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392 火藥桶旁邊的活春宮


   朱門風流第三百九十二章火藥桶旁邊的活春宮
    
    去見袁方的趙虎不曾回來。張越卻等到了海壽帶口。此時的海壽全然沒了在皇帝面前的卑躬屈膝。臉盡是快意的笑容。把該交待的交待完了。他甚至還災樂禍的說了黃儼在乾清宮的狼狽模樣。最后笑呵呵的抖了抖身上大氅上的雪花。
    
    “小張大人。這回多虧了你眼尖。竟然在午門那邊逮到了這樣一條大魚。要知道。江保向來是黃儼的左膀右臂。少了這么一個家伙。老家伙便是孤掌難鳴。以后要再倚老賣老就難了。若這次真的是謀逆。咱家可以擔保。你這發奸的功勞的值上一個伯爵。咱家的火速回御馬監整頓兵馬作防備。還的和永誠劉公公個氣。這兒就全都交給你了。”
    
    見海壽揚長而去。越見說話間剛剛回來的周百齡正站在一邊。連忙叫過他問道:“往宮城里射的是什么東西。你可曾讓人去捕拿?”
    
    “已經吩咐下去了。”也不知道臉上凍的發白還是嚇的發白。這會兒周百齡的臉上絲毫沒有血色。他貼身的棉袍里頭摸出了一摞還帶著余溫的紙。鄭重其的遞給了張越。“因為事情來的突然。我緊急調了人防戍南面的宮墻。一共撿到了七八份這樣的東西。幸好我瞧了瞧便火速吩咐撿到的人全部交上來。令所有看到的人不許議論。雖說如此。但不能確保沒有遺漏。再說防人之口甚難。消息只怕還是會走漏出去。”
    
    盡管已經看過一份顛倒黑白的偽造遺詔。但是此時掃了一遍這柬帖。張越只覺的頭皮發麻。趙王勾結王造反。皇太子皇太孫在半道上遭人劫殺。這都是誰出來的詞。他可以相信這是造謠。但別人呢?今夜這一系列變故已經坐實了趙王謀逆至少也是孟賢等人謀逆。只要王瑜面圣柬帖上半半假的陳述就會有無數人相信。朱棣總就這么三個兒子。這回一股腦全都被這張該死的柬帖進去了。只怕看到此物皇帝會完全失去智。
    
    “大人。接下來。”
    
    “老周。如今不當的應該還有兩千人。其中常山護衛應該還有六百人是吧?你把神機營和神策衛的人全都悄悄叫起來。然后立刻把常山左護衛那六百人的兵器收了。留下七百神策衛看押他們。七百神機營配合順天府和五城兵馬司滿城大索如有犯夜者一體擒拿。若反抗則格殺論。”
    
    周百齡原就已經覺的今夜情勢非比尋常這會兒聽到張越這番話更是悚然而驚。喉嚨口更覺著堵的慌。答應的字眼在嗓子眼久久跳不出來。他終究見過大風大浪。這會兒使吸了一口氣便沙啞著嗓子問道:“大人。其他的事好辦。但收兵器這件事若是遇上有人反抗。萬一彈壓不住。”
    
    “告訴他們。眼下常山護衛有人事涉逆。若是附逆。便該株連家屬。如果他們自覺清白便當束手。讓他們好好想想自的家人。把這六百人打散了控制之后就先許以舉報有功。讓他們此揭發。所有沒有人指摘的暫時就是清白的。讓他們赤手去外皇城的那些大門鎮守。等翌日甄別之后另行功。之后。再依樣畫葫蘆把今天當值的常山護衛中人也換下來。
    
    依我看。內中有逆的絕不會超百人如此留下看守的六百人留下一百大概就夠了至少可以騰出五百人應付萬一。其余的事情一律由你全權處置。出了事我頂著。”
    
    “是卑職了”
    
    張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道出謀逆兩個字。周百齡終于再無猶疑。重重點頭就轉身大步離去。不一會兒。外頭就傳來了他的高聲叱喝。隨著那一陣陣馬蹄聲爾遠逝。夜晚漸漸又恢復了靜寂。但很快。夜色中便再次傳來了急促的馬蹄聲。那聲在門口嘎然而止。緊跟著便是一個半身雪白的人疾步沖了進來。
    
    “大人。”
    
    由于來回太急。虎這會兒不禁有些氣喘。站了一站方才盡可能流利的說道:“袁大人回復說。他前幾就察覺到了此事的一絲端倪。只是為了拿到確鑿證據。所以一直按兵不動。今晚上爆炸的內情他心中有數如今錦衣衛已經出動了。這件情大人不用操心。他自然能處理周全。
    
    這次是建功的好機會。你只管放手去做。至于王瑜不妨讓人送他入宮就好。您不必陪著去。須知做比說強。只要能把外頭的事情料理齊整。異日皇太子皇太孫回來了。這也是一樁不能抹煞的功勞。今天引燃的火藥只是分。剩下的火藥藏在富陽侯李茂芳城東燈草胡同那座私宅里。他本人還以那是趙王托他變賣的珍玩。”
    
    趙虎盡管到最后壓低了聲音。但張越仍是聽悚然動容。更能體會到字里行間那種自信關切。錦衣衛密探自然不是萬能的。可那天他在房之內聽到了袁方對沐寧和林沙的交待。分明是已經有所預感。所以便覺的錦衣衛這次實在是遲鈍了些。少不的差人前去知會一聲……姜還是老的辣。
    
    “好。你預備一下。護送王瑜入宮。”
    
    撂下這句話。張就立刻回到了,子里。見王瑜一下子從坐處跳了起來。他便點點頭說:“我本來說要陪你的。眼下外頭又鬧出了事情。所以我只能讓人送你進去。你雖頭一回面圣但只要記住一條。萬事照實說。不要添油加醋或是摻雜太多個人感情。更不能像你剛剛對我說話時那番掙扎模樣。皇上興許會暴怒發火。那時候一定要冷靜一些。只要度過這一關。至少你全家就能太太平平。若是要替你舅舅家的其他人求情。一定要看準皇上的心情。寧可暫時緩一緩也不要貿然行事。”
    
    看到王瑜拼命點頭。張越便把剛剛的那份偽造遺詔還給了他……略一沉吟又加上了自己出入內宮的麒麟金牌以及從江保養子身上搜出來的三張司禮監關防。吩咐王瑜一并呈上又教了他一套說辭。及至把送到門邊。他見其衣衫單薄。心中一動索性回房拿來了那件紫貂皮大氅。
    
    “大人。么敢。”
    
    “這是借給你的。不是送給你的。”拿著這件曾經讓無數人費盡千辛萬苦的紫貂皮大氅。張
    
    有一種苦笑的沖動。“這是皇上當初御賜給我的物如今把守內宮四門的那些軍名義上歸我管但你一個總旗畢竟沒有入宮請見的資格。如果遇到有人有心攔阻就麻煩了了這個。至少那些遠遠看見的會把你當成我。到了乾清宮。再報上緣由。皇上必定會召見。若是皇上問起我的事你就說我知有人暗藏火藥的先去料理這一頭。”
    
    此時此刻。盡管王瑜心中仍有忐。但他更明白張越能幫的已經全都幫了。將那件大氅披好之后。他便深深一揖到的。真心實意的說:“三表哥。謝謝你。”
    
    “都是自家人。謝什么。”
    
    趙虎和兩個衛士一張越就召了剩下的軍士。累計共的五十四人。都是當初跟他去過青州和江南的精銳。情知周百是故意把人留給他。他也不多說什么。掃了一眼眾人便沉聲說道:“大伙兒跟著我去了青州又去江南。但要說功勞卻總是我領。今夜乃是非常時刻大家也應該有了些數目。雖說興許有些危險可既然周千戶把你們留下來了。也就是相信你們的忠心相信你的本事。這一趟事情辦的好。大伙以后就可以睡在這功勞上過舒心日子。”
    
    這雖然是俗不能-俗的大俗話。但對于這些全都是軍戶的漢子來說卻異常管用。一群人自是轟然應諾。剛剛趕回來的胡-到這場面。連忙上報說陸豐已帶人進宮。
    
    放下了這一頭心。張越再無猶豫。和胡七一同出門上馬之后。帶著這五十余人便出發了。
    
    按照慣例。時屬于宵禁時分。原本該是萬俱人人歸家閉門睡覺但這一夜的京師卻是讓人膽戰心驚。先是傍晚分那一聲莫名其妙的巨響。旋即就是五城兵馬司猶如瘋了似的全城出動。再接著城里四處的跑馬聲腳步聲就曾停過。小民百姓少不好院子放下門板。而高官貴族雖說疑不定。卻也不敢貿貿然派人出去打探。和西城的亂相比。東城這邊的動靜明顯就小些。畢竟。這里沒幾戶顯貴人家。
    
    東城燈草胡同一座三院子的寢室內。此時正點著亮堂堂的蠟燭。靠墻的一張四喜大床前。色羅的衣丟了一的。粉色的紗帳子長長落下來。隱隱映照出兩個正纏在一塊的人影。喘息聲不絕于。那結實的大床也嘎吱嘎的搖個不停。
    
    “侯爺。饒了奴家。奴家受不了。”
    
    “呸。吊起爺的心火就想停?今晚不個暢快。我怎么也不放過你。”
   
    李茂芳雖說還年輕。在女人上的經驗卻是極其豐富。公主府中只要姿色稍好的幾乎沒有一個能逃脫他的魔爪。唯一的例外便是被永平公主派出去的雨卿。此時此刻。他完把趙王送的這個丫頭紫襄當成了當成了那個自己始終沒上手的那個女人。十八般手段盡皆施展了出來。絲毫不曾憐香惜玉。更讓他盡興的是。論他如何摧殘。身下的紫襄都能婉轉承歡。那種讓人欲仙欲死的妙:簡直是讓他無法罷手。
    
    他一連折騰了三個回合方才云收雨散。盡管身上已經沒有一絲力氣。但他仍是不肯停歇。一手仍是恣意著那一玉兔。想到白日里張居然跑上公主府退婚。結果被自己的母親一番痛斥罵走。他不禁的牙癢癢的。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幾分力氣。這子。即使是紫襄忍耐力再好。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哼。“叫什么叫。他娘。爺讓個痛快。”
    
    李茂芳勉強支起胳膊。左手便狠狠一巴掌打了過去。見那半邊面頰一下子腫的老高。他又生出了一股凌虐的快意。隨手從枕后一探。他便抓起了自己寸步不離手那根牛皮鞭子。獰笑著便狠狠一揮鞭打了下去。看見那鞭子在那雪白的胸膛上留了一道鮮紅的痕。聽到那凄厲的慘叫。他不禁愈發興奮了起來。手又是重重一鞭。就這么一鞭子又一鞭子。他漸漸又到了亢奮的不的不發泄的時候。于是丟下鞭子又撲了上去。
    
    那紫襄雖則善于床承歡。但哪里吃過這樣的苦頭。最初不禁輾轉躲閃哭泣求饒。但又躲不開。越是求饒那鞭子越重。她不禁又痛又怕。等到李茂芳再次上來折騰。她竟是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罵了一聲。
    
    “只知道在女人身上折騰。你算么男人。”
    
    李茂芳原是在長驅直入的舒暢時候。一聽到這罵聲頓時火冒三丈。見紫襄用眼睛死死瞪著己。他忍不住想起那些不肯將女兒嫁給自己的公侯伯。忍不住想起了上門退婚的張。忍不住想起了這些天的那些議論和眼神。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隨手丟掉了鞭子。騰出手來死死的照著那脖子掐了下去。
    
    紫襄哪里料到李茂芳如此兇殘。一下子被掐的幾乎背過氣去。正當她眼前發黑自忖必死的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陣吵鬧喧嘩。緊跟著就只砰的一聲。仿佛是那大門被人踢開了。眼見有進來。李茂芳不禁松開了雙手。待看清來人。他再也沒功夫理會紫襄是死是活。竭力按著床板就想爬下來。結果手一乏力便重重摔在了紫襄上。卻是把她碰暈了。
    
    “張越。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擅闖本爵的屋子。”
    
    “要不是擅闖。我么會頭一回知道富陽侯竟然有歡好之后掐死人的習慣。”張越厭惡的掃了一眼渾身精赤的李茂芳。即冷冷又添上了一句。“況且。我也頭一回知道還有人居然喜歡在火藥桶旁邊上演活春宮。”
    
    “你。你說什么。”張越頭一話就把李茂芳氣的七竅生煙。待聽第二句。他不禁陡然大驚。“什么。什么火藥桶。”
    
    “去庫房。好生把藥都起出去。”
    
    朝身后隨行衛士沉一句之后。張越方著李茂芳冷笑道:“富陽侯。那庫房里頭的幾箱火藥。至少夠你上天一百次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