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381 煊赫的代價


   從東緝事廠設在了保大坊的頭條胡同,并大張旗鼓:同都改名成了東廠胡同之后,曾經風光無二的錦衣衛漸漸受到了壓制。錦衣衛的事情東廠常常要橫插一腳,東廠的事情錦衣衛卻什么都管不著,頭頭們也就罷了,但下頭的錦衣衛校尉小旗總旗之類的差官,在辦事的時候免不了就要下人一等,于是調到東廠的同僚少不得天天被人念叨。
    
    然而,奉了圣旨在東廠當著掌刑千戶,算得上位高權重的沐寧卻并不感到自己的日子有什么好過。雖說東廠并沒有多少太監,滿打滿算加上提督太監陸豐,總共也就只有六七號人,但成日里要對一群閹人行禮說話,甚至還要陪笑臉,他難免是心中窩火。
    
    這天,脫去了那身官皮的他來到了前門大街的一處酒樓,蹬蹬蹬上了三樓直奔一處包廂,關上門之后便把頭上的那頂一統帽重重一摔,隨即方才一坐了下來,拿起面前的茶杯一口喝干了。咕嘟咕嘟灌了這么一氣茶水,他方才沒好氣地牢騷道:“早知道如此,我怎么也不會到東廠去當勞什子掌刑千戶,簡直是人都憋悶死了!”
    
    “我知道你為難,但這事情除了你沒人做得了,也只能你勉為其難了。”袁方知道沐寧口中這么說,做事卻不含糊,因此也毫不拐彎抹角,“今天找你來是為了一件要緊事。先頭張越讓人傳信,他那位老師的府邸周圍有不明人等窺伺,甚至還有人趁夜進了屋子,我就派出了兩撥人。就在當天晚上,他們現了可人地蹤跡,結果最后卻把人跟丟了。”
    
    “跟丟了?這怎么可能!”沐寧深知錦衣衛在跟蹤和隱跡上頭的本事,此時立刻把起初那一點抱怨心思收了起來,“大人派出了多少人?”
    
    “四組共八個人,連人家一根毫毛都沒抓著。”袁方拿起茶盞喝了一口,表情異常凝重,“張越當初說很可能是白蓮教余孽,我還不信,眼下卻覺得不離十。除了那位有本事躲過州府天羅地網和錦衣衛偵緝的白蓮教教主,誰還有這個本事?”
    
    “可既然是進了屋子,那時候杜府又沒有人防衛,她為何不……”
    
    沐寧這句話只是說到一半便嘎然而止,一下子想到了某個可能。和袁方交換了一個眼色之后,他見對方微微點了點頭,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大人的意思是說,人家原本就不是意在騷擾杜家,而是想看看咱們有什么應對?要是真的錦衣衛前去查探,他們就會知道,錦衣衛和杜大人關系不尋常……要知道,當初杜大人在青州雷厲風行地查禁白蓮教,恰好是大人你囑咐的我,還是我帶人提供的后援情報!可那時候不是因為大人秉承皇上心意辦事么?”
    
    “你是知道,別人卻未必知道。所以說,即便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白蓮教余孽,是不是唐賽兒,這件事也不能馬虎。雖說我這次多了個心眼,派去的都是些生面孔,也沒有帶什么錦衣衛腰牌,但也不能保證人家就一定不知道。總而言之,你回去之后不妨對那個陸豐提一提,就說是從錦衣衛得到的消息,白蓮教余孽當初行刺不成,如今還預備對他不利。他在東廠招攬了這么多人,不利用一下就可惜了。”
    
    見沐寧答應一聲,戴上帽子就準備走,袁方忽然又叫住了他:“雖說你是掌刑千戶,只管東廠刑罰不管其他事務,但這刑罰尺度掌握在你手里,想必你這些日子也該有了些人脈。別人可以不管,但你得囑咐他們盯緊黃儼,尤其在宮外的一舉一動都要牢牢看死。橫豎陸豐與其不和,縱使他知道也只會高興不會怪你。黃儼之前出宮地時候,已經一連四五次從錦衣衛眼皮子底下消失,再加上孟賢重掌常山護衛,不能放任他們不管。”
    
    “大人放心。我都記下了。”
    
    眼見沐寧戴好帽子出了門。袁方卻沒有立刻就走。而是仍然坐在原位。繼續品著那盞已經完全沒了滋味地茶。這家酒樓雖說不是他地產業。但也和是他地差不離。上上下下都用地妥當人。也算作是一個可靠地聯絡點。他是不得不如此。周王如此謹慎都會被人舉。更何況是一應權力都來自于皇帝地他?此時此刻。他忍不住輕輕撫了撫腰。面前又浮現出了皇帝那張暴怒地臉。
    
    須臾。那扇大門再次被人推開。這次進來地卻是一個文士。平凡地相貌平凡地衣著。放在如今滿街應禮部試地舉子中間。就好比滄海一粟毫不起眼。那人掩上房門之后便深深一揖。等直起腰之后便仍然站著。
    
    “坐。”
    
    “屬下不敢。”
    
    盡管沒有顯赫的出身,但袁方執掌錦衣衛多年,辦過的秘密營生無數,這種一呼百諾地日子過得久了,自然而然就有一種難言的威儀。此時此刻,穩當當坐著地他目不轉睛地端詳了一會面前的這個人,最后挑眉笑了笑:“錦衣衛中并沒有你地正式職司,所以你這聲屬下是自稱錯了。范姑娘若是要安穩,留在南京豈不是更好?須知錦衣衛名聲可不好聽。”
    
    “皇太子和皇太孫已經受召離開南京,以后那兒
    
    一些留守的文武百官。當初東宮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動作,如今遷都北京,更不可能把精力放在江南。可是,漢王卻曾經在南京經營多年。即便他已經去樂安就藩三年多了,但南京地勢力依舊根深蒂固,我若是在那兒被現了,就只有一個死字,相形之下,還是北京更加安全。”
    
    她微微頓了一頓,隨即便又說道:“錦衣衛雖名聲不好聽,但總強過那些道貌岸然卻更加齷齪的皇親國戚。大人既然使人問我內情,自然是認為我還有用。雖說我可以和盤托出所有一切,但要說對于永平公主地了解,天底下沒有人能勝得過我。”
    
    “好,你既然這么說,那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袁方面色一正,剛剛淡然內斂的目光一下子變得精光畢露,“錦衣衛上頭還有東廠,這人員都有定數,所以我沒法給你什么正經職銜,不過錦衣衛編外的密諜卻素來是我親自控制。你既然曾經跟隨永平公主多年,對于他們的密件往來人員印信應該了解得很,這一條線我授權你建起來,一應用度和人手我撥給你。只不過,你這個名字自然不能用了,你不妨給自己另起一個名字。”
    
    “公主當初曾經為我起名雨卿,后來在范通身邊又改叫范兮妍,但這些如今都不能用了。眾木成林,聚沙成塔,請大人以后稱我林沙便是。”
    
    定了主從,接下來自然還有大堆的事情要談,因此青衣文士打扮的林沙足足在這里呆了半個多時辰方才起身告辭,離去時仍是輕手輕腳關上了門。直到門外傳來三長兩短的聲音,確定該走的人確實已經走了,四處并無別的動靜,袁方這才沒好氣地說:“看夠了聽夠了沒有?我都說過那一點小傷不礙事,男子漢大丈夫用得著這么婆婆媽媽?”
    
    話音剛落,旁邊地一道板壁便無聲無息地被人挪了開來,從里頭走出了一個人,正是張越。回頭看了一眼剛剛隱身其中地地方,他不禁心中稱奇,然后才說道:“袁伯伯,我此來自然是為了你的傷勢,可這只是其一,我更想知道的是,你先頭怎么會觸怒了皇上?”
    
    “皇上喜怒無常,不論是誰,觸怒了他都是常有的事,我又不是第一個。”
    
    袁方淡淡地答了一句,見張越施然在面前坐下,分明是不信,他這才自失地一笑:“知道蒙騙不過你這個心思重的。皇上命我徹查周王謀反一事,你也知道,我就是從開封出來地,在那里自然眼線最多,結果從開封周王府隨便一搜羅就是無數確鑿證據。可是,周王的為人秉性我清楚得很,謀反地膽子決計沒有,于是我惑之余,少不得倒手查了查那幾個出密告的人,倒是搜羅出了不少劣跡。我知道陳留郡主幫過你不少,雖說我在周王這件事上不能和皇上犯擰,但倒是可以治一治那些家伙,于是一并將此稟報了皇上,結果皇上就火了。”
    
    張越聞言倒吸一口涼氣。他原以為是有人趁著這機會渾水摸魚,然而,從朱棣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態度看來,莫非這原本就是皇帝有意而為?
    
    “這關系謀逆大案,所以我那時將親自寫的折子呈了上去,皇上看完之后就丟了那個硯臺,隨即命人取來炭盆,把那奏折丟到炭盆里全部燒了我眼看著它燒得干干凈凈。”
    
    說到這里,袁方不禁若有所思地看著張越,忽然開口問道:“張越,我雖然和杜宜山不曾正面打過交道,但卻知道那是光明磊落從無半點鬼>心思的正人君子。楊士奇沈民則等等雖不如他敢言,但亦是清流中人,有我為你掃除那些陰私之事,你大可當你溫潤如玉的灑脫君子,其實不必親自勞心勞力。”
    
    “岳父和士奇先生民則先生他們都是真正地讀書人,可我終究有一大家子,灑脫不起來。況且,縱使是袁伯伯深受信賴,這一次還不是一樣驚險?況且,一朝天子一朝臣。”
    
    想到昨日皇帝那種讓人警醒的態度,張越終于對自己這個世家子地身份生出了深深的感慨。身在顯赫之家,自然是落地就比別人多了無數優勢,但同時何嘗不是多出了無數麻煩?都說永樂皇帝朱棣是最善待功臣地天子,但骨如張輔也免不了受猜忌,他要是不警醒一些,哪天一覺醒來說不得就變天了。
    
    赫的代價,素來如此。張輔尚且不愿急流勇退,更何況是年紀輕輕地他?
    
    ps:這年頭不要票就木有票……所以,推薦票和月票俺都要!昨天晚上睡覺前在網上四處瞎逛,結果被郁悶到了,居然其他地方的書評比這里熱鬧,而且人家還搞了個轟轟烈烈的本書最佳女角色投票,連顧老太太也在其中。好吧,雖說這不是壞事,但是……我現在不但要求月票和推薦,我還要求訂閱求書評!這無關于臉皮厚度問題,而是現實問題,是生存問題正是因為要對得起讀,前段時間我都累趴下了還是堅持更新。所以,請大家多多幫忙!!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