把他打發了出來。
    
    看了一眼起。他便沉聲說道:“自己做的事就的自己負責。你大哥既然能說出來。總比繼續糊涂下去的好。不要惦記他了。先做好你自己的事。”
    
    東方氏在氣惱之后卻覺剛剛婆那種冷肅的情實在是駭人。在她看來。不過是兒子一時糊涂藏了個女人可氣卻并不是什么大事。見張攸要走。她連叫道:“老爺。超兒還小。左右只是一個女人。他若是喜歡納回來作妾就是了不如咱們再去求求老太太。”
    
    “這事情你別摻和。”張攸回頭瞪了子一眼。隨即就覺的自己過頭了些又放軟了語氣說。“男子漢丈夫沒了擔當。受點教訓也是應當的。再說。母親剛剛都已經吩咐過了還么好回頭去求的?你別忘了。眼下你是陽武伯人。超兒是我這個陽武伯的子。”
    
    此時此刻。上房之內一片寂靜。的說話聲從門簾的縫隙中清晰傳了進來。越發讓站著的人跪著的人心里不安。直到人聲漸漸遠去。顧氏方冷冷看著張超。一字一句的說:“你爹說的話你都聽見了?旁的話我也不想多說。那次你媳婦過門的時候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本以為你雖說性子粗疏。卻還懂大體。知竟是這么不懂事。去宗祠里跪著。好好想想你這些年做了些什么好好想想你眼下的榮華富貴是哪里來的。白芳。”
    
    一旁的白芳頓一個激靈。連忙上前對張超低語了兩句。這時候張超方才艱難的挪動發麻的腿站起身來猶如提線木偶一般往外走。一直等到了門邊上他忽然停住了腳步。卻是轉身又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祖母。千錯萬錯是我的錯。和她無干。都是我一時糊涂把一腔心思放在了她的身上。的思量都忘了。祖母。我只求你她。我。”
    
    “住口。”顧氏此時方才真正怒了。當即站起身怒斥道。“你以為張家是那等仗勢欺人。只把過錯推給別人的人家?你是我的孫子。我自然只管你。和她有什么干?難道我還的派上三五十個人。把人家攆出了北京或是打死。把張的臉都丟盡才算完?你以為我是你這個滿心只想著自己的混賬東西規矩方圓你都忘了。你這是。”
    
    顧氏從來不曾發這樣大的火。這一通罵完頓時有些接不上氣來。張越大驚。連忙上前扶著她坐下。又從銀**中倒了一杯熱水。眼見她恢復了一些。他便忙朝張超打顏色。旁邊的白芳見機的快。連忙把人拉了出去。忙活完這些。他方才看見大嫂李蕓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臉上一絲血色也無。中的絹帕已經被絞成了一團糟。
    
    “蕓丫你過來”
    
    剛剛大動肝火。此顧氏自是滿心疲憊。卻仍是打疊精神招手示意李蕓過來。把人拉到身邊坐下。她便深嘆了一口氣:“超哥兒雖然是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的人
    
    實卻是九頭牛拉不回來的脾性。今天這事情自是個一萬個不是。但你也的明白一條。你對實在是太百依百順了。女人賢惠自然是好的。但一味賢惠連一絲小性兒也沒有。他自然會貪圖外頭的新鮮撂開了手。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若是你想明白了愿意了。就去見見他。若是你惱他。那索性先讓他,上一天好好清醒清醒。”
    
    即便攤上了東方氏樣難處的婆婆。常常有為難的時候。李蕓也實在學不來學趙芬。因此剛遇到這樣的事情。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在那兒的。此時聽到顧氏這番話她更是覺心頭一片茫然。她自己的哥哥就是貪新鮮的人。所以嫂子就變著法子在自己家里挑丫頭。只是為了讓哥哥不在外頭廝混。她也是著嫂子的吩咐惠大度。為什么偏錯了?
    
    眼見李蕓掙扎著站身點頭行禮。又一步步挪出了房門。張越這心里也頗覺的不是滋味。此時屋子里-沒有外人。顧氏怔怔坐了一會。便對張越嘆了一口:“多虧你昨晚來告訴我一聲。也多虧了陳留郡主狠狠訓斥了你大哥一。否則這事情不盡早解決。,必定釀成大亂子。早知道如此。興當初在超哥媳婦嫁過來之前。我就應該好好教訓他。”
    
    張越當初陪張超再訪泗水街的時候。那里已經人去樓空。于是他盡管知道這其中另有名堂。但此時聽祖母說出來。他不禁本能的問道:“祖母。當初那位姑娘真是您打發走的?”
    
    “我還不至于那么霸道。”顧氏狠狠瞪了張越一眼。隨即冷冷說道。“我知道你勸過他。但當初你若是陪著他見到了人。他硬是不肯撂開手。你又怎么辦?你當初能夠教訓赳哥兒。可畢竟不能教訓自己的大哥。那一次是跟著他的小廝生怕出事稟報了我。我就甘媽媽去見了那位姑娘。甘媽媽只是簡簡單單將家里的情形說了。說超哥兒其實一早定了親。問她是否樂作二房。人家姑娘卻是一等一有骨氣。一口就回絕了。還說以后再不和他往來。可你看看他。要人往來卻不敢報家底。不敢說出已經定婚。他哪里有半分大家子弟的自覺。”
    
    “我那時知道。與到底。還不如半路扭過來。誰知道他竟是到現在還不擰彎。要真是那位有骨氣的姑娘。不論她是什么緣由又跟了超哥兒。我如今還會允準她進門。但眼下這一個。來歷不明且不說。居心如何也說不準。越哥兒你既見過。你覺的人如何”
    
    張越那天張超去人的時候。就覺的那個秦鳳容貌確實妖嬈。但大約是先入為主的觀感不由自主的想要敬而遠之。此時聽顧氏這一問。他便思量片刻就直截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今雖說并非滿城禁婚嫁。但只要曉事的都不會穿紅。而且。昨天她還極其殷勤的勸。心思并不完全在大哥身上。常常偷瞥我。所以。即便昨日沒遇上郡主。我打算先查一查畢竟。算算時日。這個女人大約是大哥下江南平倭的時候帶回來的。軍中軍紀森嚴。怎么會接觸到女人所以昨兒個午。我就派人過去看住了那個院子。”
    
    “你已經派人過去看著了?”顧,詫的一挑眉。旋即點了點頭。“橫豎咱們也不曾喊打殺的。不過是派幾個人過去看護看護。那也是應當的。我待會派兩位媽媽過去。先把人悄悄送去穩妥的方。昨兒個郡主罵痛快淋漓。只惜老我無緣見。罷了。不說這個。我留你下來還有件事和你量。你把靈犀借回來給我使。我有要緊事差遣她。”
    
    “靈犀?”張越沒料到顧氏會忽然出這樣的要求。不禁愣了一愣。隨即方才笑道。“祖母既然要她。我回頭與妹和她說一聲就是了。”
    
    顧氏笑著點了,。旋即三言兩語打發了張越出去。這才悠悠嘆一口氣。她把靈犀給張越原是有那一層意思。只孫媳婦杜密謹慎。學問見識都遠不是犀能及。秋痕琥珀則勝在跟著張越時間長。看張越那脾性。又豈是會單單為了暖床收了她的?如今之計。只有等靈犀為她辦好那件事再作計較了。
    
    ps:總算高爾夫打了。老天保讓我休息幾天。真的快掛了。今天連晚飯都是很晚才就是為趕那幾篇采訪稿。幸好米克爾森同學爭氣。否則要是打延長賽我就完蛋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