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384 內有賢妻外有良友


   于府中上下幾乎都要服喪,再加上如今已經晚了,有西角門仍舊開著,上頭掛著一盞昏暗的素紙燈籠。兩個門房都已經打起了呵欠,但只要聽到動靜還是時不時會探出頭去觀望觀望,隨即少不得又竊竊私語一番。眼看雪越來越密,風越來越大,兩人不禁連連跺腳取暖,到最后實在受不得了,不免便溜到了旁邊的小屋中取暖。
    
    然而,他們只偷了一小會的懶,外頭就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人呢,都上哪里去了!”
    
    聽到這聲音,一老一少兩個門房頓時一個激靈跳了起來,三步并兩步出了這溫暖的屋子。剛剛捂熱的身子被那凜冽寒風一吹,再看到面前那人陰沉的臉色,兩人頓時齊齊打了個哆嗦,隨即垂手叫道:“老爺。”
    
    既然長兄張信和三弟張不在,張攸又封了伯爵,因此家里上下便深有默契地省去了那個“二”字,連帶東方氏也是直接稱之為太太。然而,后畢竟是長年一手把持家務的,張攸卻很少管這些。眼見這位回來之后從不上前院的老爺這會兒出現在這里,兩個門房在驚懼之外還有些好奇。
    
    “既然還沒閉門,就用心一些,若是讓賊人進來你們吃罪得起?”
    
    張攸板著臉斥了一句,卻不再看唯唯諾諾的兩人,而是背著手站在雪地里。身后的一個心腹隨從高高地給張攸打著傘,心中卻是難解得很。要說平日張超張起兄弟也時常有晚回來的時候,可卻從來不見老爺如此上心,今天怎么煩躁得好似變了個人似的?再說了,三少爺已經打人回來報過訊息,用得著老爺親自上這兒等?
    
    足足站了一刻鐘,張攸方才轉過了身,正想對兩個戰戰兢兢的門房再吩咐幾句什么,他卻忽然聽到外頭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估摸著也該是張越回來了,他連忙掉頭回去走到了門口,恰好看見六七個人在門前下了馬,打頭地果然是張越。見張越看到自己之后就疾步走上前來,他便點了點頭,招手叫過他,又并肩朝里頭走。
    
    “你見過皇上了?”
    
    “之前有中官出來傳皇上口諭,讓我明日一早到乾清宮覲見……二伯父,聽說皇上下旨朝三日?”
    
    “歷來都是皇妃親王公主逝了方才報喪。這一回與其說皇上是悲痛所致。還不如說是驚怒交加。若是單單趙王世子了也就罷了。誰知道漢王世子偏偏也這個時候病危。但是。恐怕最讓皇上痛心地還是皇太孫。雖說太子只是說皇太孫偶感風寒。所以要暫時延遲行程。可欽天監說什么星象不利于皇孫。皇上若能把持得住才是怪事。”
    
    張攸雖只是左軍都督府地都督僉事。但由于保定侯孟瑛如今差不多是半隱退狀態。他實質上卻是半個掌總地。兵權調動固然是歸于兵部。但真正帶兵地還是他們這些勛貴。再加上和內廷總有這樣那樣地關聯。于是消息比那些文官何止靈通一倍。對張越解說了一番今天消息出來之后功臣勛貴那兒地反應。等進了二門。沿甬道走了一箭之地。他便停住了步子。
    
    “老太太剛剛歇下。如今她年紀大了。你今晚也不必過去。明天是你二堂嬸地二七。你是沒空過去了。我和老太太商量過。這天冷。你媳婦身子又重。也不必去了。你二堂叔眼下正在戰戰兢兢地時候。不會挑這種刺。倒是你大哥地事情。我得謝謝你。”
    
    “二伯父這個謝字實在是不敢當。這事情其實我該早些稟報您和祖母地。”
    
    “我不但謝你。而且也得謝你媳婦。因你媳婦一番勸。你那大嫂難能不賢惠了一回。那天回來之后幾句話說得那個混帳小子無地自容。如今夫妻倆至少不再是不冷不熱溫吞水了。興許能有些轉機。”
    
    想到這件事。張攸不禁頗為滿意。雖說襄城伯留守南京。李地脾氣也是會把娘家人拉過來大吵大鬧地。但家里不安寧總是不好。此時此刻。他早就把那個所謂地張超外室丟到了九霄云外。甚至沒有費神多去想一想那女人究竟是什么來歷。話題又轉到了張越這次領受地圣命上。問了幾句措置。得知柳升之前提點過。他不禁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不是打仗,縝密第一,我就是擔心你一時情急做錯了事,還是安遠侯周到。”
    
    和張攸分別之后,張越自是徑直回了自己的西院。才一進正房,一股熱氣撲面而來,他不禁鼻子一癢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鬧出了這樣的動靜,蓋著一件寶藍色披風蜷縮在一張椅子上睡著了的秋痕頓時驚醒了過來。看見是張越,她連忙跳了起來,隨手把那件披風丟到了一邊,上前麻利地替張越解開了斗篷。現赫然是里外兩件,她不禁愣了一愣。
    
    “外頭這件明天拿出去讓人好好漿洗,回頭等我有空了親自去還給民則先生。”
    
    杜綰這時候也由琥珀扶著從里頭出來,聽到張越這吩咐不禁
    
    “我就想著你早上出去沒有這一件,原來是大沈學
    
    剛剛眼看天上下雪越來越冷,得到你派人送回來的口訊,老太太擔心你一時半會回不來,原本是打算讓人給你送衣服點心地,結果我勸下了。我對老太太說,你接了這次的事情原本就顯眼,注意你地人又多,一個不好就是人人側目。若是你今夜回不來,明天一早再靜悄悄送過去。”
    
    “你不讓人去是對的,那時候從長安左門出來地一大堆官員里頭,十個里頭至少有九個都在盯著我看,就是民則先生讓凝清世兄解衣相贈,回頭少不得招致別人議論。”
    
    張越說完又接過秋痕遞來的熱毛巾,嚴嚴實實在面上擦了一把。放下毛巾之后,看見杜綰地身子如今愈顯懷,他忙走上前去攙著另一邊的胳膊,又問道:“這都已經不早了,怎么不早些睡下?若是我今天晚上不回來,難道你還等一晚?”
    
    “誰在等你,我這是在等小五!”見張越滿臉錯解情意的無奈,杜不禁撲哧一笑,“我早就和琥珀提過了,頂多等你到亥時三刻,再不回來就去睡了。我原本是拉著秋痕在里頭作針線,她偏說要在外頭等你,結果沒多久就睡著了,還是琥珀出來給她蓋地披風。”
    
    “我只是困了打個盹……”
    
    秋痕面上微紅,訕訕地答了一句之后,便不安地偷瞧了杜綰一眼,因見她似笑非笑看著自己,這才趕緊端了那盆殘水一溜煙出去潑了,卻是老半晌不曾進來。于是,琥珀扶著杜到里間坐下,也找了借口避開了去,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夫妻二人。
    
    “雖說郡主住在宮里,但一應消息都是郡主府從那兒周轉。下午那兒有人過來,說是郡主的乳母應媽媽病了,結果小五下午就上了那兒一趟,回來地時候帶了消息回來皇上今兒個一早下的旨,召周王明年二月入京。小五晚上又和馮大夫去了英國公府,大約不會回來,我早睡也睡不著,所以才等你。”
    
    “我就知道賢妻確實是在等我。”張越笑了笑,旋即就注意起了前半截話,“召周王入京的事是皇上親口對郡主說的,還是郡主打探到的?有沒有說這是為了有人告周王謀反?”
    
    “是皇上親口對郡主說地,如今此事已經明上諭,自然不必再瞞著她,有人告密的事情皇上也明說了。郡主還提醒說,最近情勢非常,讓你萬事都謹慎一些。”杜看到張越表情不對,連忙問道,“怎么,是你還得到了別的消息?”
    
    此時此刻,張越登時霍地站了起來:“我就說總覺著心里不安,原來是這么一回事!郡主極有分寸地人,怎么會貿貿然讓一個太監傳話,要在宮里私下見我?內有賢妻外有良友,她是什么性子,我早該想到的……”
    
    外間的堂屋中,秋痕剛剛就偷偷溜了進來,此時正湊著門簾的縫隙悄悄往里頭看,見張越忽然站了起來,她生怕漏餡,連忙回身就想溜,卻不想迎面正對上一張惱怒地臉。嚇了一跳的她趕緊一把拉起琥珀,等到了西邊套間里頭,她才吁了一口大氣。
    
    “幸好沒人看見,否則就完了!琥珀,你用得著這樣嚇人么?”
    
    琥珀見秋痕滿臉不痛快,不禁提醒道:“你要是真想知道少爺和少奶奶說什么,直接出聲然后進去不就行了?他們縱使是說正事,平時也是不避你我的。”
    
    “誰要聽他的正事。”秋痕一坐了下來,揉捏著衣角嘟囔道,“靈犀姐姐讓老太太叫回去了,誰知道什么時候輪到咱們……”她說著就忽然抬起了頭,認認真真地看著琥珀,“琥珀,你說等孟小姐三年孝期滿了,少爺會不會連她一塊娶了?還有,少爺和少奶奶如今常常談著郡主的事情,難道是……”
    
    “秋痕姐姐!”琥珀此時貨真價實地又好氣又好笑,只好一口喝住了她,“你想的太多了!”
    
    “我哪里想得多!”秋痕不服氣地站起身來,卻是直勾勾盯著琥珀一字一句地說,“前些天玲瓏進來看我,還說起家里頭那些大了地丫頭有不少外頭人來求配,琥珀你自己問問自己的心思,真地就愿意嫁給那些粗鄙的家伙?玲瓏還提過,說是有好些人向她那位公公,也就是高大管家打聽過如何從咱們府里頭贖人,還有人說是你地親戚。”
    
    情知秋痕雖然率直,卻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有意刺自己,琥珀的臉色不禁漸漸變了。反反復復思量著最近這一段時日地行止,確定自己甚至連二門都不曾邁出過一步,她頓時再也沒心思理會秋痕這賭氣話,撞開簾子便匆匆跑了出去。
    
    ps:居然有人投了十五張一萬二的催更?老天,殺了我吧,想吃也吃不下的……月票榜前頭遙遙無望,后頭又追上了,求月票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