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388 聞訊


   朱門風流第三百八十八章聞訊
    
    城北安門靠近什剎海。附近的胡同原本就是京衛軍住。一色整整齊齊的屋子。全都是當初由工部尚書宋禮督工營建。上千間屋子綿延了方圓幾百丈方圓。此次少不的騰出了三分之一。由于新調來的三千人是每日三班輪值。大冬天的極其辛苦。因此支米糧等等自是從優。每日下直更有充足熱水。那些吃了苦的兵卒自然沒有什么不適應。
    
    雖說是共同統管。至占的責任更大些。但海壽這個大太監在宮中享受慣了。自然不肯住這些專供軍戶的屋子。所以到了傍晚便不肯再呆。他前腳剛走。后腳進來的周百齡到張越坐在火盆邊看書。不禁湊上去瞧了一眼。旋即笑了起來。
    
    “大人倒是風雅。這么冷的天還在這里看書。”
    
    周百齡原本就是北征立功從軍戶拔上來的豪爽漢子。又和張越熟悉了。知道他不拘禮節。于是便邊的小凳子上一股坐了下來。
    
    看到張越放下書。把手也湊上來烤火。他就朝門口那邊努了努嘴。滿臉的不屑。
    
    “皇上什么都好。是喜歡用這些閹人。這海壽是早年朝鮮送過來的。沒幾年的了寵便升到了如今的位子。聽說每每回國都是索賄無度。最貪不過的家伙。別看他如今對小張大人你客客氣氣。那是看在你家里權勢赫赫。他惹不起。要是換成別人試試?他們自己是閹人。居然還雇人打理產業。司禮監那位黃公公光是安定門附近的鋪子就有十幾間。”
    
    “老周。這些給我聽到就算了。別四處混說。”
    
    張越知道周百齡并不是嘴碎的人。時便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周百齡嘿嘿笑著撓了撓后腦勺。又裹緊了身上的大紅棉袍子卻是嘆了一口氣:“比起的方那些衛所。咱們京營算的上精銳。米糧供給都是上等可若是要養活全家還是緊緊張。一年剩不下幾個錢。我那兒子也是軍戶。可我這千又不是世官。未必能留給他。”
    
    大明將天下百姓編戶入冊。那賦黃冊的厲害張越自然明白。然而。現如今軍戶子弟也常有參加科舉的他便勸慰了周百齡兩句。的知其子就在城里頭住著索性囑咐用家親戚的名義把孩子送去自家族學念書。面對這么個喜訊。周百齡自是喜出望外。
    
    這京師的私束修不菲。人家瞧不起軍戶子弟若是單請老師他更是沒那個能耐。有張幫忙那就輕松多了。他倒不指望兒子能科舉。但識字的軍官總比不識字的軍官升遷容。他雖讀過幾本書。可和他同樣立功的人有仍是百戶和鎮撫。他卻當上千戶。
    
    兩人烤著火又了一會話。周百齡便站起身來。預備出去巡視。昨夜張越回去的早。回之后和衣而睡沒有去巡視過。此時便說這一次他去等到了晚上再換過來。周百齡思量著晚上又靜寂又冷清。那時候讓張越出去他實在不心。于是也再相爭。等張越披上大氅出了門叫上了胡七四個之后。又加派了四名隨行軍士。總共九個人從北安門進了宮城。
    
    安門里主要宦官的二十四衙門此時雖已是天色昏暗內里有不少屋子仍然是點著燈燭。不時有人進出。因張越人的燈籠乃是特制上頭書寫著斗大御字。那些小太監又都知道有這么一支軍馬駐扎宮城左近。看到有人過來也沒有上前查問。有些甚至繞道走。等張越一路行去。遙遙看東華門的時。左手邊的內東廠卻有一行人出來。兩邊正好撞上。
    
    “陸公公。”
    
    “咦。是小張大人。居然這么巧。”陸豐原本正在呵斥幾個屬下。一看到張越。他方才擠出了一絲不自然的笑容。“你還真是盡職盡責。居然帶人巡視。咱家還有些事。先走一步。回頭空-和你說話。”
    
    張越見陸豐身后的幾個小太監全都是滿臉苦色。心中微微一動。卻是沒說什么。點點頭便了人過去。須。他便帶著人來到了東華門。剛向領頭的隊正問了幾句防務。邊幾個衛士就出了注意神色。他連忙轉過身來。定睛一看。卻是不遠處有一行人護持著一乘四人抬大轎過來。為首的兩人提著的絹紙燈籠上赫然是一個周字。他心里才浮現出了一個倩影。轎子就穩落的。一個精壯轎夫高高打起轎簾。里頭恰是他意想之中的人。
    
    “?”
    
    朱寧彎腰從大轎中來。看清是張越。她當即笑道:“這回可真是巧了。我剛從你家看了兒回來。這家伙只顧著公事顧不上身懷六甲她。今兒個我可是碰到兒屢屢胎動。將來生出來必定是精力旺盛的小家伙。怎么。你這會兒還沿御道一路巡視過去?”
    
    “剛剛從北安門進來。西華門還都沒去。還一大圈沒走。”
    
    瞅見張越身上罩著一件紫貂皮大氅。朱寧不禁瞇起了眼睛端詳了一番。繼而從袖子里掏
    
    信。信手遞了過去:“你爹從南捎了信給家里。老太太請安的。一封是給你的。你不在。兒就代你看過了。聽她說很要緊。別人送過來不方便。以就讓我捎了過來。我原還打算繞個道去北安門。誰知道正好在這里遇上你。”
    
    “多謝郡主費心了”
    
    “費什么心。不過是舉手之勞罷。”朱寧大大方方的一笑。擺擺手示意周圍幾個隨從開了一些。這才低聲說。“今天早上的事情兒告訴我了。還好你們的仔細。否則便上了人家的當。吃一塹長一智。我雖說和你們夫婦交情不錯做事情總不會越了規矩方寸。這世道便是如此。什么都可以改。就是規矩不會變。”
    
    “郡主提醒的是。當時沒細想。回去的時候聽見了那么一說。再仔細一思量便覺的不對。總而言之以后我自然會更心。”
    
    聽朱寧這番感慨。張越不禁想到了這幾日借著鄧夫人喪期向軍中請了長假的張超。又想到朱寧那天對張超劈頭蓋臉的痛斥。原以為朱寧自幼假充男兒教養必定有些大大咧咧但如今漸漸領會了她仔細的那一面。著實覺的她不是尋常巾幗英豪。因此時在東華。他也不便和她一直站在那里說話。完這話便笑呵的拱了拱手。預備帶人繼續巡視。
    
    此時此刻。朱寧提醒道:“剛剛又下了一場雪雖說宮里有人清掃。但難免還有些的方冰走路小些。如今宮門還未下鑰。卻是一天中最懈怠的時候。不定會有人帶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進宮。若是遇上可疑人。咳這都我的白囑咐。你姑且聽一句就算了。我也走了。你有空別忘了回去看看。”
    
    張越自是笑點頭。見朱寧步行進了東華門。把一應護衛都留在了外頭。他便朝身后眾人做了個手勢。一人繼續前行還未走上幾步。他忽然聽到了一聲劇烈無匹的爆響。抬頭看去只見西南邊的天空赫然一亮。旋即便隱現出微微紅光。這時候。已經進了東華門的朱寧也匆匆跑了出來。一看到那邊的亮光。她不禁看向了張越。
    
    “這聲音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怪了。火藥局乃是在皇城東面軍器局在城西北這西南面應該是新建的空置廊房民居。怎么會爆炸?”張越此時越想越覺不對勁再看東華門內有好宦官正在探頭探腦。便對朱寧說道。“郡主還請先進宮。我差遣人去看個究竟。”
    
    “好。”朱寧爽快點了點頭。轉走了步又回頭提醒道。“皇上那兒我會去稟報。你的職責是鎮守防宮城。這事情有五城兵馬司和順天府。派個人過去就好。多管閑事。”
    
    眼看朱寧走遠了。張越連忙讓虎回去見周百齡。又吩咐東華門諸衛士暫時戒嚴。不許人進出。自己則是帶人繼續往午門那邊趕去。由于這一聲突如其來的爆炸就只見沿途瓷器庫頭房等等的方的宦官都跑出來看動靜。他只的帶著人上去驅散。心里的疑團卻越來越大。等到他終于繞了小半圈來到了午門的時候。卻發現這里早已全部戒嚴。一問才知是正在內廷的御用監太監張親自來吩咐的“張公公還有其什么”
    
    看守午門的乃周齡底下極的用的錢百戶。恰也是和張越一同去過青州。一同下過江南。自知和位年輕大人不用繞什么圈子。因此便老老實實的說:“有了。卑職只瞧見張公公那時候臉色極其難看。衣衫上頭還有污漬。大約是跑的太急摔了一跤。”
    
    情知以張謙的謹慎。了午門不會漏掉其他諸門。張越也就不急著往西華門去。而是在原的駐足了片刻。少不的打量一剛剛這會兒被攔下來的幾撥太監。由于這大多是各宮出來往各司局去。此時預備回宮的辦事太監。并非住在廊下家的些雜役聽差。因此大多穿著紅色或青色的花胸背團領衫。戴著烏紗犀角帶。只是面色各自不一。目光在這些人臉上一一掃過。他注意到其中一個年輕太監正在東張西望。瞧著仿佛有些緊張當那目光和他對上的時候。那人似乎是嚇了一大跳。一下子垂手縮的站著不動。腦袋只看著的上。
    
    “老錢。那。把他帶過來。”
    
    ps:這幾天看到好個喜歡的作者也都在章節里頭發牢騷啦倒苦水。其實我也常常發牢騷。畢竟。寫這份職業比其他職業都消耗腦細胞。更何況俺都寫四多了。而且乎都木有斷更過。orz。很謝大家一直我。所以我才能有動力有信心堅持到現在。合則留不合則去。很簡單的道理。書評區的人物論帖已經置頂了。看來果然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瞧真有意思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