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397 凍得嚴嚴實實的嘆息


   說知道高正曾經是有恩于王瑜的舅舅,但眼下非常時是死到臨頭仍不知悔改,他也沒心思再和高正多羅嗦,直接吩咐將人捆嚴實了架出去。匆匆出了王家,眼見金夙送了出來,他少不得又多囑咐了一句。
    
    “今夜非比尋常,接下來看好門戶不要輕易開門。王瑜不會有事的,你放心。”
    
    “多謝大人……”
    
    此時此刻,金夙早就收起了那表哥的稱呼。神情復雜地看著五花大綁站在雪地里的高正。雖知道此人險些給家里帶來了滅頂之災,但想到他平日的照顧,想到母女倆落難時他也讓妻子幫過一把,她不由得忘記了之前那個面目猙獰的高正,又開口求道:“這天冷又下著雪,我這里之前還做了棉衣和棉鞋給舅舅,大人能否容許我讓人給他換上?”
    
    見張越沒怎么猶疑點了點頭,金夙連忙反身進去,不一會兒就捧出了一疊衣物。盡管她已經有了身孕行動不便,但她仍是上得前去,親手將那一件放了新棉花的棉袍披在了高正身上,又費勁地彎腰換下了那雙半舊不新的鞋子。高正起初還只是冷笑著,待到外甥媳婦蹲下身來幫自己換鞋子,他方才漸漸怔忡了起來,但直到金夙退回去,他也沒有說話。
    
    “走吧!”
    
    見此情景,張越只覺得心里說不出什么滋味,隨即就開口吩咐了一聲,見其余軍士簇擁了高正跟上,他就一夾馬腹走在了最前頭。待到出那巷子的時候,他匆匆回頭瞥了一眼,見金夙依舊倚門而立望著這邊,他不禁嘆了一口氣。然而,在這冰天雪地的夜里,這一聲嘆氣剛剛出口就被凍得嚴嚴實實,再不露一點痕跡。
    
    京師的夜晚原本是小蟊賊和江洋大盜出沒的最佳時節,如今卻成了他們的末日。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晚上會有這么多兵馬在大街上奔走,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晚上官兵會這樣驍勇或說蠻橫,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晚上會有這么多明晃晃地火炬,讓那些夜入百姓家的梁上君子完全沒了躲藏的方向。若是老老實實束手就擒也就算了,偶爾有一兩個不長眼睛想要負隅頑抗的,立刻就是刀劍加身死路一條,格殺勿論四個字可謂是落實無誤。
    
    一路上遇見了好幾撥兵馬指揮司以及神機營軍士,也碰上了好幾次官兵捉強盜地情形,即使是親自下令犯夜如不束手則格殺勿論的張越,看到那些被押走的活人被格殺的活人,看到街道上那些尚未清理干凈的血跡,他也忍不住皺了皺眉。
    
    而后頭被押著跌跌撞撞走了好一會的高正一路吹著冷風,一路看著這些紛亂的情景,原本那種狂熱和暴躁漸漸化作了驚心和恐懼,繼而又成了絕望。當經過崇文門大街,看到一具尸體被人從身邊抬走的時候,他終于感到身上那厚厚的棉袍也抵擋不住那種徹骨地寒意,牙齒亦是打起了戰。此時此刻,他再也不復剛剛出門時的硬氣,竟是完全癱軟了下去,一時間竟是連走路都不成了。
    
    “大人。他走不動了!”
    
    張越立刻一勒韁繩停了下來。又回頭看去。隔著這么幾步遠。他自然能夠看到高正那張又青又白地臉。想起剛剛金夙命人給他加棉衣換鞋地時候此人還是不曾松口。此時真正見到了血卻又是如此光景。他不禁暗自嘆息。遂吩咐胡七暫時下馬。把高正扶到了馬背上。又使左右軍士好生看管。
    
    忙活完這些。現幾個兵馬指揮司地軍士又搬運了一具尸體過去。他便隨口問道:“你們這邊一共抓了多少人?如今四處情形如何?”
    
    那幾個軍士雖不認得張越。卻知道這兵荒馬亂地晚上能騎馬地至少都是個官。當即一個領頭地便上前請了個安:“回稟大人。這一晚上咱們凈了四條街。一共抓了七個人。其中三個膽敢頑抗地都死了。這會兒死人全都是抬到街中心一扔。自有化人場地大車拉走。天明了再送出城去。別說咱們這東城。就是西城那些達官貴人地家里附近也有事端。剛剛咱們過來地時候。聽說西城武安侯胡同附近還現了死人和弩弓。”
    
    聽到武安侯胡同這五個字。張越只覺得心中巨震。因自家隔壁就住著武安侯鄭亨。所以那條胡同自然而然就被人叫做了武安侯胡同。那附近都住著頂尖地勛貴。按理說應該沒有和今夜之事相干地人。怎么會有死人和弩弓?
    
    “究竟怎么回事?”
    
    “回稟大人,小的都是剛剛聽西城幾個弟兄說的。據說是武安侯胡同隔壁的一條巷子里現了一具尸體,一劍穿喉,手臂上還中了一支弩箭,地上丟著一具軍中所用地制式弩弓,上頭還刻著編號。因附近住的都是貴人,順天府尹親自過去一家家敲門詢問,不過聽說那邊幾座侯府伯府都沒受到驚動,各家地家眷都好端端的。”
    
    拱拱手謝過那個軍士,張越越想越覺得莫名其妙。此時此刻,胡七連忙上前牽起了主人地韁繩,因問道:“大人,可要我趕回去看看
    
    “不用了,咱們家畢竟是陽武伯府,那位順天府尹總不至于錯過,既然說是好端端的,家里應該沒事。”
    
    從崇文門大街沿著城墻根轉到大明門大街,又繞到長安左門,張越就看到早有幾個太監等候在了這里。為地那個太監三十出頭,身穿竹皇上并不打算牽連保定侯!”
    
    “明白了,多謝陸公公!”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張越只覺那嘆息還未出口就凍在了嘴邊。
    
    這句話說出了口,眼看張越帶著人上馬疾馳而去,陸豐總算也心里有底了。他欠張越的人情已經欠大了,如今總算是設法還上了一星半點。只不過,從先頭的問審訊來看,這一回所謂的謀逆,怎么越看越玄乎呢?要他說,那真是一群比飯桶還笨的蠢才!
    
    雖說滿城都是兵,但相比東城軍士地窮兇極惡,住滿了達官顯貴王公勛戚的西城明顯就要冷清了許多,但宣武門大街上仍是能看見不少熊熊火炬。除了這些明面上的人物,走在半路上,黑暗中常常會橫出一撥攔路的,卻都是神機營的軍士,一個個都是在腳底捆扎了稻草,一來防滑,二來則是為了走路沒有聲息。由于這些人幾乎都認識張越,自然不必查驗了。
    
    然而,當張越從宣武門大街拐入豐盛胡同的時候,前頭卻忽然閃出了一行人。相比尋常京衛京營地紅青藍,他們卻是一色的紅黑靴,只有領頭的矮胖中年人穿著一身錦袍,恰是錦衣衛。看了張越的官印之后,原本有些漫不經心的中年人頓時換上了一副恭敬地模樣,卻仍是沒有讓路,口中提醒道:“大人,袁大人剛剛已經帶人進了孟家,這會兒應該已經開始辦事了。您這趟來是……”
    
    情知袁方讓人守在這兒,無非是暗示他應該把自己從孟家的事情中摘出來,但張越卻明白,自從把王瑜送入宮地那一刻,他就已經摘不干凈了。雖然他可以對自己說就算他不管還有別人管,但事實總是無法改變的。
    
    正當他準備拿出天子劍地時候,寂靜的夜空中卻忽然傳來了一個慘叫。一時間,不但他心中一驚,就連那一行錦衣衛也是勃然色變。
    
    ps:最近寫得很糾結,同時也很興奮,這種感覺很久沒有過了……推薦票和月票漲地很讓人感動,多謝多謝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