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387 知己決意


   不需高,夠用就行;房不用大,夠住就行;友無需多行。萬世節的做人原則素來很簡單很實用,因此,即便在一群翰林庶吉士當中他看似和誰都談得來,真正的好友仍是只有夏吉一個,但他并不認為這種日子有什么不好。如今選了兵部主事,他便專心致志做自己的事情,而其他的閑暇時光則多半是花在了方銳身上。
    
    免費住了人家家里的房子,他自然就應該教好那個懂事的小家伙!
    
    此時,尚未拐進這條巷子的萬世節乍聽得方銳熟悉的嚷嚷聲,以為家里頭出了什么事,頓時加快了腳步。來到門前,他只匆匆瞥了一眼門前那輛黑油馬車,隨即就三步并兩步沖進了院子,看到方銳小臉漲得通紅,正使勁從一個青衣人那里掙脫開了胳膊,他不禁惱怒地喝了一聲:“光天化日之下擅闖民居,還對一個孩子動手動腳的,尊駕想要干什么!”
    
    “萬大哥!”
    
    方銳一看到萬世節,登時滿面喜色,連忙徑直跑了過來,死死抓住了萬世節的右胳膊,這才感到心里安定了些。見萬世節望著那邊徐徐轉過身的人,滿臉的恍然大悟,他連忙低聲解釋道:“大哥忽然上門來,說是讓我整理東西跟他走,可是……可是我不愿意!”
    
    最初見到方敬如此態度,方銳還覺得他興許是年紀小一時糊涂,然而,當看到自己至親的弟弟竟然拉著別人的手滿臉信賴,而且竟然那么直截了當地說自己不愿意時,他原本伸出去想要抓住方敬的右手頓時停在了那里,整個人都僵住了。見萬世節親切地將方敬攬在懷里,他的手不禁漸漸垂了下去,繼而忽然笑了起來。
    
    “好,好!想不到如今竟是連親弟弟都不要我了……小敬,既然你喜歡過這樣的日子,那我以后也不會再來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只當沒有我這個哥哥就是。”
    
    萬世節正親切地拍了拍方敬的肩膀,聽到這么一番話,他連忙抬頭,卻看見方銳已是大步從身邊擦過,頭也不回地往大門那兒走去。低頭瞧了一眼方敬,見其面上滿是惶惑,他頓時反應了過來,沖著那瘦削落寞的背影大喝道:“方銳,你給我站住!”
    
    “你要來就來,要走就走,一會兒說要帶走小敬,一會兒說讓他以后只當沒你這個哥哥,你把他當成什么人了!現在也是,當初也是,你從來就是自顧自地做事,什么時候考慮過你這個弟弟!你好歹是個舉人,當初若是真的為弟弟著想,去英國公府投親地時候就該把緣由解釋清楚,男子漢大丈夫,連說真話都不敢嗎?”
    
    看到平日里說說笑笑極其隨便的萬大哥竟然這么大的脾氣,方敬頓時愣住了,死死抓著那只袖子的手漸漸松了開來。然而,此時此刻的萬世節卻絲毫沒注意到這一頭,他甚至一連上前三步,聲音更提高了三分。
    
    “那時候你還可以說是遭逢大變不得已。之后小敬搬出來。你好歹還來看過他。總算還像個哥哥。可是。你知道送衣服送食物。怎么就不知道陪他好好說說話。怎么就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雖說只有十四歲。可已經懂事了。你知不知道他夜里頭常常在嚷嚷著大哥不要走。知不知道他常常和咱們說自己地大哥如何如何好。知不知道他心里頭最擔心地還是你這個大哥?你這會兒突如其來跑過來讓他跟你走。又是一句交待都沒有。你讓他怎么跟你走。你讓我們幾個怎么信得過你!小敬可不是你一個人地弟弟。他也是咱們地弟弟!”
    
    “萬大哥說得好。把我想說地也都說完了!”
    
    萬世節一口氣把心里頭郁積了多時地話全都宣泄了出去。正覺得暢快得很。聽到這一聲不禁抬頭望去。現是一身青色官袍地夏吉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了。恰是把院子門口堵得嚴嚴實實。他不禁暗自高興兩人地默契。
    
    轉頭看了看背后地方敬。他便一把將兩眼睛紅紅地小家伙拖了過來。沒好氣地訓斥了起來。
    
    “沒出息。男兒有淚不輕彈。我和小夏怎么教你地?趕緊。上去向你大哥要個交待!”
    
    啞口無言地方銳看到方敬疾步沖上前來。不禁本能地一把攬住了他。腦袋一片空白。能夠從一無所有一步步走到今日。他憑借地固然是一股執念。但卻有很大一部分緣由是為了相依為命地弟弟。可是。若真是按照萬世節剛剛所說地。他都為弟弟做了些什么?他足足把弟弟丟在別人那里兩年多。剛剛還奢望方敬跟他走……小家伙沒有不認他就是一大幸事了!
    
    “小弟,大哥只是不甘心。我不甘心別人能坐享榮華富貴,咱們兄弟卻連個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大哥從來都沒想過拋下你,我只想做出一番事情,來日讓人刮目相看……”
    
    眼見兄弟倆終于開始交換真心話,萬世節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卻也不樂意站在原地礙事。悄悄走到院門處,他輕輕一拉夏吉,兩人便來到了外頭那馬車邊,有意無意地向馬車夫搭訕了幾句。待得知對方不過是車馬行雇來的,萬世節還不肯打消尋根問底的念頭,結果還是夏吉生怕他嘴碎丟臉,死活把人拉到了另一邊地墻根邊上。
    
    由于皇帝輟朝,各部院衙門事情不多的也都各自早早散了,所以夏吉也是早早地回來,此時此刻,他也沒費神去聽里頭兄弟倆究竟說了些什么,而是鄭重其事地問道:“萬大哥你剛剛固然罵得痛快,我也覺得痛快,可是上回元節回來說起了江南地事,足可見小敬的大哥做地勾當不是好勾當。萬一他再這么錯下去,豈不是得連累了他弟弟?”
    
    “我就是怕這一點!”即便是浪蕩不羈如萬世節,這會兒也感到萬分棘手,情不自禁地嘆了一口氣,“咱們瞞著小敬,就是不想讓他成天擔心兄長。他這么小年紀遇上了這許多事情,好容易安定了下來也不容易……可如今他大哥偏偏跑了出來要帶他走!我當然也想直截了當把人罵
    
    后不要這家伙上門最好,可畢竟人家是骨肉兄弟,心。”
    
    “唉,我也不忍心。”
    
    兩個在同一屋檐下住了三年的知己兄弟你眼望我眼,最后同時苦笑了一聲。皇帝對于翰林庶吉士不能說重視,他們在翰林院這將近三年,學問等等也長進了很多但是,對付某些人,學問什么地都不管用。
    
    就好比萬世節雖說同在兵部,可面對張越如今的新差事,他非但什么忙都幫不上,反而被上司用各種瑣事差得團團轉。雖說他并沒有一心往上爬的心思,但是這種使不上力的情形卻讓人覺得極其難受。
    
    “只希望方銳能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別連累了那么一個可愛的小家伙!對了,話說回來,咱們和小敬住在同一屋檐下,若是出了事情是不是也起兜著?不行,這家伙今天絕不能放走了,給小敬背黑鍋咱們樂意,換了別人我可不干!”
    
    看見萬世節風風火火又沖進了院門,夏吉頓時沒好氣地拍了拍腦門,隨即也跟了進去。真不知道萬世節是真糊涂還是假糊涂,這種事情居然到現在才想到?
    
    張越輕輕松松借助海壽躲過了早上第一關,緊跟著又是有驚無險度過了朱棣那兒的第二關,接下來地時間便是按照皇帝的吩咐讓周百齡將三千人每百戶混編鎮守,讓他們一一把守住了東華門、西華門、玄武門和午門。這三千人從防戍皇城一下子變成了鎮守宮城,還未離開內廷的官員自然感到了一種莫名的驚懼,楊榮甚至是徑直尋到了通政司。
    
    “東宮還沒有消息過來么?”
    
    “北直隸早上急報,因昨夜暴雪,眼下官道驛路很難走,運河大約三四天之內都無法行船,東宮昨天早上才派人報了急信,今天應該沒法這么快又來信使。”
    
    “讓北直隸各州縣加派人手,總不能讓京師里的人變成聾子,什么都聽不到!”
    
    雖說是傍晚時分,豐盛胡同孟府后門處沿墻根一溜小吃攤子卻正生意紅火,時不時有里頭地下人出來買些糕團點心之類的東西。兩個年長的仆婦各捧著一碟方糕進門時,正巧撞見一個頭扎三丫髻身穿青緞小的年輕丫頭從里頭出來,連忙叫了聲翠墨姑娘,等到人點點頭從自己身側過去,其中一個才嘟了一聲。
    
    “她來了沒多久四小姐就把紅袖攆了嫁人,紅袖哭著求了許久都不應,還不知是怎么攛掇的,真真好手段!”
    
    翠墨卻顧不得別人怎么說,出門左右盼了一陣子,便看到那一溜小吃攤盡頭有一個捂著大棉地中年漢子,連忙趕上前去。當看清了那人面目時,她頓時又驚又喜,脫口叫道:“爹,真是你!”
    
    這三年吃住做事都在安陽王府,論理日子比在外頭舒心許多,但康老三看上去竟是比當年的輸罪囚徒看上去更老。端詳著女兒紅潤的臉蛋,他心中頗覺欣慰:“我這回是正好接了外頭差事,這才能悄悄來看你一眼。翠兒,你在這兒好么?”
    
    “好。”翠墨使勁點了點頭,雙頰露出了兩個可愛地小酒窩,“小姐待我很好,我在這兒覺得很舒心。爹爹,雖說小姐信我,可她也管不了孟大人的事情,而且你和娘在王府里頭,我實在是不放心,娘……娘還好么?”
    
    “你娘好端端的!傻丫頭,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依足了本心,其他地別管那么多!好好跟著孟四姑娘,聽她的話,天塌了有高的人頂著,記住,別冒失!”
    
    康老三語重心長地囑咐了女兒一番,又留她多說了一會話,旋即就催促她回去。看到翠墨戀戀不舍地消失在那后門,他剛剛的慈祥面色頓時倏消失了。妻子莫名其妙地病故,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尸體下葬入土,甚至不敢對女兒說……早知道如此,他寧可當死囚修城墻,也不會簽了死契進王府!
    
    他慢吞吞地朝旁邊看了一眼,隔了幾步遠等得不耐煩的那個中年漢子頓時板起了面孔,沒好氣地罵道:“康老三,咱們擔了好大的干系讓你去瞧女兒,你居然耽誤了這么久,要是讓千歲爺知道,還不得扒了咱們地皮?你這個混賬不要命,咱們可不想回頭挨板子!”
    
    和以往一樣,康老三自是賠笑拱手謝了又謝,隨即又從袖子里摸出一串銅錢。見著這個,剛剛那個罵不絕口的漢子頓時止住了聲,一把搶過來往腰里一揣,旋即擺擺手道:“好了好了,這一趟事情我替你擼平了就是!快走,外頭老馬等了好一陣子,再晚了就真麻煩了!”
    
    小巷口地街道上停了馬車,那中年漢子徑直來到車前,貓著腰和對方將錢分了,旋即就沖康老三揮了揮手。康老三連忙加快腳步從后車廂爬了上去,又放下了簾子。狹小的車廂中堆滿了一個個大箱子,只有一個極小地空間可供坐人。擠在那丁點大的空間中,他聽著外頭兩個趕車人極其不堪地言辭,面上漸漸露出了一絲慘笑。誰都認為他不知道這馬車里究竟是什么東西,然而,他偏偏知道。可即便如此,他卻沒法對人說,也沒法傳出什么消息。
    
    自始至終,他都給人盯得死死的。
    
    聽著外頭那車轱轆聲的轉動,努力辨別著方向,直到在黑暗的車廂中感覺馬車應該遠遠脫開了孟家的范圍,四周圍仿佛沒聽到什么人聲,康老三方才狠狠心從懷里掏出了一樣東西,深深吸了一口氣,就將其在一個箱子上猛烈撞擊了一下。
    
    轟
    
    外頭兩個趕車的壓根沒留心車廂里頭的康老三究竟怎么樣了,當聽到那巨大爆響的時候,他們甚至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就被那劇烈的爆炸一下子吞噬了進去。
    
    ps:不好意思,晚了兩個半小時,雙掌合十淚流滿面地賠禮道歉!二十張催更,就是打死我也只能看著,痛哭流涕求幾張月票和推薦……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