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393 皇帝的外孫不值錢


   管李茂芳對于張越的冷嘲熱諷極其火大,這幾個晚上事也掏空了他的身子,但火藥兩個字實在是干系太大,因此在張越的目視之下,他只得恨恨地匆忙穿了幾件衣服跟著出去。然而,讓他沒料想到的是,在經過外頭兩個直打哆嗦的年輕丫頭身旁時,張越忽然停住了腳步,對著兩人吩咐了一聲。
    
    “你們兩個,去一個到里頭去看看床上那位怎么樣了,再去一個找大夫。”
    
    李茂芳本就心中有氣,此時忍不住刺了一句:“一個奴婢而已,你倒是好心!”
    
    “誰的命都是命,難道這時候死了人難道對你富陽侯就有好處?”
    
    說話間張越已經下到了院子里,當幾個軍士從院子里充當庫房的西廂房中抬出了幾個箱子,又有一個神機營中的老軍小心翼翼地一一打開驗看,又站起身點點頭確定了其中盛裝的東西之后,張越固然是并不意外,但院子中其他人卻是頓時一片死寂。
    
    這里多半都是隸屬于神機營的壯年軍士,平日沒少裝過火鐃沒少用過火藥,這里頭的東西有多大的威力別人不知道,他們可是清楚。但他們惑的是,這些東西打哪兒來的?
    
    “不可能……我當初檢查過,這里頭分明是珍玩!”
    
    見張越徑直上前,吩咐暫時封存這些火藥箱仍然原地放回西廂房,剛剛還大叫不可能的李茂芳頓時大驚失色。他也顧不得天氣依舊寒冷,三兩步從臺階上頭奔了下去,沖著張越便怒喝了一聲:“這么危險地東西放在這兒,若是出了事情怎么辦,你快些帶人統統運走!”
    
    “危險,這東西在富陽侯你這里已經存放了不止一兩天了,為何非要今天晚上運走?”張越這才回過頭來,見李茂芳滿臉地氣急敗壞,他又問道,“另外,富陽侯剛剛還說過你當初都檢查過,這么說,這些火藥放在這里你原就是知情?”
    
    “我知道又怎樣……好你個張越,一個芝麻綠豆一般的小官,居然敢誑騙本爵!”
    
    李茂芳雖說肚子里沒裝幾本書。但出身皇家。很多東西就仿佛吃飯睡覺一般自然。一下子就醒悟到張越這是在套自己地話。然而。只罵了一句。他就又驚又怒地想到了這十幾箱火藥堆在自己這西廂房里意味著什么。臉上立馬就白了。
    
    “本爵怎么會知道這些是火藥。也不知道是哪個該死地王八蛋干地!”
    
    “別說這十幾箱。就是一箱火藥。只怕也不是富陽侯你能弄到地。”張越此時也不想再和李茂芳多說廢話。便直截了當地說。“京師有人謀逆。事關重大。既然在這里找到了火藥。還請富陽侯更衣進宮向皇上陳情。來四個人。護送富陽侯入宮!”
    
    本來就是縱欲過后渾身乏力。一出來吹了冷風又現了這樣可怕地事實。這會兒再聽到那清清楚楚地謀逆兩個字。縱使是驕橫跋扈如李茂芳。也不由得兩腳軟亂了方寸。他自然曾經在心中轉過那些大逆不道地念頭。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在他看來。讓別人謀劃計算他坐享其成那才是正理。沒來由怎么會把自己搭進去?
    
    “張越。你不要公報私仇血口噴人!”
    
    “我要是真想公報私仇。這會兒就直接把火藥親自抬進宮去讓皇上看看!”
    
    張越此時滿心都惦記著孟家的事情,見李茂芳還在纏夾不清,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便徑直吩咐道:“十二個人留下好好看守西廂房這些火藥,去兩個人通知五城兵馬司,再留下四個人陪富陽侯入宮。要是他不想去也不用勉強,到時候自然有錦衣衛來拿人。其余人跟我走,晚上還有無數事情要做,沒來由在這里耗費時間!”
    
    眼看張越一揮手,滿院子里身穿紅的軍士們齊聲應諾,隨即整整齊齊分派好了留下地和跟從的人,又看見張越頭也不回地大步出門,李茂芳這才真真正正地醒悟到這次地事情決不小,否則張越怎么會不管不顧丟下他徑直走人?這臘月里的天氣冷,他的身上也冷,但現如今他的心里頭更冷。他就是傻瓜也知道,自己幫別人頂了最可怕的一件勾當,這要是不能做點什么,他這黑鍋就背定了!
    
    “張越,你給我站住!”
    
    情急之下,李茂芳自然沒法再張口本爵閉口本爵,但卻仍是沒有放低身段求人的習慣。他疾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張越地袖子:“你一定有法子幫我一把!我是皇上的親外孫,只要能
    
    一次地難關,異日皇上氣消了我就沒事了,到時候我記你!我娘可是永平公主,我爹當初為了跟隨皇上,連祖父和其他家人都賠進去了,皇上一定會念那功勞!”
    
    不動聲色地把袖子掙脫了出來,張越便淡淡地說:“富陽侯,我只是一個芝麻綠豆一般的小官,這樣地大事恕我無能為力。”
    
    見張越翻身上馬,一群軍士小跑跟上,氣得臉色青的李茂芳只能眼睜睜看著雪地上須臾留下了一地亂七八糟地腳印。在那里站了老半天,他忽然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全然忘了什么家教規矩。想到大姑媽余下一個嫡子,皇帝的外孫當中自己居次,平日也頗為縱容,他不禁漸漸有了底氣。沒錯,有父親昔日的功勞和母親的身份,區區幾箱火藥算什么!
    
    想到這里,他頓時傲慢地一甩袖子,大步回到了上房。挑開側屋的簾子進了寢室,他便現紫襄已經被那個丫頭扶得坐了起來,那粉嫩的玉頸上卻是一圈紫的淤痕。想到自己被朱高燧這個三舅舅狠狠坑了一回,他幾乎又有一種上前掐死人的沖動,但思量再三還是硬生生忍住了,遂再也不看嚇得蜷縮成一團的她,粗聲粗氣地叫過那丫頭找衣裳穿。
    
    一刻鐘之后,李茂芳裝束停當出了屋子。由于剛剛丟了臉,他此時頭戴紫金冠身穿出來的,也只有他最清楚真相,眼下正好將其帶回宮去。若他只是扯起孟賢的虎皮做大旗那就好辦了,那樣的話接下來就還能想想法子。”
    
    盡管懷著這樣的希望,但張越卻沒有再說下去。不得不說,這種可能性實在太低。以孟賢之前的那些言行來看,要說這次的事情沒有參與,就連他也是壓根不相信。但即便如此,他總得先找到高正盤問清楚,這條路不通再想其他辦法。若真的坐實了罪名,保定侯府倒是有五成希望逃過一劫,但倘若孟賢家慘遭籍沒……那最好的結果也是無論男女都沒官為奴!
    
    “對了,剛剛大人就算再不待見富陽侯,也至少該敷衍一下,他畢竟是皇上的外孫。”
    
    “皇上的外孫不值錢!”心情正極其糟糕的張越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若是他在皇上面前不要胡亂辯解好好認錯服罪,編出一個可以接受的借口來,那興許頂多就是奪爵禁閉。但若是他不知好歹,那么盛怒之下的皇上會如何處置,誰也說不準。總之,即便他的母親是永平公主,這一次也救不了他。”
    
    而最后一句話,張越卻只是在心里轉了一轉朱棣興許有可能會庇護一下趙王,但李茂芳這個外孫又不姓朱,在皇帝心中算得了什么?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