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390 死


   府位于西城,雖然爆炸的地方離得有些遠了,但府中仍是聽到了那聲突如其來的巨響。西院上房的暖閣中,杜剛剛聽完琥珀那一席話,這時候攢眉苦思正覺得棘手無比,驟聽這聲音不禁嚇了一跳。小五見她臉色不好,連忙去倒了一杯熱茶來,又到外頭去問怎么回事,過了老半晌方才回轉了來。
    
    “小姐,別擔心,不是咱們家的聲音,大約是外頭。”小五放下簾子,見杜綰微微點頭,便上前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琥珀,旋即便嗔道,“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琥珀姐姐你不用那么緊張!只看那家伙藏頭露尾連真姓氏都不敢露出來,只到咱們家問過替你贖身的事情,而不是親自上門來找你,就說明他還知道輕重,不至于把其他丘家人和你攪和進去。要我看,這人是害群之馬,那心思好沒意思!當初淇國公既然能夠憑一己之力讓滿門榮華,丘家后人只要有才能也一樣可以,這樣攪風攪魚算什么!”
    
    “小五說得好!”聞聽小五這番話,杜綰不禁笑了起來。把琥珀拉到身邊坐下,她便輕輕拉過了她的手,“如今你不要想這么多,他只是一個人,和丘家其他人無關,況且,做事只憑著陰謀全無一絲正氣,必然會自食其果!你的身契來歷都是干干凈凈,和丘家并無一點關聯,他連累不了你。你是咱們家的人,這一點如今不會變,以后也不會變!”
    
    她向來心思縝密,繼而又若有所思地說:“要讓我說,此人簡直是愚鈍到家了,丘家既然遠謫海南,族人必定有官府拘管,不會平白無故跑了一個人,他必定是詐死逃遁。既然是一個死人,那么哪怕他真的建功立業,難道還能重振丘家?就算他做成了事情成了功臣,一個躲在陰暗角落連身份都不敢公開地人,不但不能赦免丘家滿門,反而要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我雖說是女流之輩,卻也知道戰場上的恥辱便該用戰功洗刷,若真有那個心思,早年上書皇上請投軍旅,哪怕是一介軍戶,興許也可以憑軍功出頭,何必來做這種事!”
    
    小五素來唯杜綰馬是瞻,這時候忍不住連連點頭,就連一向對身世諱莫如深心結難解的琥珀也不由得怔住了。雖說她一向知道杜知書達理為人寬厚,除了家事之外張越大事也不避她,但兩夫妻商議事情的時候她很少在場,因此還是第一次看到那寬和之外的另一面。
    
    “他若是對皇上的措置耿耿于懷,那么就該知道,昔日和你祖父陪葬在草原上頭的,尚有四員大將和十萬大軍!家族榮辱固然要緊,但若是不辨是非失了正氣,就算丘家再回世家公侯之列,依舊要被人恥笑,依舊會抬不起頭來!這輿論風評何其厲害,到時候能保一世爵位,難道還能以這樣陰私上不得臺面的功勞保數世爵位傳家百年?”
    
    一口氣說了這么一番話,杜綰只覺得剛剛心里輕松了些。琥珀終于坐不住了,她輕輕抽開了杜綰握住的那只手,下了炕再次跪了下來,一言不對著杜綰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就在這時候,屋頂上忽然傳來了咚地一聲,繼而又是一陣瓦片響動。小五反應極快,仰起頭一瞧便飛快地撞開門簾沖了出去。到了外頭,她四下里瞧了瞧卻什么都沒現,頓時惑了起來。摸著下巴站了好半天,她最終把這事情歸結到了老鼠出沒,搖了搖腦袋便往回走,嘴里還嘟道:“怪了,這大冷天老鼠不在窩里頭好好躲著,偏到外頭鉆營做什么!”
    
    一刻鐘之后,武安侯胡同隔壁的一條死胡同里,一個黑影倏地停了下來。雖說前頭只是一堵他絲毫不放在眼里地兩人來高墻壁,但他非但沒有貿貿然攀越過去,而且還往后退了兩步。果然,下一刻,一個人影便輕輕巧巧地只手一撐,從墻頭上翻了過來。
    
    “岳兄倒是走得快,竟是連我都趕了你好一會才把你堵在了這兒。”
    
    盡管是大冷天。唐賽兒卻只穿了一襲單薄地青衫。赫然是文士打扮。打量著面前一身灰衣地岳長天。負手而立地她便冷冷說道:“剛剛那番話想必岳兄也都聽到了。雖說我和官府勢不兩立。卻很是贊同那位杜姑娘地話。陰私上不得臺面。這幾個字用在你身上確實合適得很!若不是聽到你心情激蕩之下踩碎地那塊瓦片。我也未必能現你。”
    
    岳長天瞇起了眼睛。漸漸攥緊了雙拳。重重哼了一聲:“她不是我。她知道什么!”
    
    “我不是世家子弟。不知道你們丘家當初究竟是怎樣榮華富貴。所以也無從領會你從高處驟然跌下來地滋味。可我卻知道十萬大軍葬身草原對于平民百姓意味著什么!你祖父是死了。可那枉死地十萬將士。他們地妻兒父母怎么辦?難道你們丘家不該為他們負責。還要繼續享受那榮華富貴。這才應該?”
    
    唐賽兒越說越怒。旋即伸手一按腰間。手上頓時多了一泓明亮地寒光:“你祖父造了這樣地孽。你也是同樣地貨色!我一向當你是兄弟。青霜一向當你是可以托付終身地人。白蓮教兄弟們一向當你是真心真意為他們著想地教。可你干了什么?你只知道肆意利用咱們去討好皇族權貴。事敗了之后又單身逃竄。你良心何在!”
    
    剛剛被杜綰那番話動搖了心神。這會兒又被唐賽兒劈頭蓋臉痛斥了一番。縱使是一向心志堅定如岳長天。此時此刻竟是辯駁不出來。
    
    情知自己精于弓箭。在廝殺上遠遠及不上唐賽兒。他再不開口便會心神受制。到時候動起手來更討不了好去。他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
    
    “唐教主你難道就是悲天憫人之輩?口口聲聲把什么良心掛在嘴上,豈不是可笑!你因為丈夫之死便恨上了官府,糾結教徒要造反謀逆,你又何嘗把他們地性命放在心上?一旦造反禍及山東各州縣,朝廷派兵鎮壓,死地人和流離
    
    人難道會更少?別以為你行醫舍藥就真是什么佛母,假仁假義罷了!”
    
    “岳長天,你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牲,這種時候你還要血口噴人?”
    
    聽到身后傳來了一聲熟悉地嬌喝,岳長天心中一震,旋即便露出了若無其事的笑容。兩姊妹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唐賽兒既然出現了,唐青霜沒有道理不來,更何況他和她地恩怨糾葛更深。他絲毫沒有回頭的意思,只是看著面前的唐賽兒,若無其事地笑了笑。
    
    “今夜京師多事,教主真的打算把所有心思都花在我這個微不足道的人身上?山東白蓮教遭了滅頂之災,雖說我確實做錯了幾件事,但比起率兵清繳地那對師生,我頂多也就是一個幫兇罷了,教主舍本逐末豈不是讓別人漁翁得利?至于我和青霜……我可以老老實實地說,這么多年來我只有她一個女人,除了身世來歷之外,我從未蒙騙過她。”
    
    一個她字話音剛落,他便敏銳地捕捉到身后那一絲失衡地氣息,頓時疾退數步,徑直往他感知中唐青霜的位置撞去。行大事不拘小節,這是他一直以來做人的原則,唐青霜的武藝極其尋常,只要能手到擒來,他不但可以擺脫白蓮教的格殺令,而且還有大把手段可用。
    
    然而,就在他心中打著如意算盤地時候,背后卻忽然響起了一個尖厲的風聲。電光火石之間,他幾乎是在不可能地情況下向左騰挪了半個身為,旋即便感到右臂一陣斷折一般的劇痛,與之相隨的一股強大沖力更是將他往前推了兩步。百忙之中,他仍是看清了臂上赫然釘著一支弩箭,箭深入骨。他顧不得傷勢,跌跌撞撞左右閃了幾步,堪堪躲到了墻邊,正要設法翻越過去,他卻感到頸后一陣冰涼。
    
    “到了這種時候仍要耍如此伎倆,我該說你冥頑不靈,還是該說你自以為是?”盡管是一柄軟劍,但唐賽兒皓腕輕抖,卻是一直保持著劍鋒筆直,“你投靠漢王世子,對他說可以利用白蓮教成事;事敗之后你成了白蓮教叛徒,怕漢王世子將你滅口,于是又和司禮監太監黃儼勾勾搭搭,騙了永平公主之后更將她的事情透露給了趙王……就憑你這鼠兩端見風使舵的個性,你以為青霜還會看不透?”
    
    痛得直冒冷汗的岳長天勉力轉過身子,看到唐青霜手拿弩弓逼了上來,這時候方才真正醒悟到此次趙王那邊地計劃固然是多半完了,他自己亦是陷入了必殺之局。若早知道如此,他既是奉命到張家來挾持顧氏,就不應該鬼使神差上西院去,也不會眼巴巴撞到了唐賽兒手中。
    
    只是,唐賽兒不過是一介平民,她怎么會知道這么多?
    
    “我可以毒誓,以后若有二心天打雷劈。”
    
    “誰相信什么見鬼的毒誓?你叛過一次,難道就不會叛第二次?”
    
    唐賽兒冷笑一聲打斷了他地話,劍尖卻是絲毫沒有抖動:“你能背叛白蓮教,能叛了漢王趙王,以后自然還會再叛了我,我何必要養一條時時刻刻會反噬的毒蛇?你這等世子弟大約不曾看過三國演義,那里頭地呂布原本也是英豪蓋世的名將,可最后落得什么名聲?他是三姓家奴,曹操即便愛才,卻仍是殺了他。更何況你曾經叛過我,還想我會放過你?”
    
    “就算我叛了白蓮教,可我沒有殺過任何一個教友!”
    
    “可事實上他們就是你害死地!要不是你攛掇那幾個教,他們會狂妄自大?要不是你把卸石棚寨的地點告訴他們,他們怎么會不知天高地厚在這種時候起事?要不是你打算青州一亂趁勢讓漢王府能夠多招攬流民入軍,這青州會有幾百顆腦袋落地?這一年多的日子里我和青霜連那位漢王世子都見過了,你可知道,人家出了一萬兩銀子向我買你的頭!”
    
    見岳長天臉色劇變,唐賽兒不禁哂然一笑:“白蓮教如今四分五裂,我不想造反了,天下人不愿意造反,我何必螳臂當車?所以這銀子我收了,漢王世子的病我也治了,他求我幫的忙我也當然會幫。大明天下原本就不是他們家的,他們這些視百姓如螻蟻的都該死!”
    
    盡管和唐賽兒相交多年,但直到這時候,岳長天方才覺得自己一直都看錯了人。他頻頻目視唐青霜,見她一直垂著頭根本不看過來,一顆心不禁更沉了下去:“教主三思,你縱使能殺了我也未必能換回那些人的性命,這世上沒有別人能幫……”
    
    唐賽兒將劍尖猛地向前一送,恰是將岳長天的最后一個字堵在了喉嚨口。見自己曾經倚為心腹的這個男人猶自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瞪著自己,她便冷冷說道:“殺了你是挽不回那些人的性命,但不殺你,我一輩子寢食難安!岳長天,你應該慶幸死在我手上,否則若是落到錦衣衛或是東廠手里,憑你這個性什么都會招出來,到時候整個丘家就完了!”
    
    唐青霜眼看岳長天的慘狀,此時已經拿不穩那弩弓,但仍是竭力挪動僵硬的雙腿上前兩步,低聲問道:“三姐,咱們接下來怎么辦?”
    
    “去前門大街,把之前寫成的那幾份趙王勾結漢王一同謀反,皇太子皇太孫已死的柬帖射進宮墻去!狗皇帝的皇位本來就是篡奪來的,他殺了咱們這么多人,我也要讓他嘗嘗眾叛親離的滋味!”
    
    “那張家和杜家……”
    
    “看在杜綰好心幫過師傅的份上,這次暫時放過他們。”
    
    進氣少出氣多的岳長天聽到這么一句干脆利落的話,眼睜睜看著唐賽兒搶過唐青霜手中的弩弓丟在地上,又將其拖出了巷子,他頓時滿心不甘憑什么人家那一丁點恩惠她們就死死記著,憑什么他就必須死?
    
    ps:干掉一個,繼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