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414 出息


   朱門風流
    
    第四百一十四章出息
    
    他幾個人原是要幫腔的。可張越一上來就一條一條全道理。他們竟是辯無可辯駁無可駁。頓時啞然。眼見張冷冷撂下這么一番話便拂袖而去。那矮胖青年紫脹了面皮。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恰是的。此時此刻。忙有人上前去關上了包廂門。隨即便沒好氣的說道:“好好的喜慶時候。子英偏是管不住自己的嘴。竟把煞星給惹了過來。”
    
    “咳。知道皇對張家極其信。現如今既然用了杜學士。那便是信賴有加。剛剛那些話要是傳揚出去。讓人認為子英你自大狂妄。豈不是毀了一輩子前程?”
    
    “想當初梁用之大人下了錦衣衛牢。若無人求情就是死路一條。就連楊閣老身為同鄉好友。也不敢貿然出面。結果還不是杜學士求情。梁大人這才的以平安回鄉?張元節還算是和郭兄你講理。要是換成那些不客氣的真正勛貴子弟。只憑你剛剛那番話恐怕就該掀桌子了。
    
    不知道皇上素來偏袒勛貴。即便鬧出什么風波來。那也是你倒霉。”
    
    由于不知道張越還在不在隔壁。因此幾個人都壓低了聲音。然而。最初勸阻過郭子英的于謙這時候卻沒說話。他上一次當著張越的面直言不能為了附和皇帝心意只顧著殺人。張越非但不惱。反而長揖以謝;可這會兒再次相見。他卻現當初那個和平易的人忽詞鋒犀利冷意十足。仿佛是變了一個人。
    
    另一邊的張越若無其事的回到了包廂中。他剛剛的聲音并不算太小。而且這里從上到下的人都在豎著耳朵聽動靜所以幾乎沒漏過一個字。此時一幫人忙都站起來。他含笑點了點頭示意人都坐下。回到主桌便舉起酒杯。“下午還有公。酒就到此為止。不過飯菜管夠。大家盡興。不要被剛剛情敗了興致。我先干為敬。”
    
    雖說武庫司一眾屬官和書吏在張越初接掌司務的時候很是設了些子但那不過是小打|鬧并不代他們沒聽說過越那很是輝煌的資歷去青州殺人還能說是奉旨監斬。可最初剿滅石棚寨總歸是張越自己的主意;下了一趟江南。又不知道掉了多少顆腦袋;而就在兩個月前。京師戒嚴的那晚上殺了不少犯夜的人。那更是某人親口下的格殺令。可是。和這位郎中大人共事這么久。他們卻覺的這只是一個溫恭謙良的貴公子。
    
    可他們總算是明白了。倘若真的惹毛了他當面給你沒臉。那就是自討苦吃了。
    
    這一頓師宴吃的杯盤狼藉張越留下連生結賬。隨即就和眾人回了兵部。由于交趾軍務已經解決。去年底又已經完了京衛京營等禁軍的換裝事宜。如今春暖花開更不用考慮什么軍服棉衣等等。于是武庫司上下自然是閑了|來。只是人閑嘴不閑。一群|吏們向來同氣連枝。這風聲很快就傳出去。六部衙門連帶周邊其他衙門都傳遍了。
    
    由于兵部并無急務。下當值之后這一日傍便早早散了衙。因天色還早。張越上馬之后和其它同僚告辭之后。便約好萬世節一同去西牌樓巷看方敬。誰知道才出巷子就|到一個意料之的人。他匆匆上前隨即便利落的跳|了馬。看了一眼那人背后的|毛驢。隨即笑道:“小七哥怎么來了今日國子監課?”
    
    “我以,就不在國子監讀書了。”顧彬見張越瞪大了眼睛滿臉錯愕。便露出了少有的笑容。“我最初在國子監時是在正義堂。之后則是崇志廣業堂。一年半之后考核都是優等。就一路升了上來。去年就入了率性堂。不到一年我八次月考就拿足了八分所以已經給了出身。如今國子監嚴督積分法所以一應的出身都已經向皇上舉薦了。”
    
    許是因為四年苦讀終于沒有白費。顧彬的臉上不見了往日的自卑。顯意氣風。而張越想到顧彬當初為了生計不不著族學中那些頑童蒙混月考。如今總是熬出了頭。心中著實高興:“憑著小七哥你這用功勤勉的性子。我早知道會有今天。既然如今你不住在國子監監舍。那行李鋪蓋如今搬到了哪里?若是沒的方。我在西牌樓巷那邊還有空屋子。”
    
    世節此時也湊了過來。他素來最好熱鬧。聞聽此言連忙附和道:“元節說的不錯。那邊的屋子空著也是空著。你既然搬出了國子監。總要尋住處。不如搬來同住吧?京城居不易。你如今還未出仕沒有俸。就是廊房中的小房也不是那么好租的。”顧彬在國子監中倒是聽張赳提過張越的幾個友人。此時見萬世節這般自來熟的模樣。他不由猶豫了片刻。隨即才誠懇的:“我昨日從國子監搬出來后。曾經去拜見過小楊學士。他勸我把爹娘接過來。還說能幫我租三間西直門附近的中房。我國子監也攢下了一些體己。這第一年的租錢大約是夠了接下來若是能有一個好職分。約能維持下去。”這個大約能維持指的是怎樣的一個水準。別說萬世節。就連張越也能猜出來。|么家底的楊士奇住的朱棣賜的宅子。仆人等等都是雇的。每月也就是勉強收支相抵;他的老岳父把在京師附近唯一的一個田莊當了陪嫁給杜。夫-倆完全靠祿過日子。要不是他死活說動了岳母裘。口讓她湊子拿體己買田的。實則是讓父親拿著這筆錢在江南開了一家小小的布莊。只怕不肯拿族中貼補的杜楨就連過日子也成問題;至于夏原吉等等文官也都是生清苦樸素。顧家二老要靠顧彬的養活。只怕到時候日子過的還不及開封。
    
    然而張越也不好潑人家的冷水。當下便暫時跳過了這個話題。因顧彬提到要去張家拜見顧氏。他總好任由人家一個人去。于是就和萬世節打了個招呼。約定明日傍晚再過去探望方敬。萬世節知道這一對表兄弟許久未見。便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回。方小弟那里我會和他說一聲。他向來懂事。不會怪你的。”
    
    和萬世節告別之后。張越便和顧彬一路同行。一個是高頭大馬帶著幾個隨從一個是騎著弱的小毛
    
    種組合自然引起不少人的側|。現顧彬在這些|光注視下仍然分躲閃和不自然。張越頓時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然。有些事情不境遇改變就能完全改掉的。
    
    盡管天還沒完全黑。但武安侯胡同的幾戶人家都已經在門口掛起了燈籠。張家西角門前也掛上了八角宮燈。張越和顧彬剛準備進門。后頭便傳來了一陣馬蹄聲。回頭一看。卻只見是身穿大紅夾襖腳蹬烏皮靴的張超。后頭還跟著兩個年輕的跟班小廝。
    
    由于之前借著大功五月的喪期向中請了長假如今銷假之后的張超總算沒了最初的沉之氣。只是性子不再如從前那樣大大咧咧的。漸漸有了幾分沉穩氣象。他比顧年長一歲。認出來人之后便立刻跳下馬上前打了招呼。張越說顧彬已經從國子監順利結業的到了出身。他更是眉毛一揚滿面欣喜。
    
    “我就知道小七一定是好樣的。祖母聽到了準歡喜。老顧家都是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她常嘆息說沒一個能撐的起來。
    
    如果我沒記錯。說上頭一代。這一代也就只有小七這么一個真正拿到出身的監生。其他都熬不過那苦半途而廢業了。”
    
    雖說顧彬從不乏韌性和狠勁但傲氣的表象底|卻始終藏著卑。剛剛先是張越的恭喜。這會兒又是張超這么一番贊譽他頓時覺的心里底氣多了不少。跟著兄弟倆再次進入了這座雕梁棟的大宅門。他漸漸從容了起來。等到進了北院大房。他便先拜見了顧氏。然后才說起自己的了出身的事。
    
    “阿彌陀佛。顧總算是還有出息的。”
    
    最還僵著一張臉的顧氏喜的無可不可。連聲念了好幾句佛。招手示意顧彬上前。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會眼睛里頭漸漸露出了幾分水光。眼看這情形哪怕是一向最|這位張家老太太的顧彬。心里也有些酸楚了起來。
    
    “若不是三一直照應你家我這個老婆子險些便錯過了顧家最后一絲希望。”顧氏擦了擦眼睛。旋即便看著顧彬。漸漸露出了鄭重其事的表情。“顧家只給了你一個姓氏。沒給你什么好處。甚至我這個祖姑姑也不曾幫過你多少。所以也沒資格要求你給顧家做點什么。若是以后開封顧家那邊若有亂七八糟的事情找上門。你盡管來找我。不能讓他們壞了你的大好前程。好好做官好好人。別的我也沒什么可說的。”
    
    即便是心里曾經頗有不。但是聽了顧氏這番話。顧彬終于感到自己一直以來憋著的一口有了舒展之的。良久方才點點頭說:“多謝老太太。我記下了。”
    
    留下彬吃了晚飯。顧氏方才命人把他送了出去。又吩咐管家高泉在馬圈中挑選一匹馬送他。等人一走。她便斂去了那欣慰和歡容。哪怕是各房來請晚安時有些漫不經
    br/  的。別人以為她是因娘家孫的出息而有所感慨。張卻留了心。最后一個出來的時候正好在院子門口遇上了白芳。便叫住了她。
    
    “老太太最近瞧著總有些懶洋洋的。這是怎么回事?”
    
    “如今都是靈犀姐貼身伺候老太。三少爺怎的不去問她?”自從靈犀回來。白芳就是感到別人看自己的眼神少了幾分敬意。此時便在口氣中帶了出來。見張越面色一。她方才知道說錯了話。連忙屈了屈膝道。“三少爺恕。奴婢知錯了。老太太這些天確實睡的輕。三餐也進的少。大約已經有效半個月了。奴婢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
    
    張越前些天一直忙。因此也沒顧的上其他。此時聽到白芳這么說。他立刻折返了回去。打起門簾進了房東屋。他恰好看到靈犀站在顧氏身邊正輕輕說什么。不禁更是覺的必有什么事。果然。顧氏瞧見他進來便呆了一呆。
    
    “好容易早了些回來。你怎么還不回去陪你媳婦?”
    
    “祖母可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哪有什么事。”顧氏見張越滿臉不信。到了嘴邊的敷衍話便吞了回去。隨即便嘆了一口氣。“我還想著不讓你那個精明媳婦過來。你最近又忙。多半察覺不到什么。結果還是瞞不過你。沒多大事情。就是之前英國公讓人送信回來。交趾有幾個州消息斷絕。好在很快光復了。你大伯父安然無恙。還算退敵有功。帶過去的幾個心長隨卻死了兩個。這都是老太爺下來的世仆。就是兩家人沒了當家。”
    
    “祖母。交趾的事情我遞了方略上去。并非我不顧大伯父。實在是與其只想著讓人回來。還不如先想著安定了那里。畢竟皇上似乎一直沒動那個意思。”
    
    “我明白。所幸豐城侯一直照應你大伯父。出不了大事。”顧氏勉強定了定神。感到張越握住了自己的左手。她便右手輕輕拍了拍。“外頭的大事有你。英國公和你二父也一直都關注我不擔心。我真正擔心的是另外一樁事。你哥的那個外室我不是早就命人看著么?她一向還安分。今天不知用什么法子。竟然險些就跑了。還差點傷了靈犀。”
    
    顧氏越說越惱。旋即氣咻咻的說:“要不是我正好讓靈犀過去看看。幾乎她了逞想著你大哥好容易才有了些起色。不能用這糟心事墮了他的志氣。我|想狠狠教訓這個惹禍的小子。當初那位姑娘極有心氣。連當二房都不愿意。可眼下這個分明是狐媚子。虧我還想著看看她的心性如何。若還好就納進門來。誰知道竟是這種貨色。這是家務事。你不用管。我自然會想法子料理。你只管顧著外頭的事情就好。”
    
    早在顧氏對張越說實話的時候。靈犀就避出了門去守著。此時。她輕輕摩挲著左手手腕。
    
    中不由想起了當時那情形。要不是她之前去了一趟英國公府。正好彭十三出門辦事便陪同了她一路。恐怕就不單單是手腕上那青紫的印子。那個女人真能掐死了她。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