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5)      新書上傳啦(01-25)      后記下(01-25)     

朱門風流415 冷面熱心


   朱門風流第四百一十五章冷面熱心
    
    管入值文淵閣已經有一個多月了。但杜楨還是老面孔。除卻必要的時候并不和人多往來。待人接物仍是淡淡的。楊士奇對此司空見不以為意。楊榮幼孜都是性子機敏的人。雖說原本擔著翰林院的官職。可他們和杜楨本就是交情尋常。自然不會因為如今共事就刻意熱絡。于是。外頭傳言如何。竟是絲沒有傳入杜楨耳中。
    
    這天恰是他輪值乾清宮。因此早朝之后。他就將通政司送來的奏折文書按照輕重緩急分門別類。先由太監送去乾清宮。自己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出了文華殿對面的閣直房。從會極門經三大殿外朝到了乾清門。六部五府等等文武官員都需通報方可乾清門。而內閣官員憑牙牌卻可隨時出入。因此當值禁衛查看過之后便讓路放行。等到了御階丹之前。他正好看到皇太孫朱瞻基帶著隨從下來。便從容退到一旁行禮。
    
    朱瞻基拾級而下。待到杜楨面前吩咐免禮之后。因笑道:“原來今日是杜學士當值。皇爺爺剛剛還和我起了交趾軍務。據說元節這方略中還有你的指點。怪不的穩妥周密。”“回稟皇太孫殿下。臣軍略不及楊勉仁。所以談不上什么指點方略。不過是在鎮守二字上指點了一番細務而已。其中的要旨幾乎都是原來那些。但要真正說起來。元節這條陳也只是照搬了英國公和黃尚書等人的老話。新意算不很多。其實整修交趾吏治。詔西南等的漢夷遷入以充實交南。善擇原陳氏子弟授予交趾右布政使銜等等才是正言。真正的可取之處也是這些。”
    
    聽到杜楨竟然給了這么一個苛刻的評價朱瞻基愣了一愣后就笑了起來當即點點頭道:杜學士還真是不給元面子。不過。老調重彈也好。毫無新意也罷。只要能管用。想必英國公和黃尚書非但不會計較反而會支持元節這提議。交趾每歲用兵沒完沒了序號錢糧軍力。張越那奏疏我覺的很可取。好好了。皇爺爺還等著你你進去吧。”
    
    等到離開了乾門。朱瞻基方才若有所思的放慢了腳步。張越的奏疏看似四平八穩。仿佛完全是承繼了國公張輔和尚書黃福的做法。只是詳的更加條理分明而已。但他早從朱棣那里的了一份抄本。細細研讀了不止一遍。因而瞧出了那平實文字下頭隱藏的鋒芒。
    
    張輔三至交。每都是大刀闊迅速平叛李彬卻是至今四年卻仍是勞師無功疲于奔命原因就是李彬于全局上遜色太多。并非大將之才雖有榮智伯陳智輔助。仍是不及張輔一人。可交趾那么一塊小的方。難道真的要讓大第一名將一而再再而三的領兵前去?況且。他隱隱約約聽說。當初曾經向皇帝密告有人暗稱張輔為交趾王。這畢竟也是忌諱。跟在朱瞻后頭的黃潤見他步子越來越慢。便擺擺手吩咐后頭的隨從退遠一些。這才上前緊挨在后頭。趣的說道:“剛剛見到杜大人。殿|的沒提起小張大人曾經當眾駁了某個進士的狂言?皇上適才提起此事的時候。仿佛也覺的小張大人不脫武家習氣。”“杜學士不是計較這的人。說反而沒意思。”朱瞻基說著便皺了皺眉。口氣亦是冷肅了下來。“科舉為取材之法。朝廷也不曾禁絕過民間士子議論國事。那個進士指摘杜學士學問也罷。政見也罷。這都無所謂。但信口開河妄加詆毀卻可惡。無論指斥時政是官員。都該從一個正字入手。否則就落了下乘。我看皇爺爺剛剛雖是說笑。但心中也有些不以為然。”
    
    黃潤連忙點頭附和。陪著朱基回到了端本宮東配殿書房。他吩咐兩個小太監陪著練字。隨即手腳退了出來。還沒來及轉去御用監。他忽瞥見朱寧出了正殿。連忙前行禮不迭。
    
    見朱寧面露紅暈。登時想到了這位郡主的婚事上頭。于是便笑嘻嘻的開了口。
    
    “郡主可是來請太妃幫忙參詳未來賓的?”
    
    朱寧素來對太監不假辭色。但當初父親朱在建末年被囚宮中時。黃潤還只是御用監的雜役。曾經多方照顧。因這個緣故。她對他便和對別人不同。此時。見老太監的狡。她便沒氣的啐道:“是太子妃讓太醫院擬幾個藥方子。讓我帶回去讓父王好好調養。”
    
    “如此。”
    
    見黃潤笑嘻嘻的打了一躬要走。朱寧卻叫住了他:“這京師在北邊。一年四季都干燥的很。和南邊氣候不同。你習慣溫潤潮濕。如今卻是睡火炕。只怕身上不慣。父王|邊正在編救荒草。頗了幾個油之類的古方子。剛剛都給了太子妃。到時|她免不了要給皇太孫。你若覺的有用也不妨讓人去配一劑。”
    
    “那敢情好。多謝主惦記著。”黃潤情知朱寧不直接給他是防著有人說閑話。當下更是笑的眼睛瞇成條縫。“老奴也沒什么可報答郡主的。頂多是以后多上一炷香。禱祝郡主能許一個如意郎君。話說這京師的天氣確實是摸不透。眼下南邊正是春雨綿綿的時候。偏這兒天陰了足足六七天。愣是一滴雨也沒有。就是常常電閃雷的嚇人。”
    
    天陰沉沉的。乾清宮中朱棣的臉色也是陰沉沉的。雖說他并不像父親朱元璋那樣勤政。但有重要的奏仍然是親自批復。就是不太重要的。也會仔細看一看節略。自然。諸的所有上書他都會親自過目。此時讓他大發雷霆的就是通政司送上來已故漢王世子遺折。
    
    “人都死大半個月了。居然到現在才送上這東西朱高煦倒是會扣東西。要不是長史李默把這遺折送過來。他是不是還打算扣著兒子最后的遺筆?擬回文告訴漢。他的世子朱瞻坦剛剛死。別一個勁只顧著想立那些個庶子。壽光王朱瞻就算再不西那也是他的兒子虎毒不食子。他要是只想著弄死這個兒子。那么不妨想想朕當初怎么饒過的他。還有。行文禮部。人去開釋壽光王朱瞻讓他好生收拾起孝心改過。”
    
    心里梗了這么一件事情這一整就不曾露出過好臉色。處置政務卻是飛快。當值的杜楨連同沈度等三個草詔的翰林俱是下筆如飛總算是跟上了
    
    授的速度。等到天色昏暗辭出的時候。杜楨還是。沈度見慣了皇帝的性子。而那兩個因書法婉麗剛任翰林典籍不到兩個月的中年文官卻連腿都軟了。
    
    出了乾清門。沈度對杜楨打了個招呼。隨即就和兩個同僚回了翰林院。而杜楨則是徑直了內閣直房。因此時天色已金幼和楊士奇都已經走了只有榮一個人仍在伏案看著一張的圖。杜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見桌案上又擺了幾份奏折就干脆坐下來一份份看了。當看到其中一份來自宣府關于兀良哈三衛的奏報時。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良久。抬起頭的楊榮方才發覺杜楨還沒有走。看見他正在攢眉沉思。他便站起身來走上前去。隨眼一瞥就明白了這是哪里來的奏折。因笑道:“如今阿魯臺屢屢壓制瓦剌。力大有恢復。這次居然又走興和邊民數十人。北邊也漸漸不太平了。這是剛剛送來的。宜山兄不如現在送去給皇上?”
    
    杜楨這才站起身。是直截了的說:“雖說今日是我當值。但我于軍略只通皮毛。若是皇上問起來。恐怕還是要傳召你的。勉仁你向來軍嫻熟。又隨同兩次北征。我知道今夜該你當值。不如這樣。這里的事情我暫時替你。這份軍報由你送去。”
    
    當值是苦差使。面圣對于楊榮來說卻是表現的大好機會。畢竟。內閣眾人中。他自負武略無人能及。可這會兒見杜如此直率。他不禁覺自己剛剛那些想很有些無謂要是這位冷面同僚去算計那些。早就不是今天這般模樣了即使杜楨不開這個口。他也打算和對方一起走一趟把軍報送乾清宮。倒沒考慮晚上內需的有人留著。于是。他當下就答應了和杜楨調換職責。謝了一聲便懷揣幾份軍報匆匆出了門。
    
    楊榮這一去足過了一個多時辰才回來。因此直到晚上戌時。杜才回到家里。尚未到屏門。他看到小五正在那里探頭探腦。頓時心中奇怪。待到了門前便問道:“眼看就要宵禁了。小五你還不回去?”
    
    “老爺。您怎么回來。太太都說了早上才和您提過。今兒個是您的生日。”
    
    生日?杜楨乾清宮當值一整天。晚上又替楊榮當班耗了一個多時辰。早就把清晨上朝時裘氏提過的話給忘的一干二凈。
    
    這會兒縱使在小五提醒下想了起來。他也沒覺的有多重要又不是什么大生日。一年不-過一次?及至到了花廳。看見妻子和女兒女婿都在。他不由又看了裘氏一眼。
    
    “我知道老爺必定要說不是壽不用折騰。所以我連人家送來的禮都不曾收。但女兒女婿總不能往外推吧?元節稟告老太太。帶著兒回來住兩日。順好好給你過個日。誰知道你竟是這么晚才回來。”
    
    張越此時也忍不笑了。忙說道:“年岳父生日青州正多事。根本沒顧的上。去年則您正好奉旨查南直隸不在家。今年不過怎么就說不過去了。都是一家人。岳母沒準備什么席面。就是按照妹擬定的菜單親自下廚做一些家常菜。這會兒廚下大約正在熱著。我特意去買了些壽桃果子。妹給您做了一套衣裳。除此之外。小五還費了一整天好容易和人家學會了如何|面條。這長壽面都是她的手藝。就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成了面疙瘩。”
    
    “姑爺。你別瞧不起人。”小五嚷嚷了一句看見杜楨嘴角上翹露出了一個笑容。頓時有些訕訕的。忙氣鼓鼓的解釋道。“人家連針灸都能學會。沒道理不好面條。”
    
    饒是杜楨向來冷面。這會兒一笑就有些止不住。杜雖說挺著大肚子這一路上很是折騰了兩下子。但眼下瞧見父親的笑容。卻覺的怎么都是的的。裘氏的眼睛就沒離開女兒女婿。此時那慈祥的眼神又落在了小五身上。便索性對杜楨說道:“爺。如今兒嫁了人。你一不肯納妾。如今更是連過繼嗣子也不樂意了。我這跟前實在是沒個說話的人。小五當年就是已故榮國公托給兒的。咱們收了她作女兒可好?兒那屋子一直空著。正好讓她過去住。我也多個念想。”
    
    小五萬沒想到這時|裘氏會忽然出這么一條。時緊張了起來。要說她跟著杜這么好些年。對家已經深有依賴。也自然期望自己能夠多這么一雙爹娘。可一想到杜楨平素都是對別人不假辭色。她不禁有些患的患失。就是話了起來。遠不如往日爽利。
    
    “老爺。太…太太只是隨口說說。您別當真。再說。再說我。”
    
    杜楨盯著小五端詳一會。忽然笑著打斷了她的話:“還再說什么。你娘都已經開口發話了。你還不上來拜見我這個爹爹?”“…?”
    
    看見平日最是伶俐的小五一下子呆若木雞的站在那里。杜心里又是高興又是酸楚。連忙輕推了她一把:“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上去拜見娘。”
    
    雖然上次小五曾經出過這么一句。但張越沒想到裘氏會在這時候提出來。更沒想到杜楨答應的如此之快。瞧見小五驚又喜的上前給杜楨和裘氏磕頭。他忽的感到握住了自己的手。偏頭一瞧是杜就笑了起來。低聲說道:“以后岳父岳母就多了一個女兒。我和你也多了一個妹妹。”
    
    不多時。廚下提著食盒送上了飯菜。末了就是一大碗面。盡管那碗長壽面正如張越所說更像是面疙。但眾人全都是歡歡喜喜。待到坐下之后。張越第一個滿斟一杯上前敬酒。杜楨一飲而盡后就笑道:“除卻你們這一對佳兒佳婦之外。今天我這生日又的了一個女兒。老天真是待我不薄。”
    
    ps:同學們用來江救急的月票讓俺的名次蹭蹭上竄。別說超過了七百的預定目標。這會-八字頭去了。本月是否有可能突破九百呢。貪心的仰天大笑。高興啊。恭喜老杜。賀喜小五。順帶恭喜小張小杜(終于快要生了。男孩還是女呢)。這個生日過的好。比收進一萬兩的禮物還樂和。哈哈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