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378 又聞喪報


   朱門風流第三百七十八章又聞喪報[vip]
    
    年近四的王夫人然比不上那些姨娘丫頭的年輕貌美。連著生了兩個孩子。比起當的保養的宜。如今的她不但有些福。就連臉上也不如往日白凈細致。因此。這會被張輔目不轉睛的盯著瞧。她頓時覺心里有些不自在。
    
    “老爺這么看著我干什么?”
    
    “人都說少年夫妻老來伴。我如今才算是真正明白。”雖然張輔正當壯年根本算不上老。但多年征戰是落下了不少隱疾。只不過。相隔兩年再次歸來。看見自己膝下的一雙兒女。他仍是對妻子生出了深深的感激。“夫人。辛苦你了。”
    
    王夫人這才醒悟到夫不是在看自己臉上多出來的那些細紋。盡管是年紀一大把。她仍是免不了臉色一紅。心里卻是燙貼的很。見碧落用丹-橫紋茶盤捧了一個瓷盅過來。她連忙站起身親將那個瓷盅擺在了張輔旁邊的梅花幾上。
    
    “馮大夫之前為雍兒調養身體的時候。我就和他過你的風濕老毛病。他那時就說。用核桃仁松栗子大棗還有黑豆紅豆好些豆類熬出粥來。卻是比吃藥強。還有桑酒。每日飲上一盞也有效用。雖說不能斷根。總比你一日日作的時候好。話說回來。方的天氣比南方干燥的多。興許能少一些。也能讓你少些苦楚。”
    
    “夫人還真是費心。其
    
    都是老毛病。我哪里有那么金貴?”
    
    張輔打開那個盅。見里頭盡是些干果豆類清香撲鼻倒是有了些胃口。須知他在宣府練兵。即便并沒有人敢委屈了他這個國公。但他不可能隨身帶廚子更不愿意做出剔飲食之類的事情。因此自然是不如家里的講究。他胃口原本就大。滿滿一瓷的豆很快就吃了干干凈凈接過絹帕隨一抹嘴。他不禁笑了起來。
    
    “出去這兩年又成了狼吞虎咽習慣。要我說。|么居移體。養移氣。萬一在原先那的方又呆了一大段時間。還是故態復萌。練兵講的是令行禁止。要是我這個掌總的扭扭捏捏偷懶。那練出來的無疑就是一群兵痞子!而且宣府這種的方靠近北邊。常常會有蒙元密諜悄悄摸進來我晚上都睡輕。乍一從那里回到了這帝闕。這幾個晚上還真是的不習慣。”
    
    雖說張輔說的輕松。但王人十四歲嫁給他。又經歷了最是驚心動魄的靖難。哪里不知道帶兵打仗的險?好在如今丈夫平安歸來。她放下了一樁心事。當|就只命乳母抱了一兒一女來。夫妻倆逗弄了好一會。外頭方才有人進
    
    “夫人。”
    
    盡管張輔回這幾都是歇在王人房中。但惜還是一如既往日日侍應。就是在衣上頭也素來小。從不像其他輕姨娘那樣穿桃紅蔥綠這些鮮艷顏色。此時。一身過天青色衣裙的她拿著幾張燙金帖子進門。瞧見張輔正呵呵的抱著女兒。不禁愣了一愣。隨即方才走上前去。將那些帖子呈了過去。
    
    “雖說皇上有旨讓老爺好休養。但老爺這一回來往門上投帖的就多了。這些多半是各家勛貴的婚嫁娶。除了武安的長孫。其余的都并不要緊。還請夫裁度。”
    
    “既然你說不要緊。這些事情你忖度著處置就行了。”王夫人看也不看那些帖子就點了了皇上的話。老爺就是不出面也沒人會錯處。但若是全都不去也不好。安侯既是長的婚事。老爺總不能不顧袍澤同僚的面子。”
    
    見張輔對自己含笑點了點頭。惜玉這才歡喜了起來。忙順著王夫人的意思將一丁點大的張抱在了炕上。她正打算湊趣的說幾句吉祥話。外頭就傳來了聲音:“老爺。夫人。陽武伯府打了起少爺過來。說是來探望老爺并送帖子。”
    
    聞聽此話。王夫人連忙吩咐請進來。心里卻有些納悶。雖說那幾個堂兒逢年過節都會過來送禮問安。但平日里往來最的卻是張就是顧氏有什么事也往打張越來說。這次怎么是張起?就算真是張攸那邊有事情。也該派子而不是次子。
    
    張起平日除了隨大流。確實鮮少這里來。進門|禮問安又按著禮數說了一通話。他便有些局促。索直截了當道出了正題。又雙手奉上了一張帖子。原來。半月之后就是東方氏的生日。新近晉封了陽武伯夫人。又是四十大壽。少不操。因此顧氏也就吩咐了張起送來請柬。雖說王夫人和東方氏情分平平。卻看娘的子。當下就答應了。
    
    到人一走。她便滿
    
    奇怪的對張說:“今兒個來送帖是超哥兒來。怎么換了他弟?”
    
    張輔對此倒是不以意:“許是好有事。他們弟倆不是都有軍職么?這軍中告假都定例。總不能像那些無職無司的紈绔子弟那樣成天閑逛。比起張斌張瑾那兩個不器的。他們幾弟倒是還好。一個個都還有出息。對了。惜玉你讓捎個信給張越。讓他的閑了到我這里來一趟。我此次在宣府因緣巧合的了一箱書法帖子。有趙孟黃庭堅蘇子瞻的。據宣府幾個老夫子說都真跡。他和沈家兄弟交好。這些都用的上。讓他有空了過來取。”
    
    “老爺還真是記。別讓那些小的到時候說你偏心。”
    
    “那些東西要是落他們手里。也不過是和廁紙的作用差不多。送給張越也不至于明珠蒙塵。轉手送人也適宜。況且。玉不是已經把該分的東西分送了各府么?他們都是奢侈慣了。我那點素綢他們只怕也看不上眼。我聽說他們如今非妝花織金不穿。這奢侈的名氣都傳到外頭去了!老二老三還嫌棄官職低。嫌棄我不提攜兩個侄兒。可他們哪里扶上墻!”
    
    見張輔說著說著就了氣。王夫人少不的勸說了幾又朝旁邊的惜玉打顏色。于是。惜玉少不插科打了一番。然而與愿違。張輔這沒消。陡然間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對了。老二家的珂丫頭給富陽侯李茂芳。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看到王夫人詫異的點了點頭。輔不禁皺起了眉頭。“那門第自然是無可挑剔。但李茂……先頭皇上幾次讓他到國監去讀書。他卻硬是不去。飛揚跋扈貪戀美色倒是名聲在外。況且。平公主向來不安分。珂丫頭嫁過去沒有好日子過倒是其次。怕以后的麻煩!而且。你不覺這門親事二弟高攀么?”
    
    “二弟妹來見我時候倒是滿面喜色。說是二弟往日對于珂丫頭不怎么上心。這次卻選了樣一門好親事。我也沒往深處想。畢竟這是他們的家事。”王夫人聽張輔這么一說。漸漸也有些不安。“可我聽說乃是永平公主派人去二弟家說的媒。再說咱們張家的門頭也并不辱沒了富陽侯。高攀怕是說不上吧?”
    
    “話不是這么說……”
    
    張輔正想把這里頭的彎彎繞說清楚。這話才說到一半。門外就傳來陣喧嘩的聲音惜玉忙告罪出去。不消一會兒卻是面色凝重的回轉了來。先屏退了那些丫頭。她才屈膝一禮急急忙忙的說:“老爺。夫人。二老爺府上出事了。二夫忽然失足掉進了池塘里頭。這會兒情形很不好。那邊已經亂成一團。所以派了兩位媽媽來。我已經吩
    
    1她們不許胡說八道。請夫人示下是否過去||。”
    
    王夫人自然聽說過張家里那些妻妾相爭寵妾滅妻之類亂七八糟的事情。這會兒不禁又驚又怒:“失足。好好的怎么會失足!這種時候讓我過去看有什么用。家里那么多丫頭婆子做什么吃的居然會讓主人大冷天掉進了池塘?”
    
    即便是最不管兩弟弟家事的張輔。這時候也動了真怒。
    
    雖說不喜鄧夫人這個懦的弟妹。但大冬天的誰沒事情在池塘邊閑逛。甚至還鬧出了失足。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想到父親一世英名。他自己也是從來謹小慎微。兩個弟弟卻偏偏不省心。他頓時覺的氣不打一處來。好容易壓下怒火。他便對王夫人囑咐了一番。又讓她帶著碧落和兩位媽媽前去。
    
    然而。王夫人這一去便是整整一天。直到晚間方才有消息傳來。說是鄧夫人了。聽到這樣出人意料的消息。張輔許久沒有反應過來。待到惜玉在旁邊連聲提醒。從來不拿東西出氣的他卻隨手拿起旁邊一個蓋碗。劈手砸了出。直到聽見那清脆響亮的咣一聲。他方才以右手遮眉眼。深深嘆息了一聲。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若寒蟬的頭們方才上前小心翼翼的收拾東西。而惜玉則是悄悄指揮人撤去了桌上的飯食。等到出了屋讓人去預備一應喪服禮制。并派人前往陽武伯府報喪。經辦這一大堆事情的同時她隱隱更感到了一絲心寒。
    
    那還是正經的三品命淑人。居然就這么不明不白死了?既如此。張已經定下的婚事是往后頭延三年。還是熱孝里頭成婚?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