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397 壯士斷腕還是死中求活


   侯、駙馬、伯服,竹對屬下如臂使指未必做這群人動一下并沒有壞處至少,深信閹豎地天子應該能收斂一些,而一向興風作浪的那些皇親國戚也能夠消停一些而他自然也知道,這些時日孟三都究竟干了什么。
    
    “大……大哥!”
    
    “你還有臉叫我大哥!”倘若說之前在上房中孟賢還有所收斂。那么。此時此刻他再也懶得遮掩心中怒火。劈手一撈抓住了孟三地前襟把人半拎了起來。他便冷笑道。“你用我地名義在外頭招搖撞騙。又巴巴地跑上門來勸我造反謀逆。勸我擇日不如撞日。告訴我公侯之位指日可待。這個節骨眼上倒知道撒腿就跑?老三啊老三。二弟說你是扶不上墻地爛泥。我還不信。我現在終于明白了。這看人地眼光我果然及不上他!”
    
    因是一母同胞。孟三雖說被別人瞧不起。但這個二哥至少還一直照應有加。頂多不痛不癢罵兩句也就算了。然而。剛剛那一摔他幾乎七葷八素。這會兒嘴里盡是腥腥甜甜地味道。再看到孟賢那幽深看不見底地眸子。他那驚疑頓時變成了恐慌。低頭瞥了一眼孟賢空垂在下頭地右手。他毫不懷疑那只緊攥地拳頭會搶在錦衣衛之前打死自己。
    
    “大哥。你就是打死我也是一樣地結果。要不是用了你地名義。他們怎么會聽我地!事情都已經出了。我干地和你干地又有什么兩樣。橫豎謀逆都是株連九族地大罪。就是二哥那個保定侯也一樣逃不過去!反正都是要死。我只是想看著能不能逃出去。給咱們孟家留一條后……我這輩子欠你地下輩子還你還不行么……”
    
    話沒說完。他就感到那雙攥著自己衣襟地大手忽地一松。緊跟著便再次倒在了地上。看見孟賢好歹離自己遠了兩步。他
    
    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勉強用手支撐著爬了起來。u起腰。一道寒光便忽然從臉旁寸許遠地地方擦過。側頭瞧了瞧旁邊地地面。他赫然看見一把匕插在了手指旁邊地雪地上。頓時嚇得幾乎失禁。
    
    “你剛剛拿這個扎那高幾不是當成豆腐似的么?這時候怎么嚇得兩腿直打顫?是男人的就爬起來領罪,別戰戰兢兢地丟咱們老孟家的臉!”
    
    此時此刻,瞧見孟賢撇下那個窩囊廢一般地孟家老三,隨即上前一步膝蓋一彎跪倒在了雪地上,袁方原本就緊蹙的眉頭不禁更擰緊了,但旋即若有所思地漸漸舒展了。見一干手下仍是一副如臨大敵地模樣,再看了一眼那洞開的垂花門,他不禁在心里冷笑了起來。
    
    雖說他知道孟賢并不無辜,雖說他知道孟賢一直都有逆心,但他眼下面對此人忽然爆出來地急智,卻不得不暗贊一聲好一個孟賢!于是,他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一翹,隨即沉聲喝道:“孟賢,你可是打算束手就擒?”
    
    “臣孟賢罪該萬死……”
    
    “來人,追上孟三!”
    
    就在孟賢說出那幾個字的一剎那,只見剛剛還坐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孟三忽然一把拔出了雪地上的匕,撒腿就往垂花門那邊跑去。幾乎是同一時間,袁方氣急敗壞地叫了一聲。然而,剛剛仿佛已經心灰意冷束手待縛的孟賢卻猛地一下子從雪地上彈了起來,反身疾步追了上去,竟是重施故技一把抓住了孟三的領子。正當一群已經沖出去幾步的錦衣衛以為這又是剛剛那一幕的重演時,卻只見孟三忽然反手往后重重一扎,旋即便是噗地一聲沉響。
    
    孟賢幾乎是眼睜睜看著那明亮的鋒刃迎面刺了過來,然而他卻紋絲不動,只是在那利刃及體的一瞬間奮起了最大的力氣一拽一抓,卻是硬生生地再次把孟三丟回了門里。
    
    看到這個敗壞了所有大事的弟弟慘叫一聲從垂花門前的五格臺階上滾了下去,恰恰好好一頭撞在門前的青石上,旋即滾落在了雪地上動彈不得,他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那笑聲中卻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苦澀。
    
    “咱們孟家怎么會有你這樣沒出息的家伙!有賊心沒賊膽,做出了事情連累家人,卻還不敢擔當……我當初真不該幫你,真不該……可惜這世上沒有后悔藥……”
    
    所有這些動作都不過是轉眼間的功夫,當院子中的一大群人最終反應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卻是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孟三,還有一手扶垂花門,一手握著右脅那把匕,前胸滲出了一大灘血跡的孟賢。此時此刻,即使是最初自以為看清了孟賢心意的袁方,也忍不住訝異于這突事態,愣了一愣方才沉聲吩咐一群錦衣衛上前查看。
    
    孟家兒女聞訊趕來時,院子里已經是亂成一團。被錦衣衛死死攔在后頭的孟韜孟繁兄弟看見父親衣衫上那一攤觸目驚心的血跡,頓時大驚失色。比他們倆更早來一步的孟敏則是被網開一面放到了前頭,這會兒正跪在那里握著父親的手,眼睜睜看著兩個錦衣衛手腳麻利地包扎胸口。
    
    “不礙事,天氣這么冷,血一會兒就凝固了,死不了!”
    
    匆匆趕到的張越恰好聽到這么一句,然后方才看到這里一片亂糟糟的情形。他并不認識孟三,因此看到一個半死不活的人被錦衣衛抬走,他并沒有多少關切,但看到孟賢滿面蒼白正由兩個錦衣衛校尉裹傷,他這一驚頓時非同小可,連忙快步走上前去。
    
    袁方一直都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一看到張越出現便皺起了眉頭。他分明讓人捎帶過話暗示,怎么張越還上這個是非之地來?于是,搶在別人注意到張越之前,他便一個箭步搶上前去攔了,隨即低聲問道:“張大人怎么上這兒來了?”
    
    “圣命所遣,不得來。”
    
    得到這么一個回答,袁方不禁生出了一股無奈。瞧見張越的目光正往孟賢那兒看去,他少不得把剛剛那一番驚險場面說了一遍,旋即就嘆了一口氣:“不管怎么說,無論是孟賢還是保定侯,都給孟三這個蠢才給害苦了。只不過,孟賢這一招壯士斷腕有什么效果卻未必可知。”
    
    從最初的驚愕中回過神,看見孟賢被人架著勉強站起身,張越想的卻是截然不同的一個念頭與其說這是壯士斷腕,還不如說是死中求活!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