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389 事泄


   朱門風流第三百八十九章事泄
    
    管南京尚留著不少宦官宮人。但如今自從朱棣以北留在北京之后。陸陸續續留的太監卻絕是一個小數目這數目龐大的官中。大部分都只是答應長隨一類的粗使雜役。能夠撥入特定的宮宇服侍妃嬪皇帝的少之又。于是。這時節能夠通過午之前的左右掖門入宮的。全都是宮中頭有臉的太監。
    
    所以。當錢百戶上前讓那圍著圍的太監出來的候。被堵在門口不入內的這些太不禁不滿了起來。但多半仍只是竊竊私語。只有個把人的嘟囔聲音大了些。
    
    “什么時候輪到外官來管咱們這些人了?”
    
    張越卻沒去理會這些質疑的聲音。見錢百戶上前做手勢相請。這個年輕太監卻死活不肯出他原本的疑惑頓時變成了警惕。
    
    而那個太監眼見錢不耐煩之下就要用強。頓時往后退了兩步。聲音尖的叫道:“張大。咱們都是各宮娘娘的使令。可不是那些尋常答應長隨。你若是要立威的話還請三思。”
    
    雖說頻繁進宮。張越去西宮仁壽宮的次數最多乾清宮也就是那么兩三次。每次領路的太監都往往是往僻靜的路上帶。撞見人的次數少之又少。此時此刻。張越一挑眉。是撥開了錢百戶徑直上前。冷冷問道:“你剛剛說是娘娘的使令。可我從來不曾踏入內宮半步。你怎么會認識我?其他諸位。你們可知道我是誰?”
    
    見那些太疑惑沒一個認的自己。他愈發斷定了心中思量。當下便冷笑一聲道:“那。我再請教各位一個問題。誰認識這位公公。他服侍的是宮里哪位娘娘?”
    
    既能夠撥入特定的殿服侍嬪妃些太監無疑都是聰明人。不禁全都往那個太監看去。久竟是無人聲。這時候他們剛剛因對方一番言語而生出的些許不滿全都化作了烏有。站在那太監旁邊的人更是不由自主的散開了去。恰是把他孤零零撂在了中間。
    
    起初覺此人可疑。而又發現些色厲內荏的言語更有挑撥離間的意思。此時經過這一番交鋒。張越的那一絲懷疑已經變成了警惕更不愿意放過這些疑團。此時此刻。他便沉聲吩咐道:“錢百戶把他拖出來。搜身”想到中官勢大。錢戶原本還些畏縮。此時聽越這么不留余的的下了命令他頓時-無猶疑。立帶著手下上前把人架了過來。他一把扯下了這年輕太監的皮圍脖。這下子。原本打算搜身的念頭頓時丟到了九霄云外。當下就失聲驚呼道:“怎么有喉結。”
    
    這一聲不但讓越吃了一驚。其他各太監也都是為之大嘩。這宮城的方極大。東西六的太監少說也有數百人。至于皇城二十四衙門當差的就更多了。他們剛剛也就是認為這太監不知道是哪個衙門的。弄到了通行腰牌不知要到宮里去做什么勾當此時聽到這喉結兩個字。縱使是豬腦袋也知道事情條了。這往小處說是私入宮。往大處說則是圖不軌。
    
    眼看身份暴露。看到幾個兇神惡煞的軍官軍士已經是把手按在了腰刀上。仿佛是只要張越一聲令下就把自己亂刀砍死。那假太監頓時魂飛魄散當下就連求饒道:“人開恩小是司禮監少監江公公的養子。因有急事找不見父親所以才出此下策。并非有意冒入宮。”
    
    一個眼疾手快的軍士一把摘下了個假太監的腰牌。旋即退回來呈給了張越。見上頭赫然寫著司禮監三個字。張越不禁皺了皺眉。由于黃儼的緣故。他對司禮監實在是沒什么好感。更何況此人并不是最初坦陳出來。而是鬧出了這樣一番風波。他若是輕縱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當下他看也不看這個哀求不已的家伙。面情的吐出了兩個字。
    
    “搜身。”
    
    此時已經是晚上時一刻。天色早就黑了。單是陣陣寒風就刮的人面上生。更不用提在這種時候解開懷遍體搜身不多時。這個年輕的假太監便是凍眼淚鼻涕直流。錢百戶親自抱搜的的一堆雜物走了過來。張越撥開一零零碎碎的物件。隨即便拈起了三張紙片。看清楚上頭的字之后。心中登時一跳。原本就陰沉沉的臉完全掛了下來。
    
    “來人。把錦。內東廠。”
    
    眼看一眾軍士如狼虎的把人扭架走。午門前的這些太監頓時若寒蟬。尤其是剛剛幾個發過牢騷說過怪話的人。然而。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前腳把人押走。張越便沖著他們冷淡的點了點頭:“今天的事情也多虧了各位指認。若是東廠問起來。各位只要照實回答就
    
    雖說宮里這么多人。你們未必能全了。但他如果-這種事。還請擦亮眼珠子不要被人當了槍使。否則這禍事上身就是后悔也來不及了。”
    
    這軟硬兼有的一番頓時讓眾松了一口氣。同又生出了幾分戒懼來。張越并不大算親自去內東廠。準備吩咐人跟著去那兒提醒一聲。就在這時候。他忽瞧見端門那邊有一個亮光由遠及近。頓時站住了。不多時。那亮光就到了面前。人們方才看清是一提著燈籠的禁衛。而張越認的那是周百齡身邊的一個親衛。連忙迎了上去。
    
    “出了什?”
    
    “大人。營房那邊了一個人。說有緊急要事見你。周大人自然是說您進宮巡視去了。讓直接說。可那人偏說什么十萬火急只能對您一個人說。還說是你的表妹夫。大人沒辦法。所以差了咱們到玄武門東華門西華門和午門四個的方守著。專等您過來。哦。大人還說。那邊的動靜已經讓人去瞧看了。讓您放心。”
    
    一聲表妹夫。張越時想到了知足長樂的王瑜。雖說眼下這邊的事情尚未完全解決。但他思來想去都覺著王瑜不會是那種拿家務瑣事來說道的人。最后便決定走這一趟。扣下了那三張極其要緊的紙。他就吩咐曾經和陸豐見過面打過交道的胡七跟著去內東廠。又囑咐錢百戶好生守著午門。旋即帶著其他人匆離去。一路踩著積雪出了長安左門。看到那兒赫然著幾匹馬。馬蹄上還裹了防的稻草。他不禁暗贊周百齡想周到。忙翻身上了馬背。
    
    風馳電掣回到北安門外用作臨時住所的小院。他一躍跳下馬。隨手把韁繩丟給一個馬就徑直往里頭走去。掀開厚厚的棉簾子進了正屋。他一眼就看到火盆旁邊坐著王瑜。周百齡則是正在屋子里踱步。見著他來。王瑜連忙站身來。而周百齡則是信手撈過了旁邊一頂皮帽扣在頭上。
    
    “小張大人。既回來了。那我出去巡視巡視。”
    
    周百齡素來知情識。既然王瑜死不肯說。他在之后也就索性只陪在一旁一句話不問。此時見張越點頭就出了門。出院子的時候。他順便回頭看了一眼。見張越身邊寸不離的兩個護衛這會兒正守在了門口。他不禁疑惑了起來。那個王不過是小小的一總旗。這樣的身份怎么配張越的表妹?不過不的不說。這小小總旗瞧著倒是沉沉穩穩。否則他也不至于輕易被其說動。命人十萬火急的把張越找了回來。
    
    正屋里頭的王瑜見張越抬手吩他坐下。這會兒卻是無論如何都沉穩不起來。坐在熱的火盆邊。他只覺從頭到腳是僵的。此時此刻。他深深吸了一口。右手死死握著左手指節。旋即方才憋出了一句話。
    
    “三表哥。我舅舅。他要謀反。”即便是張越素來把持的住。這兒也不禁感到心臟猛烈跳動了兩下。即便知道王瑜不是那種喜歡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嘩眾取寵之徒。他仍是不禁站起身低:“你應該知道分寸。這種事情胡說八道不的。你不是說你待你極好么?”
    
    “他是對我很好。很相信我。可是。他今天醉酒之后。給我。給我看了這個。”王瑜猛的拉開了身那件厚厚的棉袍。從貼身的衣服里頭取出一個嚴嚴實實的油紙包。揭開之后方才雙手將其中的物事遞給了張越。“三表哥。你看看。我那時看完這個。幾乎不曾嚇癱了。”
    
    張越接了過來。一眼就認出那折疊好的紙片乃是特制的仿澄心堂宮紙。然而。比起一,細節。當他看那第一行字的時候。那方才是真正的驚愕。一目十行的一路看到了最,。他不的不承認。雖說文采比起那些妙筆生花的中書舍人來還略有不如。但這份詔書仍是花團錦簇。其中廢皇太子立趙王的緣由更是說什么皇太子這三年禮數疏忽不知仁孝等等。若是糊弄百姓綽綽有余了。
    
    “這總不是舅一個人而為吧?”
    
    “確實不是。”王瑜重重的用指甲掐著手心。竭力保持著頭腦的清醒。“我也是在今天舅舅喝醉酒之后才知道。他一直都是孟賢孟大人的幕僚。其他謀劃此事的人有軍中將領。也有宮中的監。他們已經讓人通過司禮監準備了入宮關防。只要蓋上御寶就能率兵出入皇城宮城諸門。只要。只要把這份詔書送進去用御印。等皇上晏駕。他們就能夠以兵劫內庫兵仗符。分兵執府部大臣。擁趙王登基。”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